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四十八章 为山九仞

第四十八章 为山九仞

  三教皆由心地发明,儒曰存心,仙曰修心,佛曰明心。

  何谓杀心

  即无我心,又无他心,以我心灭他心,谓之杀心。

  何谓天杀之心

  天地若无我,众生皆可杀。

  黄真人为什么笃定薛保侯有天杀之心,因为这天杀之心是杀戮武道一种极大成就,是杀神之心;有了此物,才能将火烧身烧出的精华凝聚,化作神性,杀神神性

  因观法界性,一切惟心造,杀心便是神心。

  真正的薛保侯之所以没有火烧身,便是因为缺了这一点天杀之念。

  而此时的薛保侯,在外人看来,便是证就了神心,所有才能冲破法武合一的法界变化。

  幸好佛心种魔能模拟杀心,不然还真不知怎么收场。

  戚笼念头一动,地面上的大业魔王唰的一下落于掌心,枪尖青色光芒一亮。

  融神枪

  枪影重重叠叠,落在厉天仞的眼中,便是整座大山被他烙出了一个大洞,滚滚黑火朝他淹没。

  早就等着你的弑神枪,不对,这杀性之火怎么这么旺盛。

  没有火烧身,这火焰只是幻象,是气势,虽然比起杀气更强,但终究不是实物。

  但厉天仞却感到浑身火热,像是整个人都要被点燃了一般。

  不愧是师父看好的人。

  厉天仞心中一动,同样拖步冲枪,枪头冲入金属风暴之中,枪头居然绽放着一点同样的青光。

  “歧路枪”

  两口枪架在一起,恐怖的重量让二人虎口同时崩裂。

  余波使得四周金树寸寸崩裂,然后化作灰烬。

  戚笼转身抽枪,枪影像是一条大龙,绕腰一卷,便就再度扎向对方。

  “好枪”

  厉天仞同样的手掌一转,厉天神枪神光大亮,神光之中,一条似龙似蛇的存在,同样点向对方。

  两股杀气冲撞在一起,就算在场众人个个实力超群,也不由感受到冰冷的鲜血像是从骨子里溢出来,然后传遍全身。

  黄真人脚步一转,挡在云海坊主面前,顿时这恐怖的压力消失不见。

  “谢谢,谢谢。”

  云海坊主一边打着哆嗦,一边道谢,身上至少有十几种宝物的神光应激而发,然后半点用都不管。

  “真人,这二人的枪术怎么一模一样”

  “不是一样,而是厉家的歧天神枪就是这种风格,看似二人枪路相同,但是厉天歧却是无时无刻不在破坏对方的枪路,大道有歧路,天地不由人。”

  见云海坊主懵懵懂懂,黄真人淡淡一笑:“简单来说,同样的枪路,厉天歧就是能盖过薛保侯一头”

  他扫了一眼鹖天冠,这一位还真是会拉偏架,就这么不待见自己侄儿么。

  短短十息,二人互扎不下百下,戚笼浑身上下,至少有十道划痕,血水像是岩浆一样洒下,冒着青烟。

  宗师级别的武人搏杀,身体内部就像是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,血液的高温跟真正的岩浆也差不了多少。

  厉天歧身上也有四五道划痕,血水也不要钱的洒下,最凶险的一道,顺着眉心擦过后脑,距离眼珠子只有一厘。

  但对方受的伤,是一开始时,被弑神枪余波扫中的伤势。

  而戚笼的伤势,确实刚刚数招,生死一线的变化。

  也就是说,他的枪路已经落入下乘了。

  怪异的枪术,还有,坑爹的便宜舅舅。

  薛保侯的拳术破绽,几乎被对方所窥无疑。

  一向处于攻势的戚笼猛的向后一撤,同一时间,背后两座利刃金树受杀气影响,猛然炸裂,化作团团金雾。

  法武合一的法界变化,能将天时地势合一,而天杀之心,却能毁灭自然万物。

  厉天仞也没有趁势追击,而是枪身一转,将枪头再一次插入地面。

  咕嘟咕嘟咕嘟

  黄真人面色一变,一把拎起云海坊主,大袖一卷,便直直飞向空中。

  云海坊主还待说些什么,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,只见整个金阳阙,这上千颗金树,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起来,像是太阳下的一颗糖,被晒的粘稠带有胶质。

  他下意识的看向天空,却见天晴气朗,日光一点都不刺眼。

  “下面。”

  云海坊主这才低头一看,却见金阳阙的地下,一道巨大的裂缝不知何时出现,裂缝中滚烫的红色,让人心悸。

  他环顾四周,只见那云海坊主不知用的什么法子,让所有人都悬浮在半空。

  一名观战的宗师低声道:“要不要阻止他们。”

