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六十章 白骨神将

第六十章 白骨神将

  白骨神将,武平军府十大府将之一,白骨军团领兵大将,兵马副元帅,半神强人。

  戚笼回头,目光绕过那个跟‘自己’有几分相似的年轻武将,落在这诡异的女人身上。

  白骨神将是个女人。

  跟女性善于内家拳,而导致女人能顶半边天的薛家类似,在关外,没有男女,只有强弱。

  尤其是法武这一大流派,筋骨气血的强弱,反而是最不重要的。

  眼前这个女人不仅没有兵马元帅的强势气场,一身小白裙,跟朵孤零零的小花一样,身材纤细,很是瘦弱。

  就在戚笼打量着对方的同时,白骨神将也在打量着他。

  恩,好强大的精气,好浓郁的生机、好强大的肉身,这个龙脉之子,‘吃’起来一定很爽。

  蓝王冷笑着走到戚笼面前,“薛保侯,你在关内呆了一年多,肯定是吃了不少苦吧,回到关外,有没有种土包子出来见世面的感觉。”

  戚笼认真的打量着对方,迟疑半晌,道:“你哪位?”

  “你!!!”

  这还真不是戚笼挑衅,‘薛保侯’记忆中,压根就没这号人,而且他叫自己‘薛保侯’,那就不一定是义子团的人,指不定是隔壁家的外甥呢。

  “兴元域长因为你而辞官归隐,你翅膀硬了,终于要对义父下手了?”

  还没等戚笼开口,小宛夫人当场色变:“十三弟,叛党坏我督护府根基,人人得而诛之,你把他们与义父联系起来,是什么居心!”

  “嫂子,莫要生气,十三弟他向来说话不经过大脑,还不快给四哥四嫂道歉!”

  红烟绕出来打圆场,身上红气诡异的一闪,蓝王面色微白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记忆,咬牙低头道:“我错了,四哥,四嫂。”

  “入座吧,家宴难得凑来这么多人,不要闹的不愉快。”鹖后夫人一句话定调。

  白骨神将跟着蓝王入座,做为她的‘食物’之一,她还是相当看好他的,被人欺负了,怎么说也要出头。

  而且她这次来,也是经过鹖后夫人允许的。

  她突然端起酒杯,走到戚笼身前,道:“薛将军,小宛夫人,我给二位敬酒。”

  小宛夫人赶紧起身,眼前这个女人,除了名声不太好外,可是标准的实力派、大军阀。

  十大府将中的每一个,都有强大的势力和关系网,‘薛保侯’要是没有义父在背后撑腰的话,比眼前人至少低了一个层次。

  戚笼中突然拦住小宛夫人,“夫人不善饮酒,还是本侯来吧。”

  说这话时,戚笼的表情显的有几分凝重。

  在外人眼中,这个女人长的跟朵可怜巴巴的小白花一样,但在他的眼中,眼前这个女人,却是一尊无比巨大的白骨魔兽,一双充斥着白色火焰的空洞眼眶,垂涎的盯着他。

  二人虽然没有动手,但是方圆三尺,恐怖的气场却在疯狂交锋,然后,戚笼背后忽然浮现一条巨大的龙影,张嘴露出剑齿巨牙,似乎要咬向眼前这朵小白花。

  蓝王面色一变,强大的气血像火山一般直接爆出,然而这时红烟绕却传音过来。

  “别激动,现在处于下风的,可是四哥。”

  几乎一瞬间,戚笼体内的龙脉之气就少了五分之一。

  ‘好恐怖的吸力,法武还是道武?怎么对方气场给人的感觉,像是一座深不见底的深渊。’

  ‘不能让她再这么吸下去了!老子的龙力好不容易才补全的!’

  戚笼念头一动,背后龙影忽然爆开,化作近二十种煞气,黑光、白云、金火、飞烟、毒煞、神光煞、水怪煞,以上种种,几乎一瞬间覆盖了整个大殿,宗师被逼的运转气血护身,而其他人也都各自张开神光屏障。

  哪怕是下三品的冰晶寒煞,猝然爆发之下,也能使一支百人兵马瞬间冰封。

  这么多煞气一起爆发,就算是宗师,也感到抵御的有些勉强,像是一个人闯入某座凶地一般。

  鹖后夫人尖眉一皱,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不过还没等她开口,所有煞气如群鸟归巢,一瞬间就钻回戚笼五官之中。

  “酒喝完了,将军请自便吧。”

  白骨愣愣的看着食指指尖,指头上的人皮被剃了个精光,露出闪烁着莹白之色的指骨,而在指骨之上,是几十条仅有蚂蚁大的锯齿,上下‘啪嗒’‘啪嗒’响,正在反复咀嚼着吸来的龙气。

  她被称作白骨神将,一身本事尽在这身白骨上,但却很少有人一上来就让她真形毕露。

  对方如果不是留了几分颜面,能把自己整张人皮都剥下来。

  “有意思,薛将军,我迟早有一天,会吃了你!”

