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四十六章 厉天仞

第四十六章 厉天仞

  戚笼目光扫过二人一眼,发现便宜舅舅面带笑意,而这位朱肃同样饶有兴致。

  “舅舅,朱先生,本侯是武夫,只管杀人放火,道武也好,法武也罢,管用便可。”

  见这舅舅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戚笼又道:“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,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,能化有形于无形,亦能化无形为有形,依我看,即为道,又可为法。”

  鹖天冠冷哼一声:“竖子小儿,狂妄自大,按你的说法,岂不是法武道武皆在你身了?”

  戚笼平静道:“事实如此,不容狡辩。”

  “哼,天仞!”

  话音一落,坐在鹖天冠背后,一位满头火发的青年站了起来,恭敬道:“师父。”

  “这是我最得意的弟子,厉天仞,也是法武一道的大成者,你若有能耐,击败他便是。”

  “厉天仞,这不是天仞山之主吗?”

  “传闻他已将山中煞气全数融于己身,炼就金、土二形,自从击败真人神希白后,便是这古漠域的第一人。”

  戚笼扫了对方一眼,目光落在对方满头火发之上,平静道:“舅舅大寿,在寿宴之上妄动干戈,这不好吧。”

  “那就明日斗上一场,也免的你小子不识抬举,妄自尊大!”

  ……

  入夜,小宛夫人给戚笼换上交领内衬,皱着柳眉道:“侯爷,这位厉天仞,妾身听过他的名头,传闻他吸收了上九品的地心焱焰,一身火功能焚江煮海,侯爷务必要当心。”

  戚笼躺在床上,一手揽住小宛夫人,望着天花板,平静道:“夫人,睡吧,明日自有分晓。”

  小宛夫人不安的看了戚笼一眼,往他怀里蹭了蹭,缓缓入睡。

  同一时间,另一间客房中,翡翠先生坐功刚刚完毕,睁开眼,眼前烛灯被其一照,直接变成了灰色。

  ‘阴神’之境,属于道家的‘大境界’,阴神阳神合一,便能铸就金丹。

  “请进。”

  翡翠先生开口,大门自动打开,黄真人手持酒壶,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  “来一杯?”

  “不了,在下不饮酒。”

  黄真人懒洋洋的坐在蒲团上,一只手撑着地,另一只手抓住酒壶,时不时的往嘴里灌上一口。

  “听说碧华宗的高徒打伤了恶道宗的门徒,还叛出山门,投靠了某位将军,贫道还在纳闷,到底谁敢收你,原来是那位号称血阎王的薛保侯,薛将军有他义父做靠山,倒还真不怕恶道宗。”

  “在下如今只是将军门下一走狗,若是真人无事,那就请回吧。”

  翡翠先生如今反了道门,倒还真不在乎对方是什么狗屁真人;他的恩师也是位老真人,跟恶道宗为敌,还不照样是横死的下场。

  “倒还真有件事,是关于封神榜的。”

  “封神榜?”

  “你知,我知,封神榜这道门至宝,七大府是不愿意它完成的,毕竟那些都督们关于未来的神道,有自己的新神庭计划。”

  “而我们这些道门的徒子徒孙,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次绝好机会,千年以来,封神的权柄一直掌握在皇族手中,如今皇族大权旁落,佛门又一蹶不振,正是我道门兴起的好机会,若能得封神权柄,大劫过后,道门便将是钟吾古地第一教派。”

  “与在下何干?”

  “两个关系,”黄真人伸出两个手指,道:“一个,要想封神,就要辅佐人间君主改朝换代,更迭气运,你那位主子夺龙有成,是个不错的人选。”

  “第二个,据贫道所知,掌握封神榜,需要先天元胎,而十八年前,恶道宗出了变故,先天元胎遗失,恶道宗门人一直在秘密搜寻它,而那位先天元胎,曾经在薛将军身边出没过。”

  “先天元胎?”

  翡翠先生眉头皱起,将军身边,怎么会出现先天元胎——

  突然,他心中一动,瞬间想起一人,那个美如天仙,却又深不可测的女人。

  “很好,看来你想起她是谁了。”

  翡翠先生沉默片刻,道:“那又如何,封神榜虽然无主,但一直掌握在恶道宗手上。”

  “恶道宗不代表道门,而道门,也不只有一个恶道宗。”

  “那黄真人代表的是哪派?”

  “呵呵,真人无派,真人心中,只有道。”

  黄道人一口将酒水饮酒,懒洋洋的走了出去:“恶从无心出,善岂离心有,欲求大道事,难得有情天。”

  “你们将军若是欲图大事,就该把那位先天元胎找回来,然后他就会发现,得道者多助。”

  “先天元胎?”

