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六十五章 大事件

第六十五章 大事件

  雾气一浪高过一浪,并与天上的各色云光并成一线,形成排山倒海之势。

  然后所有大阵猛然爆开,风光、金戈、烈火、寒刀、虫豸、魔影、恶鬼、神兽幻影等等,所有煞气与龙脉合一,形成一道巨大的风暴巨龙,两眼亮如红灯笼,与天同高,身影猛的一卷,同时卷住了相差至少五十里的两座大山,然后仰天咆哮,龙身猛的一合。

  至少十座神级阵法的煞气,混合着阵法的威力,龙脉的演化,同时爆发;天地之间,风声、水声、各种天象,全部戛然而止,所有煞气变成了混沌态的黑云,往中一收,然后猛的爆炸开。

  恐怖的煞气风暴疯狂溢出,所过之处,一切被犁了个干净,余波冲过五百里,最后直到千里,煞气波动才彻底烟消云散。

  简蛹和方小蝶面色凝重的看着这一幕,久久没有说话。

  过了许久,简蛹才涩声道:“居然人为的制造了混沌态,这种力量,跟真神意志降临也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真神级别的力量,就算是有我不限量供应煞气,十大府将中,又有几人能使的出来,四哥从关内回来后,真是、真是——恐怖!”

  方小蝶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面色一变:“坏了,这种冲击力,十万天级大阵必然会被刺激开启,你这事瞒不了了。”

  “瞒不了那就不用瞒了,如实上报吧,这一次,要参也轮不到我被参了。”

  简蛹死猪不怕开水烫,反正这般动静,武平天府之中,宗师以上的高手,五品以上的神官,没有一个不会感应不到,天塌了自然有高个子顶着。

  侯府之中,红烟绕正在陪着鹖后夫人喝茶,感受到这般动静,面色大变,一颗纯黄色的小人猛然浮现在她的头顶,散发着一圈又一圈的规则之力。

  何为金丹?

  答曰:本来真性是也。以其快利刚明,变化融液,故曰金。曾经锻炼,圆成具足,万劫不坏,故名丹。

  所以金丹不一定的圆的,但它呈现出的,一定是其人本性。

  红烟绕头顶的那颗‘金丹’,好似东拼西凑的血肉小人,看上去十分邪恶凶残,让人一眼望上去,就感到浑身剧痛,好似器官都有了灵性,要主动剥离肉身。

  附近有好几个丫鬟面色瞬间惨白,手指、手臂、甚至脑袋直接落了下来。

  鹖后夫人带着黄金翡翠指甲套的手指轻轻一抬,顿时,所有人恢复原样,好像刚刚只是幻象。

  “你们先下去吧。”

  “是,鹖后。”

  那些丫鬟面色惨白,身子颤抖,不敢再看红烟绕,身子一抖,化作一只只青鸟,飞腾而去。

  红烟绕顾不得其它,连忙道:“干娘,刚刚那是四哥?”

  “既然知道了,又何必多问?”

  “可是不可能啊,根据我的感应,四哥应该还没突破半神才对,可是刚刚的动静,分明是‘混沌态’啊!”

  要知道就算是两个半神全力撕杀,神力相撞,也不一定能制造出‘混沌态’级别的动静。

  “别忘了,你四哥可是有一条龙脉。”

  “龙脉有这么恐怖?”红烟绕自言自语,她现在也只能把这种层次的力量爆发,归结于龙脉这种天地至宝上。

  不然她实在无法解释那种心悸的感觉。

  “你四哥实力强大,这不是好事吗?”鹖后夫人用指甲套轻轻掸着香炉中的烟香,将缕缕白烟掸成雾状,遮住了她的脸。

  红烟绕苦笑一声:“干娘,你难道不知道义父和那一位的交易,四哥夺了龙脉就已经让人吃惊了,现在居然还展现出这么强势的力量,那一位会怎么想?”

  “怎么想?当然是爱怎么想就怎么想,这方世界的女魃早就被第一代妖皇轰杀,死的不能再死了,那一位想要像烛九幽一般真身降临根本不可能,既然如此,我们为什么要怕祂呢,就因为祂是真神?那口刀既然在,我们就不需有任何担心。”

  见红烟绕依旧面露愁容,鹖后夫人轻轻一笑,“别忘了,小四还未成半神呢,他能不能成半神,你义父说了算,别担心了,交给你义父处理吧。”

  红烟绕眼光一亮,“义父他,要归来了?”

