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六十二章 还刀

第六十二章 还刀

  “侯爷慢走,欢迎再次光临!”青苗道人笑开了花,送到门口还依依不舍,活像是舍不得土豪客的老鸨。

  壕!真壕!不是一般二般的壕!

  叶玲儿则欲言又止,最后实在忍不住,道:“侯爷,这大军的粮秣怎么办?”

  无怪乎她这么说,‘薛保侯’大手笔采购,几乎把之前所得的‘煞石’全部掏空,还要搭上一部分先锋卫家底。

  五十张上品篆箓,六灭法杵、天武将军铠、无形战弓、魔靥马、圣火盔、六阳天王令、天命水龙旗、捆山圈、超血丹、养魂丸、补身膏、还有几十本煞气阵法……

  戚笼让人见识了什么叫挥金如土,三百万金的大款,被他短短半个时辰洒了个精光。

  “放心,本侯自有手段,不到一个月,自然有人给我们送钱来,”‘薛保侯’高深莫测道。

  叶玲儿闻言,顿时心安,心道果然不愧是侯爷,居然还有手段。

  打发走了叶玲儿,戚笼才嘴角一挑,哪还有什么后手,一个月之后,他找不到老祖宗,就要卷款跑路了。

  这时候不花钱,什么时候花。

  而从目前来看,找到老祖宗的可能性极低,一点线索都没有。

  但是,戚笼最大的目标达成了!

  陈国,五大望族之一的百乌崔氏,便是那流羽星光旗帜的主人。

  费了好几年功夫,没想到最后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  有目标,那就好办了,凶手找不到没问题,崔家人都死绝了,凶手自然也就活不了了。

  戚笼轻轻吐了口气,很多人说他变了,他的确是变了,变的更加隐忍,有的时候甚至不像是那个泼刀燃血的戚大魁首;但他骨子里的东西还在,夺龙局能不能赢,他最后的下场如何,其实他都不甚在意。

  他就想要报仇。

  他就想知道,报完仇后,骨子里的东西,那种戾气和凶焰有没有消失,心头上那种莫名其妙的空虚感会不会被填满。

  他从来不是一只好的棋子,但他是一个好的卒子。

  棋子要学会弃车保帅,卒子只会斩大龙。

  “还有最后一件事,”戚笼自言自语,脚步一转,往某个特殊兵种的军营中走去。

  ……

  “快点,你们这群卑贱的奴隶,今日的粪车不倒完,饿你们三天!”

  伴随着随军监官猛的一鞭子,那些赤身的、麻木的、身上有着种种伤势的奴隶们做起了最脏最累的活儿。

  从山北道、山南道、再到关中、关外,单从城池建筑、衣食住行来看、普通人的生活状态是越来越好了,尤其是关外,几乎跟传说中的仙境一般无二,人人居住在风水宝地中,气运强盛,旺子旺孙。

  似乎,越是武力昌盛的地界儿,人的生活状态就越好。

  但事实上,却是恰恰相反。

  山北道,下九流能出头,所以江湖帮会才会横行,连官府都要让着走。

  山南道,军阀横行,帮会根本不能存在,军阀十个有九个都是世袭,普通人在乱世,哪怕有些拳脚功夫,也只能在其中煎熬。

  大军过境,寸草不生,匹夫有什么用。

  在关中,煞气跟潮水一样,时不时的就来上一遭,没有防御阵法,整城整县的人被煞气一卷,说没就没了,哪还有多少普通人。

  而到了关外,就像是把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放在海里,能有什么下场?全军覆没的下场。

  就算是最下等的活儿,就像根救命稻草似的,被无数人玩命的去抓。

  没有阶级固化的问题,因为阶级之下的人,或者说两脚兽,基本上都快绝代绝种了,除非被人工饲养的。

  所以没有关外没有普通人,那玩意叫人畜。

  一个蓬头垢面、衣衫褴褛的汉子,在完成让人骨头都‘吱呀’‘吱呀’痛的,并且完全没有任何报酬的苦活累活儿后,颤颤巍巍的回到‘窝棚’之中,一屁股坐在屎尿满地的石板上,等着别人喂食。

  就跟喂狗喂鸡一样,还没到定点的吃饭时间。

  “喂!吃不吃啊!”一个老人偷偷摸摸过来,嘴巴一咧,没有一颗好牙。

  但这个老人的目光很明亮,很纯粹。

  那人抬起头,诧异了的看了老人一眼,老人一只眼睛还青肿着,这是争抢食物,被同类打的。

  ‘牲口拦’中能有什么规矩,力气大的、体型强壮的,自然能吃的最多。

  而这老人来的第一天,居然还想着划分食物,让瘦弱的、残废的,多吃一些。

  哪个正常的畜生能想这个!

