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十三章 巫宗师

第五十三章 巫宗师

  戚笼并没有一开始就去巫名闭关之处,而是去看望受伤的将士们,事实上,在混沌态爆发之际,身处核心的精锐基本上来不及反应,第一时间就死亡了,所以轻伤多,重伤少。

  戚笼在临时搭建的伤员帐篷中,意外的看到了赵小宛,她正和十几个丫鬟不顾脏污,忙前忙后,给伤员换洗包扎。

  戚笼没有惊动这些女流,而是悄悄去看了叶玲儿,也就是无间四卫中的唯一一个女人。

  这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在混沌态核心,却没有死亡的将士,她祖传的天将神篆在最后关头以破灭的代价,护住了她的性命。

  叶家和洪家,都是关外武将世家出身,所以这天将符篆,都是最早的那一批。

  不过内伤无碍,表面却是血肉模糊,绷带一圈又一圈扎着,像是女版的巫名。

  “别说话,别起来,好好养伤,等伤好之后,本侯亲自教你武功,弥补这段时间的损失。”

  叶玲儿激动的点了点头,眼神之中,闪过一丝崇拜。

  戚笼不知薛保侯是怎么做的,但他觉的,这些人忠心耿耿,哪怕效忠的对象不是他,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。

  所以足足一个时辰后,他才处理好所有杂事,来到巫名闭关的所在。

  在这里,另外两卫,侯仲、宇跋都在,表情都有些不自然。

  论起阿鼻道的修行,这二位是最快的,就算是背景,也远远超过巫名这个大草原出身的奴隶。

  但这一位却是最先成为宗师

  这如何不让他们嫉妒。

  在关外,宗师虽然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说,但也是各方势力招揽的对象,哪怕没有任何背景,只要宗师投靠,一个实权将领的身份少不了。

  戚笼眼中魔光一闪,便穿过墙壁,看到了已经是晋升尾声的巫名。

  此时此刻,这个前奴隶身上的绑带一条又一条解开,露出一身苍虬的皮肉,皮肤上刻满了祭祀蛮,此时此刻,这些蛮熠熠生辉,散发着一种蛮荒气焰。

  成为宗师,需要走出大武行体系的第一步,而巫名身上这些蛮,便是他的大武行体系雏形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大门缓缓开启,彻底舍弃绷带的巫名走了出来,其样貌让侯仲二人下意识的退了一步。

  无它,除了眼珠外,此人的其他五官,鼻子、耳朵、嘴唇、眉毛,都被割了个干净,所以呈现在眼前的,便是恶鬼般的面孔。

  “兽神祭祀”

  “是,侯爷,”巫名靠腹语发声,声音平静:“我自被侯爷从草原中救回来后,夜夜晚上做噩梦,梦回祭祀现场,被人剔骨割肉,翡翠先生也好,武平天府的名医也罢,都查不出原因,这种画面像恶鬼一样缠着我快十年了,直到昨日侯爷遇袭,彻底爆发。”

  “等我靠着毅力勉强镇压住心中惊怖之后,才豁然明白,原来我早已成为了血祭仪式的一部分,而这一部分”

  “其实是神祇,”戚笼接着道:“仪式便是神祇,祭神便是祭己,当初本侯坏了祭祀大典,但祭祀并没有消失,而是成为你的一部分,你能彻底接受它,与它合一,这就是你成为宗师的最大原因。”

  “侯爷英明。”

  “以后你便是无间四卫之首,并且担任新的亲卫队首领,本侯要训练一支特殊部队,你来替本侯管理。”

  “是,侯爷。”

  戚笼看向懵懵懂懂的二人,淡淡道:“你们听不明白”

  侯仲脱口道:“什么叫仪式便是神祇,侯爷,我在影子督护府学到的,神是对于天地自然的领悟,对于世间种种道理的领悟,是对自我修行的一种升华。”

  “你呢”

  宇跋迟疑了下,道:“侯爷,我们宇家是古神族,家训是,神藏血脉中。”

  “你们讲的都是对的,”戚笼解释道:“证神不仅只有一条路,武道证神是一条道,血脉证神也是一条道,但在本侯看来,证神就好像是种果子,土壤、气候、光线,都是变化不定的因素,而宗师,便是种子开花”

  对于神性的领悟,哪怕在半神中,也没有几位能比的上戚笼,一番道理讲的浅显易懂,让三人都大有收获,有一种立刻闭关的冲动。

  “侯爷,所以巫兄成为宗师,是因为种子在他身上开花了”宇跋问道。

  “没错,东荒大草原的血肉祭祀,本质上来说,是以血肉为肥料,人之魂魄为养料,强行催熟天地中的神性,祭祀的过程,便是成神的过程,巫名与之合一,便成就了宗师。”

