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一章 招揽

第七十一章 招揽

  云海坊主带的两个人,毫无疑问都是顶级的宗师,如山如岳,一举一动,都有一种莫名的气势,行走坐卧皆有法度。

  “云海兄,这二位怎么称呼?”

  云海坊主这胖子笑的像是脸上开了朵褶子花。

  “侯爷,容在下介绍,这一位,是听云山白云居士,法武合一之云天道开创者,是落山域顶顶有名的大宗师;还有这一位,生覆老,是咱们武平督护府鼎鼎有名的天才,不过十八,便已至宗师巅峰,而且是无师自通,练得的一身本事,道门曾经三番五次邀请他赴任真人之位,都被他拒绝了。”

  按照年龄来说,白云局士两甲子,又凭一己之力,开创了云天道这一个大流派,可以说是开派祖师也不为过,给人的感觉应该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才对。

  至于生覆老,少年天才已经无法形容他,少年宗师还差不多,应该是个年轻锐气的后生。

  然而二者相貌却恰恰相反,白云居士红润润的脸上,闪着机警而狡黠的光芒,矮小的身材,充斥着生机勃勃,嘴里还舔着关外特有煞气糖——一种冒着七色光彩的棉花糖。

  这老小子孙子都有了吧?就这五短身材,怎么生的儿子?

  至于生覆老,则皮肤褶皱,一脸老人斑,两眼之中,是油尽灯枯的神光。

  这小子还没成年吧,怎么老成这个模样?未老先衰,肾不好?

  戚笼心理嘀咕,但脸上却没有露出一点异色,毕竟这二位虽然还没突破半神,但也是两炼大成、贯穿了一门天之五行的强者。

  这种高手心志早已坚定到了极点,便是半神也收服不了,若非是‘火烧身’,根本不会‘屈尊降贵’,跨过千里来拜访自己。

  “侯爷一人镇压三十六堡的万人大军,威名早已传遍我落山域,如今一见,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,鹰视狼顾,霸王之相,”白云居士粉嫩纯粹的大眼睛中,满是崇拜。

  戚笼笑了笑,客套了两句,这种老油条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,信了他你就昏头了,反倒是对于另一位‘老人’,他更有兴趣,盯着对方的老脸看了半晌,缓缓道:

  “天地无全功,圣人无全能,万物无全用。故天职生覆,地职形载,圣职教化,物职所宜。然则天有所短,地有所长,圣有所否,物有所通。何则?生覆者不能形载,形载者不能教化,教化者不能违所宜,宜定者不出所位。”

  “阁下这‘生覆老’之名,便是出自于此吧。”

  生覆老的反应似乎慢了半拍,‘唔’了一声,才道:“谢侯爷夸赞,正是迟迟参不透这天地之道、圣人之教、万物之宜,在下才不敢突破那最后一步,也不可能突破那最后一步。”

  戚笼击节而赞道:“你能在这个年龄,走出第一步,并且明白下一步的风险,就凭这种悟性,本侯要是道门之人,也要千方百计把你纳入门下。”

  “道本至无,何以事有。”生覆老颤颤道,似乎对于戚笼隐约的招揽,颇不以为然。

  戚笼也不以为意,开门见山道:“本侯不知道云海兄怎么跟你们说的,但是眼见为实,这烧身火乃是天地规则所化,以人力纳之,二位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信吧。”

  戚笼也不废话,直接伸开了手掌,‘嘭’的一声,一团焚神戾焰从掌心窜出,焰火之中,充斥着无边无际的冤魂嘶嚎之声。

  二人一凛,从中,祂们感受到了属于地狱的气息。

  然后火焰的颜色渐渐有了变化,由黑色变成了淡淡的血红,这种血红之色,则是另一种感觉,让人看上一眼,就有一种从三魂七魄到筋骨皮肉,一起焚烧殆尽的感觉。

  “烧身火!”

