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四十三章 交流与猜测

第四十三章 交流与猜测

  眼看这个草原公主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,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姿态,戚笼沉吟了片刻,道:“你去唤她进来。”

  “好呀!”耶律小蛮在戚笼脸上‘吧唧’一口,便兴高采烈的出去了。

  别看这一位在‘薛保侯’身边这么听话,在大草原中,她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鬼刀公主。

  很快,千娇百媚的小宛夫人便恭顺的走进来,今日这位身穿白绫细折裙裙,除此之外,只在头顶插了一根淡蓝色玉簪子,看上去即素且雅,眼角眉梢无不温柔顺从,见到‘薛保侯’,就要盈盈摆下。

  “别急着拜,给本侯试试枪术。”

  戚笼话音一落,手中大黑枪猛的一抖,枪身上像是挂了几十只猫儿,在此起彼伏的尖叫,旋腕转膀之间,枪头钉向赵小宛。

  枪身未至,隔空枪劲便隐隐钉在人身好几大发力部位上。

  小宛夫人眼神没有任何变化,依旧顺从,只是小袖一抖,拧腰顺肩,莲步一转,便闪过了枪身。

  戚笼冷哼一声,虎口一转,三百多斤的大枪,硬是卷成一圈一圈,重新将赵小宛罩入其中,这叫圈内扎枪。

  “侯爷枪术真厉害。”

  然而这位小宛夫人柔柔一笑,衣裙被风劲一吹,一刹那间,银针如雨,从发丝衣领间喷洒而来。

  针光微微散发着黄色,一看就是沾了毒物。

  “血雷枪!”

  戚笼塌腰,枪头像是瞬间消失了一般,周围空气如同凝滞,所有暗器在一瞬间停了下来,瞬间中间断裂。

  而赵小宛早已飘然钻入戚笼空门,手掌按住素白袖子,轻轻擦拭着戚笼的额头。

  “侯爷近来消瘦了许多,要多注意身体啊。”

  戚笼一甩手,大业魔王像是有灵性一般,自动落到枪架之上;同时鼻间隐隐闻到一股茉莉花的淡色花香,眼一垂,对上了流淌着泉水的眼睛,清澈见底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小宛夫人一手按在戚笼胸膛,轻声道:“侯爷何事?”

  “换一只袖子。”

  “恩?”

  赵小宛眼中疑惑之色一闪,‘嘶拉’一声,整只素白袖子齐肩裂开,露出欺霜赛雪的一条手臂。

  戚笼嘴角一勾,这才施施然坐下。

  而小宛夫人愣了一下,温柔的表情上,难得多了一丝变化。

  她招手,很快,外面的女仆就送上了一套新衣裙,而她就当着戚笼的面脱了衣裙。

  这女人的一举一动似乎是受过严格训练,一番美人着衣,即美好,又带点小诱惑,随着最后一点白皙收拢在领子中,戚笼居然下意识的闪过一丝惋惜之情。

  “侯爷还在生气?生气妾身自作主张,将那对母女留下?”

  如果是‘薛保侯’,以他唯我独尊的性格,肯定会不满赵小宛自作主张,至于戚笼自己嘛,他只是没想好什么体位而已。

  所以戚笼只是冷哼一声,不作回答。

  小宛夫人走到戚笼背后,让他后脑勺搭在柔软上,玉指轻轻捏肩。

  “妾身这般做,全是为了侯爷的大业啊。”

  “是吗?那你说说吧,”戚笼闭着眼睛道。

  “一则,那对母女是程堡主遗孀,不管新的承天堡主是谁,都是一道香火情。”

  “第二,这对母女,可以跟先锋官扯上关系,而先锋官,又是那一位的旧部。”

  “先锋官?”戚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  “侯爷莫要忘了,新的十大府将之一,便是曾经的吕阀紫帅赵紫衣,侯爷不是一直想纳她为妾嘛。”

  戚笼心中‘呃’了一声。

  吕阀三帅中,他救过佛帅周子通,杀过神帅董公子的人,跟这位紫帅倒是没打过交道。

  以戚笼现在的眼光,自然能判断出,当初曾救过一命的佛帅是宗师一档,不过几年没见,实力有没有提升,那就不好说了。

  至于十大府将,则是武平督护府中,实力最强的十大战将,曾经的薛保侯,就是十大战将的热门候补,若不是入关,怕是已经开始挑战其中某一位了。

  眼见自家夫君陷入沉思,小宛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,不知是不是错觉,自从侯爷归来之后,哪怕二人见面不多,也能明显感到,自家夫君陌生了许多。

  言行举止虽然跟过去差不多,但就跟换了个人似的。

  她曾旁敲侧击过耶律小蛮,结果这位回应,侯爷在床第一事上跟过去一模一样,依旧龙精虎猛。

  男人只有在床上,才会展现最真实的自己。

  小宛夫人斩掉了自己的杂念,小心翼翼道:“侯爷接待过使者后,不知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你的意思呢?”

