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四十九章 八热补身阙

第四十九章 八热补身阙

  “我试试。”

  戚笼此言一出,顿时让所有人惊愕,不过也没人信他。

  鹖天冠回头瞥了自己一眼,冷哼一声,余怒未消。

  黄真人干脆道:“将军虽然好心,但恐怕好心办坏事,烧身火涉及天地变化,非人力能逆之。”

  这位真人头顶流泉化作一道道仙气,不断砸落在厉天仞头上,但效果越来越弱,就连仙泉被烧身火一激,也性质转变,化作猛火,反噬这真人。

  传说地心深处,有一火肺,蕴含着上古年间封印的洪荒毒焰,一旦爆发,毁灭三山五岛、九州大陆、大千世界,威力大到不可想象,其中有一丝火苗窜入地壳,谓之地心焱焰,这一丝丝煞气看似易消,实则极难炼化,就算是以鹖天冠的手段,也只能保住厉天仞的魂魄,用封神榜隔绝火力。

  但舍弃肉身的代价,便是彻底入神道,生生世世,只要元灵还在,武道都无法进步。

  这对于一个有心于武道的天才武者来说,是多么的残忍,所以厉天仞宁愿死,也要寻找这千万中无一的可能。

  看着陷入烈火焚身痛苦的厉天仞,戚笼摇了摇头,他是知道这烧身火有多么难熬,也知道武人在猝不及防下,碰上这种考核,是有多么的憋屈。

  算了,就当还人情吧,反正他明白那位便宜舅舅为什么让他比武了。

  见无人搭理自己,戚笼干脆直接走入烧身火的火力范围中,顿时,恐怖的热量将浑身上下笼罩,同时骨头里封印的热力跃跃欲试。

  反正一个也是封,两个也是封,没什么区别就是了。

  戚笼手中黑光一闪,直接按在厉天仞的脑袋上,厉天仞身上的火焰如同长鲸汲水,被吸了干干净净。

  “完了。”

  厉天仞两眼一翻,直接晕厥过去,同时身体内外,大面积烧伤。

  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这一位的生机保住了。

  而且有过这一次烧身火的考验,下一次突破,至少多了三成的把握。

  就算是一向面黑如铁的鹖天冠,此时也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嘴巴张合数次,才涩声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恩,龙脉的作用,”戚笼想了想,道。

  “你、你、你你,好自为之!”鹖天冠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,一甩衣袖,抓住厉天仞便就飞走。

  “怎么做到的呢?”戚笼自言自语,又莞尔一笑,看向目瞪口呆的翡翠先生和赵小宛:“咱们也该下山了。”

  ……

  与大军汇合之后,便就重新启程,戚笼坐在大轿之中,重新摸出《弑神五枪》的秘籍,放在案几上,若有所思。

  一道娇小的身影浮现,是隐卫首领雪瞳,几乎透明的皮肤和白亮的大眼睛,给人的感觉,像是雪中精灵一般。

  “你吸纳了烧身火?”

  看来山上的动静,让自家这位隐卫首领都震惊了,不得不亲身出来验证。

  “怎么了,你不相信本侯的手段?”戚笼轻笑道。

  雪瞳毫无顾忌的凑上前闻了闻,道:“自从关内回来后,你好似变了许多。”

  不得戚笼答话,她又点了点头,“不过这样很好,很平静,以前你就是锋芒毕露,所以色厉内荏。”

  戚笼无语,这小姑娘真是实在,一语道破了薛保侯的本质。

  他没好气的将秘籍丢了过去,道:“有空学学,等你成为半神,我也帮你吸火。”

  “夫君,妾身能进来吗?”

  “进来吧,我也正好有事跟你说,”戚笼掀开窗帘,挥了挥手,顿时,所有人往外走出十丈,而等小宛夫人上车之后,更是开门见山道:

  “老贼害我之心不死!”

  小宛夫人本来是想问问,薛保侯是如何做到的,如果自家夫君真的能纳烧身火而无事,那价值简直无法估量,不过听了这话,顿时色变。

  “义父要害我们,这秘笈有问题?”

  雪瞳正兴致勃勃的读着这秘笈,完全没有一点自觉。

  “秘笈没有问题,枪有问题。”

  【百鬼夜行戒】光芒一闪,小天器老现身,而且激动的道:“不可能,我铸造的枪,不可能出问题。”

  “单看秘籍,没有问题,是完整的半神级攻伐枪术;枪也没问题,一口强大的魔枪,但二者合在一起,那就有大问题了。”

  戚笼脑中不由回想起,之前和厉天仞互相扎枪时的场景,魔须弥越涨越大,让魔枪也越来越锋锐。

  同时厉天仞的神枪也越发强大,而且施展的同样是‘伪·弑神五枪’,变化之快,还在自己之上。

  枪势在扩张到极限之前,戚笼眼中却忽然浮现出一道幻象。

  枪身忽然化作人形,变成另一个魔气森森的薛保侯,邪邪一笑,手持‘大业魔王’,一口捅穿了自己的心腹。

  “这口枪在本侯完全贯通弑神五枪后,会弑主,而且时间就在本侯突破半神之际。”

