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十章 问好

第五十章 问好

  八热地狱,镇受罪众生,惩一切罪孽。

  八寒地狱,卷人间恶事,残一切众生。

  八热地狱的变化,尚处在天人变化之间,而八寒地狱,就要是人道之外的折磨了。

  戚笼盯着虚空,意念仿佛穿越层层虚空,看到了与天同高的十二根黑色大柱,柱身上冥冥长夜,无光无热。

  这便是十二邪神彻底吞噬地支,演化的未来景象。

  “冥关一闭永无光,溟漠幽昏去路长。浮世何由通自在,酆都境界隔阴阳。虚空一念众生起,地狱咸听音。倏忽超升三界土,永离幽夜剑林中。”

  戚笼不悲不喜的念着这首诗,半晌之后,才缓缓闭眼。

  “和照灯笼待久了,果然多了几分矫情;众生不待我善,我也与众生无亲,八寒地狱中无法理解的恐怖,难以名状的邪恶,才是我的追求。冥冥长夜,最终冥冥的,可未必只是长夜说不定还有我。”

  “将军”

  无间四卫中的叶铃儿忽然在轿外发声,“抓了个细作,他说认识您。”

  “嗨,怎么能说是细作,我和你们将军老熟人了,一见钟情的那种。”

  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  片刻后,一个员外打扮的胖子嘿嘿笑着,躬身走进。

  如果一个胖子身高十尺,那他给外人的感觉多半是壮,而不是胖。

  但如果一个身高十一尺的关外人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胖,那他就真的是特别胖

  云海坊主一进来,外面拖轿的三十六匹蛟血马,几乎同时发出嘶鸣声。

  “嘿嘿,将军,好久不见,在下甚是想念你,紧赶慢赶终于追上你了。”

  “第一,也没多久不见,两天前才见过面,第二,有话直说,本侯耐心有限。”

  戚笼正处在一个参悟的紧要关口,自然不愿意跟对方打机锋。

  “嘿嘿,侯爷别急,这是见面礼,第一次忘了给了,这一次必须得补上。”

  云海坊主匆匆下了马车,然后又艰难的搬了一个大箱子上来,打开一看,是十六口纹路精致的宝伞,上面散发着浓郁的七彩灵光。

  “这是什么”

  “十六圆光上马宝伞,每一柄伞覆盖面积五十丈,合起来能护住方圆千丈之地,虚空度量衡能达到八千,可防关外八十九种煞气、烈火、狂风,此物只需用特殊手段,吸大日之光三个时辰,便能开伞三日夜,嘿嘿,侯爷得此物,大军行进速度,至少快上一倍。”

  戚笼眉头一挑,看了看伞,又看了看云海坊主。

  “听你这口气,这伞你做的”

  “嘿嘿,在下下山做生意前,也是火工道人出身,炼器的手段,还行,还行,”云海坊主摸了摸鼻子,一脸谦虚。

  “接近神级阵法的防御,加上能随军携带,此宝的珍贵程度,不下一口神道兵”戚笼喝道,“来人,在军中选拔十六勇士,使用这圆光上马宝伞,日夜进军,争取早日赶回武平天城”

  甭管对方接下来要干什么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。

  “将军,实不相瞒,在下这次来,是跟你做生意的。”

  “生意本侯可真没钱,而且对煞气不感兴趣,”一想到那各种煞气的价格,戚笼就牙酸。

  果然这年头,胖子才是有钱人啊。

  “不不不,不是煞气,”云海坊主小心翼翼的看了戚笼一眼,道:“侯爷,您那个吸取烧身火的法子,对你身子伤害大吗”

  “不算大,当然也不算轻。”

  戚笼有些明白对方的意思了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侯爷,能否容许在下介绍几个人给您认识一下”

  “你想两头拿,两头吃”

  “那哪能呢,在下再怎么说,也不能吃侯爷您这一头啊。”

  戚笼沉吟一下,让这胖子给自己探探路也好,毕竟这这家伙一看就是关系深厚的样子,而且本钱也厚,值得打交道。

  “本侯可以答应你,这吸收烧身火的专卖权,只卖你一人”

  还没等云海坊主目光发亮的要说些什么,戚笼又伸出两根手指,“不过本侯有两个条件。”

  “侯爷请说”

  “第一,一百种神兽血液,换取一次介绍机会。”

  “第二,你从对方口中能抠多少,那是你的本事,本侯不过问,但有一条,你介绍来的,本侯可以答应见上一面,但是帮不帮忙,本侯自己决定。”

