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六十三章 公器私用

第六十三章 公器私用

  十日后——

  “简蛹,怎么回事,为什么你管的这片煞气池会出现大面积的风水波动。”

  雨天台上,一道光芒乍显,化作一位身穿神大夫官袍的年轻女子,女人小巧玲珑,一双大眼睛分外惹人怜爱,然而此时此刻,方小蝶却皱紧眉头,死死盯向那虚空中浮动的巨大水池。

  水池之中,一颗颗人头大的气泡不断浮出,然后炸开,化作一团团纯粹的清色云烟,飞于天空,然后凝成某种类型的煞云。

  清气上升,这本就是煞气池不稳定的现象。

  “简蛹!滚出来!我知道你在这里,你如果不出来,我就立刻上报皇城司,到时候,我看你那个干爹护不护的住你!”

  “小蝶,小蝶,别激动,我不才睡醒嘛,”简蛹嬉皮笑脸的从一根水柱中钻出,舔着脸凑了过来。

  “简观察使,你能不能给本官解释一下,为什么在没有发生大的天象变化时,你所监管的煞气池会诞生这么大的风水波动,这么强烈的波动,十个神级阵法同时开启,都没有你这种消耗!”

  “嘿嘿,这个——”

  “观察使,你难道不知道,东西南北四个煞气池,外加中央总池,是整个武平天府,十万天极阵法的阵法总枢纽,一旦出事,便是大事,其它十几名煞气观察使都去群山、列宿、江河、凶地,去调整各地的煞气变化,让我们两人看管这里,本身就是一种重任!”

  “好了,小蝶妹妹,你别激动,你听我说,哎~我这也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——”

  说到这里,简蛹也是苦笑连连,他悄悄把方小蝶拉到一边,手掌轻轻一划,神光一闪,煞气池的一角便呈现出了一幅画面。

  只见在两山之间的一处隐秘地界,浓厚煞气在山势的阻挡下,连成一片,并且一座座煞气阵势拔地而起,有的化作一座冰山、有的是永不停歇的地脉波动、有的是恐怖黑风中的粗大触手、还有的,是包含着浓郁金气浓雾的万剑金云……

  在煞气密布的关外,七大督护府的人早就学会怎么利用煞气,制符篆、炼武器、养蛊虫,当然,使用最广的,永远是各种各样的阵势,是比普通风水阵更高级的风水煞阵。

  前者影响气运,后者改变现实。

  事实上,虚空度量衡超过一万点的神阵,本就是上三品煞气阵势的一个最低标准。

  “你给人私自放煞,你不要命了!”方小蝶美目圆瞪,不敢置信道。

  简蛹撇了撇嘴,“行了,别装了,这事搞的谁没干过似的,藤大勇给他老子炼丹,白哥他师父过生日,直接用五行煞气凝成十万朵鲜花,结果成功把他美人师父给泡到手了,天天跟我们吹嘘,还有魏巍、徐师兄……”

  “他们能干,你就能干了?而且你放的煞气有多少,一旦造成一点点的阵势影响,不用皇城司的暗蝶来抓你,你那位七姐,怕是就要参你一本了!”

  “是啊,被我七姐参,还是被我四哥打死,这还真是难以选择,”简蛹苦笑道,“我还是被我七姐参吧。”

  “下面是你四哥,是你四哥一人?”方小蝶瞪大了双眼,道。

  她还以为下面是至少一百人的道士团在布大阵,这才感觉这简蛹真是胆大包天,就不怕人多眼杂么——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关口,各司各部都在逐渐收紧。

  若是一个人话,倒还说的过去——当然那也不行!

  “简蛹,你有你义父做靠山,是有着大好前程的,千万别因为小事,被别人抓了马脚,你可别忘了,像我们这些煞气观察使,因为职位特殊,只要官职达到从五品以上,就有资格在新神庭计划中,竞选正神之位的。”

  “一旦晋升正神,虽然不比真神,但也超过半神,尤其是在这方天地中,只要神庭不被毁灭,就永远没有殒落的可能。”

  “那必须的,到时候,我怎么说也要给小蝶姑娘送上一顶正神夫人的名头。”简蛹继续嬉皮笑脸。

  方小蝶面色一红,跺脚不满道:“你想的美,这正神之位,还未必落在你的手上,说不定最后落在本姑娘的手上。”

  “一样,都一样。”

  简蛹咂了咂嘴,突然自嘲一笑:“哪有那么简单,且不说新神庭计划能不能成功,就算成功了,也未必没有坠落的那一天,千年古国都灭亡了,哪还有什么长盛不衰的存在,在人间,这是不被允许的。”

  方小蝶勉强一笑,避开这个沉重的话题,突然面色一变,声音尖锐道:“你确定下面只有你那位四哥一人,根据我的虚空度量衡探查术,下面有好几座煞阵,度量衡已经在接近一万了。”

  如果说,这‘四哥’是在实验某种大型阵法,需要煞气支持,还可以理解,但这明显不是这种情况,更像是,更像是——人为操纵煞气!