  ……

  就在同一时间,新任十大府将,紫衣道将的大营之中,先锋使赵宁、娼娘子白月堂这两位前吕阀十豹将,正陪伴着承天堡的几位女眷,二小姐程离、花黎夫人、还有四小姐程卿,其中程卿和先锋使赵宁是夫妻,所以一到武平天府,程离就迫不及待脱离‘薛保侯’的‘魔爪’,来投靠他妹妹和妹夫了。

  几人正聊着承天堡发生的大事,忽然间,赵宁、白月堂都是面色一变,尤其是赵宁,经过东荒一战,已经在突破宗师的边缘,他能感受到,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,猛然爆发出来。

  这种力量不同于一般的天象变化,非要说的话,跟前几日,某一尊真神意志的降临颇有几分相似。

  是相同的恐怖层次。

  “怎么了,妹夫?”程离虽然也感到心头一紧,但她毕竟实力低微,没法感觉到更多,只是满怀期待道,“既然紫衣姐姐成了府将,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跟薛魔头一刀两断了!”

  赵宁、白月堂对视一眼,都相顾无言,就连她的亲妹妹程卿都苦笑一声,自家这个姐姐真是被父亲保护的太好了,完全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恐怖。

  “二姐,宁哥他们在武平天府也很难,我们是关内军阀,关外人不待见我们,而且紫帅是纯粹靠武力夺取的府将之位,根本没有交好的势力,加上如今大战将起,各方势力都在疯狂囤积各种战备物资,紫帅现在正在头疼这些事,还是——不要去麻烦她好了。”

  白月堂更干脆,两条大白腿转了一圈,然后翘了起来:“小妹妹,我也就实话实说了,像你这种情况,只有薛侯爷甩你的份儿,没有你抛弃人家的事,无论承天堡是你大哥还是小弟做主,这种情况都不会改变,要我说啊,你还是乖乖洗白白送到那位侯爷床上,这样至少能免去一些苦头。”

  “你们!”程卿气的满脸通红,胸口剧烈起浮,最后咬牙道:“我程卿就是死!也不会成为行尸走肉,任人摆布!”

  语罢,她两眼通红的冲了出去,花黎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,朝几人微微躬身,也追了出去。

  程卿想了想,看向赵宁:“我也去看看?”

  “去吧。”先锋客温和道。

  程卿点了点头,心里想的却是,当初父亲让薛保侯照顾宁哥,不知道这份承诺还有没有效,但不管如何,都不能让这个大小姐坏了与薛府的关系。

  等就剩二人后,白月堂风骚的脸蛋难得严肃起来,“刚刚那个波动,是薛保侯?”

  “是他。”赵宁点了点头,严肃道:

  “这股力量说不定还要超过紫帅,而且那种横扫一切的气场,让我想到了当年的侯爷。”

  白月堂也露出惆怅之色,道:“吕侯最后出现的地点就是在关外,但是紫帅这么多年的调查,也只查出,吕侯的消失很可能跟传说中的大劫有关,而且其中更牵扯到了好几尊真神,也不知我们最后能不能找到吕侯。”

  赵宁想了想,下定了决心:“明日我就带夫人去侯府,拜见那位薛侯爷。”

  “听说那位侯爷好色如命,要不是紫帅脸皮薄,这会儿怕是早勾搭上了,看来还是得老娘出马啊!”

  娼娘子白月堂舔了舔红唇,当年的山南道第一鸨,露出要重新出山的姿态。

  ……

  而一些人念叨着的‘薛保侯’,却在爆发之后,重游沉寂起来。

  事实上,戚笼这次爆发完全出于意外,通过杀戮魔佛,强行突破色空,这其实是有很大风险的,而回来也是如此,一不留神,就会把肉身撑爆。

  而相对安全的路线是,先回归欲界,然后再从欲界回归己身。

  但才从波旬手下逃生,但凡戚笼的脑子不是被门给夹了,他就不可能自投罗网。

  就是因为这些缘故,他才造成了这么大的动静,这一点都不符合他本人低调的性格。

  “居然在那儿,不过怎么会在那儿呢,”戚笼自言自语,满是不解。

  ‘老祖宗’的所在,居然是在被毁灭的大鸠府遗址中;而且看她的样子,似乎也不像是被囚禁。

  当然,以她老人家的脑子,可能也分不清自己有没有被囚禁。

  不过大鸠府和武平天府相差至少十几万里,中间隔着无数山川河流、凶地恶谷,一个月内,赶路的时间都不够,除非——戚笼想到了一种可能,那是源自于古国巅峰时期建造的传送阵法,能把大军传送到钟吾古地任何一个地方。

  不过这种阵势机关就算存在的话,也只会掌握在三个副都督的手上。

  “司马正道——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他算是欠了对方一个人情,没有这位副都督的拖延,他这一次怕是要悬了。

  谁能想到,哪怕只是感应到佛意的变化,波旬便能降临。

  魔种的波旬意念早就被他炼化了,魔王之所以能降临,是因为佛意在色空之中的不完全演化,给了对方一点可乘之机。

  又修养了一日夜,消化了这次经验之后,戚笼便打算拜访那位司马都督,至少在封神榜一事上,他应该跟恶道宗不是一个阵营。

  然而一件事打破了戚笼的计划,甚至让他制造的‘混沌态’影响都迅速消失。

  武平天府三大副都督之一,掌管十大军团的巅峰半神练副都督练铁手,在七府大会归来之际,被刺身亡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