  “妾身不建议侯爷跟侯副都督彻底翻脸。”

  见戚笼没有露出不满的表情,小宛夫人才暗松了口气,她可是知道,这位爷一直有自立门户的想法。

  “侯爷夺龙成功后,必然会有很多势力招揽侯爷,以侯爷的能力和地位,真正能够给侯爷强大助力的,其实只有三大副都督。”

  “恩。”

  戚笼认真的听着,毕竟这的确关乎着自己下一步的安排。

  “武平督护府向来有文武都督一说,文都督是侯爷义父,掌管府内十三域的财权、刑狱、官员任免权,武都督是练副都督,掌握着督护府十大军团,负责对外征战,侯爷统领的熊罴营,便从属于五行军团,而练副都督,对于侯爷也相当欣赏。”

  “的确有这么回事。”

  在‘薛保侯’零散的记忆之中,在明知戚笼是侯副都督义子的情况下,那位练副都督不仅没有打压,反而有提携之恩,‘薛保侯’一身杀伐武道,对方有一半的功劳,而且对方豪爽大度,总之是相当入他的眼。

  按照‘薛保侯’本来的计划,夺龙成功后,便就直接跟侯副都督断绝父子关系,然后拜入他的山门。

  不过听赵小宛的语气,似乎并不建议这么做。

  “可侯爷莫要忘了,侯副都督固然青睐侯爷,但他掌军,最多能提升侯爷军职,而侯爷的封地封在哪里,可是侯副都督说了算。”

  “唔,还有呢。”

  “侯爷,妾身在皇城司有一些朋友,她们告诉妾身,自大鸠府被攻破之后,剩下六大督护府的上层最近来往密切,很可能要重开开拓令!”

  戚笼心中一动,瞬间回想起了关于开拓令的来源。

  那是古国被灭后,一群皇族残党流亡到关外,当时妖兽四起、烽烟不断,为了鼓励拓荒,便号召‘凡兵将所攻之地,战而守之,便为其所有’,这便是拓荒令的源头。

  正是因为利益驱使,一代又一代边将出征塞外,才有了如今的七大督护府,才把妖虫势力赶到了大草原上,甚至挡住了陈国、中山国两国兵锋,近些年来,优势渐渐扩大。

  而到了现在,拓荒令早就成了军中将领扩大自己势力的手段。

  “若是侯爷领地被封到一线,便有极大的可能,被选入开拓令中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!”戚笼吐了口气,“既然是三位副都督,还有一位司徒副都督,你怎么不说。”

  “侯爷,那位司徒副都督可是跟恶道宗、钦神监走的最近,管的又是神道,侯爷对他们,可是一定要小心谨慎。”小宛夫人不动声色道。

  “这是你的意思,还是皇城司的意思?”

  “侯爷,您还不相信我吗~”

  在关外,除了七大督护府外,还有两个凌驾于它们的势力,一个是皇城司,一个是钦天司。

  皇城司是曾经古国的间谍机构,其最高层天变会掌握着各方隐秘,经过三百多年发展,早已成为一个庞然大物。

  为了不受制于它,七大督护府才将其拆分,并在关内建立天兵司,由神道长吏监管。

  而钦天司就更隐秘,传闻是从当年‘钦神监’发展而来,号称关外道门之宗,极其隐秘。

  这两股势力隐隐有着角力的姿态。

  赵小宛的动作没有任何变化,但是戚笼的魔念敏锐察觉到,对方的精神微微一紧。

  “好了,本侯这些年,也多亏了你们的照拂,这些本侯都放在心上的。”

  美丽的少妇心中一松,侯爷归来之后,似乎变的更加宽容了。

  “那侯爷的打算呢?”

  “还有一股势力,你怎么没说?”

  “谁?”

  “武平督护府真正的主人,那位御皇子、平天御齐亲王的后代,御大都督。”

  小宛夫人犹豫了下,才咬牙道:“侯爷,您知道,当初妾身以花魁身份,出现在武平军府,其实就是为了暗中调查影子督护府的内幕。”

  戚笼心中一奇,对方这口气,似乎是从未跟薛保侯说过。

  “你查到了什么?”

  “当年,妾身的确查到了一丝蛛丝马迹,上面却突然中止了此次任务,让我潜伏待命,这才结识了侯爷。”

  小宛夫人语气古怪道:“侯爷,根据妾身的暗中调查,御家一脉,应该已经没人了。”

  “没人,什么意思?”

  “御家后裔,已经绝种了。”

  “什么!?”戚笼惊愕道,传说中的影子督护府,居然已经被灭了?

  小宛夫人沉默片刻,才道:“根据妾身猜测,应该是天变会某位最高层下的手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