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九章 道无鬼神 独来独往(完)

第三十九章 道无鬼神 独来独往(完)

  强大的力量多半是有规则限制的。

  但规则本身不是限制,而是力量。

  两炼大成,天之五行中,任何一类拳术的参悟,都是踏入半神的门槛。

  而事实上,戚笼从佛心种魔大法逆推出阿鼻道大法,就是为了满足火系拳术的要求。

  火系拳术对应死气,这是他割肉喂鹰的最大原因。

  实体化的金翅大鹏鸟是戚笼。

  而这副骸骨也是戚笼。

  一体双生。

  金翅大鹏鸟直接飞到了鬼庭的边缘,那颗苍白的龙眼之上。

  鹰爪落在龙眼的一瞬间,天地翻转。

  地面变成了苍白的巨大眼珠,眼珠之下,更有难以想象的巨大身躯。

  而天空则是遮天蔽日的黑海,人于其中,沧海一粟。

  地支倒转,还是地支。

  戚笼没有看到其他人,或者说,其它的龙脉之子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

  他的面前,是一顶臃肿的黑轿子。

  轿子里面,似乎坐着一位体型巨大的胖子,身上的每一大块肥肉,都紧紧贴在轿身表面,东一块鼓起,西一块顶起。

  谁赢了?

  是那气焰滔天的海妖皇。

  还是气息深不可测的陨落真神?

  “嘿嘿嘿嘿,加入我们吧,小伙子,这是你命中注定的事。”

  受到气息刺激,金翅大鹏鸟金羽瞬间炸起,而在轿子表面,一张张面孔轮廓挤了出来,小王爷、尚无垢、赵匹夫、应龙、程啸天、四大蜘蛛贵族的祖先……

  “凡是死在这里的,都会主动成为邪神的祭品,是这个意思么?”金翅大鹏鸟口吐人言。

  “理智只是刹那,疯狂才是永恒,”小王爷大笑道。

  “你不想成为新的王族吗?那就加入我们,成为下一个时代的主宰者!”尚无垢尖叫道。

  “活着加入其中的权限更高,邪神没了躯壳,又化身地支,祂就不能再是海底几十万蒙昧生灵所诞生的疯狂意识,祂需要人性,而我们就是人性。”

  戚笼的目光,顺着疯狂的面孔扫了一圈,目光落在赵匹夫的脸上,从他疯狂的眸子中,他看到了另一张相对理智的女人面孔。

  “呵。”

  金翅大鹏鸟不屑的一笑,然后忽然振翅高飞,鹰眸中戾气和佛意完美融合,在窥视着大地。

  “看来,你是想找死!”

  小黑轿子中,突然传出海妖皇的狞笑,然后,一条水缸粗的肉臂猛然钻出,掌心张开,是一圈又一圈的剥皮肉龙,龙影合在一起,一道黑光乍现,罩在这副骸骨之身上,这副骸骨几乎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的就被定住,继而被无数大小肉龙包裹,吞噬。

  有从眼孔之中钻入,有的化作细线,缠在肋骨之上,有点化作人首龙身,鲜红的舌头射入耳孔之中,还有的朝着天空上的金翅大鹏鸟跃跃欲试。

  “不用管它,只要有一点血沫被我们吞噬,它迟早是我们的一员,留着它在阳间,或许能帮我们更好的寻找王族后裔。”

  然而,仿佛一根火柴掉入油桶之中,鲜红的火焰从五官、肋骨的间隙疯狂钻出,顺着剥皮的真龙,一路蔓延,直接烧到轿子之中。

  “该死,这是什么!”

  “烧身火,他是想拉着我们一起死吗!?”

  “为什么这火焰能烧到我的魂魄!”

  “这火是上古人道的产物,该死!快离开!”

  “一群蠢货。”

  一张枯老的手掌探出帘子,鲜红的火焰以掌心为中轴,绕过轿身,分成两道。

  “你不是真神吗?你不是经历过烧身火的考验吗?你怕他个屌!”海妖皇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出。

  “蠢货,烧身火从未就不是给武道准备的,它是上古大圣留给人道的第一层台阶!”

  “对于我们一群混淆人道的存在来说,它正是我们的克星。”

  海与地之间,金翅大鹏鸟的目光越来越明亮,在它眼中,沧澜老龙的眼珠变成了一只巨蛋,蛋身表面由复杂的纹路构成,随着纹路不断放大,苍白面积也越来越少,最终,只剩下纯粹的黑。

  “就算对方有烧身火,老子也要留下他一节骨头!”

  轿子表面疯狂的鼓起肉泥,演化出心肝脾肺,裹上人皮,最后,海妖皇小巨人般的肉身猛然翻身而起,眼中满是疯狂,水缸粗的拳面带着魔幻的光芒,包裹着无可睥睨的力量,直接将虚空打出玻璃渣子,绕过火焰,直直砸入骸骨的骨骼上。

  同一时间,烧身火在戚笼的驱使下,化作一只火焰巨鹰,闪电般啄在海妖皇的眼珠上。

  惨叫声响起的同时,焰火蒸腾。

  “两只眼睛做什么海盗,还不如跟我上山做土匪。”

  “等老子纳了鬼庭,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无上鬼神的恐怖!”

