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六十六章 余波不止

第六十六章 余波不止

  练铁手,武平督护府第三任都督,号称百年都督、阳都督、铁血大元帅。

  论实力,无可争议的武平督护府半神级第一人,最强悍的战绩,是曾以一人之力,轰杀了上一代的陈国国主,一尊真神级别的祖灵。

  其本人更是第一位从影子督护府拿到全部兵权的一品大员,自他执政以来,开创武平督护府的平天御齐亲王,彻底隐居幕后;更有传闻,这位曾经的御皇子,不是隐居幕后,而是被督护府一众军阀头子彻底夺权,就算是其本人,也被‘流放’。

  至于流放到阴间还是阳间,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。

  然而就是这么一号顶级强人,加上随他而去的两位半神级的天策上将,三位十大府将,十三位宗师级的通天骑兵,恶道宗五十名高功,一起被灭,无一活口。

  焦躁的氛围在空气中疯狂传播,谁都知道,要出大事了。

  “侯爷!”

  “将军!”

  “侯爷,上头什么情况——”

  身上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天武将军铠,出现在军营中的戚笼扬了扬手上的加急军令,面无表情。

  “五品以上军职的军官通通出列,跟本侯参加誓师大会,过时皆斩。”

  “侯爷,什么内容?”

  戚笼生深吸一口气,“宣布对陈国开战的檄文。”

  三日前,陈国南域侯,连同东荒大草原左国师玉兔真人、右国师兕怪妖君、中山国五狱尚书、四方相,加上道兵中郎将、神武将军等宗师强人不下百名,在叛党的帮助下,对练副都督一行人进行超规模的刺杀。

  期间,至少有五尊真神降下意志,而其中有一尊真神,驾驭的是留在此界的分身,钟山之神烛龙,这一位,是除了沧澜江孕育的那尊龙脉之王外,钟吾古地最强的一条上古真龙。

  无一活口!

  七大督护府,一百年来,第一次有一品大员殒落,哪怕被灭的大鸠府,其府上的两大佛尊也没有战死的消息。

  以上这些,都是高级别将领才能得到的官方通报。

  戚笼沉默的走向去往天兵塞的传送阵,天兵塞距离武平军府足有万里,属于他的小派系中,十几名校尉虽然有千言万语想问,但最后却全部沉默下来。

  突然,天空传来猛烈的风声,无数似龙似蛇的幻影遮蔽了整个天空,黑压压一片,风力更是卷的沙尘四起,让人睁不开眼;戚笼抬头,只见一条条蛟龙短有三四丈、长有十来丈;最长的蛟龙足有百丈,人首蛇身,半神级别的气场毫不掩饰的展露出来。

  先是零星的雨点,然后是淅淅沥沥的小雨,等所有蛟人都飞过头顶之际,天地间的水汽已经浓郁到了极点,‘轰’的一声雷响,大雨倾盆而下,顿时,烟尘具消。

  “十大军团中的蛟人军团回来了。”

 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,然后所有人继续默默的赶路,很快,多则几十位,少则两三位,越来越多的督护府将领开始往传送阵汇聚,像戚笼这一小派系,论数量,在人群之中只能算是中等。

  每一行人中,都至少有一个宗师领队,在关内近乎于神话的宗师,在这武平天府中,却跟大白菜一样,一坑一个。

  武平天府,七大督护府的发源地之一,便是在关外,也是圣地中的圣地,外抗两国,内镇叛逆,一旦动员起来,其隐藏的力量,让所有人都震惊。

  五品以上的将领,不管官职大小,隶属于什么军团,基本上都算眼熟,在这个关口,彼此间最多微微点头示意,只有在遇上‘薛保侯’时,才会诧异的多看两眼,好似在看什么珍稀物种。

  以前薛保侯强归强,但大家更认的,其实是他背后的义父,是侯副都督的权势,但是自‘混沌态’爆发之后,加上其本身拥有一整条龙脉,大家这才意识到,消失一年多的薛保侯,爪牙鳞角变的更锋锐了。

  暴雨之中,一种特殊的情绪在蔓延。

  所有人都在震惊、愤怒、乃至于对未知未来的恐惧,但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,天大的机缘来了!

  十大府将死了三个,必然会有三个将领被提拨。

  两个统帅十大军团的天策上将没了,意味着至少两个军团需要最高领袖。

  练副都督殒落,也就意味着,他这一大派系不可逆转的势弱、分裂、下沉。

  三大副都督,一统武、一管文、一驭道,分工明确,现在最高军事领帅殒落了,也意味着这两位副都督之间,再没有缓冲区了。

  而对于戚笼来说,唯一算是好消息的便是,这一次动手的五大真神中,有烛九幽。

  这次刺杀,基本上标志着,烛九幽和七大府背后的巨头们正式绝裂,他不用再担心,烛九幽会借助那些怪物们之间的交情,强迫他交出龙脉。

  不过另一个问题出现了,他之前色空合一,拨动自己的‘时间线’,看到了烛九幽‘杀死’自己的一幕。

  这一幕会不会再一次上演?

