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四十七章 杀心

第四十七章 杀心

  戚笼上下打量着眼前人,每一个武人,都会因为武道之路的选择,而产生相似的气质,薛保侯就是冷血无情,厌火公的暴虐残忍,他的阴阳难测、诡异魔性。

  至于厉天仞,走的是法武合一的路子,吸纳的是上九品、传说中最凶暴的地心焱焰,按理来说,心性应该跟厌火公类似才对;但对方的眼神就像是脚下的这座山,厚重、锋利,不同的气质,完美融合在一起。

  “纵横自在无拘束,不被形缚;心不贪荣身不辱,内外俱忘。”黄道人放下了酒杯,喃喃自语。

  厉天仞掀开了背后的长竖包裹,露出一根通体如玉的宝枪,枪身一出,戚笼手上的大业魔王就在‘嗡嗡’作响,碰上了老对手,似乎极其兴奋。

  不同于大业魔王的乌漆嘛黑、邪异恐怖,这口枪近乎透明,被日光一超,玉色枪身内部,流转着氤氲的云气,更奇异的是,它的枪头有点像是弯刀,只有‘刀’身中间长长一条枪线,展现了枪质;整口枪也不长,通体八尺,枪尖三寸,不像是马枪,比步枪也短,更像是富人家中收藏的名贵玉器,只不过呈现出的是枪形。

  “有意思,”戚笼自言自语。

  “承让,”厉天仞微微躬身。

  戚笼也不废话,猛的一拧枪把,像是在拧一节炮仗,一声泼天炸响,庞大的雷声轰然在众人耳边炸开,炸的所有人都气血震荡,云海坊主更是一屁股跌坐在地,脑袋‘嗡嗡’作响,像是有一千个蚊子在旋转,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‘我的乖乖,灭妖大炮也就这动静吧。’

  戚笼现在是薛保侯,用的是杀戮武道,而且一上来就是杀戮武道中的大杀招,乾坤俱灭!

  这一招使出,枪身化作一条黑线,这黑线就是引线,而虚空就是一个大火药库,一下点燃,瞬间爆炸。

  有倒是拳出兵械成,能把拳术练到家,枪术自然也就成了,人体有二百零六块骨头,能把这二百零六块的积木搭好,再搭一块自然是轻而易举;而戚笼则是把这根枪当作自己的脊椎骨,从‘积木’中央插入,与他合为一体,落在外人眼中,便是‘薛保侯’人枪合一,一枪使出,排山倒海的杀意便狂涌而至。

  枪身未至,厉天仞就感受到,身上的皮肉在一刹那间变的麻木,像是被细小的电流一下子击中了般。

  在这瞬息决定生死的关口,几乎一上来,厉天仞就陷入生死危机之中。

  厉天仞轻轻道:“此山无雷法。”

  几乎一瞬间,压力具消,人为制造的空气雷消散成猛烈的空气流,同一时间,厉天仞反手拔枪,枪尖荡漾在日光下一滚,光线在各处锋枝刃杈上反射,居然造成了光线同时朝戚笼汇聚的结果。

  受日光刺激,戚笼下意识的一闭眼,同一时间,一股猛烈的刀意从中门扎来。

  ‘白猿拖刀?’

  戚笼周身布下一层天魔气场,眼耳口鼻神心意尽在其中滚荡,所以闭不闭眼,对他一点妨碍都没有,而‘刀意’凝成实相,是一口大白猿拖着一口大刀向前奔爬。

  然而一颗无形无相的眼睛,也在同一时间开启。

  《观无量寿经》:“尔时大王虽在幽闭,心眼无障,遥见世尊。”

  佛门他心通!

  猿猴没消失,但刀影却化作了枪影,而且仅在咫尺!

  原来是枪术中的‘白猿拖刀’!

  此枪乃佯输诈回之枪术——逆转硬上骑龙,顺步缠拦崩靠。迎封接进弄花枪。就是中平也能破!

  心眼之中,一朵朵明亮却不耀眼的火花绽放,但火花中的花蕊,却漆黑到让人心悸。

  华灯若乎火树,炽百枝之煌煌。

  一时间,戚笼感觉周围所有金树,都绽放出了密密麻麻的火花,似是在为对方祝彩,又似乎在为对方掩盖踪迹。

  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。暗尘随马去,明月逐人来。

  瞬间,戚笼脚步就要往后撤,然后,脚跟只提了半寸便就止住,半寸之后,一根隐蔽的藤刀差点便与肌肤相亲。

  环顾四方,所行所见,尽是明晃利刃,进退不得,似是人生。

  “有意思。”

  戚笼精神放空,筋肉像是拧紧的毛巾,同时经络从十指开始,起于指尖,结于腕背,沿途分裂成无数道岔路,每走一段,便点一盏明灯,最后星星点灯,手三阳、手三阴组成的密集而复杂的经络网中,好似一条星河,星辰被一一点亮,然后,星光璀璨!周天运转!