  鲜红的火光冲天而起,同一时间,金翅大鹏鸟张开了遮天蔽日的金翅,燃烧着血焰的金喙,狠狠的啄在了最黑暗的那一处。

  一点微弱的烛光亮起。

  海妖皇一只手被火焰烧成黑灰,痛的浑身发抖,而另一只手上,则握着一截肋骨。

  ……

  虚幻的白雾在戚笼眼前缓缓分开,空间像是抽水一样剥离,一道熟悉的、大紫大红的身影隐约可见。

  ‘唰’的一下,巴掌大的小扇子装模做样的打了开来,遮住一张更装模作样的脸。

  “哎呀呀,怎么伤成这样了,这还是咱们那位无往不利的戚魁首嘛。”

  戚笼没搭理对方,扫了一眼身子,血肉淋漓,淋漓的血肉之间,是更加裂纹密布的骨头。

  “别看了,这是你魂魄上的伤势,肉身上的伤势只会更重,”不周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偷鸡不成蚀把米,不对,应该是偷龙不成反被打,一个意思。”

  戚笼四肢做大字状,砸在云雾之中,魂魄上的伤势,让他沉睡的欲望极强,好半晌,他才睁开清明的双眼,道:

  “你早就知道了?”

  “知道什么?”

  “这场拼龙图,涉及人道的斗争,这场夺龙局,也不可能有真正的赢家。”

  “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不周似乎有些诧异戚笼的平静,蹲了下来,小扇子装模作样的给戚笼扇风。

  “意料之外的,是没想到邪神入世,污染地支,情理之中的,则是拼龙图最后拼出的,肯定不是一条龙。”

  “你想我输?”

  “大到家国天下,帝王将相,小到柴米油盐,祸福平安,乃至情爱纠葛,姻缘吉凶,这些都是龙脉运转的一部分,你把龙脉当复仇的刀,但它毕竟不是一口刀,我跟你说过,龙脉是入场卷,里面有一大部分,是合纵连横的把戏。”

  “人道不以力胜,你要拥有自己的路线,并且通过利益、情义交换,招揽到足够多的志同道合之辈,复仇是你自己的事,但是夺龙局,却不是你一个人的事,你输了,很多人都会跟着一起输。”

  “我可以帮你寻找到足够多的支持者,但首先,你要明白,‘三尺之内,你死我活’,不是这场游戏的玩法。”

  戚笼盯着对方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蛋,突然咧嘴一笑,露出雪白的牙齿:“你急了?”

  “时不与我啊,少年,”不周合扇,轻轻敲打着戚笼的脑门:“有好几位都展现了比你更高的价值,他们的路线选择,让好几尊真神都下了重注,我可不就没法子了么。”

  “问你个事,”戚笼望着模糊的天空,淡淡道:“你想我在拼龙图中,与人合作,成为合首之龙,那你有没有想过,我会就这么出来?”

  “那倒没有,”不周身子一转,也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“我以为你会选择明妖皇,在亡国七灾中,这一位算是最好说话的,这个女人最大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。”

  “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,倒还真不是城下之盟,我是匪寇,又不是君子,别说城下之盟,就算是卖身结盟都可以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干?”

  “大抵我觉的干了会后悔的事,我就不会干,我总觉的未来会有更好的选择。”

  “这是和尚的想法,还是你的想法?”

  “一半一半吧。”

  “呵,”不周翻身而起,“别想着未来了,你先管管现在吧,引动烧身火,却又不突破半神,神仙都难救啊!”

  戚笼笑道:“既然来都来了,有没有带什么灵丹妙药,我死了,你不就亏大了。”

  “你若是熬过这关没死,去影子督护府的天元殿,那里有一颗神丹,能补全你的魂魄。”

  “既然你不按照我给你安排的道路去走,那么,无论刀山火海、遍地荆棘,你都只能一个人趟了,不过我想,你应该也挺享受这一点的吧。”

  “你安排的未来,并不包括我能从鬼庭之中脱身吧,”戚笼看着对方逐渐消失的背影,嘴巴咧开,“你口中的未来,并非我的未来,所以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。”

  “时代的洪流、理念与理念的碰撞、生死的大考,坚持、放弃、胜负、机缘、安排、巧合,模糊的未来中,有这么多有趣的东西,你怎么忍心让我放弃呢。”

  “乖孩子能有什么出息。”

  不周回头,戚笼的身影已然消失,这个神秘的女人自言自语。

  “把金翅大鹏鸟血脉与肉身彻底分离,他是猜到了什么吗?”

  “有意思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