  戚笼冷冷一笑,将这口魔枪像是丢垃圾一样丢向小天器老。

  “不可能,不可能,天工司铸造法则第一条——武器不得以任何方式危害主人。”

  小天器老急的到处转圈,嘴皮子‘吧嗒’‘吧嗒’直响,似乎急切想证明这枪没问题。

  赵小宛敏锐的听出了什么,道:“侯爷,如果这枪和枪法合在一起才有问题,莫非问题出在枪魂之上?”

  “没错,”薛保侯淡淡道:“在本侯贯通弑神五枪后,这口枪的枪魂也会贯通弑神五枪,产生变异,而枪魂的目标,就会由敌人变成我。”

  “器老爷,这口枪本名不叫‘大业魔王’吧?”

  小天气老眼中齿轮‘刷’的一下转了一圈。

  “枪类良品二十八号,曾用名——大猿王!”

  “交给你,能查出问题所在吗?”

  “给我三天时间,查不出来,器老爷就用枪自尽!”

  说到这里,小天器老咬牙切齿!

  在把小天器老和大业魔王都收回之后,戚笼揉了揉眉心,淡淡道:“夫人,看来咱们都小瞧那位义父的决心了,面对本侯这位逆子,他还真是欲除之而后快啊,看来只能投靠那位练副都督了。”

  谁知赵小宛的表情更加难看,道:“侯爷,这口枪,还有弑神五枪的秘籍,妾身通过皇城司的渠道,已经打听出来历了,枪和秘籍,都出自赤练军团的武库,而赤练军团的主人,侯爷,就是那位练副都督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好半晌,戚笼才平静道:“果然,人一定得靠自己,夫人。”

  “侯爷先别失望,虽然是从武库中拿出,但也未必跟练副都督有关系,”小宛夫人贝齿轻咬:“侯爷,就算找靠山,也未必非要从三大副都督着手,侯爷,皇城司自有大计,对龙脉不感兴趣,但是有一位,祂对于夺龙,似乎隐隐有参与的想法。”

  “祂是谁?”

  “天兵司幕后的巨头,真神,月中玉池夫人。”

 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,戚笼才苦笑一声,根据隐卫在老祖宗身边的耳目得知,当初带走老祖宗的,就是天兵司的四位神道长吏。

  先天元胎啊,这种能执掌封神榜的体质,某种意义上来说,比起龙脉之子还要珍贵。

  多半也是敌人。

  “呵,无非如此,不过如此。”

  身生天地后,心在天地前;天地自我出,其余何足言。

  戚笼盘膝坐定,心念具空,再一次沉浸入精神世界之中,一团纯黑色的焰火悬浮在精神海面上,散发着古老又危险的气息。

  “这就是上古煞气,藏而不漏,烈而无锋,其中还包含着无止尽的毁灭与破坏之意。”

  “有点意思,我的大武行体系第一种变化,八热地狱,终于可以成形了。”

  戚笼心念一动,一尊跨海大佛剖浪而出,佛身之上,刻有无数诡异的佛经,然而随着佛经念唱,佛身金漆像是融水一般化去,显出了一座骷髅老佛,一身佛骨,燃烧着熊熊烧身火。

  受火焰牵引,上古煞气自动被吸入其中,一时间,烧身火光大亮,竟比厉天仞身上的还要强大。

  按照程度来看,已经达到了第三关‘人心焰’的程度。

  涉事之处,喧闹之所,见一切诸相为涉之处,起一切诸心,名为喧闹之所也。

  上古煞气依附在烧身火上,火焰变的近乎透明,而且顺着海面,开始向戚笼所在的方向延伸。

  然而海面之中,忽有一面有一面人皮花苞浮出,一片又一片人皮花瓣合拢,将佛身再度包裹,人心焰被魔光封锁,火力内缩,渐渐演化出一重又一重的火焰封印。

  最终,随着花苞合拢,佛身轰然沉于海面之下,精神海洋重新变的平静无波,波澜不惊。

  “用魔种封印烧身火,上古煞气演化火焰地狱,然后用丹劲打出,这就是我大武行体系中的‘八热’,不过最好的设想,应该是完整版的焚神戾焰,不过这种神兽血脉实在难找。”

  戚笼睁开双眼,手掌上,突然浮出几个反复叠加,让人头脑错乱的诡异符号,只一出现,便在皮肤上不断呈现叠加态。

  戚笼手一抖,像是蛇蜕皮一样,将人手形状的人皮抖了下来,火光一闪,便就燃烧起来,随着人皮烧干净,这诡异的邪神符号才算消失。

  “‘八寒地狱’,便就应在这邪神变化中了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