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六十四章 色界斗魔王

第六十四章 色界斗魔王

  “不信众生有经妙法,不信众生无我寂灭,不信众生等大乘法,不信众生不生不灭,不信众生心如大海,不信众生等天尊行,不信众生为大空聚。”

  “如是不信,即得重病,生入阎狱,死入阎狱,行入阎狱,住入阎狱,坐入阎狱,卧入阎狱,食入阎狱,息入阎狱。”

  “无法可修,无法可学,无法可得,无法可受,究竟清浄。”

  “直面本心即是道场!”

  “道场即是魔场,魔场即是本心本域。”

  伴随着或零散、或正直、或扭曲的佛音念唱,三道虚影之中,佛影率先爆开,在几十座风水煞阵之中化作光明世界,佛光熠熠,天落金花,地生菩提,无数佛子、罗汉、菩萨、天龙八部等幻影相继出现。

  魔影在僵持片刻,也爆裂开来,不过不是佛光世界,而是重重叠叠的人影。填满了虚空佛境,又像是一点不在虚空之中。

  天魔复显大身,广大无数,遍满虚空,间隙无容。忽复身小,细如微尘。

  其细看之,诸大鬼王、夜叉罗刹、诸方人鬼,时隐时现——《佛经·未来劫》

  佛经中有这么一个隐喻,便是在未来佛现世之际,佛魔于庙中辩法,最后佛住魔走,而魔,也就是波旬,留下的最后一段话是:

  有石似段肉,饿鸟来欲食;

  彼作软美想,欲以补饥虚;

  竟不得其味,折嘴而腾虚。

  我今犹如鸟,瞿昙如石生;

  不入愧而去,犹鸟陵虚逝。

  内心怀愁毒,即彼没不现。’

  所以,最终走的是佛,还是魔?

  而戚笼强行将佛魔在未来融为一体,融合的到底是佛?还是披着佛皮的魔?

  ‘最后便是佛魔皆杀,真空无我,只是半神级别的真空杀道,能不能借助真空之意,诛魔杀佛?’

  戚笼背后的一道杀神幻影似崩似合,却始终没有完全融入其中,而佛域受此影响,也显出了种种诡异幻象,佛身上长满了尸毛,菩萨笑容满脸的脸上,流下了诡异的血泪,忿怒明王脑后,长了一张奸笑的鬼脸,不动明王座下,是满场飞奔的脚丫子。

  “无空有空,无色有色,无无有无,有有无有,终始暗昧,不能自明,毕竟迷惑。”

  戚笼满头大汗,脸颊抽搐,牙根子都显露出来,像是狼龇牙的模样,双手做握刀状,眼中恶气一闪,猛然暴喝。

  “杀人刀子,横拈倒举。逢佛杀佛,逢魔杀魔!”

  无形的刀光如电闪雷鸣,瞬息之间,抹过一个个诡异佛影的脖子,最后一道刀光一闪,抹开了自己的脖子。

  戚笼感觉肉身开裂,一个真正的‘自我’从肉体凡胎之中脱出,同样,眼前的实相,无论是花草树木,还是天空、大地、山河、人影,都在迅速‘解开’。

  就像是一团团毛线,找到了线头,然后不断的向外抽。

  等‘本我’彻底从肉壳中走出,没有山,没有海,没有一切颜色,有的,只是一条条线,所有的光怪陆离全部被抽掉,有的,只是各种浅浅的线。

  ‘佛家的色空!’

  一切有形质,且能感应到的东西叫‘色’;生老病死、新旧交替、刹那生灭的最后结果是空,过程也是空。

  所以才叫做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;又谓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
  这已经超出了欲界的范畴,达到了色界的边缘。

  戚笼心念一动,拨动了自己脚下的一根线,然后刹那间,他仿佛穿越虚空,看到了两道人影,正在与一尊盖世魔王决斗,打的天地变色,日月无光,一座座城池毁灭。

  而且这些城池,似乎还不在武平督护府中。

  其中一个人好像少了一只手,另外一道战意盎然的面孔显露出来,是自己。

  看到了‘戚笼’的脸,一切幻象瞬间消失。

  ‘色空合一,脚下的,原来是时间线。’

  戚笼再一次波动自己的线,然后,他又看到了另一副画面。

  那是在一处类似天坑的所在,无边的大地干旱而满是裂纹,裂纹之中,是无数燃烧着火焰的粗链,随着锁链转动,链条上的黑火渐渐化开,化作热量,融入其中。

  一人浑身鲜血,半跪于地,脑袋低垂,血液像是岩浆一样不断溢出,青烟滚滚间,一条锁链猛然从地底钻出,插入他的心脏,而另一道人影踩着他的脑袋,另一只手在拔他的脊椎。

  此人冷岩一样的面孔仿佛亘古不变,满头幽发缓缓起浮,彰显着恐怖的霸道,拔出的脊椎上层层鳞片,上印山川河流、文耕武戈,正是龙脉。

  然而龙脉的反扑在此人的手掌之下,全部烟消云散,对方漆黑的指甲上,有着瞑而晦的龙纹,蕴含着一个世界的力量,硬生生挡住了龙脉的反击。

  天空之上,不周巴掌大的小扇子打开,遮住面孔,眼神闪烁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  龙首、龙角、龙爪、龙鳞、龙筋、龙尾、龙眼、龙髓,具显现在这条龙脊之上,滚滚龙气几无穷尽,然而随着那帝王一样的男子猛的一抽,血淋淋的龙脊被硬生生抽了出来,那团烂肉一样的男子砸落在地,面孔朝戚笼的方向转出,露出惨白突起的眼珠。

  ‘他’,正是戚笼!

