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十九章 鹖后夫人

第五十九章 鹖后夫人

  戚笼摸了摸下巴,念头一动,手中戒指光芒一闪,云气汇聚,一个貌美女人从中走出,额面庄洁,一袭白衣,脚踏白云,对戚笼盈盈一拜,露出半臀。

  “月娘,见过主人。”

  “帮我把那酒水捡来。”

  “是的,主人。”

  月娘精,状若妇人,好淫色欲,多住泥神之体,人或入庙宇,见庙中女流之神貌端容净,心生爱慕,忽至昏暮來宿以乱人者,乃奸神所得精化也——《神机鬼藏·神鬼篇》

  并非所有鬼类都怕日光、惧阳气,似神鬼这一类从泥胎神像中诞生出的鬼类,就完全没这个困扰。

  不过片刻,月娘驾云飞来,粉面鼓鼓的,戚笼无语的摸出一个酒杯来,月娘妩媚的看了戚笼一眼,美人捧杯,丝丝粘稠的酒水从嘴中流出,剩半杯。

  在明妖皇后,百鬼夜行戒曾经有好几位主人,无一例外,****。

  “你回去吧。”

  戚笼盯着酒杯半晌,只见那位司马都督泼洒的酒水散发着浓郁的灵气,似乎是一种仙家大药,但他觉的没那么简单。

  鹖天冠这种前任山海域长都能封神,这位现任的副都督必定只强不弱。

  “算了,带回去再研究。”

  戚笼骑着大鹅,落在侯府前,刚准备去敲门,便见门上彩光大亮,耀眼生辉,光芒闪过,小宛夫人的轿子消失不见。

  戚笼面色微变,摸出一两灵银往后一丢,“还是老时间来接本侯。”

  “谢将军老爷赏,鹅鹅鹅鹅鹅鹅~~”

  “只让本侯夫人进去,却不让本侯进门,这是下马威啊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径直走到门口,指节发劲,虎豹雷音敲门,顿时响声如雷,如古庙钟响,一声高过一声。

  “保侯拜见义父义母,请长辈开门。”

  “四哥莫急,马上就来了,”一道声音从天上,而不是门内响起。

  戚笼猛然抬头,只见乌云滚滚,狂风浪卷,厚密的云层如同疾风走马,遮住太阳,朝他汇聚。

  “啊,四哥小心,我帮干爹调理风水,你可别乱动,坏了阵势可就麻烦大了!”

  戚笼看着还在‘嗡嗡’作响的正门,又看向天空上的乌云,只感觉心中一万头羊驼爬过,刹那间,粗大的雷光从天而降,于戚笼身前轰然炸裂。

  “四哥,你没事吧!”简蛹慌张的打开门,就看到了一个被电光炸的焦黑的人影,嘴巴张开,一团黑气吐出。

  “四哥!四哥!四哥四哥四哥——”

  “老子还没死!”

  戚笼浑身一抖,把电焦的黑皮甩掉,冷冷道:“老十六,你故意的?”

  到宗师之境,普通雷光最多轻伤,已经无法致命了。

  简蛹连忙一脸委屈,“这哪能呢,四哥,我怎么可能预料到你会用雷音敲门,义父门前,谁能有这个胆子!”

  戚笼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对方,直到把对方打量的心头生毛,才缓缓道:“好了,走吧。”

  简蛹暗中松了口气,心道:‘总算搞定了,义母说要给四哥找点小麻烦,鬼知道什么麻烦才叫小麻烦,再说了,这可是四哥!一怒就暴起杀人的四哥,还是在侯府门口做点小手脚比较好——’

  “我最近脾气好多了,”‘薛保侯’突然道。

  “哦?哦!是吗,四哥,那很好啊,”简蛹先是一愣,然后心更慌了,刚刚的心声难道被他听到了,这怎么可能?

  戚笼走进正殿,十几道视线同时射了过来,诡异的安静了片刻,问候声才接连响起。

  “四哥。”

  “老四,回来啦。”

  “四哥,一年多不见,壮实了不少嘛。”

  “嘿嘿,关内有什么乐子啊?让咱们四哥都舍不得回来了。”

  戚笼平静的点头客套,把‘薛保侯’的记忆与眼前人对号入座,然后不由感慨,这侯副都督收义子的水准真高,十六个人中,有一半都是宗师,剩下的一半,也担任某种重要神职,气息强大。

  “义父今日不在?”

  “恩,义父去参加七府大会了,应该要晚一些时间才会归来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不少人惊讶发现,薛保侯虽然还像是以前那般冷冰冰,但却不像过去那般见人就咬了。

  怪不得都说苦难能磨练人,像关内这种这又苦又烂的地界儿,连薛保侯这种人的火气都磨平了么。

  “夫人到!”

  成片的奴仆下跪,红烟绕和赵小宛一左一右,搀扶着一位身穿灰衣长裙、头顶黑风冠的美妇,尖眉戾眼,一张冷脸子刮下来,令人望而生畏。

  “见过义母!”

