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七章 道无鬼神 独来独往(中)

第三十七章 道无鬼神 独来独往(中)

  出了殿门,一众怪异顿时用复杂和诡异的眼神盯着他,对于这些明为鬼类,实则靠着气运买卖生存的鬼庭众来说,像戚笼这种人,应该是它们最讨厌的那种人。

  破运、破命、碎吉斩凶。

  小豆豆从人群中挤了过来,小心翼翼道:“你要走了吗?”

  “你想呆在这里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于乱世中,这算是个好去处,”戚笼不等对方说话,指头一点,一座虚幻的鬼庭之门落在对方的手上。

  “若是你恢复阳世的记忆,靠这个,或许能找到你娘亲。”

  不等小豆豆再说什么,戚笼意念瞬间突破封印,再一次回到这鬼庭世界中。

  手掌一捞,小天器老直接收入戒中,刚要扇动双翅,忽然水下波纹迅速荡漾,心中警觉,两扇金翅猛的朝水面一挥,水面之上,狂风大作,同一时间,一条大河猛的从水面射出,抽打向戚笼。

  戚笼一对脚掌瞬间变成金色鹰爪,爪尖一扯虚空,竟在半空之中停住去势,这条大河险而又险的从身前划过。

  就算他恢复了‘金翅大鹏鸟’的血脉,沾了这水,也是骨消肉烂的下场。

  “是你这小儿让陛下伤心了?”

  大河之中,猛然钻出一条湿乎乎的手臂,抓向戚笼左手手腕,‘嗤嗤’声从腕部响起。

  一张扭曲的老脸要从水中挤出。

  戚笼眉头一皱,手腕带来的灼烧痛感,让他膝盖下意识的就要上顶,然而心中一紧,半空转膝为抽,猛的一踏虚空,凭空借力后撤,同时金翅高涨,一根根利剑般的金羽飞射,直接将这双臂的主人射的身形崩溃。

  “聪明的小家伙。”

  同一时间,更多的黑色大河从水面上抽出,放眼望去,就像是河神驱使着百丈长鞭,不断抽打向戚笼。

  “真是麻烦。”

  劲力无法外打的情况下,戚笼等于赤手空拳面对这老龙尸水,双翅连连扇动,风光大作,身影在狂风之中像翱翔的巨鹰,不断闪避巨浪狂鞭,金翅大鹏鸟以龙为食,祂的力量在这里倒是没有阻碍。

  余光扫过手腕,手腕已然干枯焦黑,龙气也好,王族血液也罢,都好似被封印了。

  ‘奇怪,居然有克制龙脉和迦楼罗的能力,‘未来佛’居然没有提前预警。’

  好在这黑色江水有距离限制,在戚笼升至千丈之后,终于失去了灵性,轰然砸入水面,同时,一位躬身的矮小老人踏在水面上,一身黑衣,貌若鱼怪,嘿嘿怪笑。

  戚笼心中一动,“肃河卿!”

  “正是老夫。”

  这个浑身皮包骨的老人,跟当初他在‘血湖之战’中撞上的年轻贵族官员,依稀有几分神似。

  而肃河卿的官职,或者说神职,便是管理天下河道水脉,加上他三朝元老,以及至少八百载的寿元,一身修为可说是深不可测。

  “你怠慢殿下,老夫要治你个大不敬之罪,但不会杀你;不过有人可不会放过你,他可是一定要取你的性命呢。”

  戚笼猛的转头,紫衣人站在他身后不过三丈;‘未来佛’的佛念同样没有预测到他。

  “红颜祸水。”

  戚笼话音一落,紫衣人就化作一道流光,直直撞了过来。

  金翅大鹏鸟同样摇身一变,化作金翅大鹏明王菩萨,金珠蔓络,八宝摇曳,同样化作一道金光,硬撞上去。

  两种光芒撞在一起,黑暗的空间中,居然发出‘噼里啪啦’的电火花。

  “意念生电,一念一豪芒,这是精神入真神境之预兆,殿下找姘头的眼光总是这么的好。”肃河卿赞道。

  “可是老娘被人甩了,人家不要我了,哼!”

  水面之下,发出幽幽的声音。

  一直以来,戚笼都认为金身是佛门炼体的最高成就,其实不是,在半神阶段,金身只是基础,再往上则是与佛界诸佛意念沟通,与真佛相合,诞生的法身。

  所谓法身者,即是实相真如法也,此实相法显,故名身。

  本质上,这是彼岸级如来法的的一种下界变化。

  迦楼罗吸收了佛母孔雀大明王的佛意,化身金翅大鹏鸟,又与戚笼‘未来佛’合一,这才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,演化出法身‘金翅大鹏明王菩萨’,兼有明王之力,菩提之心。

  紫衣人每一拳轰出,都是劲力惊涛骇浪的顶级皇家武道,轰在戚笼身上,却只发出‘砰砰砰’的闷声,而‘金翅大鹏明王菩萨’双爪撕扯向对方,同样被对方轻描淡写拍打开。

  ‘奇怪,对方怎么能够在鬼庭之中,施展出劲力变化?’