  那人接过馊馒头,掰开一小块,在干巴巴的嘴中挤出一丝口水,艰难的咀嚼着。

  老人精神一振,在他看来,这是对方愿意听自己说话的迹象。

  “你叫什么?”

  “你有家室吗?”

  “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啊?”

  “那我告诉你,我是怎么来的——”

  男人低头缓缓咀嚼着,仿佛一点声音都听不到。

  老人缓缓叙述,他和妻子儿女一大家子,为了避开兵祸,去传说中的‘关外仙境’,一路上辛酸苦辣,妻子半路病死、女儿被强盗先辱后杀,儿子又是怎样疯狂,抢了他老子唯一的口粮,而他,又是怎样一路乞讨、吃草根,挖野菜,历经各种苦难,来到他心目中的仙境!

  说到痛苦处,那个老人眼眶泛红,泣不成声。

  然而仙境容不下乞丐。

  “这个世道不该是这样,对吧。”

  “为什么这个世道是这个样子的,你知道吗?”

  “是那些大人物,那些跟神祇一样强大的大人物,他们统治着世界,他们又不想改变这个世界。”

  “你想活成一个人吗?”

  “你有信仰吗?”

  “你知道绝地天通吗?”

  说到‘绝地天通’,一直不说话的人猛然抬头,露出一张三十来岁、还算菱角的脸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绝地天通?”

  老人精神一振,“小伙子,你知道什么叫绝地天通?那些神,都死了!都回去了,没有那些怪物,没有那些个人形的妖魔,再没有神异鬼怪,所有人的气力都是一样大,练武的人也不可能天下无敌,如果皇帝做的不好,人们可以推翻他,再没有人上人……”

  那人明显感觉到,随着老人的话,一种恐怖的意志在凝聚,在产生一种类似愤怒的情绪。

  那人猛的捂住了对方的嘴巴,脚步一搓,闪电般的飞出‘牲口拦’。

  “你是武者,太好了,你有力量,你有力量和我们一起做成那件大事!”

  老人兴奋的手舞足蹈,若不是被人捂着嘴,险些都要笑出声来。

  男人小心翼翼的避开周围兵卒的眼线,半晌过后,才重新钻了回去,冷酷的把老人砸在地上。

  “不要说这些疯话了,除非你想和这些人一样。”

  老人不敢置信的转过头来,两眼瞪的老大,只见那些躺着的、打着呼噜的、跟他们吃睡在一起的人畜,一个个的都没了气息。

  “怎么、怎么会——”

  “你连一个最低级的武者都打不过,你想反天?”

  “怎么回事,都吵吵闹闹个什么!?”兵卒用力拍打的门,怒道。

  “它们死了,”男人面无表情道。

  兵卒没有一点的情绪波动,只是不耐烦的道:“死了就死了,明个儿,你们自己把它们送到隔壁去,那些妖兽吃粗肉,坏了,一下子死这么多,不会得瘟了吧,我得找郎中瞅瞅,给我老实点!你们这些畜生!”

  士兵走后,男人才转过头,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:“你看到了?刚刚那个人的眼神,你看懂了吗?你以为没了武道,没了神祇,世道就会变好吗?不会的,会有另一个天压着你的,你反不过这天的。”

  老人跪在地上,张大嘴巴,喉咙口‘咯咯’直叫。

  兵卒来了,来了好多人,还有一些中级兵官,让管理这些畜生的弼马温战战兢兢,不知道怎么惹了这么一群人。

  “少爷,有大人要见你。”

  一位洪家的校尉不顾赃污,给这个尸臭味严重的落魄男人披上了一件外衣。

  男人麻木的眼神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“小四在关内死了。”

  男人眼中霍然爆射出汹涌的气焰。

  ……

  “所以就是这么回事,你老婆,他帮你去救了,结果救下来了,也跑了,他战死了,至于杀死他的人,也被别人打死了。”

  除了舍弃自己取代薛保侯外,戚笼把洪小四在关内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的这位兄长。

  前奋勇校尉,洪一。

  “人总是要死的,”洪一面无表情道。

  戚笼死死盯着对方死气沉沉的眼神,这一位,跟当年敢跟他拼刀的那一位,几乎没有一点相同。

  他刀术无敌时,能够记住的对手不多,而对方,恰好就是那么一个。

  “没错,人总是会死的。”

  戚笼手指一转,一口八斩刀钉在了对方面前。

  “受人所托,忠人之事,这里没有本侯的事了。”

  语罢,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  洪一盯着这口刀半晌,缓缓道:“把这口刀,带回去交给老爷子吧。”

  “大少爷你——”

  “我该回去了,明天还有粪车要拖呢。”

  洪一冷淡的道,还没说完,原本的牲口拦方向,一道雷光猛然降落,同一时间,一道凄厉绝望的声音嘶哑吼出。

  “不该是这样!!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