  这一次刺杀,是未来的正常演化吗?

  而且当初那个画面,虽然只有烛九幽一人,但是戚笼明显感觉到,真神的气息有两股,一股是烛九幽那霸道恐怖的九幽龙气,还有一股,则是干旱无边大地的力量,是那无尽锁链的主人。

  那一尊神祇是谁?

  对方不是在煞气走廊上,跟烛九幽一起出现的老头子。

  如果祂是陈国、中山国背后的神祇,那么这次刺杀就能说的通了。

  但如果祂是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神祇,那么,这一次刺杀,必然还有隐情。

  戚笼一路沉思,直到来到传送阵前,才掐断了思绪。

  传送阵是一座巨大的九层法台,而传送的本质,是对于虚空规则的一种扭曲,跟道家召唤法兵法将类似,只不过直接将肉身招摄过来,需要的风水之气难以计量,阵势层次更是难以想象,也只有武平天府才能供给这么大的能量。

  “不好意思,让让。”

  在先锋卫的一个校尉反应过来之前,戚笼闪电般的探出手臂,把他往后一扯,同一时间,一根鲜红的爪子扫了过来,差一点点,就划过了喉咙。

  一股血液般的邪恶气场蔓延过来,一伙身穿血色战甲的将领大摇大摆的插了队伍,横冲直撞,不少人眼中怒气一闪,但看到来人身份后,却又强行忍了下来。

  十大府将——赤弓神将。

  只见最前面一个相貌邪异的红发男子身上,一根口口弯刀不断从皮肉间钻出、再缩入,给人的感觉,即像是千年蜈蚣精化作人形,又像是百年蜘蛛精钻入人壳。

  看见‘薛保侯’,赤弓神将咧嘴,露出满嘴口器,“原来是薛侯爷,侯爷,一起啊?”

  “不了,赤将军先请,”戚笼平静道,并主动退了一步。

  “哈哈,也好,哈哈。”

  赤弓表情似笑非笑,嘴里更是闪过意义不明的笑声,带着他的人马,直接霸占了传送阵的中央,汹涌的符文神光一闪而过,这群人的身影顿时消失不见。

  “侯爷!”先锋卫的校尉大多露出愤怒之色,这群眼高于顶的家伙,何曾受到这种侮辱。

  “葬礼之上,不争口角,不动刀兵,这是活人对死人的尊重。”

  今日除了誓师大会外,还是练副都督的衣冠冢落葬之日。

  光芒一闪,戚笼一行人出现在了万里之外的天兵塞,刚一露面,无数道恐怖级的气势便扫过来,好几名校尉面色一白,差点直接晕厥过去。

  这些气势中,至少有四股,是半神的意志。

  戚笼突然上前一步,双眼一眯,众人只感觉眼前被白光一照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刚刚那还铺天盖地的气势,全部消失了个干净。

  将半张虎符往传令兵手上一丢,他便直接进入要塞中。

  而传令兵愣了半晌,才连忙大声:“忠武将军,薛保侯到!”

  ‘薛保侯居然踏出了那一步。’

  ‘比我想象的要快。’

  ‘他没有动用龙脉吧?’

  ‘没有,是他本身的力量,一种连气势都能粉碎的强悍杀意。’

  ‘看来十大府将中的三个空位,又多了一个强有力的争夺者。’

  ‘对于有些人来说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’

  誓师大会之上,不少已经落座的将军眼神闪烁,更有不少人。把目光方在了第一席第一人的身上。

  那是一个小山般的巨大身影,像是肌肉堆叠成了人形,此刻却头扎孝巾,臂缠黑纱,铜铃大眼中,是不加掩饰的悲伤。

  练副都督之子,十大府将第一位,兽神将——练铜旗。

  “人到多少了?”坐在主位上,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突然开口道。

  “回侯副都督,已经来了五成。”

  “再等一炷香时间,一炷香后还没赶到者,无论是谁,官衔降一品。”

  “……是,都督。”

  戚笼就是在这个关口,走进这至少能囊括万人的议事场所中。

  当先一眼,便看到摆放在一座棺木后面的三张椅子。

  一个老人,一个中年胖子,分别坐在左右两张椅子上。

  戚笼往中间那张空荡荡的椅子上扫了一眼,就面无表情的坐在了第三排中间的位置上。

  老人昏黄的老眼微微一抬,然后若无其事的收了回去。

  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‘父子’,就在这么一个特殊的场合上,再一次见面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