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十八章 鸭都督

第五十八章 鸭都督

  戚笼发现自己认识的女人都非常有个性,不是真性情到骨子里,就是装到了骨子里,看着黑发披散、海棠春睡的小宛夫人,戚笼轻轻下了床。

  小宛夫人朦胧的睁开眼,嘴角微微勾起,满足的闭上了眼。

  侯爷变的更强了,真好。

  一间禁室之中,戚笼身前漂浮着一口小刀,刀光漆黑,吸收一切气息,此刀正是藏入‘大猿王’枪的杀戮拳意,刚刚就是用它,戚笼轻易的破坏了两尊金系宗师的道武变化。

  世上之人,以暂见为梦,久见为觉。殊不知夜间暂见之梦境,乃是精神魂魄阴阳之气变化所成。

  倘以日为梦,便能分阴阳,离生死。

  这是他在这口刀上揣摩出的东西。

  ‘薛保侯若是成功夺龙,此刻怕是在证就‘杀神’,我若是炼化了这口刀,消化了这这刀上拳意,便能立刻在业位上超过他;用‘杀戮武道’证就的半神,在半神之中,攻击性至少能排前三,而且‘杀戮武道’完全可以融入我的大武行体系之中。’

  最凶残恐怖的‘杀戮武道’,居然只是戚笼‘大武行体系’的一部分,这话若是给别人听了,怕是要颠覆三观;不过也只有同时炼化‘燃灯念’和‘魔种’的戚笼,才有这个能力。

  戚笼手掌猛的一握,刀光爆炸,顿时间,无边无际的血色将他包裹,血雨之中,一个满头红发的神秘女人,提着一口滴血的细刀,姿态妖娆的走了过来。

  ‘原来教官是女人,在阎王屋中,可是从来没有发现这一点。’

  戚笼杂念一闪而过,此时,血色的雨水往中汇聚,目光所视,一张血黑的生死谱,正在缓缓张开。

  名不系于簿籍,心不在于世。此所以出人之壳,与天为徒,见者皆勾。

  ‘杀意完全炼化,不存于世,表面是刀,实则是钩,是规则,是生死谱!’

  戚笼面色一变,只见生死谱打开后,戚笼的大名正烙印在其中,一股强烈的窒息感顿时灵魂中生出,像是有一只冰冷的爪子探入喉咙口,把心肝脾肺一起往外扯。

  ‘生死谱可以钩杀任何一个现世存在的生灵,只要在杀神之意笼罩下,无物不可杀,好变态的半神拳意,可惜你不是真神,你若成了真神,彻底凝出生死谱的规则,一念即动,转生倒死,我还真反应不过来,不过现在可钻的空子太多了!’

  ‘过去无间,未来无我,现世不存!’

  不等名字消失,戚笼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。

  同一时间,六道印法诡异出现在了生死谱上。

  天道印、人道印、畜牲印、阿修罗印、饿鬼印、地狱印。

  以戚笼目前的修持,施展六道轮回印,已经在彻底超过死神僧。

  六道轮回重铸我身。

  ‘过去罪孽,化其杀,未来福报,解其念!’

  生死谱上,‘戚笼’二字猛然化作一小黑点,同时戚笼身影再次出现,身子直接化作一道灰虹,撞入其中,虹光之中,蕴含着薛保侯的一身武道,隔空拳意、碎钢手、万兽杀法、血战十八掌、魔极烈焰拳堆骨叠肉千人斩……

  ‘戚笼’二字彻底与‘生死谱’合一,同时一种冥冥中的领悟从心底诞生。

  ‘过去罪孽无法解,未来福报更是空,永断是非是妄想,现世杀神证真空!’

  杀神拳意所化的‘生死谱’与戚笼的‘杀戮武道’合一,终于使得薛保侯的‘拳气合一、补空道’更进一步,演化成半神拳意‘真空杀道’!

  无空空无空,无杀无不杀,若能知空杀,空杀皆自得。

  戚笼目光忽然睁开,黑暗的禁室之中顿时亮如白昼,而且不是一瞬间的白光,而是长时间的惨白,白光之中,所有物质都开始分裂、消失。

  杀戮、死亡、阎罗、地狱,这一类存在大抵都跟黑色有关,然而戚笼的‘真空杀道’,却是白昼杀人、当街杀人、当面杀人,五蕴皆杀、六色皆杀,一切介质,皆能化杀。

  这‘真空杀道’可以分成两面。

  一方面,万物传杀,物质、情绪、念头、触感,所以叫做白昼杀人法。

  另一方面,万物皆杀,一切物质,都通过隔空杀意粉碎,使拳意一种类似半规则的存在。

  “有意思,有意思!”戚笼目光发亮:“不愧是杀戮武道,果然强力,就算在半神中,除了神性我轰不掉外,其它都能杀灭。”

  “如果我只是想要证就杀神的话,现在突破火烧身,都有六成的把握。”

  “薛保侯,你娘子我给你养了,你的武道我让它更上一层楼,你心无牵挂,可以含笑九泉了。”

  ……

  “侯爷,别发呆嘛,您看这件蜜红色小袄,配上金鼠比肩如何?”