  翡翠先生面色微变,琢磨半晌,披衣起身,推门而出。

  而在山顶的一处悬崖上,厉天仞坐于顶端,瀑布顺流而下,只是到了他的面前,突然化水为火,由大珠小珠落玉盘,变成千丝万缕火流星。

  “天仞,”鹖天冠递来一叠资料,“薛保侯实力本来逊你一筹,不过夺龙之后,势力应该有一个极大的增长,这上面记载了他一生所学之弱点,记住,一定要击败他!”

  “是,师父,”厉天仞认真的接过资料,翻看起来,没有一点不耐,有些难以理解的,更是直接发问,完全没有不忿或傲慢。

  “真诚与谦虚,是你远超于薛保侯的地方,”鹖天冠赞道。

  “谢师父夸奖,徒儿看完了。”

  “明白了?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

  ……

  第二日一早,戚笼就被仆人领到天仞峰的金阳阙,如果说天仞峰像是一口尖刀,那么这金阳阙就是刃尖部位,金属性煞气将树木泥土尽皆化作金铁,枝桠若刀锋,受日光一照,熠熠生辉。

  “崖壁盘空天路回,白云行尽见琼台。洞门黯黯深云闭,金阙瞳瞳日殿开。”

  “好诗,道长好诗,”云海坊主搓着手,笑呵呵道。

  “坊主来一杯,”黄真人打了个酒嗝,斜眼道。

  “那感情好!”

  二人就着酒水闲聊起来。

  “真人,您跟咱们这位前域长关系甚好,你说这一位怎么就那么不待见他这侄儿?”

  “打是亲,骂是爱,谁知道呢,”黄真人半醉半醒道。

  “嘿嘿,那您说,这薛保侯和厉天仞之争,谁输谁赢?”

  黄真人朝对方身上嗅了嗅,突然笑道:“我闻到了发财的气味。”

  云海坊主摸了摸脑袋,肥脸一咧,道:“好不容易求了个名额,我这个生意人可不能浪费了大好机会。”

  他小声道:“我昨晚就将消息散播出去,并在山下做了庄,您眼光好,上一次厉天仞和神希白,十年难得一见的法道之争,所有人都不看好厉天仞,但您却笃定他能赢,这一次您给我长长眼。”

  “我要一成,算错了不要钱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恩,薛保侯阎王屋出身,修行的也是杀戮武道,这在道武一脉中算是一个小流派。”

  “小流派?”

  “我知道你想说,十大军团中,有的是炼就杀戮武道者,但你要明白,得杀气易,得杀心难,就算是未入关前的薛将军,也只参悟出了一半杀心,所以贫道也很奇怪——”

  黄真人说了一半,又转口道:“但修行这类武道有一个好处,便是不受外在环境影响,这处庚金煞眼,难动其志。”

  云海坊主咽了口吐沫:“真人你的意思,薛保侯此次从关内归来,若是炼就了拿劳什子杀心,就能赢?”

  他赶紧召来一个仆人,准备调整大盘。

  “贫道可没这么说,贫道的意思是,如果薛将军参悟出了杀心,面对厉天仞,依旧败多胜少。”

  “这又是为何?”

  “实不相瞒,一年前,贫道曾经拜访过希白师兄,聊过此次大战,师兄就说,当时的厉天仞处在一个极重要的关口,若是突破了,实力必然会有一个极大的提升,从目前来看——”

  “他突破了?”

  “没有,他若突破,就成半神了。”

  云海坊主眼角抽搐,很有把眼前这个卖关子的道人揍上一顿的冲动。

  “不过在这个地方嘛,他没突破跟突破是一样的,法武合一的优势嘛。”

  黄真人指着这片金山刀林,轻轻道。

  “所以说,若是比拳脚,二人胜负四六分,若是比兵刃嘛,那就二八开了,无论哪一种,薛将军都处于弱势。”

  “嘿嘿,这您可就不知道了,我有隐秘消息来源——”云海坊主一脸的神秘。

  “大业魔王嘛,我知道,可厉家的歧天神枪也不是那么好破的,这两口枪都出自于古国神秘的天工大械师之手,只不过一个魔化,一个神化,两口枪在没有弑神的情况下,我看也是半斤八两。”

  云海坊主赶紧挥手,比了个数字,仆人知机的下去调整大盘了。

  这场比试的见证者并不多,除了云海坊主和黄真人外,也就寥寥数位,黄真人扫了鹖天冠身边的朱肃一眼,若有所思。

  此时此刻,两道人影早已步入金阳阙中,温度瞬间暴增,那流淌下来的树汁居然是金属溶液。

  而二人连一滴汗都没流下。

  “比什么?”戚笼问。

  “械斗。”厉天仞毫不迟疑道。

  戒指上黑光一闪,大业魔王落入手中,枪头一转,‘嗡’的一声转响。

  “正好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