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十四章 大猿王

第五十四章 大猿王

  “那个男人回来了!”

  “真的是他?”

  “那还能有假,冯头马刚回来,就被叫了出去。”

  “老四本来就很麻烦,得了龙脉,肯定更加麻烦了。”

  侯副都督无子无女,所以在府上居住的,除了夫妻二人外,便是他的那些义子义女。

  说‘麻烦’的,是一位深穿红衣,眼角点缀着金色眼线的妖娆女子,在义子团中,她排行老七,目前担任暗议大夫一职,负责大督护府的谍报工作,本名红烟绕,人送外号血红大夫,以阴狠毒辣闻名,实力也强,修炼的是恶道宗一种邪门道功‘五劳七伤混元法’。

  五劳者:伤血,伤气,伤肉,伤骨,伤筋

  七伤者:伤脾,伤肝,伤肾,伤肺,伤神,伤形,伤志。

  五劳七伤炼到极限,炼就一颗百残金丹,可以以诡异莫测的手段,对人身造成不可逆的伤势。

  “义父怎么说,是不是要支持四哥?如果支持他,那我们也要发动各自的力量,至少让他在军中的位置升上一层。”

  说这话的是十六义子,唤作简蛹,目前是武平天府的煞气观察使,负责监管武平天城方圆千里的煞气变化。

  “还支持他呢,老四耍了义父一道,直接将兴元域长的徒弟大摇大摆的送回大理寺,说是乱党刺杀他,证据确凿,搞的兴元域长不得不对此事负责,狼狈下野。”

  一位蓝甲将军冷哼一声,他和‘薛保侯’之前的军衔一样,都是五品上的游骑将军,义子之中排名十三,顶级宗师,隶属于十大军团中的白骨军团,蓝王蓝天王。

  他曾经挑战薛保侯,惜败,被薛保侯狠狠教训了一顿,至今怀恨在心。

  “还是要看义父的意思,没他老人家的主意,我们可不能乱动,不过义父和五哥、六姐今日上早朝,还没归来,”简蛹好奇道:“按照时间来算,现在老四应该入城了,他到哪里了?”

  “他啊,去兵署司交了兵符后,便就去了铸造司,至今未出,”在全城都有耳目的红烟绕轻笑一声,道。

  “才从关内回来,就去修理兵甲,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啊。”

  正在这时,虚空中青光一闪,三人面前突然出现一位风情万种、身穿霓衣的夫人,妇人脚踏一只十丈青凰,青光附体,看不清面目,手腕上转着一截玉色佛珠。

  三人面色一变,直接行礼道:“义母。”

  这一位,正是侯副都督的爱妻,鹖天冠的姐姐,鹖后夫人。

  “你们那位哥哥要回来了,你们的义父让我传达你们,给他找点小麻烦,让咱们看看,这一年过去了,这个小崽子的脾气有没有养好。”

  “是,义母!”

  青光大亮,虚空之中仿佛出现无数青鸟幻影,然后身影再度消失。

  这位鹖后夫人极有威严,过了片刻后,三人才抬起头来。

  “找点小麻烦,什么程度才叫小麻烦?”简蛹自言自语。

  “只要不死就行!”

  蓝王大踏步出门,相当的兴致勃勃。

  “他当年打不过四哥,现在就更不是四哥的对手了。”

  “哼哼,”红烟绕笑容暧昧,“你大约不知道,十三弟最近勾搭上了一个女将军,成了她的姘头之一,所以大概率是找女人给他撑腰去了。”

  “唔,是她啊,那可就不是小麻烦了。”

  ……

  而此时此刻,戚笼正在一座拥有着各种极品铸造器械的铸造房中,上八品的化铁神焰、祝融炉、百兵锤、凝脂玉毡、龙王风箱等等,小天器佬置身其中,两瓣铁唇抖动了半晌,空荡荡的眼眶中硬是流出了黑油。

  “这是、这是火焰的味道,这是自由的味道!我都快三百年没有这种感觉了。”

  戚笼无语了片刻,道:“快点准备吧,就算以我忠武将军的身份,使用这种顶级铸造坊的时间也有限,在这里,铸造的基本都是神道兵,时间一长,会惹人怀疑的。”

  “神性!”小天器老嚷嚷。

  戚笼将手一指,一团纯白如云团的神性就飞了出来,小天器老一把接住,嘴巴裂开,刚想说些什么,就被戚笼打住。

  “想都别想,只是借你用的。”

  小天器老嘟囔道:“怎么这么小气,有了这点神性,说不定器老爷就能恢复更多的记忆,再说了,你那边不是还有嘛。”

  见戚笼一脸坚定,小天器老眼中‘齿轮’刷的一下,转了一大圈,突然道:“你手下的兵马,好像对你没什么用啊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那点人马,对付半神马马虎虎,但对真神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,但普通半神,你自己不就能收拾了;可根据器老爷的记忆,真正的天兵天将是能围剿真神的,让老爷我想想,他们是用什么法子来着——”

  “你知道?”戚笼忍不住道,倘如有一种手段能够重伤真神,退一步,就算能重伤半神,那对他来说,绝对是比天子神兵都重要。

  “器老爷要是吞了这一点神性,说不定就能想起来。”

  “你确定?”