  戚笼念头一闪,而紫衣人瞬间掌握住了这一丝空隙,横劲破甲,弓步钻爪,手掌瞬间咬合到了戚笼的腋下,这一爪叫‘苍龙爪手’,是不逊于‘九气御皇道’的皇家武学,攻击性尤强,传说是沧澜江与天河分道时的第一道浪头演化,‘嘎嘣’一声,戚笼的翅根硬是被捏出了一个铜钱大的缺口。

  “小兔崽子,玩女人都不会,只会被女人玩!”

  戚笼一脸拧恶,翅膀一闪,一记头槌便轰了上去,在紫衣人闪过的同时,上下两排牙齿瞬间一摩,一刹那间,一道金光像是鹰喙一般,电射对方,速度堪比‘徒手剑影’,二人之距,甚至不过半尺。

  然而紫衣人却好似未卜先知一般,脑袋一转,直接避开了这一击。

  二人交错而过,紫衣人虚空转身,高傲的抬起了下巴。

  “就你也能得到陛下的青睐?”

  戚笼扑闪了几下翅膀,稳住平衡,五爪摩擦之间,铮然有声。

  “谁让我是鸟人呢,吊大就是没办法。”

  紫衣人眼中怒意一闪,紫色的气劲像是羽翼一般,铺天盖地罩向戚笼。

  劲力都是无形无相的,然而紫衣人的拳劲却是紫色的,而且蕴含着一种古老而尊贵的气势,这股气息融入拳中,对于王族血脉有着极强的克制性,所击中的部位,产生一道道肉眼难见的细小裂缝。

  金翅大鹏明王菩萨法身之上,突然火光大作,黑火蒸腾十数丈,演化出一尊巨大的金翅菩萨幻影,一条龙影绕着菩萨身而转,龙影嘶吼一声,与菩萨相合,然后在下一瞬间,一尊巨爪探出,似拈花佛掌,又似龙鹰合击。

  ‘焚神戾焰燃烧龙血,使龙脉短时间内与金翅大鹏鸟相融,这并不是聪明的办法。’

  紫衣人微微躬身,前胸、后背、双臂,微微颤动,头发也缓缓飘动,像是泡在水中一般,手臂一转,一个标准的野马分鬃,紫色劲力顺着周身缓缓流转。

  似龙似鹰的巨爪撞入其中,就好像冲入一圈又一圈高速旋涡之中,鳞片不断开裂,龙气散溢,金翅大鹏鸟发出愤怒而尖锐的咆哮声,然而紫气此起彼伏,层层叠叠,眼看着就要把金翅大鹏鸟的幻影吞没。

  一道燃烧着黑火的身影猛然插入其中,脚踏虚空,单掌盖向紫衣人的脑颅骨,虽然拳意和拳劲都外放不出,但是来源于‘皇天如来’的古朴、厚重,依旧让人心悸,

  加上其中蕴含一丝‘未来佛’的变化,明明远在天边,但手掌已然落在紫衣人的颅骨之上。

  然而紫衣人身影如同浮光掠影一般,戚笼蓄势已久的一掌,居然击了个空。

  同时紫光乍现,从东方天际一闪而过,紫气东来,直接撞在了戚笼的腰腹部。

  “紫气九连击,呵,横田可是有快五十年没有施展这一招了。”肃河卿幸灾乐祸一笑,能让他施展这一招,足以说明两点:

  一个,对方的实力被他这位大内第一高手看上眼了,第二个,他嫉妒了。

  戚笼被这股紫光一冲,直接倒飞而去,‘金翅大鹏明王菩萨’的法身迅速消融,同时消融的,还有魂魄。

  无限接近于‘彼岸级如来法’的法身变化,居然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。

  老子西游,关令尹喜望见有紫气浮关,而老子果乘青牛而过也——《列仙传》

  老子西游,圣人出关!

  这是这一招的精髓变化。

  九声巨响,金身化金汁。

  最后关头,戚笼猛的甩手做鞭,并指一剪。

  看似无形无相,却又包容万象。

  用丹劲打出的‘裁指人’隔空一剪,‘咔嚓’一下,紫衣人的一身紫衣,从上到下,被瞬间剪了开来。

  “我就说,大小才是关键。”

  紫衣人面色一阵红黑,而肃河卿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。

  戚笼浑身火辣辣的疼,一身精血至少去了五成,但他的目光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方的身子。

  当然是上半身而不是下半身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只见紫衣人的前胸、后背、左肩、右肩,随着气血运转,分别鼓起四个极复杂的文字,从未出现在古国文字史中的字体。

  但恰好,戚笼认得。

  元、亨、利、贞

  《周易·乾·彖》说:“大哉乾元,万物资始,乃统天。云行雨施,品物流行……乾道变化,各正性命,保合太和,乃利贞。”

  “用九、上九、九五、九四、九三、九二、初九,”戚笼自言自语,眼中精光璀璨,“原来如此,不愧是大内第一高手,这种层次的拳术变化,完全不亚于丹劲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