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四十一章 大业魔王(上)

第四十一章 大业魔王(上)

  关外的气候复杂多变,而且极其危险,风水煞气像是风暴一样日夜不休。

  能单人在关外自由行动的,最少也是宗师;某种意义上,七大督护府远超关内的阵法手段,也是为了生存需要。

  此时,先锋卫近万精锐,正庇护在一颗淡蓝色的巨壳之中,而在壳子外,是五颜六色的淡淡雾气,这种雾气叫做豸皇煞,雾气中漂浮着无数肉眼难见的虫卵,人入其中,很快就会被千奇百怪的虫豸寄生,理智全失,半虫半人。

  更诡异的是,这种虫豸乃煞气所化,一旦钻入肉身,无形无相,几乎没有手段能查出,而且这些虫豸与煞气相通,可以数年,乃至数十年都在潜伏当中,只有感应到足够多的同类,煞气连成一片,才会骤然爆发。

  加上这些风水虫能够过口鼻传播,一旦爆发,就是整城、整域的爆发,下场几乎不可收拾。

  而在五颜六色的雾气不远处,一座巨大的雷霆漩涡在高空缓缓旋转,空气之中,不时响起低沉的电火花,这漩涡叫做破邪雷泽,本体并不高,离地面约有三十多丈,是受豸皇煞牵引,诞生的雷云,专以破邪、辟魔为长。

  但讽刺就讽刺在,风水虫体型极小,又善于感知危险,感应到‘破邪雷泽’,便会主动分散开,而没有足够多的风水虫汇聚,雷云又劈不下来,所以气血强盛的武人就倒了大霉,关外有谚语来形容:‘天生一物克一物,不劈脏虫专劈人’。

  所以面对这种险恶环境,就算是大军也只能停止行军,然后布下重重阵势,藏匿人气。

  先锋卫就停在了一处风水不错的倚山傍水之地。

  有一说一,除了这永不停歇的风水煞气之外,关外并不像是谣传的那般黑山恶水,反而有点像是道家典籍中的灵山福地,山水荡漾、四季如春,多美石甘泉,有数百年灵木,潭清如玉,洞幽且闭。

  有道是人马过万,无边无际,整座山头都被连绵不绝的大营给覆盖,这倒不是说防人劫营,而是只有借助山脉地气,才能布下一座覆盖近万人的风水大阵。

  此时此刻,戚笼正坐在环境最好的一处仙人洞中,在他面前,是一个烧着大火的药缸,缸底没有柴火,火焰也是淡淡的碧绿之色,焰火之中,一道阴色人影来回走动,不时掐诀施法,让火焰烧的更加旺盛。

  而水缸之中,则浮沉着龙骨、虎骨、豹骨、牛骨,汁水稠的能拉丝。

  这是‘合髓百骨汤’,是薛保侯记忆中,能补身的上品大药之一,需要以阴火祭炼,龙骨吊汤头。

  当然,当年的薛保侯自然没有龙骨,用的是百年老蛇的蛇骨,导致汤汁无法完美,达到‘色若金箔、稠似豆汁’的水准,效果自然差了几分。

  而从鬼庭归来的戚笼,龙骨可以论斤卖。

  “侯爷,汤汁好了。”翡翠先生的阴神传音,声音之中,透着一丝疲惫,毕竟炼这种上品大药汤,是要损道行的。

  “好。”

  戚笼蜕了衣衫,露出一身干练却精瘦的皮肤,一根根肋骨似乎要刺出皮肤,显的格外狰狞,阴神看到这一幕,情绪闪过一丝波动。

  阴神法指一引,表面几乎没有温度的药汁分成两道,一道从其头顶落下,像是给佛像灌金汁,另一道则射入嘴中。

  内用外敷,药力瞬间爆发,像是烧开的水,热气尖锐又汹涌,烫在戚笼身上,像是有上百只猫在同时尖叫,那皮包肉的身子,却在尖叫声中,缓缓充气,先是牙签大的肉筋,然后是指头粗的正筋,一根又一根从身上拔起。

  提筋带肉,戚笼的身体表面,渐渐有了肌肉的轮廓。

  “哇——”

  半炷香后,随着戚笼张嘴,一条血线射出,打碎药缸,漆黑的血块之中,还有十几根鱼刺般的碎骨。

  ‘呼,半个月调养,毕其功于一役,总算是恢复了五成。’

  阴神见状,也钻入在角落里打坐的肉身上,翡翠先生睁眼,面色一白,干咳两声。

  “先生,多谢你了。”戚笼这话中,倒是有几分真情实意,炼大药,消耗的可是实实在在的精气神,有折寿之风险。

  翡翠先生微微躬身,“为侯爷,小人心甘情愿,只是侯爷,军中携带的药材不多了。”

