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十一章 混沌

第五十一章 混沌

  冲煞之地的边缘,除了叶玲儿在戚笼身边轮值外,无间四卫中的另三人,巫名、侯仲、宇文跋都在修炼之中。

  这三人,都是上万大军之中选拔而出,可以说是精英中的精英,比起关内的武阀传人只强不弱,三人都处于一流的巅峰,修炼了阿鼻道后,巫名、侯仲都已经开始初步凝练‘阿鼻道魔火’,一旦将魔火大成,便就突破到宗师业位。

  三人之中,巫名沉默寡言、侯仲霸道凶戾、宇文跋野心勃勃,而且三人也分别代表三个派系,其中巫名是‘薛保侯’的嫡系,而侯仲代表的是军中亲近侯副都督那一派,至于宇文跋,则是三十六堡的新军势力。

  三人,包括三人背后的势力,都隐隐呈现出角力状态。

  其中武道的进境,最能反应实力的差距,所以三人日夜修炼,极其刻苦。

  此时,宇文跋盘坐在地,被中五品的戍土神火包围,一团淡黑色的火焰同样依附在体表,任由这厚重且源源不断的煞火灼烧,过了足有半个时辰,阿鼻道魔火不仅没有衰弱,反而反裹住戍土神火,将之缓缓炼化,增强这道魔火的魔威。

  无间为魔,焚神为戾。

  做为阿鼻道的标志,阿鼻道魔火既有无间地狱的‘三无间’,也有焚神戾焰的吞噬众神之意,虽然二者都无法达到顶尖,但杂糅在一起,却别有一种恐怖。

  佛心种魔是戚笼融合了‘燃灯念’和‘魔种’所创出的,一种难以用阶位来描述的,是戚笼大武行体系的框架;而阿鼻道做为它的简化版本,威力也是诡异十足,至少就宇文跋了解到的几种半神武道,都难以跟它媲美。

  一开始,他对于一人破万军的薛保侯只有畏,而在传了此法后,便多了一分敬意。

  毕竟在他看来,能创出这种顶级魔功,薛保侯足以担的起‘武道大宗师’之名。

  随着最后一点戍土神火被其吞噬、炼化,阿鼻道魔火忽然往皮肉之间一藏,看似消失不见,但依旧有一丝丝热气外露,看上去邪异的很。

  ‘不错,等再磨练几个月,使得火性皆消,我的阿鼻道魔火的‘身无间’便算是完成了,到时魔火像活棺材一样依附在身上,跟人搏杀,无形无相的魔火可以随时爆发,烧血噬肉,吞噬精神,这种手段简直太可怕了!’

  “侯爷不愧是侯爷,居然能创出这么诡秘莫测的魔功,我看这武平军府,杀戮武道第一人的位置,便非侯爷莫属了!”宇文跋感慨道。

  “哼,井底之蛙!”旁边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。

  “哦?侯兄有什么高见?莫非你认为侯爷不强?”宇文跋也不生气,反而饶有兴致的看向说话这人,无间四卫,侯仲!

  老实说,不论相貌,这一位跟‘薛保侯’的气质太像了,鹰视狼顾,长长的眉毛下,一对凶眸微微闪烁,猿臂过膝,五指因为修炼某种外门硬功而变的尖脆粗黄,给人感觉,就像是人形的野兽。

  在他眼中,宇文跋看到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分,那种不甘居于人下的野心。

  “你可不要套我的话,侯爷自然是强的,但是你要明白,关外不像是关中,高手如云,别的不说,单是杀戮武道——你可知侯爷的出身?”

  “那个号称阎罗地狱、千不存一的阎王屋?”宇文跋饶有兴致道。

  “没错,事实上,每一届阎王屋的毕业条件之一,便是杀教官,但能用这种条件出师的,只有侯爷那一届的三人做到了。”

  宇文跋想说些什么,却被侯仲打断,道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但侯爷那一届所杀的教官,跟从小教他们的教官,其实并非一人。”

  “那一届的教官,在当年便就杀戮武道大成,回影子督护府,晋升半神了,所以新教官猝不及防下,才会被侯爷三人偷袭杀死。”

  “而事实上,每一届的阎王屋教官,都是影子督护府出身,而且这些人每一个都实力强横到极点,其中不乏宗师,甚至更高的存在。”

  “你现在明白你的眼界有多小了,杀戮武道真正的高手,你怕是一个都没见过!”

  宇文跋这下有些不爽了,语中带刺道:“侯兄,我知道你背景深厚,见多识广,但像侯爷这种传授你半神魔功的教官,你见过几个?”

