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四十章 封印烧身火

第四十章 封印烧身火

  烧身火比想象中的还要凶险。

  在六十四抬神王封禅轿中,燃烧的鲜红火焰,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舔舐着戚笼的骸骨。

  每当骸骨上的皮肉有生长的迹象,这类火焰便会吞吐出无数火舌,将皮肉吞没。

  皮肤表层的黑火和体内的龙影同时反抗,护住了全身的骨骼。

  龙脉和焚神戾焰,前者以庞大的精气,保住了这副骸骨的一丝生气,后者则依附于火焰外层,吸收烧身火带来的庞大热力。

  一声声震九霄的鹰啼,一只足有人高的金鹰从高空之中飞腾而下,直接落在轿顶之上。

  而其它人都知道,这只模样极其威武的巨鹰,则是侯爷新收的宠物。

  金翅大鹏鸟拟人的眼神盯向轿内,自言自语:“最后一颗麒麟果了,如果还不能封印烧身火,就只有舍弃这具肉身,那代价就太大了。”

  鹰爪之上,一颗戒指黑光一闪,一颗鲜红的果子射入帘中,被火光一撩,化作一团鲜血,洒在骸骨的全身上下,顿时,骸骨表面缓缓长出肉膜。

  人身烦恼,皆是火宅,而诸众生,生老病死,忧悲苦恼,愚齿暗蔽,受三毒之火所苦;亦以五欲财利,贫穷困苦,爱別离苦,怨憎害苦,为其添柴。如是等苦,众生没在其中,欢喜游戏,不觉不知,不求解脱,于此人间火宅中,东西驰走,虽遭大苦,不以为患。

  按照死神僧的记忆,烧身火一关,便是将人之精神置于火中熬炼,不断捶打,将恩怨情仇、生死利害全部升华,凝结出一点神性,半神始成。

  然而这需要恐怖到极点的精气,而我这副重伤之躯就像是一个破房子,到处漏风泻火,想做个裱糊匠都难。

  魔种倒是不惧火烧,我将重伤的魂魄藏于其中,倒是无碍,而佛心种魔又有逆转自然之奇效,能使肉身再生,只是这火焰一旦升腾起来,除非神性诞生,不然不可能熄灭,这是不知多少宗师被活活烧死的经验。

  别看戚笼表面平静,但是处境之危险,只有他自己明白。

  烧身火之强,强在它是天地间的规则,但坏也坏在规则之上,此时火种已经与一身精气神合一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不可能在被分离。

  而在魂魄伤势痊愈之前,戚笼又无法完成晋升。

  烧身火,可是连天子神兵都能铸就

  戚笼心中一动,这句话貌似是谁说过的。

  百鬼夜行戒一闪,一尊只有小腿高的机械造物便就出现在骸骨对面,受到火舌一卷,眼珠部位的齿轮嗡的一声,旋转了起来。

  “天工机械9527,向您报道。”

  “发现本源火种27号,是否进行融合铸造”

  “是否进行融合铸造”

  金翅大鹏鸟愣了一下,口吐人言:“是。”

  “是否进行融合铸造”

  小天器佬的齿轮眼直勾勾的盯向戚笼的这身骸骨,似乎认定了他才是主人。

  骸骨微微点头。

  小天器老拟人般的露出一丝笑容,两只手臂在咔嚓咔嚓声中,变成两副小铁锤,对着骸骨便咣咣咣的敲了起来。

  说也奇怪,随着锤子敲打,火势居然开始缓缓变弱了。

  不对,不是火势变弱了,而是这玩意用极高深的技巧,将火焰封印入骨骼之中。

  “骨骼密度不足,骨骼密度不足,需要特殊材料补充。”

  小天器老急速发声,果然,鲜红的火焰在胸骨的裂缝之中,又有溢出的趋势。

  “需要特殊材料,水性神骨一块,土性神骨一块,烈酒三壶。”

  好在才逃离鬼庭的戚笼,什么不多,各种骨骼多的是,很快,一根玄冥王骨、一根镇地龙的骨骼便落入轿中。

  至于酒水,也很快送了上来。

  小天器老先是将烈酒一饮而尽,然后又开始敲打起来,用的还是包钢法,只不过精妙程度远超戚笼,甚至超过他的师父段大师。

  那手臂变成的小锤子也不知是什么材料的,那么坚硬的神兽王骨,被其一锤就碎,然后拥有骨骼的碎片在骸骨上锤锤打打,像是打补丁一般。

  “需要蛟龙额前骨三块。”

  “需要镇地龙尾骨一条。”

  “需要”

  在远超戚笼眼界的高超铸造手艺下,火焰竟真的一点一滴,被封存入骨骼之中,而戚笼一身骨骼的裂纹和伤势,至少在表面上,居然真的开始复原了。

  而再当戚笼运转佛心种魔时,居然一点阻碍都没有,皮膜、筋肉,一点一滴开始复原,一个活人的轮廓渐渐成形。

  最终,薛保侯再一次恢复了面容,虽然看上去像是瘦了五十斤肉。

  “这是”