  戚笼意味深长道:“所以,你们应该庆幸生存在这个年代,因为本侯隐隐有预感,成神的途径是有限制的,先来者,一定比后来人占便宜,一条成神途径的开发,就意味着对另一条成神途径的破坏。”

  “侯爷,难道武道也包括其中”

  三人在都有些不敢置信,毕竟在他们看来,武道就像是大道一般,大公无私,无善无恶,一视同仁。

  “谁知道呢,说不定在数千年后,武道就会成为杂耍一般的玩意。”

  三人受到冲击,都有些心神恍惚,而戚笼看了看天空,也有些若有所思。

  事实上,随着修为越发深厚,对于这方天地的联系也越来越深,他已经可以隐约感觉到,这些幕后巨头们,到底在互相争夺些什么。

  除了这次刺杀外,接下来一路平安,而戚笼也再一次陷入了长达数月的闭关之中。

  这一次闭关,戚笼想要借助煞气的演化,将龙脉蜕变程度加深。

  毕竟他和拼龙图中的其它夺龙者不同,别人的真龙八部都是残缺的,而他有一整条完整龙脉,无需外求,这是它最大的优势。

  但好处是它,坏处也是它。

  人工龙脉被封印在两极秘窟这绝天绝地的所在长达数百年,龙脉之气早已衰弱,无法恢复巅峰时期的力量。

  又加上为了脱离拼龙图,好不容易吞噬的龙力又损失了一大部分,说是伤筋动骨也差不多。

  但法武合一给了戚笼新的思路,倘如用法武合一的武道,通过煞气演化龙气,注入龙身,是不是可以不用夺龙,便进行龙脉蜕变。

  而恰好,戚笼手上有着一大笔煞石。

  庞大的煞气被浓缩在轿子这相对狭小的空间中,戚笼手上是两块中品煞石,猛的一捏,一块煞石中,喷出浓黑的雾气,另一块煞石中,浓似血浆般的水液喷射而出。

  然而二者都悬浮在空中,一丝丝黑气,一滴滴血水,像是琥珀中的小虫一般,一动不动。

  在两尊真神的意志扭曲下,煞石中的煞意已经薄弱到了极点,戚笼手上红光一闪而过,种种恐怖幻象此起彼伏,最终,那一丝丝煞意,被封印在了八热地狱之中,只剩下纯粹的煞气,在轿中游荡。

  失去了煞意,煞气更像是浓缩百倍的风水,戚笼用手指触碰一丝黑气,便能感受到它的形成过程,那是在地底上万丈,流动的一种黑色易燃液体,经过不知多少年的变迁,这种液体参杂了很多的杂质,其中不乏有灵性之物,然后就诞生了意识,在暗无光线的地底中,开始向上钻爬。

  其中,它感受到了地底的热力变化、一些特殊生物的兴起与灭亡、大地板块缓慢却宏大的变化,一些地底资源从无到有,孕育的过程。

  终于,随着可能是千百次变化组合的一次巧合,大地孔窍开裂,这名叫地煞黑云的中五品煞气喷薄而出,成为煞气回廊中的一部分。

  原来如此,煞气也是龙脉,只不过它不是人道变化的史诗,而是自然之中,一些有灵之物的演化,人乃万灵之长,而其他生灵的活性远远低于人类,既无七情六欲,也无恩怨是非,所以诞生的不是龙脉,而是煞气。

  参悟出这一点后,戚笼背后,龙影一闪而逝,毫无阻碍将煞气吞入,同时龙脉内部,一股新鲜的龙气诞生,这股龙气更自然,更沧桑。

  两块煞石被吞噬干净后,戚笼又拿出两块来,照葫芦画瓢。

  要想吞噬煞气,必须感悟其中的自然变化。

  而法武合一的精髓,便是借这股自然之意,融入拳术演化之中,融入的越多,能力就越大,直到形成天地律令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戚笼背后的人工龙脉忽然大吼一声,龙身此起彼伏的裂痕上,长满了新的鳞片,金光熠熠,散发着一种古老的生机,从不知多少年前的古代,一直延伸到现在。

  人工龙脉的弱点,被弥补了。

  第二次蜕变完成

  他拉了拉轿内的铃铛,很快,有人在窗外尊敬道:“侯爷”

  “我闭关多久了”

  “快两个月了。”

  “现在到哪了”

  “侯爷,再过百里,便是武平天城了”

  戚笼掀开轿帘,果然看到一座无比宏伟的巨大城池,在云山云海之中若隐若现,而哪怕远隔百里,都能感受到那股磅礴的威慑感,仿佛一尊巨人,俯视着人间。

  “终于到了,”戚笼自言自语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