  白云居士脱口道,而天覆老虽然没有说话,但眼中激动之色也是溢于言表。

  “云海兄应该跟你们说过,他只能帮你们引见本侯,至于答不答应,本侯还要考虑一二,毕竟吸收烧身火,本侯的负担也不小,甚至会造成一些不可逆转的伤势。”

  戚笼眼眨也不眨,大吹法螺。

  “而二位没了烧身火,虽然不说立刻晋升半神,但是至少增加了五成的把握,而且这一次若是突破不成功,本侯依旧可以帮你们吸收烧身火,直到成功为止;可以说,半神一关,有本侯相助,二位已经有了百分百的晋升可能。”

  “侯爷说的可是真理,二位,这烧身火一关,可是千万武人的大考,有侯爷相助,那可是考场作弊,包考包过啊!”

  云海坊主也在帮腔。

  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咳咳,若是三次突破不成,精气神便就颓了,便是没了烧身火,也等于废了武道,”天覆老平静道。

  “侯爷,那怎么才能换取考场作弊的机会呢!?”白云居士搓着小手,满脸期待。

  “很简单,第一种,那便是拿钱来换,当然,有道是万金难买金銮座,这半神之位,怕是要远超金銮座了吧,所以,自然要有很多很多的钱,而且就算金山银海,本侯也只能帮你这一次。”

  “第二种,便是替本侯办事,当然,二位都是天之骄子,便是身死也不会屈了意志,所以本侯只需要你们一年的时间,一年之内,你们侍奉本侯为主,而在这一年中,只要你突破,本侯便帮你护法。”

  “当然,吸收烧身火,本侯也会受伤不轻,而国战在即,本侯也即将去执行一件隐秘的任务,用来争夺府将之位;本侯若是在任务中受伤,给二位吸收烧身火,那就更是遥遥无期了。”

  “所以,不管二位做出哪一种选择,在这次任务中,给本侯护法,这是前提。”

  白云居士和天覆老互视一眼,居然同时松了口气。

  这位薛侯爷的条件,出乎意料的——宽松!

  平心而论,如果换做自己,有能够替人晋升半神的能力,不把人拆筋扒骨,掏空三代,都觉的便宜了对方。

  这可是半神啊,这世上有几尊半神?

  元海坊主也是欲言又止,这侯爷会不会做生意啊,不把人逼的卖儿卖女,这、这也太亏了啊!

  “侯爷,能否容我二人考虑一下?”最后,白云局士小心翼翼道。

  “当然没问题,本侯在武平天府期间,二位都可以考虑。”

  二人顿时对戚笼生出了不少好感,这位侯爷,真是大度啊。

  “不谈这个了,本府的人造天将计划,几位听说了没有?”戚笼笑眯眯道,像是一只引人上钩的老狐狸。

  “泼天大的手笔,也只有天府才有这个实力做这等大事,侯爷,这其中,有上面参与吧!”

  云海房主悄摸摸指了指天空,有些敬畏,也有些好奇。

  虽然新神庭计划不算是特别隐秘的东西,但是除了七府上层,外人最多也只是窥得一鳞半爪,像戚笼这种知情人士亲身经历,让在场三人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
  半神都无法长生,传说中的天将天兵,真的能容颜不老,法身永存?

  当戚笼把在天兵塞发生的一切简单说了一遍后,三人都震惊了,嘴巴长的老大,传说居然是真的!

  别的不说,就算只是第二级别的神职大将,便能驾驭天地之力,其实力,已经无限接近于半神了吧,这也太夸张了!

  他们并不怀疑‘薛保侯’在说谎,因为这种东西,一旦开战,必然会暴露。

  只是——

  “那我们日夜苦修不断,为了将人体潜能推到极限,断情绝欲,无数次在生死边缘挣扎,又为了什么?”

  白云居士失魂落魄,若是以他现在这个状态突破半神,十死无生。

  云海坊主咂了半天嘴,才道:“这、这,搞的胖子我都想要加入武平督护府,混个官职了。”

  “六扇门中好修行嘛,”戚笼不以为意,道。

  云海这厮又搓了搓手,肥脸笑道:“大战将起,侯爷,要是有什么能赚大钱的买卖,可要照顾照顾在下,这里可是你的地盘。”

  二人中,天覆老是最先回过神来,一字一句道:“练武之人,追求的是一腔血气,不受天管,不惧鬼拘,这般操弄天意的行径,是邪道!”