  无论是宗师,还是一方大员,都老老实实的跪地行礼,不仅因为对方的身份,还有对方展现出的气势,像是直面神兽带来的恐怖威压。

  戚笼无奈之下,照葫芦画瓢,微微一屈就站了起来,同时眼中魔光一闪,悄悄打量着这位‘义母’。

  只见她浑身上下燃烧着汹汹神火,火焰的性状像是不同的鸟类,同时,背后神光像是孔雀开屏一般,没有眼珠图案,而是由数千种不同鸟羽组成,散发着不同的神性光芒。

  鹖氏鸟后!

  其中一根鸟羽忽然燃烧起金火,戚笼忽然感觉体内魔气要被察觉,佛光一闪,金身塑体,封闭了所有气息。

  仿佛是错觉,鹖后夫人朝他这边扫了一眼。

  “都是自家人,又是家宴,就不要客套了,都坐吧。”

  ‘刚刚那根羽毛上散发的浓烈神性,是那一位?’

  金翅大鹏鸟的意念给予了肯定的答案。

  ‘居然真是,’戚笼眼一缩,“凤凰羽。”

  小宛夫人顺着戚笼边上坐下,借着倒酒之际,小声道:“昨日糜灵来找茬,是七妹的安排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侯爷,女人间的斗法,大多时间,是不需要证据的。”

  “唔,有道理。”

  戚笼扫了一眼不远处的‘七妹’,这个艳美的红衣女人朝他遥遥举杯,妩媚一笑。

  在场之中,只有两个人他看不透。

  一个是她,还有一个,是坐在戚笼对面的,一直沉默寡言的男子。

  六弟、杨相,七妹、红烟绕。

  借助佛心种魔大法的感应,他有五成把握可以确定,七妹炼就了金丹!

  至于六弟杨相,他却一点都感应不到对方的人气,睁眼看,对方是人,眼睛闭上,对方就消失了。

  “夫人,本侯那位六弟,怎么一直不讲话?”戚笼附耳道。

  小宛夫人愣了下,表情古怪的解释:“侯爷你忘了吗?六弟他是哑巴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居高临下的鹖后夫人目光一扫,看见交头接耳的薛氏夫妇,眉头一皱,淡淡道:“保侯,过来。”

  戚笼起身,恭谨的走到对方面前,顿时,欢笑声渐渐止住,这次家宴,大家心知肚明,多半是为了这位四哥举办的。

  “你在关外抓的那条小蛇,给妾身看看。”

  ‘薛保侯’面无表情:“是,干娘。”

 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,戚笼手掌按住地面,刹那间,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风水之气发生巨大的变化,一条巨大的、鳞角具现的龙影显出,并在地下缓缓游走,游到哪个人脚下,那个人便吓的毛发倒竖,仿佛有巨物在黑暗中窥视,而那些丫鬟仆人,更是吓的寸骨皆软,跌坐在地,汤菜洒了满地。

  无怪乎众人这么失态,戚笼得到的是一条完整的龙脉,所以龙脉带来的威压也是完整的,而龙脉号称是‘起于天势、伏于地脉’,天然就具有难以抵抗的气势,一经放出,在这小小的空间里,像是把所有空气都抽干,再在每个人头顶上放上万斤重物。

  难以抵抗!

  而在场之中,唯一对龙脉无感的,便是坐在主位上的鹖后夫人,她背后的神光鸟羽,有好几道展现出的光芒,完全不逊于龙脉。

  半神?不大像。

  真神?不可能,至少在现在,真神是无法降临现实的。

  戚笼猜测有两种可能,一个是封神榜,还有一个上古神兽血脉,不是一二次蜕变的那种,是完整版的上古血脉。

  “这条小蛇给你养的不错,收回来吧。”鹖后夫人开口道,听不出是什么语气。

  虽然有所预料,但当戚笼放出龙脉后,这些义子义女们,还是相当激动。

  “果然是龙脉!”

  “这么说,四哥有那种可能了?”

  “风水至宝,不同凡响!”

  在关外,龙脉不是秘闻,相反,基本上所有人都明白此物的作用,甚至各方势力还在秘密搜寻此物,而每座督护府都会给予高额的悬赏,但却很少有人真正到手过。

  似乎有一个极其隐秘的势力,将所有已诞生、将要诞生的龙脉,全部囊括其中。

  明面上的龙脉之子几乎没有。

  不,现在有了,就是眼前的薛保侯。

  鹖后夫人忽然看向门口,淡淡道:“来的有些晚啊,十三。”

  “是,义母,主要是接人来晚了。”

  “夫人,冒昧前来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另一道声音像是骨头摩擦着骨头,十分尖锐。

  “无事,白骨神将到来,本府自然是欢迎的。”

  戚笼感受到两股近乎实质化的视线,毫不掩饰的盯着他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