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章 得道者

第七十章 得道者

  戚笼盯着对方,看不出对方的实力,唯一能够感应出的,便是对方的气息,跟他背后的那副巨大的‘道’字极其相似。

  “所以,我能不能认为,这是你的意思,而不是武平督护府的意思。”

  “如果铁手还在,他不会反对,所以这就是武平督护府的意思,但是铁手走了,我和侯孝天,哦,也就是你现在这个身份的义父,彼此间的想法并不一样。”

  “侯孝天隐忍而深沉,我懒散而疏于世事,其实我们两个,都不适合跟真神打交道,侯孝天心思太深,难以促发,临机差了点,而我又善算天机,易漏人心,只有铁手明大局,知进退,能狠亦能忍,当初平天御齐亲王就是这么栽的,所以武平督护伏府才能力压其余六府,获得人造天将计划的支配权,他才是最适合跟那五位真神打交道的,谁知他就这么栽了。”

  ‘我的身份被发现了!’

  ‘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真神,有五位!’

  戚笼心头一惊,不过色空合一之下,只能以真面目现身,他也料到自己身份会被人发现,并没有多惊讶,不过听对方的语气——

  “那位练副都督被刺,是被督护府背后的真神出卖的?”

  司马正道目光深沉且幽远:“人心难测,神心更难测,如果能那么简单就确定铁手的回归路线,那群乱党的力量也太强大了,龙脉之王该死,想要自立门户的先天大将,也未必没有死因。”

  “但是我们不能说,更不能调查,陈国是真凶,也必须是真凶,你和我都必须这么认为,否则下一个出事的,未必不会是我们。”

  戚笼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看来我们两的利益,在这一事上是一致的;封神榜先不提,那一位先天元胎,你打算用什么借口让我去救人?”

  “十大府将拥有天将之源,在对陈国开战之前,必须把十大府将全部凑齐,这样才能动摇陈国国运,而且,武平都督府第一都督被刺,虽然主谋是陈国南域侯,但是帮凶必须付出足够大的代价,东荒大草原的两名国师,任意一个,取其人头,便能得到府将之位。”

  “原来你是想让我借着这个机会去救人。”

  司马正道意味深长,道:“薛将军,你要明白,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,先天元胎便是道,你能得道,你就会发现,为了驱除大鸠府一些邪僧,有好多道行强横的真人突然现身于大草原上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同样,倘若你失败,那么无名人士杀死侯副都督义子,并取而代之一事,就会大白天下,你将会成为武平督护府排名第一的通缉犯。”

  “大丈夫不五鼎食,便五鼎烹。”

  戚笼咧嘴一笑,“我喜欢这种游戏。”

  “好好消化神将的特质,这对你将来的好处极大。”

  戚笼点头,便要离开,忽然想起一事,看似不经意的问:

  “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真神中,有没有一位,是以锁链为法宝,焦旱千里的存在?”

  ……

  天涯道,先锋卫驻扎之地。

  戚笼正在跟所有人讲述这一行的收获。

  重点自然是人造神将计划,只有高级别的将领,才能对这神将的具体神职,有一个相对清晰的认知。

  “最低等的便是普通的神将之职,肉身若是老死,三魂七魄则化作规则,受召唤而显世,无召唤,则处于半睡半醒状态,想要像普通人一般享受人间富贵,需要大量的香火,或是功绩,这种神将唤作神名大将,是最低层次的天将,督护府中,应该有几百个名额。”

  “在往上,便是神职大将,如降魔大将、天罡大将、六丁六甲将军、飞天将军、风雨雷电、以及水火瘟斗等诸神司神将,这类将领,有神职,无需血食供养,唯一要考虑的,便是一旦出现天地规则漏洞,受神职所限,必须替天行道,诛杀魔患,平定灾害。”