  侯仲顿时语气一滞。

  事实上,就算是真正的半神,也未必能开创出半神级的武功。

  学一门武功,和开创一种武道,是两种难度。

  宇文跋本想再加上一句‘阁下既然传承深厚,怎么其它武道都不学,偏偏对这阿鼻道情有独钟,这不是嘴上一套做一套,’;不过话到嘴边,考虑到眼前这位的脾气,话锋一转,换了个话题:

  “侯兄,当年教授侯爷的那位教官,姓甚名谁,什么来历?我当然是见识浅薄,但我爷爷当年也是督护府主力部队的一员偏将,若是有这等高手,没道理我爷爷也不清楚啊。”

  侯仲虽然有些不耐烦,但考虑到如今的处境,想了想,还是解释道:“教官们并不属于某个督护府,属于七大督护府直管的唯一一个神秘军团,执行的任务不是征战,而是七大府的最高机密。”

  “所有教官都没有名字,只以代号相称,侯爷的那位教官,代号四鬼,而那个军团的名字——九幽军团!”

  “原来如此——”宇文跋长吁一口气,然后面色一肃:“侯兄放心,这等秘密,我必然保密,我也怕死。”

  侯仲‘哼哼’两声,想了想,若有所指道:“你是新来的,我也不算是侯爷的心腹,但我们都是武平军府的人,有些事情,我们要守望相助。”

  “当然,当然守望相助,”宇文跋笑吟吟道,其实心里想的是,看来对方也发现最近有些不对劲了,侯爷对于武平军府这一派系,隐隐有着打压的势头。

  难道侯爷和更上层之间——

  侯爷固然实力强横、不可一世,但武平督护府深不可测,二者若是产生了冲突,自己这些人,到底该如何自处啊~

  还没等宇文跋再做些什么,眼前煞气所凝成的雾气豁然分开,巫名大步走了进来,开门见山:“走煞、速回!”

  三人不像是戚笼那般,敢于直接深入‘混沌态’演化煞气,只在走煞之地的边缘练功,所以可以轻易的看到,在两域间隙,也就是煞气回廊上,一道道至少中五品以上的煞气,像是一条条怒龙,奔腾咆哮,那狂暴的风声像是龙吼,宇文跋甚至亲眼看到,一颗颗合抱大树被拔根而起,然后在煞气的冲突下,四分五裂。

  算计、阴谋、进退,在这大自然的威势下,就如同苍海一栗,仿佛一切的一切,都是无用功。

  “快点通知大军,马上后撤,不然被煞气困住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侯仲急道。

  在关外,天灾和神祸可是并列的。

  天灾是煞灾,而神祸,自然是真神的手笔!

  然而当他们赶回大军之时,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,只见在主帐附近,一团缩小百倍的‘混沌态’,正覆盖了整个中军,恐怖的混沌气流正疯狂的摧毁一切。

  巫名绷带下面的‘祭祀符文’突然又痛又痒,久违的恐怖记忆再一次侵袭他的脑袋,恍惚间,他仿佛回到了东荒大草原,那个恐怖的眼睛睁开,在它眼下,是难以计数的尸坑和人畜。

  “啊!!!”

  恍惚之间,巫名仿佛感觉到,整个煞气回廊都在内卷,而其核心,正是中军大帐所在的‘混沌态’。

  “这不是天灾,这是神祸!”看到这一幕,侯仲喃喃道。

  ……

  混沌风暴的核心,一颗巨大的眼珠猛然睁开,眼珠充斥着霸道、邪异两种恐怖的气场,像一颗前古大陨石一样,从天空落下,目标直指戚笼。

  而且眼珠是重瞳眼,两颗瞳孔之上,各有两道黑暗的人影,人影像是太极中的阴阳,演化出巨大的黑洞,通过黑洞吞噬煞气回廊中的上百种煞气,人为形成混沌态。

  阴否则蚀,阳激则勃。阴阳蚀勃,则天地改易!

  上百种煞气,形成黑暗的上百条锁链,从上到下,将戚笼从精神捆缚到肉身。

  锁链捆住了大佛,拦住了大江,锁住了人身。

  三魂七魄都被穿透!

  阴瞳之上,一道黑影慢吞吞的开了口,“幽皇,就是此子趁你沉睡之际,偷了你的龙脉,坏了你的安排?”

  “黄口小儿,怎能坏我大事!”

  锁链缓缓转动之际,一道龙影硬生生从戚笼背部抽了出来,龙身之上,满是裂纹。

  戚笼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压力,以及压力之中的两股力量,一股霸道且黑暗,另一股飘渺若风,但却是九天的厉风,但相同的是,两股力量中透出的,那让人思维冻结的恐怖杀意。

  戚笼艰难的翻转手掌,掌心之中,一条裂缝张开,口吐人言。

  “来的正好,试试我的‘八热地狱’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