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十七章 白莲仙子

第五十七章 白莲仙子

  大白鹅白小可敬畏的看着眼前这座云中府邸,又小心翼翼的看了府邸门口盘旋的插翅怪蛇,犹豫了片刻,大白翅膀打开,在‘鹅鹅鹅’的尖叫声中,飞腾上空。

  作为一只立志成家立业的仙鹅,任何生意都不能放过,尤其是这种超级贵客。

  “家里来客人了?”

  戚笼看着水缸粗细、红睛闪烁的六翅怪蛇,自言自语。

  “老爷回来了!”

  “老爷!”

  “爷,今晚一定点人家的牌子啊!”

  “妾身想侯爷了,到处都想~”

  一开门,戚笼就被十几个不同类型的美人堵住了,燕瘦环肥、丰满合度、冷若冰清、甜美可人、淡雅清秀、妩媚妖治,眼花缭乱。

  在记忆中,单是有名有号的妾室,薛保侯就有五六十位,更别提外室、陪床丫头、人妻……

  ‘早知道就直接回军营了,这么多女人,薛保侯还能炼到宗师,天纵奇才啊!’

  好不容易用‘薛侯爷’的威势摆平了这些女人,戚笼深吸口气,女人身上的体香和胭脂味,似乎还没散去。

  ‘头疼,这还怎么装,一记天魔入魂貌似还搞不定。’

  “那个,夫人呢,家里谁来了?”

  雪瞳面无表情从房梁上倒立下来,手上还捧着‘弑神五枪’的秘籍。

  “皇城司监查使,糜灵。”

  “糜灵?”

  戚笼愣了下,他依稀记得,赵小宛这个便宜夫人在嫁给‘自己’前,曾是皇城司左监副使,专门负责皇城司在此地的某项重要行动;而在左监副使之上的,便是皇城司监查使,每一个督护府只有一个监查使,任何跟情报有关之事,都能过问。

  而且监查使直接对皇城司最高机构天变会负责,就连都督都无权过问。

  “她来干什么?”

  “不清楚,不过赵小宛很生气,两个白莲婊正在装腔作势,”雪瞳面无表情道。

  “你这话都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戚笼无语。

  “关内。”

  做为关内人,还真是对不起您了!

  虽然这么说有些不道德,但是戚笼的确想看看,这个小宛夫人生气失态的模样。

  他不是不喜欢温柔贤淑,只是哪怕装‘薛保侯’有好几个月了,他也没摸清这位夫人的真实秉性。

  是野心勃勃,还是谦虚淡然,又或是心狠手辣,一点都没看出来,对方就仿佛是‘薛保侯’最舒服最漂亮的一件衣服,里面却是空的。

  “瞅瞅去。”

  百鬼夜行戒上黑光一闪,戚笼便进入天鬼合一状态,好似一道淡淡的黑影,穿墙而入,消失不见。

  天鬼合一:一切小灵精魅之宗,无影无形,或有或无,魔精难范、鬼神难测。

  在一座种植着仙花瑶草的花园之中,两个气质超群的女人对面而坐,一个身穿淡蓝色衣衫,头插木钗,气质高雅,贤淑端正。

  而另一个女人,则女扮男装,一袭黑衣,极其俊美,两条大长腿在翘在对方怀里,不安分的大眼睛闪烁着妖异的光芒,二人看上去极亲密,赵小宛夫人不时捂嘴轻笑,似乎聊的火热。

  ‘这是在装腔作势?’

  戚笼偷偷看了一会儿,没觉的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怨,目光一转,便落在守在门口两道人影身上。

  宗师!

  而且是金系拳术大成的宗师!

  金系拳术应骨气,落在戚笼眼中,便好似两口百丈的金色巨戟,交叉在一起,戟尖直指天际。

  戚笼甚至感受到二人眼中强烈的锋锐,不同于武器的锋锐,好似天地万物的锋锐尽汇于此,更可贵的是,这种锋锐,还充斥着一种生机勃勃之感。

  欲把杀人手段,捻出活人刀子。

  用金系拳术演化生死之变,这是大成道武!

  戚笼可以肯定,眼前这二位不仅是宗师,还是道武拳术的成就者,在这一流派的水准上,不亚于入关前的薛保侯。

  戚笼有些明白了,如果专程来探友,绝不会带两个这种层次的打手过来,这是来装逼来了。

  当着我面臭显摆,这就过分了。

  戚笼心念一动,直接取消了天鬼变身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。

  眼见凭空冒出一大活人来,两位金系宗师心中一惊,神心意合一,下意识就动了手。

  关外的拳术最重意境,法天相地,二人的动作,一个像是推泰山,一个像是倒天柱。

  泰山压顶,裂人胆,天柱断裂,骇人心。

  二人身影在戚笼眼中,几乎无限制扩大,几乎一瞬间,变成两尊百丈金人。

  总括百骸谓之身,万象备见谓之形,状貌可测谓之体,大小有分谓之躯。

  两人同时出手,身、形、体、躯具备,直似神人降世、乾坤同体。

  然而戚笼与二人交错而过。

  两人身子同时一僵,只见不知何时起,二人的胸口,浮现出一道深可及骨的刀痕。

  “莫要误会,我只是梦中好杀人。”