  ‘薛保侯’的记忆中,大药一滚,金融银消,一份大药的熬制,至少需要十万两元金,一次边军三征的收获,也就这么多银子。

  更何况,熬制大药,有些药材可是用钱都买不到的。

  先锋卫的底子,外加三十六堡的供奉,也只是让戚笼熬制了两份大药。

  而在‘薛保侯’的记忆中,他三十年来,也只服用过四次大药,然后就成为顶级的宗师强者。

  “侯爷,使者团带来贡品中,可是有不少上等药材,”翡翠先生语气诡异道。

  看对方的阴险眼神,戚笼就明白,这是让自己先把好处吞了,至于他那个便宜义父有什么安排,那就看着再说。

  “去叫人吧。”

  “对了,侯爷,小宛夫人第三次来了,您看——”

  “正事要紧。”

  “是,侯爷。”

  很快,来自武平大督护府的使者便入了洞,当先一位寸头白脸,身穿五品神大夫官袍,比起‘薛保侯’要年轻几岁的官员,全没被冷遇近一个月的难堪,还哈哈大笑。

  “四哥,我们兄弟好多年不见了!你还认得我不?”

  戚笼苦苦搜索‘薛保侯’的记忆,可惜硬是没找出对方是谁,只实话实说,“你哪位?”

  那人面色一僵,随即就灿烂的笑了起来:“我是你九弟冯头马啊!四哥,咱们小时候在侯府,你还给我打过兔子呢。”

  “哦,原来是老九啊。”

  戚笼表情闪过一丝恍然,‘薛保侯’记忆之中,还真有这么一号人物。

  众所周知,那位侯副都督本身没有子嗣,却偏好收义子,一共收了一百多位,能活到现在的,大概只有不到一半。

  在‘薛保侯’从阎王屋中出来时,曾经有那么两三年,是跟这些义子团住在一起,只不过当年的他孤僻凶狠,也没跟这些兄弟姐妹们打好关系,后来随着‘义父’对这些义子义女们各有重用,薛保侯加入军部,关系就更加淡薄了,也只是在逢年过节时见上一面,打个招呼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薛保侯名义上排行老四,其实却是实质上的老大,因为排在他在他前面的那三位,都因为各种意外死掉了。

  戚笼沉吟了片刻,岔开话题,“你这些年怎么样?”

  “还能怎么样,跟玄天府老道学了三年道术,然后被义父放到黑风域做县官,三年前升了府官,一年前被义父叫回去,在他手下做事。”

  “这样么。”

  跟薛保侯不同,这一位走的文官路线,日后不是入影子督护府道士团,挂职钦神监,就是外放出去,跟洪小四的那位姨父一般,以神道长吏的身份,监管某个特殊衙门。

  戚笼打量着他的同时,冯头马也打量着对方,狼眼、高鼻,骨骼宽大,一眼看上去就是桀骜不驯的杀伐大将。

  老实说,对于‘四哥’敢于违抗义父的命令,义子团中早就炸开了锅。

  而作为了解一些内幕的神大夫,冯头马更是震惊于自家四哥在关内做的大事,用四个字就可以形容——羽翼已丰!

  薛保侯沉默寡言,冯头马一点都不介意,反而滔滔不绝小时的趣事,直到后面官员轻咳一声,他才转口道:“四哥,义父让我带话给你,大家都是一家人,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坐下来解决的,你去关内一年多,有很多事情,义父都想直接跟你说。”

  “是吗?”戚笼面无表情。

  另一位使者恭敬道:“侯爷,如今关外也不太平,自从大鸠府被破后,很多妖邪攻入域内,并与七大督护府上,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混在一起,形成势力不小的叛党,大都督担心,有人因为您的身份,盯上您。”

  “是因为我的身份,还是我体内的这条龙脉?”

  戚笼语出惊人,一下子就就把在场所有人唬住了,好半晌,冯头马才干笑一声:“义父还说了,宅入麒麟,壮家兴业。”

  “侯副都督与您的关系,那可是所有外人都不能比的。”

  “武平督护府有三个副都督,而且,本侯可不是亲生的。”

  见众人色变,戚笼话语一转,“不过,本侯和义父的关系,的确不是外人能比的。”

  “那是,那是。”使者们赶紧点头。

  “老九,我听说,义父知道我吃苦,带了些好东西给我?”

  冯头马赶紧点头,送上一本贴子:“义父义母知道四哥辛苦,特意给你准备了补品。”

  他又嘿嘿一笑,道:“义父还知道四哥你爱武成痴,特意让我给您带了两个宝贝。”

  宝物很快呈了上来,戚笼将手一挥,吹开了红巾,露出一口霸气侧漏的粗大黑枪,还有一本半神秘籍。

  弑神五枪

  魔枪——大业魔王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