  云海坊主几乎念头一转,便就忙不迭的答应,老实说,他这次来,已经做好大出血的准备,但没想到薛保侯除了要求很奇怪外,居然轻易的就松口了。

  “谢谢侯爷,谢谢侯爷,”云海坊主喜滋滋的道,“那在下这就去做准备了。”

  “等等,”戚笼目光闪烁道:“你曾经是恶道宗门人,本侯向来崇道,咱们聊一聊恶道宗的事,若是以后有机会,还希望坊主帮本侯引见一下恶道宗的长辈。”

  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,”云海坊主现在满心捉摸着怎么宰人,全然没有注意到,薛保侯眼中闪过的一丝杀意。

  有了这十六口圆光上马宝伞,进军速度果然增长一倍,事实上,此起彼伏的煞气,的确是阻拦进军的最大因素,而有了这些宝伞,虽然依旧有一些极恐怖的煞气,半神都难挡,但大部分情况下,都可以顶着煞气前进了。

  日夜进军,仅过了五天,便就达到了古漠域的边缘,也就是所谓的冲煞之地。

  在关外,域与域之间,并不以山脉河流来划分,而是煞气与煞气的分类。

  在古漠域,煞气大多是地煞气,也就是从地底钻出的煞气,这些煞气多半有着沉郁、古老、污浊等特点,但是在玉京域,煞气都是清气所化,天煞气和地煞气交杂在一起,那就会造成冲煞。

  这种情况极其危险,十几种、几十种煞气混杂在一起,会形成混沌态,吞噬一切,粉碎一切。

  而只有混沌态演化到极限,重又化作清浊二气,清气上升,浊气下降,这时候冲煞之地就会形成十几条巨大的通道,大军才能前行。

  提到数万大军、精兵悍将,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战争,但事实上,无论什么样的大军,赶路都是首要军务。

  戚笼并没有浪费这次机缘,此时此刻,他正扑扇着金翅,出现在一团大约至少有几百里的混沌气团之上,随着混沌的演化,丝丝缕缕、千奇百怪的煞气从中诞生。

  “先天而生,生而无形;后天而存,存而无体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忽然出现一朵青蓝色的冰云面前,手探入其中,几乎一瞬间,身体表面便就浮现出了朵朵冰花。

  “下三品煞气,冰晶寒煞。”

  戚笼话音一落,一道龙气突然凝成云状,浮现在他的头顶,旋转片刻后,一朵冰云凝成,散出朵朵晶花。

  又一种煞气凝成了。

  戚笼喜滋滋想,而金翅大鹏鸟明显传来一道不屑的念头,仿佛在说,有本鸟这种强悍大鸟在,你居然还在外面寻找妖艳贱货。

  但事实上,随着煞气演化越来越多,龙脉的运转就越来越灵活,甚至有一种增加智慧的感觉。

  不周说的不错,你把龙脉当刀,但它毕竟不是一口刀,而是一种活物。

  到目前为止,戚笼一共凝结了十七种下品煞气,不知是不是蜕变程度的原因,他的龙脉之气只能演化下品煞气,再往上,就很难炼成了。

  “或许让龙脉蜕变,不只夺龙一种方式。”

  戚笼若有所思,然后一震翅膀,飞向远方,而当他离开不久,那座黑色气团终于开裂,难以形容的混沌风暴开始爆发,席卷一切,震裂大地,席卷天空,飞卷千丈、万丈,然后从风暴之中,丝丝缕缕的清气才从中析出,偶尔化作纯白色的小鸟,飞向天空。

  “有生不生,有化不化。不生者能生生,不化者能化化。生者不能不生,化者不能不化。”

  戚笼化身薛保侯,重新回到军营之中,突然脑中玄机一闪,冒出了这一句话。

  倒不是他天赋异禀,而是龙脉与天地的感应,让他突然就参悟出了某层道理。

  这似乎涉及到龙脉、神异、风水煞气等一切变化的规律。

  “人法天、天法道、道法自然,道、法、自然,道武和法武之间,或许自然能够彻底融合二者。”

  正当戚笼抓住某道灵感,准备再度闭关的时候,叶玲儿又来报告,有使者求见。

  事实上,来者依旧算是老个老熟人,当初和鹖天冠讨论法道之变的朱肃,也是这一任古漠域域长的学生,标准的侯副都督一脉。

  “朱先生有什么事”戚笼开门见山,坐在椅子上,大马金刀道。

  “千赶万赶,总算是赶上您了。”朱肃笑道,然后面色一肃:“侯爷,有秘旨,请屏退左右。”

  “秘旨”戚笼挥了挥手,让左右人退下,然后扬眉道:“谁的秘旨”

  “回侯爷,是幽先生的,”朱肃猛然抬头,漆黑的龙眼直勾勾盯向戚笼:“烛九幽向您问好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