  云海坊主看了眼山锋中的一抹红光,平静道:“你能阻止的了吗”

  宗师表情一滞,在厉天仞动用地心焱火与法界相融的关口,其气势已经突破宗师,达到半神,神性气焰蔓延全山,哪里是他想阻止就能阻止了的。

  除了金阳阙的一抹黑色外,任何凡物都被光芒淹没,而就算是那恐怖的杀心,也似乎即将淹没在神潮之中。

 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变化发生了,下一瞬间,法界混合着神火,外加地心焱火,几乎同一时间回溯,火光越聚越浓,最后凝成一道人形,那人盘膝坐定,表情似乎非常痛苦。

  “怎么会在这个时候。”

  “烧身火”

  “居然在这个关口突破半神”

  一直老神自在的鹖天冠面色大变,直扑过去,而黄真人也是眉头一竖,几个起落,便就出现在厉天仞身边,隔空一指,点在对方眉心,同时头顶一道清泉直接砸落,水火相交,火势虽然短时间被止住,但却在下一瞬间,蓬勃向上,烧的更加旺盛。

  火焰由浓黑转为透明,所有人都知道,一旦火焰转为透明,那便是烧身火最强大的那一刻。

  而从目前来看,厉天仞的表现不妙。

  鹖天冠恶狠狠的瞪了薛保侯一眼,而戚笼早就收了大业魔王,一脸无辜。

  他是真的无辜,本来打的好好的,甚至按照薛保侯的本事,还处在下风,他正苦思冥想,如何在不被人发觉的情况下破局,结果对方的地心焱焰在卷到他的天魔气场时,大概是受到眼耳口鼻神心意的共同刺激,一下子就反噬过来。

  然后对方就真的引火烧身了。

  “真人,如何了”鹖天冠急问道。

  “不大妙啊,”黄真人盯着如附骨之疽的半黑半红之火,眉头深深皱起。

  倒不是说,他是半神,只是道家有一门神通三味真火,就是模拟这烧身火,一般顶级的宗师突破半神之际,都会选择去道门修行一段时间,调养身心。

  “通常而言,烧身火分四关,第一关是天极火,以自身精气神引动此方天地的一缕先天之火,例如这地心焱火,便是这先天火种,而烧身者便要以庞大的精气神,降伏这股火力,引入肉身。”

  “第二叫做地极火,又称排火关,是借助火力,将人身上肉眼难见的杂质排出,所谓是空亦空,空空亦空。是无分別空,亦复皆空,只有这般,人身的潜力才会全部释放,道家的法身,佛家的金身,可以说都是此关的模仿。”

  “第三关是人心焰,人要成神,需克服起灭心,骄慢心,恐怖心,憎爱心,能于世间免种种苦,心如不死舟,舟上才能坐神仙。”

  黄真人看了戚笼一眼道:“薛将军的天杀之心,包括我道家的无垢之心,都是为了克服此关。”

  “第四关名天神关,又称半神关,无法用语言描述,就算是半神,经历此关所遭受的一切,也都不尽相同。”

  “贫道被封为真人之际,上一代真人曾用尸解经中的一段话来描述此关,法大千之变,行小千之运,这变与运之间,便是天机。”

  黄真人又看向厉天仞,眼神中,露出一丝怜悯之色:

  “地心焱焰,固然是上九品煞火,神佛皆烧,但也因此,火中煞气极强,甚至蕴含着地心的一丝前古地煞,厉道友就是卡在此关,难以寸进,如今煞火钻九窍,三魂七魄皆烧,恐怕熬不过第二关,就要身心具焚而死了。”

  果不其然,按照常理来看,这第二关的地级火,乃是鲜红如血,但如今却是半黑半红,而且这黑火之中,隐隐勾勒着厉天仞的狰狞面孔,这是三魂七魄都被烧化的迹象。

  “够了”

  鹖天冠猛然大喝一声,一瞬间,天地变色,滚滚白云往山峰顶部汇聚。

  “这是”

  戚笼目光一缩,对方现在展现的力量,完全就是彻彻底底的天地之力。

  白云显化出一尊古服高官的巨大身影,声若惊世之雷。

  “天仞,舍了躯壳,我封你成神”

  “封神榜不对”戚笼看着高空的那道身影,感受到了强烈的规则变化。

  然而受烈火之苦的厉天仞却挣扎道:

  “谢谢义父成全不成神,毋宁死”

  “荒谬,死了可都什么都没有了”

  “不,不”

  黄真人看着这一幕,叹了口气:“肉身成神,可上可下,魂魄封神,上榜容易,下榜几无可能。”

  “要不,我试试”这般紧要关口,戚笼突然开了口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