  戚笼笑眯眯走到二女面前,按住赵小宛的肩,轻声道:“聊什么呢,这么开心。”

  糜灵眼角一抽,对方走来,她居然一点感应都没有,目光扫过门口二人,只见二人身上没有一点伤势,但满头大汗,手脚似乎在轻微发抖。

  她面色一变,笑容十分亲热的道:“姐夫,你回来啦。”

  “恩,今天才回来,这么巧?”

  面对戚笼冷漠的笑容,糜灵表情微微一僵,但依旧强行保持笑意,道:“没办法,谁让姐姐是我最关心的人呢。”

  “时候不早了,留下来用饭?”

  “不了,”糜灵起身,看着已经面无表情的赵小宛,一丝狰狞之意一闪而过,然后轻轻一笑:“姐姐保重身体,我有时间再来看你。”

  “姐夫也是,日后我会常来拜访你的。”

  糜灵出了薛府,才感觉那种只视人心的眼神消失不见,心中一松,峨眉倒颦,冷冷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好浓厚的杀意!”宗师像是大病一场,语气有气无力:“一瞬间破了我们的精气之化、生死之变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,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另一个宗师声音沙哑:“于梦中杀人。”

  ……

  “我和她是同一批被选入皇城司的暗蝶,当时皇城司需要对上层的耳目……”

  房中,小宛夫人秀发垂肩,身上只穿了亵裤和鹅黄色的喜鹊登梅肚兜,露出雪白的香肩和光滑的背部。

  “只不过后来,我们成了对手,我以为哪怕在组织内部,无论利益还是友情,我们都应该是一伙的,所以在她给我推荐,探查影子督护府这项有大功劳的任务后,我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,但没想到她的妒忌心这么重……”

  戚笼漫不经心的听着,还有一个月,他要么死,要么给人当狗,哪还有闲心听别人老婆讲故事。

  突然,戚笼腰间一软,一向温顺娴熟的小婉夫人,居然跨坐在他的腰间,眼神之中,闪过一丝特殊的色彩。

  “你不是真正的侯爷,对吧!”

  戚笼瞳孔微缩,继而面无表情道:“你胡说些什么?”

  “虽然很像,真的很像,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微妙的差别,侯爷夺龙之后心性大变,妾身相信,但侯爷像您这般,妾身不信。”

  外患没解决,后院倒是先起火了,这是戚笼唯一的念头。

  早知道有这么一天,但也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早啊!满打满算,二人接触也没几次!

  杀人灭口,绑架囚禁,不治身亡,一瞬间,戚笼脑中冒出好几个念头。

  还没等戚笼说些什么,小宛夫人的手掌就摸上了他的脸,眼神迷蒙。

  “你也可以是侯爷,妾身可以让你成为真正的侯爷,可以让你在所有人面前,都成为侯爷。”

  赵小婉口吐热气,凑到戚笼耳边:“只要你答应妾身,完成侯爷答应妾身的事,你就是妾身的侯爷。”

  这女人疯了吧!她识破自己,自然也该明白,薛保侯十有八九是死在自己的手上。

  然而精神魔念的感应却在告诉他,对方说的,居然都是大实话!

  “你想要什么?”既然被识破了,戚笼也就干脆不伪装了,开门见山道。

  赵小宛‘噬’了下戚笼耳垂,道:“妾身要成为天变会的成员。”

  “哦,这倒是与我的目标不矛盾。”

  月中玉池夫人本来就是天变会的幕后巨头之一,如果一切顺利,他能勾搭上那一位,的确有这个能力这么做,也需要这么做。

  在上层有眼线,对他来说有百利无一害。

  “那你就是答应了?”赵小宛目光一亮,道,“侯爷?”

  无论是从武人的直觉,还是从女人的直觉上,对方都给她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  一瞬间攻破两位宗师高手的心防,便是真侯爷,不,是过去的侯爷,都不可能做到吧。

  “我答应了,”戚笼无奈道:“那你还不起身。”

  刚刚被一群莺莺燕燕擦擦挨挨,又被美妇人骑在腰上,真以为他是吃素的啊。

  “侯爷!”小宛夫人一脸激动与爱慕,居然眼含泪花的趴在她的胸口,温婉容颜上,满是纯粹的感动。

  戚笼再也忍不住,翻身一滚,就把对方压在身下……

  在两人都处于极度愉悦之际,戚笼脑中突然闪过雪瞳的话。

  不好意思,我这个关内人没文化,还是你们关外人套路深,眼前这个女人,真是个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白莲仙子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