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八章 道无鬼神 独来独往(下)

第三十八章 道无鬼神 独来独往(下)

  戚笼与紫衣人凭空而立,紫衣人只是被剥了外衣,而戚笼的‘金翅大鹏明王菩萨法身’却化作金汁,一点一滴从身上滑落。

  戚笼占了绝对的下风。

  这是他‘佛心种魔大法’大成后,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,与‘烛九幽’的隔空交锋,与邪龙皇的正面交锋,都没有这么狼狈过。

  然而戚笼却觉的很值得。

  他不是天资横溢之辈,除了龙脉,就更是资质平平。

  但他也有天赋上的优势,那就是在搏杀之中,他总能胸腔血气烧天,逆势转顺势。

  这也是一种天赋,后天养成的天赋。

  刚刚的交锋,虽然他落在下风,却找到了对方的跟脚。

  ‘乾元亨利贞,一身武道完全融入乾卦之中,并且用七套完整的皇家武道,完善了七种卦意——’

  ‘加上自身所创的绝学,‘六丁六甲护国神将’,十二种半神拳意轮转,化作坤卦七相,天干地支合一,以自身为中心,演化出一个小千世界,在这个小千世界,自己就是绝对的主宰,而不破解这个小千世界,就无法真正击败他。’

  ‘而能在真神之下就破灭小千世界的人物,几乎,不,是根本没有!’

  ‘除了丹劲这种包含万劲的武道劲力外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武与道合的存在,果然这个世界的超级天才不止一个!’

  “真神之下第一人,当之无愧!”

  ‘啪啪啪啪啪啪——’

  掌声突然响起,肃河卿笑道:“不是想干扰二位的雅兴,只是这位戚先生,水面已经没过十二地支了。”

  戚笼目光一闪,果不其然,从天空插入地面的十二根巨柱,已经全部被水淹没,黑水滚滚,直淹天际。

  “所以呢?”

  “所以十二地支与这条龙脉完全融合了,在这种情况下,单凭实力,你无法离开这里。”一道妩媚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这一场夺龙局参杂了人道的变化,戚先生,独狼捕猎可以,但是熬过冬季却是不可能的,我们认可你了,你可以加入我们这一方。”肃河卿道。

  戚笼看向肃河卿,又看向水面之上,巨大的鬼庭倒影。

  “在刚刚,另一个你,也邀请我了。”

  “呵呵,明妖皇是重明儿,重明儿却并非明妖皇,”钟毓秀从水面之下浮出,妩媚一笑,“你可不要把我和那个傻女人混为一谈,我们做事的风格,是舍万物以利己身,不管是神仙妖怪,还是家国众生,只要挡在我们面前,我们都会一脚把它踢开,如何,是不是符合你百无禁忌的行事风格?”

  “绝对的利己主义?有点意思。”戚笼饶有兴致道。

  “但我依旧拒绝。”

  “为什么,因为我刚刚抛弃了你?等你和我们一伙,我们自然会用足够多的利益相互捆绑,这样无论我舍了你,还是你舍弃我们,都会足够的肉痛。”

  “那倒不是,就我个人而言,还是挺喜欢这种做事风格的,”戚笼望着越发上涨的水位,道:“只是你们应该在水面淹过这之前拉拢我,戚某人不做城下之盟。”

  “那你就别想离开这里,”钟毓秀冷冰冰道:“要么加入我们,要么加入那个蠢女人一伙,还是说,你想要与邪神为伍?”

  “不参与人道争斗,你就永远无法离开这里,而离不开这里,你就只能等死,你的骨气不会浪费在这上面吧,戚先生。”肃河卿阴笑道。

  “这世道,单打独斗只有死路一条!”

  “若是这样死,那还真有些浪费,”戚笼认真的点了点头,转头看向紫衣人:“临死之前,能不能告诉我刚刚那一招叫什么?”

  “想的美!”紫衣人冷着脸道,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,刚刚的‘剪衣事件’,简直是奇耻大辱!

  戚笼咂嘴:“死都不说,你就不怕失传咯。”

  “就凭你?!”

  “那倒不完全是,”戚笼拍了拍肩膀,“凭祂!”

  戚笼肩膀突然高鼓,血水不要钱的溢出,突然,一只凶恶鸟首从皮肉钻出,钩子一般的眼神杀气腾腾的盯向对方,突然鸟喙一啄,撕扯下一大片皮肉,吞入嘴中。

  戚笼突然盘膝坐定,一浪高过一浪的念唱声从身上响起。

  “愿诸凡夫皆得了见清浄法性,犹如虚空。

  愿诸凡夫其目明皎,远见十方恒河世界。

  愿诸凡夫得法光明,遍照十方无量国土。

  愿诸凡夫得无碍明,皆悉得見清浄法性。

  愿诸凡夫得大智明,破一切暗及有邪魔。”