  “不管是不是邪道,大势便是如此,而且天就这么大,二位难道感受不到什么吗?”

  白云居士心中一动,脱口道:“侯爷,你的意思是,这神庭天将,会影响武道?”

  “走神道,武道就要为辅,走武道,就必须火烧身,本侯的意思是,这方天地的神位是有限的,老天爷的眼神可没那么好,分的清你是神性成神还是烧身成神。”

  “正神出现的越多,突破火烧身就会越难,武道半神的便会越来越少,这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了,二位在宗师巅峰徘徊多年,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

  二人失魂落魄的离开,云海居士沉吟半晌,才道:“侯爷,您刚刚说的,不是欺骗那二人,好大赚特赚?”

  “若是便好了,”戚笼叹息一声:“这么说吧,万仞高峰上有一座宫殿,殿中宝物无数,以前殿中无人,你只要能闯过千难万险,总能拿上一件宝物,但现在,殿主人请了一群家丁,家丁们固然拿不到宝物,但也可以暂时使用宝物的威能,你说,那些家丁会愿意有贼人上门吗?”

  “路,只会越来越窄的。”

  ‘武道末世——’

  一想到那个恐怖局面,云海局士便打了寒颤,连忙转移话题,从怀里摸出两个小瓶子,恭谨的送到戚笼身前:

  “侯爷,两百滴不同的神血。”

  “你有心了,”戚笼露出一丝笑容。

  沉默半晌,云海局士又道:“侯爷,您说这二位,谁会选择一,谁会选择二?”

  “白云居士会选择一,而天覆老会选择二。”

  “为什么,我看那天覆老对您不甚尊敬,而且年轻气盛——”

  想到天覆老苍老的面孔,云海坊主顿时话语一滞。

  “老而贼,幼而直,老幼之间,差的不是岁月,是心。”

  ……

  三日后,东荒大草原的一处约定之地。

  “行啊,叶落秋,红叶公,你真是出息了,从来只有新人给老人纳投名状,我们还得先帮那姓薛的争夺兽神将之位,这凭什么啊这,是咱们投靠他吗?不是他跟咱们混吗?”

  一道淡薄的白影绕着叶落秋乱转,搅的另外三人都心烦意乱。

  蜃军团、五品上雾化朗将、蜃香寒。

  “别激动,香大姐,你似乎并不喜欢那薛保侯?”

  “喂喂,小周你是这什么语气,我不喜欢不是应该的么,那个声名狼藉的血保侯,那个好色如命的薛饿狼啊!本姑娘难道不该忌惮吗?”

  周轨诧异的打量着对方,好半晌,才道:“薛保侯得眼神多好,才能透过这层层蜃气,看到大姐你的花容月貌。”

  “好小子,居然帮外人说话,信不信我打的你脑浆子都冒出来。”

  “那就有点困难了,毕竟我脑子里,除了机油外,还真没多少白花花的东西。”

  另一个浑身上下都裹着黑布的高大人影如是道。

  虽然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,但是随着他往外走,脚步之间,发出‘嘎吱’‘嘎吱’的声音。

  武平督护府,火工部、从六品下、火议郎。

  “喂,巨神,你也说说——”

  “你别骚扰他了,人家好歹也是前任府将,被一个关内出身的女人赶下了台,憋屈着呢。”

  蜃香寒见转了一圈,没有一个支持她,雾气直接大的一圈,堵住了叶落秋,一字一句道:“我需要一个理由!”

  “很简单,我从未觉的,我们四个人,能包办剩下的四个府将名额,能占据两个以上的位置,已经是超常发挥了,”叶落秋顿了顿,道:“在我们之中,薛保侯是机会最大的,仅此而已。”

  “你确定他会跟我们一伙?”

  “他身上有龙脉,所以他只能跟我们一伙儿,上一个有龙脉,且不听话的人,被近十个半神围杀,死的老惨了。”

  “死了吗?死了吗?你们那位造反第一人神侯,他真的死了吗?”说到这个,蜃香寒顿时兴奋了起来。

  “他来了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