  “还行,挺好。”

  “那这一件呢,石青碎花小衫,配上百褶裙,去拜访义父义母,穿素一点是不是比较好?”

  “也行,不错。”

  “还有这一件呢,你帮我看看嘛……”

  戚笼和大白鹅大眼瞪小眼,其实他到现在也没弄懂,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真心实意的把杀夫仇人当成自己亲相公,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尴尬。

  换做是红姑,怕是上刀山下火海、入十八层地狱也要报仇。

  “一个真性情到极点的红魔鬼,一个假性情到极点的白莲仙子,我还是比较喜欢前者。”戚笼自嘲一笑,自言自语。

  “将军,你在说些什么?”

  “说女人。”

  大白鹅目光一亮,“那小可可是相当有经验,那是一个水色清秀的池塘边,小可碰上了一位正在清洗羽毛的鸭仙子……”

  最终,戚笼骑着大白鹅,而那位小宛夫人却死活都不愿意乘坐这种有辱斯文的飞禽,坐的是一顶青色绣水小轿,轿前是三只鸾鸟血脉的仙鸟,更它们一比,大白鹅显得又胖又臃肿。

  不过戚笼喜欢。

  回到武平军府已有三日了,于情于理,也该去拜访他那个‘义父’了。

  毕竟自家封地封在哪里,以及能不能被选入‘开拓令’,那都是他老人家说了算的。

  而且有了‘挑选封地’名义,他才能合理出府,去寻找老祖宗。

  在弑神五枪未大成的情况下,这个‘便宜义父’对自己,应该是以稳住为主。

  整个侯府坐落于九层罡气之上,并且通体是由罡煞之气炼作的府邸,通体看上去,就像是天帝所住的寝宫。

  一群长有三丈,浑身青羽的灵鸟鸟群从大鹅身边飞过,戚笼目光扫了一圈,发现这里的‘鸟夫’尤其的多,而且其中不乏道行高深的灵鸟。

  “夫君可别忘了,义母可是鸟后血脉的鹖家出身,这方圆千里的所有仙鸟灵鸟,都受她老人家的管辖。”

  “鸟后鹖家——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对于这个义母,他还是很好奇的,那位便宜舅舅‘鹖天冠’之所以提点自己,想来想去,很可能是受到这个义母的指挥。

  那么这个‘义母’为什么要救自己呢?

  夫妻矛盾?

  还是这一位,其实也是某尊幕后巨头的代言人,她也对自己身上这条人工龙脉感兴趣?

  鸟后鹖家,貌似也是古神族之一,而且是神族之中,排名靠前的血脉。

  可麻烦的是,薛保侯的记忆支离破碎,关于这位‘义母’的记忆,恰好是他缺失的那一部分。

  “头疼。”

  戚笼思来想去之际,忽然感应到了一股极强的煞气波动,只见眼前云霞迅速分开,风水之气演化出金花、菩提、美玉、兰芝等异像。

  然后一道高亢的歌声响起——

  “太虚感灵会,命我生神章。一唱动九玄,二诵天地通。

  混合自相和,九遍成人功。大圣人赞元吉,散花礼太空。

  声音顿了顿,又击掌而歌:

  朗耀天地间,徘徊众神游。星汉景云散,门庭风雨稠。

  今日仙圣降,垂恩应所求。甘露洒贫苦,穷鬼自然收。”

  终于,唱者出现,光着上半身,露出一整块圆形凸起腹肌,一手拍着大腿,一手拿着葫芦灌酒,不时往下洒,同时脚下骑着一只灰不溜秋、‘嘎嘎’尖叫的瘦鸭子,也不知是在和歌,还是被压的憋不住气。

  他与戚笼恰好面对面,同时看到了对方脚下的坐骑,一只臃肿肥胖的大白鹅,一只瘦骨嶙峋的丑鸭仙,二人同时目光一亮,惺惺相惜。

  “好坐骑!”

  “你也不差!”

  等人走后,戚笼才满足的对赵小宛道:“夫人,本侯还是有眼光的。”

  谁知小宛夫人檀口微张,比昨晚上张的都大,妙眼圆瞪,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。

  戚笼顿时不满了,说好的贤淑端庄,说好的漂亮衣服,怎么下了床就变了。

  “本侯的眼光有那么差吗!?”

  小宛夫人这才回过神来,不可思议的小声道:“侯爷,刚刚那一位,是司徒副都督!”

  司徒副都督,司徒正道,武平督护府三大督之一,顶级大佬!?

  戚笼猛然回头,只见这位司徒都督的身影已不可见,只有隐约的歌声传来,同时洒落的酒水落在云头上、落在飞禽头上,竟使得云头变成七彩,那些飞禽更是羽毛油光明亮,身形直接大了一圈。

  “有趣!”戚笼摸了摸鹅头。

  鹅将军

  鸭都督

  绝配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