  “铸造时间,末道年,4529年,产品:人形骨化物,保质期,一个月,禁忌:在此期间,切勿过度动用此半成品,有报废可能。”

  “你是谁”戚笼沉默片刻,道。

  小天器老嘴巴上的铁皮吧嗒吧嗒响。

  “我是天器老,前身是钟吾古国钦神监下辖,天工司天工大械师,而本体是上古天庭补天造物,这是我的本体,你可以称呼我为器老,或者器老爷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鬼庭”

  “发现特殊火种43号,进行提取,提取失败,机身损毁,本体析出。”

  戚笼挠了挠眉心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“根据天工司第二十四条规定,天工大械师对于自身产品具有不可推卸之责任,人形骨化物可以先修正自身,不用管我。”

  语罢,小天器老往地面上一坐,眼眶中旋转的齿轮扑哧一声,直接转停了,看上去就像是个死气沉沉的奇怪玩意。

  “真是奇妙。”

  戚笼两眼魔光一闪,庞大的精神气场直接从魔种之中溢出,迅速填满了整个气海,并且精神触手顺着经脉扫过全身。

  果然麻烦,气血衰竭,筋肉损伤严重,精气干枯,魂魄重伤,这些伤势换做任何一个人身上,都是残废的下场,就算是宗师,也再也不可能跻身半神。

  戚笼精神一动,低沉的雷声开始在体内响起,开始尝试着震荡骨髓以及各种造血器官,进行血液的更新换代,带动精气重聚。

  然而当精神魔念渗入骨骼之中,突然感觉就像是火钳插入脑中。

  这股疼痛之强烈,让戚笼都忍不住低吼起来。

  纯钢的扶手嘎吱一声,被他硬生生掰了下来。

  “产品二号,我说过,你是有保质期的。”

  “将军”

  “大人”

  “无事,继续出发。”

  戚笼喝退了其他人,喘息半晌,才擦了一把汗水,靠在椅背之上。

  筋肉大成带来的强大肉身力量,可以说是此行的最大收获。

  而做为代价,便是体内藏了一个不稳定的炸弹,一旦爆发,神仙难救。

  “一个月么,”戚笼喃喃自语。

  “唤翡翠先生。”

  “是,侯爷。”

  没过多久,一身青衣,好似中年儒士的翡翠先生便就上了轿来,恭恭敬敬的朝着戚笼施了一礼,有些激动道:

  “侯爷,您终于出关了。”

  “闲话休提,我闭关的这几天内,有什么重要事情,简单说来。”

  “回侯爷,我们离开承天堡不久,承天堡就发生内乱,程天凶六公子程肆然暗中引外兵入堡,公然宣称长子程三楼是杀父真凶,现在堡内堡外,已经战成一团”

  这其中肯定包含着亡国七灾中,刑五官的谋划,恐怕还有钟毓秀和重明儿两女的踪影,承天堡可是关中要塞,一夫当关,半神没开。

  “下一条。”

  “您的那几位友人,都突然不告而别,不过其中一位女子,留了一封信给您。”

  戚笼接过,打开,只见信件上歪歪扭扭写了一行字。

  怪孙儿,老祖宗我找到老爹的线索了,先走一步,以后有空再找你玩。

  “将军,还有一位,留了一口刀给您。”

  翡翠先生献上一口黄色长柄的宝刀,刀光随着光线微微晃动,好似一尊豹形神兽磨牙吮血。

  刀身上有一道细长的裂口。

  异刀狰

  戚笼摸着刀身上的裂口,感受着其中的空间波动,忽然面色一变。

  这是完整的无界之隙

  凭借此物,戚笼随时可以招摄一尊真神下凡。

  血麒麟这是要干什么

  思绪千转,都没揣摩出这一位的心思,只能自言自语:“算你好运。”

  手掌张开,一尊拇指大的水麒麟元灵浮现,刀光一闪,便就吸入缝隙之中。

  有了这个,你就会明白邪龙皇的算计了。

  “还有一件事,您闭关的这段时间,侯副都督急发八道金牌,在催促您回去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翡翠先生犹豫了下,又道:“还有一件事,小宛夫人收留了花黎夫人和程离母女,她们现在就在军中。”

  “恩”

  戚笼眉头一竖,随即又摆摆手,“算了,随她吧。”

  “先生,交予你一事,收集军中补药配方,然后为本侯熬制补药。”

  “侯爷受伤了”

  “算是吧,你先下去。”

  而等翡翠先生离开后,戚笼轻轻拉了拉一个小铃铛,很快,他的隐卫首领雪瞳就出现在空气之中。

  “这个女人离开之前,有没有接触过其它人”戚笼指着老祖宗的信件,皱眉问道。

  “有,”雪瞳面无表情的道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