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十六章 鹅将军

第五十六章 鹅将军

  大狐泗离开后,真神的威压依旧残留在空气中,戚笼身前,一层又一层的火焰地狱缓缓关闭,无数火焰厉鬼挣扎着想要爬出来,燃烧着烈火的手臂刚刚探入现实中,‘咣当’一声,大门重重合上。

  饱经折磨的骷髅眼刚刚接触到希望,又在下一瞬间再次绝望。

  而被地狱大门夹断的手臂被风光一撩,便迅速化作黑烟,戚笼突然闷哼一声,嘴巴张开,一团燃烧着青烟的血浆被其吐出,同一时间,浑身汗珠刚刚溢出,就迅速化成白雾,整个人看上去,就像是才从蒸锅中蒸出来一般。

  “五脏六腑至少烤熟了一半,就算是佛心种魔大法奥妙无比,能逆转人体自然,三番两次这么搞,迟早会有崩溃的那一天。”

  烧身火是极危险之物,并非戚笼可以动用,它就不危险了。

 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,戚笼更愿意修身养性,用枪术杀人。

  话虽这般说,但随着魔功运转,肉身像铸金身一般再次重塑,被火焰烧熟的皮肉很快就长出新的肉芽,像在一朵干枯的树枝上,重新开出了新的花朵。

  这个过程中,戚笼眼中时而沉思、时而冰冷、时而闪烁着莫名的火焰。

  一个月时间,要么做出选择,要么死。

  做出选择,便意味着放弃未来的王座,成为‘九幽’的一份子,彻底选边站定,无法更改。

  就像七夜真人说的那般,其实,钟吾古地未必一定要有个新皇。

  靠皇帝能办成的事,靠拳头一样也能做成。

  龙脉之子成为真神的打手,在大劫降临后,以摧枯拉朽的军势,横扫一切,毫无疑问,这是七大督护府背后真神们的计划,简单、粗暴,以势逼人、以力服人。

  在真神降临受监察者所阻的情况下,靠着数量惊人的半神,以军势形成高压统治的局面。

  靠绝对武力摘取大劫后的果实。

  ‘单凭现在的自己,是绝对不可能抗衡这股力量的,要么投靠另一股同样强大的势力,要么就假意加入其中,只要有势力,就会有山头,有山头,就会有矛盾,只要不入对方的核心圈子,就未必没有改弦更张的机会,我虽然不想当所谓的妖皇,但纯粹做走狗更没意思,狡兔死,走狗烹——’

  ‘烛九幽也是祂们的一员,投靠祂,这不可能,这条老龙是打定主意弄死我,而且以祂霸道至极的性子,连走狗都当不了,只能当傀儡。’

  ‘波旬?更不可能,这魔王没有一点人性,恶趣味严重,投靠祂,会被祂玩弄致死的——’

  ‘龙庭、地军?太远,触角伸不到这里来,而且二者似乎有内斗的架势。’

  ‘皇城司、天变会,这背后的三尊真神似乎对龙脉并不感兴趣,虽然不会要我给祂们卖命,但我对祂们也没有利用价值,不可能为了我得罪同一阵营的真神。’

  ‘陈国、中山国、东荒大草原……’

  ‘薛保侯’的身份不是不能舍弃,但只有借助武平督护府的势力,才能做一些很重要的事,比如,查到杀害父母的真凶。

  而且在关外这个凶人辈出的地界儿,单打独斗,半神都不够。

  戚笼想来想去,目前唯一有可能破局的,便是从皇城司分离出来的,天兵司背后的那尊真神,月中玉池夫人!

  她似乎对‘封神榜’很感兴趣。

  ‘九幽军团’的计划,在他看来与‘封神榜’是天然排斥的,宗师还不明显,一旦到达半神就会明白,这方天地中,神位是有限的,一旦半神出现的足够多,‘封神榜’便会出现封无可封的尴尬局面。

  神柄被夺,那就谈不上恢复道家第一教的名头。

  戚笼忽然心中一动。

  怪不得在天仞山上,那个黄真人借翡翠先生之口提点自己,就是因为这个!