  简蛹挠了挠眉心,有气无力道:“管它呢,反正此次过后,四哥便不会来找我麻烦了,你我现在要担心的,这煞气要是被抽的太多,这假账该怎么做。”

  顺着他的眼光,可以看到,煞气池中的煞气,已经消失了浅浅一层。

  ……

  戚笼的确是用这件事来要挟简蛹,让他放开煞气,助他演练种种煞气阵法,或者说,演练他用龙脉为基,所开创出的,另类的法武合一。

  《风神杀阵》《金戈天云》《六宫红雾阵》《百虫毒烟阵》《清云香烟法》《艮山大幻》《冰魄云光》……

  在近乎无止尽的煞气供应下,一座座煞气阵势缓缓成形,有高近百丈的土山幻象、也有吐出无数尖刺的风暴、又或是满地爬的各种煞虫、以及天空中,一团团金色的、银色的雄厚云朵,云与云之间,还有虹桥、人影、群鸟。

  其中一道龙影长若天柱,在其中吞云吐雾,龙吐雾中,雾气渐渐化作红色,龙气化焰,雾气所过之处,阵法的度量衡就会迅速上升。

  而随着龙影在阵法与阵法之间缓缓游走,这些阵势也陆续稳定了下来,光芒闪烁不定,隐有共鸣。

  ‘别人都是以法炼武,最后把煞气炼入身中,而我却反其道而行,用龙脉演化各种煞气,不知道别的龙脉之子开发出了什么能力,但像我这般,绝无可能。’

  因为佛心种魔大法普天之下,只有一种。

  ‘这种变化虽然无法加入我的大武行体系,但可以算作佛心种魔大法的第二层变化。’

  佛心种魔——天机篇。

  有法悟无法,无修解有修。包含万象体,不挂一丝头。

  看着此起彼伏的庞大阵势,戚笼油然生出一种满足感。

  虽然受限于龙脉蜕变程度,这些阵法最多也只是中五品(饶是如此,这些阵势秘籍也花了戚笼接近百万金),但是煞气的高低,并非是指威力,而是自沧桑演变中,与天地的契合范围。

  而几十种阵法变化,这些古老的气息造连成一体,龙脉感受到了各种煞气的源头、变化、发展,猛然怒吼一声,滚滚火焰猛然包裹住了龙身,最终,一只凶恶的龙爪伴随着风云变幻,撕扯而出。

  第三次龙脉蜕变——风云龙爪。

  戚笼看了看手掌,虽然表面没有变化,但是可轻易感受到风水的变化,更有一种‘天地间皆吾所有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’之感。

  “非常有趣,”戚笼自言自语,“总算是能干正事了。”

  言语之间,滚滚浓雾如疾风走马,忽然将他借煞气演化的几十种阵法同时掩盖,放眼望去,白茫茫一片,覆盖范围达到数百里。

  而简蛹和方小蝶虽然感觉煞气池的煞气流逝停止了,但也看不清阵势内部了。

  “好了,结束了,总算没我事了,”简蛹伸了个懒腰。

  方小蝶欲言又止,却被简蛹打断:“就这样,挺好,其他事不要过问,也无需过问。”

  ……

  而在浓郁的阵势内部,戚笼盘膝坐定,背后缓缓浮现三道人影,代表着未来的佛影最清晰、最明亮,代表着过去的魔影融合了无间之意,几乎看不清影像,却又似乎无所不在。

  而前几日形成的‘现世杀神’演化出了一道惨白的人影,模样介乎于戚笼和薛保侯之间,但是两眼之中的纯粹杀意,却是两者都没有的。

  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三世佛,合起来便是如来之道。

  借助燃灯念,其实戚笼很早就领悟了‘未来弥勒’的真意,单论意境,相当于三分之一个真神。

  但‘未来佛’只能预测自己,对于别人的时间线,是很难预测的,道行越高,越是如此,而道门金丹这种‘本来真性与己合’的层次,超凡脱俗,飘渺无尘的存在,更是查无可查。

  除非成为真正的‘如来’。

  用魔意模拟过去,用杀意弥补现在,然后‘未来’还是‘未来’,借龙脉之助三合一,强行化作一尊杀意魔佛,并推演对方所在,这是戚笼唯一想到的,可以搜寻老祖宗的方法。

  至于能不能成功,‘未来佛念’推演出,有四成的可能。

  还有三成,自己会死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