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六十七章 上位

第六十七章 上位

  座位顺序是按照官职分配的。

  最上面的三把椅子自不用提,如果在一百年前,中间那把椅子其实也是空着的,它代表的是武平督护府唯一一位正一品大都督,平天御齐亲王。

  现在这把椅子又空了。

  而第一排的席位上,是十几道气势恐怖的身影,天策上将、十大军团的兵马大元帅、还有十大府将第一的练铜旗。

  第二排的人就更多了,而且分成两种,一类依旧是半神,或者说接近半神的强者;另一类是一点气势都没有的,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的老人,戚笼在侯府见到的六弟杨相,又或是曾经遇到的古漠域域长鹖天冠,跟这些人的气势很相似。

  前者是武平督护府的十大府将、上柱国真人、骠骑大将军、辅国大将军、镇军大将军,后者则是武平督护府的各部司顶级官员,天禄大夫、暗议中丞、皇书令等等,这其中任何一个的权力,都不逊于山海域长这类一方大员。

  这些人一共有三十多位,泾渭分明。

  在这其中,还有几位并没有身穿朝服的老人,这些老人皱纹满脸,老眼昏花,有几位还打着瞌睡,这其中包括洪家的老爷子、叶家的叶老太君,都是曾经大督护府的中流砥柱。

  再往下,能有落座资格的,就是戚笼这种宗师级别的强人,至少五品以上的实权将领,密密麻麻一大片,足有三四百名,相互之间不时交头接耳,目光闪烁,其中也有好几位,气势深不可测,似乎是半神,又似乎不是。

  这些人涵盖了督护府所有高级别的将领,龙蛇混杂,而且从目前来看,只来了一大半。

  “不好意思,这边没人吧。”

  位置是肯定够的,但除了熟人,几乎没人会选择挨着坐,然而眼前这个短发青年话还没说完,就一屁股坐在了戚笼旁边。

  “侯爷,我叫叶落秋,我这次来,是来进入前三排的。”

  “这里便是第三排。”

  “不,我指的是,武平督护府权力层的前三排,譬如,十大府将之职。”

  “哦,那你加油,”戚笼直视前方,道。

  “嘿嘿,侯爷,我就直说了吧,这一次,必然会有很多人盯上那四个位置,也许还不止四位,所以,合作是必然的;您还不知道吧,你们侯家,至少有十位将军凑在了一起,想要推人上位,他们没有通知您吧。”

  “四位?”戚笼第一次有了反应,转头道:“你说的是四位?”

  “你等会就知道了,”叶落秋神秘的一笑,道:“只要您加入我们,我们可以给您提供至少三个真龙部位,又或者,能促进龙脉蜕变的一味大药。”

  戚笼看了对方一眼,突然道:“你不是关外人吧。”

  “不是,正式介绍一下,前地军山阳道领袖,红叶公,现任绝军团的参谋总管。”

  戚笼眼角一抽,眼中猛然闪过金翅大鹏鸟的锐光,神兽血脉的靠近,不可能避开迦楼罗的狩猎本能。

  “地军的王公?你身上可没有王族血脉。”

  “虽然地军对外宣称,所有王公都是当年的十二王族后裔,但事实上并不是,至少就我知道的,至少有三位地军半神,体内并没有王族血脉。”

  “那你是怎么当上山阳道领袖的,红叶公?”戚笼怀疑道。

  “逆王八乱后,弃妖皇重新选定天、地、春、夏、秋、冬六官,我父亲便是最后一任秋官冢宰,后来古国灭亡,这神职便就落在了我的手上,我少年不更事,误上贼船,好在后来拨乱反正,率众加入了十大军团之一的绝军团,加入督护府的时间,应该是侯爷入关的前一年。”

  “拨乱反正?”戚笼语气古怪的重复一下,才道:“有道是宁为鸡头,不做凤尾,你好好的叛军首领不做,跑来这里来参选十大府将,还真是——有志气。”

  “侯爷这次倒是说错了,在地军中,鸡头只能有一个,便是神侯,只有在督护府中,我才能做‘鸡头’,”叶落秋顿了顿道:“侯爷,自一百年前,平天御齐亲王神秘失踪后,这里就再没有‘鸡头’了,或者说,只要成为前三排的成员,人人都是‘鸡头’,这是很多人加入督护府的原因。”

  “哦?你具体说说。”

  叶落秋笑容浅浅道:“侯爷,到了我们这个层次,金钱、女人、权力,只要想,都能轻易到手,只有真正的好东西,才是我们追逐的目标,譬如说,证就真神的大机缘,又或者是,此方天地的权柄,”

  “我父亲是天地六御之一,掌握天地肃杀刑罚,诛神灭魔,人神畏惧,但他也只是借天之权、替天行道,这‘天’是钟吾妖皇,而妖皇殒落后,他便什么都不是;而只有在这里,才能掌握完整的天地之权,这里才是真正的‘神庭’。”