  白骨神将眼神狂热,像是在看‘绝世佳肴’一般看着戚笼,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侯府。

  “侯爷?”

  “无事,”戚笼平静道。

  真空杀道初显威,就惊走了一尊半神。

  而落在众人眼中,便是薛保侯一招之下,便逼的十大府将之一的白骨神将逃离!

  场面冷清的可怕。

  接下来的家宴十分安静,所有人都在消化刚才的那一幕。

  有人看到白骨神将指头上无数张小嘴,联想到了某种恐怖的传说,面色一白。

  但戚笼却注意到更多,那指头上的利齿,或者说对方一身皮肉下的利齿小嘴,其实都是某种天地符文的具象化。

  而维持这数以‘百万’计的符文,需要庞大到不可思议的精气。

  联想到这小白花的‘艳名’。

  戚笼若有所思。

  关外武道的修行,无论法武还是道武,都比自己想象的要危险的多。

  武道越往上,不仅‘道路’在减少,而且也越发与这方天地格格不入。

  吃过家宴,戚笼被鹖后夫人叫走,与他一起的,还有红烟绕和杨相。

  ……

  小宛夫人在府外等了许久,终于等到了戚笼,连忙挽住戚笼的手臂,小声道:“义母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
  “一些闲聊话和一些招安话,算是白来了,”戚笼有些郁闷,难道他的猜测是错的?鹖天冠不是奉命行事,而是自作主张?

  鹖后夫人如果真有所图的话,为什么不趁着侯副都督离开的大好机会,招揽自己,或是提点自己。

  他也旁敲侧击关于开拓令和封地一事,结果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。

  “早知道就不来了。”

  “侯爷莫说气话,义父义母的家宴,怎么能不来呢,”小宛夫人若有所指,道。

  戚笼也嘿嘿一笑,眼中凶光一闪:“没错,义父恩重如山,是怎么都得来的。”

  “走吧,回家吧,本侯骑鹅带你。”

  一想到自己骑在鹅身上,小宛夫人端庄贤淑的姿态就差点保不住了。

  “真的不要,骑鹅多拉风啊,”戚笼咂嘴道。

  “侯爷请慢走!”

  正当戚笼琢磨着,怎么调戏别人家老婆的时候,一个侯府的女仆匆匆跑来。

  “侯爷,鹖后让奴婢给你这个,还要奴婢转告您:既然小蛇已到手,那就好好养着,你养的越好,别人惦记你的可能性就越小。”

  戚笼接过对方手上玉瓶,打开扫了一眼,眼中惊喜之意一闪而过,忙道:“请回禀大人,保侯一定将她老人家的话牢记在心,须臾不敢忘。”

  薛府,禁室。

  打一回来,戚笼就让小宛夫人去搞定府内的那群莺莺燕燕,然后直接宣布闭关。

  无它,鹖后夫人送来的,是一百种神鸟血液,这绝对是他当前最需要之物。

  焚神戾焰需要各种神血进行升级,而龙脉的蜕变,又离不开焚神戾焰的提升。

  而焚神戾焰的威能提升,又可以进一步压制烧身火,让火焰爆发的时间再一次延迟。

  简直是瞌睡来枕头了!

  禁室之中,黑色的火焰汹涌澎湃,每当戚笼屈指一弹,就有一滴神血从瓶中飞出,然后化作一尊神鸟幻影。

  青鸟、重明鸟、朱雀、毕方、肥遗、鹑鸟、鸾鸟、白鵺、比翼鸟……

  这些形态各异、气势却都非凡的鸟类,方一现身,就被黑色火焰包裹,无论怎么飞腾尖叫,都逃不开这个火焰空间。

  火焰化作层层叠叠的漩涡,越发壮大。

  焚神戾焰毕竟是传说中,弃妖皇手上的第一神通,当年八王叛乱,那位弃妖皇以一己之力,对抗八位具有王族血统的半神,并一举镇压,虽然这位妖皇本身实力就深不可测,但是做为神性克星的焚神戾焰也是功不可没。

  随着一道道血液中的神鸟精魄被火焰吸收,原本黑色的火焰变的更加深沉,或者说,已经不能用黑色来形容,而是阴阳变化中的阴。

  巨大的龙影盘曲在‘狭小’的禁室之中,不时发出愉悦的怒吼,鳞片下面的缝合缝痕上,龙力凝结,汹涌的火焰喷薄而出,龙气化焰,这是即将第三次蜕变的标志。

  更让戚笼感到满意,乃至惊喜的,是随着焚神戾焰的纯度提升,那封印的烧身火也传来一丝丝的热气。

  焚神戾焰居然是在吸收烧身火!

  终于,随着戚笼再一次出关,他决定去做从赤血山下山开始,就一直想要去做的事。

  找到杀害父母的真凶,然后,报仇雪恨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