  筋肉为变、穴道发劲,无相发力,恒河流沙。

  戚笼虎口轻轻一压,在刀山剑棘之中,粗大的大业魔王猛的一抽地面,‘轰’的一声,纯金属地面裂开近十丈,借力荡力,如毒蟒翻身,枪尖反戳枪尖,回射圈中,在鬼哭狼嚎声中,直扎对方脑门。

  枪——挐枪!

  何谓边挐,譬如我枪由圈内扎你,你挐开我枪于左。随即扎我圈里。我即于左边就势将枪一挐,挐势直挐至地,使你枪跌出右边,我即将枪颠起,借力扎你圈里。是谓边挐——《枪·枪全解》

  一口长抢,一口短枪,几乎同时对扎对方面门。

  一寸长,一寸强;一寸短,一寸险。

  强和险在瞬间碰撞。

  一尊恐怖的魔王幻影,以及一根弯曲的龙角,几乎同时浮现虚空,魔王化作遮天的黑幕,层层叠叠,向下压来,黑幕之中,魔鬼此起彼伏,拔舌耕犁,钉身锯解,铁网肢解,火坑炮炙,一一浮现;而龙角寸寸向上,角身弯曲且锋锐,好似一座巨山,瑰丽奇妙的符文一圈又一圈亮起。

  魔枪——魔须弥

  神枪——歧天角

  两者相撞,发生恐怖的意念交锋,僵持片刻,金光一闪,龙角化作整座天仞山,顶穿了黑幕。

  恐怖的火焰几乎瞬间淹没了一半的金阳阙。

  火海刃林中,一道人影倒飞而起,而一道人影紧随其后,满头火焰顺着发丝流淌,在虚空中勾勒出一条火虹,刃光距离喉间,只有一丝丝间隙。

  “为什么?”云海坊主脱口道,在他眼中,刚刚二人明明势均力敌才对。

  “山间禁雷,”黄真人轻笑道:“而且还将禁更多。”

  果不其然,随着厉天仞单手做画,虚空敕封,戚笼背后的大业魔王不甘心的咆哮一声,直接消散,重新钻入枪身。

  “此山禁魔。”

  然而趁此机会,‘薛保侯’脚尖猛的倒踩虚空,坐桩、沉膝、回马,脖子转过枪锋,上半身下压,如匍匐的老虎,枪尖便是他的虎牙。

  单杀手,伏虎势!

  然而厉天仞挡也不挡,只是手中不停,又是一道虚空敕封。

  “山间禁腾空。”

  戚笼身子一沉,直接往地面上的锋锐荆棘上砸去。

  好在危机关头,戚笼倒转枪头,往下一戳,同时身子趁机往后荡去,避免了千疮百孔的下场。

  “山间禁杀气。”

  “此山禁隔空拳意。”

  “此山禁止劲力。”

  “山间禁枪。”

  戚笼手上一沉,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手上,手一抖,‘大业魔王’直接砸在地上,颤动个不停,但就像是过秋的蚂蚱,硬是蹦跶不起来。

  “要不顺带禁拳?”戚笼冷着脸道。

  “有道理,此山禁拳。”

  几乎话音一落,戚笼就感觉被一座大山压在筋骨皮肉之中,浑身‘嘣嘣’作响,动弹不得。

  骨头中,那种烧红火炭一样的东西几乎瞬间就要烧出来。

  戚笼猛咬牙根,脸色烫的通红。

  厉天仞将歧天神枪一转,像是在转一个大火棍,往地面种种一跺,庞大生气注入地下,一瞬间,整个金阳阙的枝锋、叶刀、藤剑、根枪,顺着日光的照射,一口口吹毛断发的兵器亮起,锋锐所指,尽是一人。

  “我说过,在这里斗,薛保侯会很吃亏,”黄真人轻轻道:“你不是想知道薛保侯有无参悟出杀心吗,马上就可以知道了。”

  厉天仞拔枪,枪尖遥遥朝戚笼一点,一刹那间,四面八方,难以计量的金属风暴朝他卷来,金火交织,煞气直冲云霄。

  然而在风暴中心,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突然降生,在场所有人,无论实力强弱,都在这一瞬间,感受到一种心空空、心慌慌的感觉。

  “生我者身,杀我者心,天生万物以养人,人无一物以报天,杀杀杀杀杀杀杀,杀到坟碑倒插天!”

  一寸又一寸,‘薛保侯’两眼漆黑,缓缓起身,头发激扬,好似魔王降世,而在这一瞬间,所有的草木树叶,都在一瞬间化作灰烬。

  黄真人起身,面上闪过一丝激动:“有时一片黑云起,忿不惩欲不滞;九窍百骸俱不宁,满心皆杀。”

  “果然如此,天杀之心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