  叶落秋往十大府将的方向看了一眼,眼神中,是不加掩饰的狂热,又道:“对于很多人来说,他们是叛国者、是野心家,但对于我来说,他们的出现,才是真正的老天有眼,正是因为古国灭亡,幕后之人出于某些目的,又不打算再立一个妖皇,所以封神权才会下放到我们的手上,而不是交给另一个皇帝。”

  “神权下放,军权崛起,有实力和势力,便能证神,这才是我向往的世界。”

  戚笼明白对方的意思了,七大督护府的幕后巨头们不希望下一个‘龙脉之王’诞生,好妨碍祂们从这个世界获取祂们想要的东西,所以只有妖皇才能掌握的权柄,祂们也不介意跟这方世界的‘土著’共享。

  有了妖皇,大家最多只能喝汤,而没了妖皇,大家可以上桌子吃肉了。

  这或许才是七大督护府气运如火如荼的最大原因。

  戚笼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为什么选择我?”

  “因为你有龙脉,所以你跟我们一样,都受到某种程度的忌惮。”

  “有意思,我和你们一样?”戚笼嘲讽一笑,且不提‘薛保侯’他那个义父,单是‘薛保侯’本身,便是武平督护府出身的武将,他可不算是外人。

  “当然一样,关外煞气充裕、灵气旺盛,按理来说,诞生于关外的龙脉只会更多,但整个武平督护府,除了你之外,还有过任何一个龙脉之子吗?”

  戚笼当然明白这是为什么,整个七大督护府范围的龙脉,应该都被‘九幽军团’吸收。

  “那又如何,加入其中便是。”

  叶落秋眼中光芒一闪,“侯爷你果然知道不少,但是侯爷,加入那个军团,就注定要参与未来的神战,这可是整场大劫中,最危险的一部分,侯爷既然有成为十大府将的大好机会,又何必要舍易求难呢。”

  “你有点说服我了,”戚笼看向香炉中,烧到一半的檀香,“只是,就算按你所说,十大府将中会出现四个名额,本侯怎么知道,你利用完本侯,会不会把本侯一脚踹开。”

  叶落秋轻轻一笑,道:“侯爷,我们这个小组织,加上我也只有三人,而且都已经挑好了各自的府将之位,若是侯爷不信,我们可以先帮你争夺属于您的府将之位。”

  “属于本侯的位子?”

  “铜旗,”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,整个场地瞬间安静。

  练铜旗脑袋抬起,通红的双眼上,露出微微茫然的神色。

  “你上来,坐这里,”侯副都督点了点中间那张椅子,面无表情道。

  在场所有人都是心思深沉之辈,然而,此话一出,场面一片哗然。

  没人想到侯府都督会出这一招。

  十大府将是督护府的牌面,但却不是实权的顶层,府将再往上,是掌管一个军团的兵马大元帅,大元帅卸任之后,是担任统管整个督护府军事力量的天策上将,这已经是人臣的极限了。

  三百年的武平督护府,唯一一位从天策上将提拔到副都督一职的,是练铜旗的爹,那位被刺身亡的练副都督。

  一股血气直冲脑门,练铜旗双眼猛然睁大,一瞬间变幻了好几个表情,只是脚步却迟迟没有迈出,过了许久,才语气复杂的道:“谢叔父厚爱,但铜旗何德何能——”

  “你爹是练铁手,这就是你的能力,”司马都督轻描淡写的道:“父死子继,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,在这关头,没人会反对,你爹的那群骄兵悍将,交给你管,大家才不会起不该有的心思。”

  叶落秋收回目光,凑到戚笼耳边:“侯爷,正是兽神将之位。”

  没有推三阻四,更没有黄袍加身这些形式,练铜旗只沉默片刻,便就步伐坚定的走了上去。

  洪家那位老爷子率先起身,躬身行了军礼。

  叶老太君紧随其后。

  再然后,兵马大元帅、天策上将、中书令、尚书令、诸部诸司的最高官员,一个个站了起来,躬身再拜。

  像是风吹麦浪,最后,在场的所有高级将领纷纷起身,不管心思如何,对这位小练副都督,都行了最高的礼节。

  戚笼混在人群中,目光扫向十大府将的位置,死了三个,还有一个一步登天,按理来说,到场的该有六个府将才对。

  然而在只剩半炷香的情况下,只有四道身影,出现在该出现的位置上。

  “我说过,很可能还会空出几个位置,”叶落秋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,轻轻道:“如果这位小练都督不上位,练家那一派至少要保证,十大府将中,有六位是他们的人。”

  戚笼目光一闪,忽然回头,只见在大门口处,浑身是血的娼娘子倚门而立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