  看见‘自己’的面孔,场景回溯,这条时间线又一次平息了颤动!

  戚笼愣了半晌,才回过神来。

  ‘龙脉被夺,我死了?’

  那个男人是——烛九幽!

  他怎么真身下凡的?

  黑火、锁链、干枯的大地,焚神戾焰被那锁链给封印了?

  “看到没有,你在未来会死,所以与其死在未来,不如现在就死在本王的手上。”

  头戴琉璃冠冕的魔王出现了,气势恢宏而恐怖,没有任何废话,纤细苍白的五根手指微微一扬,色界之中,无数道虚线凭空而生,向戚笼撞来。

  不用感应,戚笼就知道,这一道道时间线中,都蕴含着欲海里难以想象的恐怖,一旦被卷入其中,便是六根被污,魂消魄散的下场。

  ‘无我无间,无间无我。’

  戚笼心念一动,身影瞬间消失,并在下一瞬间,出现在波旬身后,嘴巴一张,一道恒河流沙般的佛光直击对方脑后。

  “未来渡!”

  在色界之中,只有纯粹的意境交锋,而戚笼的‘未来佛’,正是这魔王的克星。

  佛光撞在魔王的后脑勺上,直接把对方的脑袋轰爆掉,炸成漫天水液。

  戚笼心头忽然一缩,原来是一滴水落在了他的肩上,顿时感觉辛酸苦辣、诸般幻象,一齐袭来。

  那一滴水像是沁在白纸上的墨汁,迅速化开。

  “你怎能逃出我手。”

  耳边魔音一闪,戚笼眼角一抽,毫不犹豫的以身化佛光,出现在未来,然而刚刚现身,精神便一阵恍惚,各种光怪陆离的画面出现,搅的自己意识散乱。

  “未来可以改变,但是过去还是过去。”

  同一条时间线上,另一个‘戚笼’过去走了出来,眼神之中,是琉璃变化的诸般魔光。

  ‘麻烦了,这魔王的业位远高于我,一旦被祂在时间线上追上,我必死无疑,这三成的死亡概率原来是应在这儿,得快点找到‘老祖宗’的所在,然后离开这里。’

  心念一动,戚笼意识便穿越层层色空幻象,去寻找‘老祖宗’的踪影,然而在这过程中,他的面孔一会儿变成女人,一会儿变成老人,又或者突然长出了多余的手脚,或是增加了无数负面的情绪,又或者是各种真假难辨的记忆。

  波旬在改变过去,影响未来。

  在这种种冲击下,饶是戚笼意志坚定似铁,意识也不由混淆起来,仿佛有无数个‘我’在自相残杀,脑海中的记忆无限的扩大。

  心如铁石,不惧外物,尤困自我。

  背后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,越来越响。

  而就在这个危险关头,一道熟悉的强调再一次响起,似歌似谣,飘渺自在,还有那熟悉的鸭子‘嘎嘎’声。

  “六欲原从暗里来,相牵鬼道可哀哉。君还会得悲歌意,束尽群妖道眼开。”

  一种莫名感悟从心底涌出,戚笼双眼顿时一清,脚下线条也鲜明起来。

  然后腔调一变,变的慷慨激昂、壮怀激烈,像是一个勇士从西山跨白虎以归家,战退强魔,元神复位。

  “人言此界极难度,我道色尘容易消。但使自家心似铁,重教炉铸火来烧。”

  戚笼的心头,忽然多了一篇复杂深奥的道家文字,文字一瞬间投入记忆之中,化作一团三色火焰,无数恐怖的画面和真假难辨的记忆经火一烧,如积雪消融,统统消失不见。

  “三味真火!下界道人,你敢坏本王的好事!”

  波旬的声音变的恐怖而扭曲,而鸭子‘嘎嘎’的笑声也响了起来。

  “非也,非也,我道家大事还要落在此人身上,还望魔王手下留情,放下屠刀,专心对付秃驴。”

  戚笼意识猛然闯入一片佛光普照的地方,一座座佛塔此起彼伏,佛光越来越强,背后的魔影也越来越暗,终于,戚笼意识闯入了一座佛塔之中。

  老祖宗正无聊的翘着二郎腿,磕着瓜子,懒洋洋的打了个哈切,突然美眸一亮。

  “恩?我孙子的气味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