  七大督护府上层,哪怕是前山海域长,都能掌握一部分‘封神权柄’。

  这说明恶道宗是铁了心的要做七夜真人这些真神的走狗。

  哪怕它是关外第一道门,这般行为,也意味着跟道门的根本利益决裂。

  所以其它道门的真人,对这种行径其实是很不满的。

  但他们又不想让道家之外的真神,也就是月中玉池夫人掌握封神榜。

  当年恶道宗门内发生的‘事故’,先天元胎走失,很可能不是‘事故’,而是‘故意’。

  老祖宗、先天元胎、封神榜、月中玉池夫人、恶道宗……

  一条线隐隐连在了一起。

  先天元胎是唯一能掌握封神榜的存在。

  假如自己找回了‘老祖宗’,并且从恶道宗中窃取封神榜,让二者绑定,就能逼迫月中夫人妥协,转而与自己合作。

  而有了月中夫人的庇护,他就不用签订那份‘走狗协议’,彻底成为九幽的一部分。

  而且在这件事上,他不是一个人,其它道门的真人会在暗中帮衬他,因为让封神榜回归道门,本就是他们最希望的事。

  当年以虞老道那三脚猫道行,能从关外一直逃到关内,现在看来,这本就很不寻常。

  这似乎是一条可行的计划。

  不过头疼的事有两件,一件,如何找到‘老祖宗’,另一件,如何从恶道宗手中,窃取‘封神榜’。

  不过从‘先天元胎’走失之后,近二十年过去了,对于封神榜,那些道门真人不可能一点计划都没有。

 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,便是从天兵司手中,重新夺回‘老祖宗’。

  不过一想到‘老祖宗’那女版薛白般的个性,戚笼就脑壳痛!

  这女人想一出是一出的性格,完全无法预料。

  要不,找个机会把薛白从关内叫过来,让他把自己的智商降到跟这对祖孙同一起跑线上,然后以二比一的优势,准确定位老祖宗?

  ……

  每一个从关内三征的将领,都有近一个月的休沐时间,戚笼交还兵符后,就马不停蹄的直奔铸器坊,解决魔枪弑主的问题。

  所以从铸器司出来之后,戚笼有些恍惚的站在街道上,这才意识到,他这还是第一来到这七大督护府之一的武平天府。

  乍眼望去,好似来到了天宫仙境。

  一座又一座光芒耀眼的府邸此起彼伏,隔绝煞气的白玉石板铺满了城池,特殊的走煞管道埋入地下,每一户府邸都是占地数亩的风水宝地,而在半空中的各色云朵上,也坐落着一座座若隐若现的宫殿,映衬着霞光,美轮美奂。

  这是一种叫做磁积云的中品煞云,能够将建筑物的重力消减九成九,还有一种叫做五色土云的煞云,每一朵云上,能承十万斤重,‘薛保侯’的府邸,就坐落在五色土云组成的高积云上。

  而制造和管理煞云,是煞气观察使的工作,‘薛保侯’的十六弟,貌似就是那位煞气观察使。

  戚笼恍惚了片刻,才自嘲一笑,跟臭水沟和苍蝇堆组成的黑山城相比,这里简直是天国。

  “这位老爷,要小可代劳吗?”一只超级大鹅扑闪着翅膀飞了过来,口吐人言道。

  见大鹅赶了先,其它几种大号鸟类都在天空中逡巡,这些鸟儿体型巨大、模样俊美、毛色鲜艳,有的背上还有舒服的绒毛暖椅。

  大鹅心中一凛,这是跟自己抢饭碗啊,见戚笼饶有兴致的看着它们,连忙舔着脸道:“爷,小可只需要一角灵银,比它们便宜三倍!小可还会吟诗、唱小曲、说相声,而且小可一看到您,就觉的分外亲切——”

  “就你了,”戚笼笑道。

  大鹅赶紧展开翅膀,让这位老爷舒服的跨上去。

  “像你们这种飞天灵禽,天府中多吗?”

  “数量应该不超过一万,很多灵禽野性难驯,被青鸟一族赶了出去,年轻有潜力的,还是愿意去道家名山修行,小可是没这个资质了,等我老了,就找一处河堡定居,买一处大巢穴,养一窝小鸭子!”大白鹅一边飞,一边憧憬道。

  “养鸭子?”戚笼很认真的打量了对方片刻,疑惑道:“你是鹅吧?”

  “因为性属阳,像我这种化了灵智的鹅类,基本上都是雄性,所以很难找到合适的雌性,鸭灵就很好,性情温柔,懂得照顾鹅。”白鹅满脸憧憬。

  “唔。”

  “老爷你可别小看我们鹅族,武平军府第一剑手鹅公,便是我们族人。”

  “你们和东荒大草原的妖虫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老爷你也太侮辱鹅们了!咱们可是上古仙禽后裔,虽然祖宗没被封神,但也是正儿八经的仙门中鹅,跟那些至阴至秽的妖虫完全是两码事!”这只仙鹅激动道。

  戚笼‘哦’了一声,关外煞气重、灵气多,能在这里居住的生灵,开窍的概率是关内的百倍,更别提还有所谓的‘仙禽后代’。

  不过虽然稀奇,戚笼却并没有多错愕,毕竟古国的皇帝叫妖皇而不是人皇,传说中的钟吾古国,本来便是人妖共治的国度。

  这白鹅是个话痨,一路结结巴巴不断,直到飞到薛府后,看着‘忠武将军府’的金钩银划,白鹅才吓了一大跳,结结巴巴道:“老爷,原来您是个将军!”

  “恩,不用找了,”戚笼丢过去一块灵银,想了想,忽然道:“本侯晚上还要出门,你有空来接不?”

  “有、有空!”捧着银子,白鹅万分激动道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