  “器老爷十分确定!”

  真神神性珍贵程度自不用提,再想碰上烛九幽这种冤大头,基本上是不可能了,就算是再撞上那条烛龙,有了防备之下,‘八热地狱’奏效的可能性也不高——

  戚笼犹豫了半晌,咬牙道:“这点神性,化了枪中魔性后就给你。”

  “成交!”

  看着小天器老熟门熟路的摆弄着炼兵机械,将枪身放在砧板之上,用着调试的炼器液浇灌枪身,枪身上的纹路像是被激发了般,魔气流转,最后,随着整个枪身被置入岩浆池中,‘大业魔王’的幻象再一起浮现。

  “锤来!”

  戚笼屈指一弹,重达五百斤的百兵锤飞入小天器老的手上,这个‘铁妖怪’趟着岩浆下了池,鸡爪子般的手掌一转,锤身表面,闪过一道七彩流光。

  “这是器老爷的看家神通,天离神光,能分裂世上一切金铁之物。”

  一边说着,小天器老一边举重若轻的捶打着,沉重的铁锤落在枪身上,竟一点波纹都没激出。

  “你的思路是对的,一切手法、材料、火焰,最后都会落在规则的变化上,这才是铸天子神兵的关键。”

  有这么一个上古大师面对面教导,戚笼哪还不全神贯注的学习着。

  “这是裂器法。”

  “这是化器法。”

  “这是易道法。”

  “这是填纹术。”

  ……

  随着枪身魔纹在不改变性质的情况下,一点一点的分离,大业魔王周身的魔气也一点一点黯去,呈现在二者面前,便是一只白毛老猿——眉心插着一口煞气腾腾的尖刀。

  “这口刀——”

  戚笼眼中光芒渐渐明亮,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“杀神拳意!”

  刀身上的符号是用血构成的,血上的符号填满了杀意。

  ‘薛保侯’本身就是杀戮武道的极大成者,但比他还强的人,在他零散的记忆中,还真有那么一个。

  当年阎王屋的首席教官,四鬼。

  当年他突破成功的话,现在就是半神。

  “等会儿老爷取刀出来的时候,你要马上封印,不然就会惊动这口刀的主人,该死!居然用损伤枪魂的方式来害枪身主人,简直是太下作了!”

  戚笼这下彻底明白,一旦弑神五枪练到圆满,便会刺激这一道‘杀神拳意’,使枪魂疯狂,反噬自己。

  这尊半神、侯副都督,都想让自己死!

  “准备好了吗?一旦封印不成功,就会立刻被那人知道。”

  小天气老一锤锤到神性上,那点白云神性忽然爆裂,化作滚滚云光裹住枪身;同一时间,小天器老也吐出一团黑烟,黑白二气轮转,消磨刀气,尤其是那团白云,无形无相,却又好似万形万象,能虐杀一切的刀光斩入其中,却渐渐被这汹涌的天象变化淹没。

  十息过后,云层忽然开裂,然后一道纯粹到极点的杀意显露出来,这一点杀意,比起‘天杀之心’还要纯粹,没有天,没有地,只有杀!

  然而还没等戚笼动手,戚笼头上的一根黑发突然生长起来,发丝一圈圈缠绕在刀身之上,原本恐怖的‘杀刀’杀意尽消,温顺的落入戚笼的掌心。

  而戚笼的耳边,也响起那类似于猴子‘吱吱’叫的笑声。

  他抬头,只见枪魂大猿王,正恭恭敬敬的朝自己三跪九叩。

  “奇怪,这枪魂可是上古神猿的一道神魂所化,天不服,地不管,怎么会这么听话。”

  小天器老直到将神性全部吞入,才‘吧嗒’‘吧嗒’嘴巴,不解道。

  戚笼自然明白,这是钟吾女皇的一丝念头出手相助。

  “快点修补你的枪身吧,时间不多了。”

  吃人嘴短,小天器老老老实实的干活了。

  “器老爷,天庭真的存在吗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,老爷我的记忆只恢复了一点点,当然,如果多吃一点神性的话,或许能回忆起更多。”

  “当我没问。”

  一炷香后,戚笼看着表面没有任何改变的枪身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大业魔王,不,应该是大猿王重铸之后,不仅没有失去某种能力,反而多了一种特效。

  六耳猿王:猿乃人祖,智慧超群,任何交手过的对象,大猿王都能模仿他的手段。

  戚笼心中一动,瞬间收了枪和小天器老,头也不回道:“出来!”

  “嘻,好久不见了,师弟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