  “在这之上的,便是与规则高度合一,人便是规则,规则便是人,拥有高度的自主权,甚至自立门户,如沧澜河大将、天柱神将,与佛门有关的托塔天王,与道家有密切关系的顶级灵官,不受人拘,长生自在,天地不灭我不灭,譬如那中山国开国之主,便曾是古国神庭的沧浪大将,掌管着沧澜河的一条重要支脉。”

  “还有一种神庭大元帅,据说有超脱这方天地的可能,只是目前还不知道,祂的具体力量和升职条件。”

  “至于神庭计划的神职之位,也与这神将之职相似,不过更加繁杂,各部功曹、诸司神官、通灵使者等等,不过跟各位没什么关系就是了。”

  戚笼把话说完,可以明显感受到,先锋卫的校尉们,呼吸瞬间粗重了起来。

  这可是成神啊!

  就算不能与天地同寿,能够多活上四五百年,那也是赚大发了。

  “侯爷,如何得到这神将之位?”一人迫不及待道。

  “自然是根据各位在国战时的表现,具体的奖罚制度,上层应该会很快公布,到时候希望各位戮力同心,为自己,为本侯,搏上一份大大的基业!”

  等众人眼光冒火的离开后,翡翠真人才叹了口气,道:“好一手驱狼吞虎之棋,上层们真是有手腕,小人相信短时间内,本府的实力会迅速提升,成为七府第一也说不定。”

  “七府之中,单纯在军事实力上能够和我们比肩的,也就只有大宣府,然而大宣府对抗的可是关外第一强敌中山国,没有我们这么好的天然条件,当然,乱党在七府肆虐,只有我们损失最小,也是利好,所以神将的开源落在我们头上,这不是没有原因的。”

  “怎么,你不开心?”戚笼斜了翡翠真人一眼,道。

  翡翠先生苦笑道:“小人不敢,只是侯爷,大军开拔,灵金万两,就算这安家费不给,这粮秣、军械的采购,那也是一大笔数目,侯爷,咱们没钱了!”

  戚笼果断岔开话题,“府将之争,你跟本侯走一趟。”

  “当然,小人求之不得!”翡翠先生一脸坚定,对于能够参与封神一事,这个前道人展现出了同样的狂热。

  “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,但是麻烦不小,大草原本身的妖祸且不提,中山国、陈国两国的高手必然藏在其中,为两国大军的进一步侵略做准备,还有乱党、巫祭、怪异、古国余孽——”

  “负责镇压妖族的,是大鸠府和赤炼府,大鸠府被灭,秃驴们神秘失踪,据说与妖族合流,而赤炼府则一向阴诡,据传与魔道也有种种联系,侯爷,二者同样不可不防啊。”

  翡翠先生对这两府都没什么好感,秃驴不用说,道士的死敌,至于魔道,更是佛道共同的敌人,这三教人马要是凑在一起,保准打的脑浆子都出来,这敌人的敌人,那必须还是敌人!

  戚笼虽然对大鸠府背叛一事有些嗤之以鼻,大鸠府被破,其中必然牵扯到高层间的斗争,甚至包括真神。

  正如他和司马正道算是合作方,如果有机会,捅对方一刀也不会客气。

  那么七府背后的五尊真神,跟天变会的三尊真神,也该是同样的关系。

  七府背后的真神们,已经把赌注压在了‘九幽军团’,压在了‘新神庭计划’上。

  然而‘天变会’的目标,戚笼却依旧感到很模糊,看不清楚,唯一可以肯定的,似乎跟古国的千年气运有关。

  当初大杀僧被追杀,跟恶道宗,跟祂们脱不开关系。

  而在未来,能够干旱大地,并且用锁链射穿自己心脏的那一位,便是天变会三尊真神之一,地祖!

  “侯爷,外面有人找,说是您的老朋友,自称云海坊主,他带了两个人在门外等候。”

  戚笼目光一亮,“肥羊,啊不,请我朋友进来,翡翠先生,我大军的粮草有着落了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