  鸟嘴‘嘶拉’一声,一口将龙筋咬了出来,鸟首高高扬起,三两下吞入嘴中。

  一边是慈悲的佛经,一边是从人身‘扒出’的巨鹰,仿佛正应了佛经之中,佛祖割肉喂鹰的传说。

  鹰非凡鹰,金翅大鹏鸟。

  肉也非凡肉,而是龙筋、龙骨、龙皮、龙血。

  每吞噬一块血肉,戚笼身上的气势就涨了三分。

  “愿诸凡夫燃大乘法灯,离小乘见。

  愿诸凡夫所得光明,灭无明暗,过逾千日。

  愿诸凡夫得大光明,遍照三千世界,所有幽暗,皆悉朗徹。

  愿诸凡夫具足五眼,悟于法相,成无上师。

  愿诸凡夫不见无明。愿诸凡夫悉得大乘元阳微妙光明……”

  “他在干什么!?”钟毓秀惊愕道。

  “他把之前所得的所有‘真龙八部’,交给金翅大鹏鸟吞噬,换来短时间内,如来相的提升,但就算是这般,也不可能突破鬼庭的封锁。”

  肃河卿也一脸愕然,割肉喂鹰、拆筋扒骨,他多年没有出世,怎么一出世就撞上这种狠人,不会这么巧合吧。

  难道这世道变了?

  钟毓秀当机立断,“阻止他!”

  紫衣人一得到号令,头顶便有十二尊半神幻影浮现,甲神六位:甲子、甲戌、甲申、甲午、甲辰、甲寅,丁神六位:丁卯、丁巳、丁未、丁酉、丁亥、丁丑,十二尊神影各占其位,顿时间,神光大亮,压向戚笼。

  然而戚笼身上的金光虽然只环绕周身三寸,但却凝实无比,十二尊半神气势冲击,居然纹丝不动。

  “是否动手?”紫衣人冷酷道,他指的动手,自然是下杀手。

  钟毓秀看了紫衣人,又看了一眼戚笼,笑容越发妩媚,眼神却冷若寒冰。

  她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几乎就在点头的刹那,紫衣人浑身紫气再一次爆出,只是这一次,他的紫皇劲越来越淡,淡到只剩一丝丝。

  非隐非显,非去非来,非生非灭,非难非易,非相非非相,如是法相,无有形貌,世间所无。

  他的武道最高成就,就叫做‘无’。

  领域——‘无’

  紫气九连击再一次使出,而这一次有了十二尊‘甲乙神将’加持,威力更上一层楼。

  一掌之下,戚笼‘割肉喂鹰’制造出的如来相,几乎一瞬间崩裂,金块不断碎裂溢下,然而佛经念唱之声却是不绝于耳。

  “一切凡夫众生,无常、无乐、无净、无我,心生颠倒,言有真乐。”

  轰然间,一只恶鸟鸟首裂像而出,两眼戾气闪烁,怪嘴张开,露出满嘴尖牙,咬向紫衣人。

  此鸟皮毛光亮、金鳞密布,眼中红睛闪烁,一看便是精气圆满,甚至皮羽之间,隐有佛陀相。

  “扁毛畜生!”

  紫衣人脚步一错,‘无’领域再一次发动,身若惊鸿,闪过这一击,同时单掌做抓,一记‘猛虎拎猪’,猛的抓向金翅大鹏鸟的脖子,把它从佛像之中拖出。

  紫衣人目光一扫,佛像之中,除了这只金翅大鹏鸟,就只有一具骸骨之身,五脏六腑都刮了个干净。

  “就算割龙喂鹰,化身为鸟,你也休想从鬼庭之中脱身!”

  然而就在紫衣人手捏大鸟之际,骷髅骸骨猛然扒身而起,空洞的双眼像是有刀光闪烁。

  “不好!”

  紫衣人面色微变,暗道一声失算。

  ‘无’领域的发动,没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,但与‘如来相’的对抗,消耗了他大部分精力,收拾这只金翅大鹏鸟,又让他猝然使用‘无’。

  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  在领域发动之际,精神在‘嘎吱’‘嘎吱’做响,突然,一只骨腿猛然踏裂佛像,踹到了紫衣人的腹部,火光一闪而逝,‘嘭’的一声,紫衣人被一股凶猛劲力砸入水中。

  “下次再见面,我会破你的这一招。”

  金翅大鹏鸟口吐人声,双翅一展,驾驭着骸骨直冲天际。

  那是老龙的苍白巨眼方向。

  肃河卿赶紧手按水面,顿时,水面迅速凝结成冰,紫衣人双脚猛的踩入冰层之中,避免了落入河水,被蚀骨销魂的下场。

  “你怎么回事!?”

  肃河卿毫不客气的训斥道,哪怕被对方偷袭,也不至于这般狼狈,差一点就死在江中了。

  紫衣人松开握住腹部的手掌,露出了拳头大的血洞,还有血洞周围,那无比霸道的鲜红火焰。

  “烧身火!?”肃河卿失声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”钟毓秀自言自语,目光越发明亮,“一切都是掩盖,这才是你真正的底牌么,真是出乎预料,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!”

  如来相

  割肉喂鹰

  炼肉大成

  筋肉圆满

  半神关

  烧身火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