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二章 千年妖虫

第七十二章 千年妖虫

  四人同时感应到数股强大的气势。

  既然是刺杀,而且目标是东荒三十六妖族唯二两位首领,千万妖虫之长,半神级别的妖虫之王;这种事情一旦暴露,再想从大草原脱身几无可能。

  除非是真正的亲密战友,不然连落脚的地方都不会告知。

  在叶落秋的调查中,薛保侯是宗师巅峰,但有龙脉加持,差不多是半神级别的战力,他手下的宗师有两位,一位是义妹雪瞳,替他掌管一个小的情报机构,还有便是正妻赵小宛,曾经的皇城司的左监副使,凭借一些隐秘手段,能短时间内达到宗师级的战力。

  但眼前足有五道身影,每一道都至少是宗师;尤其是其中一道,更是毫不掩饰的展现出半神气息。

  “是你!”巨灵官霍然起身,铜铃大眼几乎瞬间爆发出浓烈的杀意,“赵紫衣!”

  “咦?怎么是你,你怎么会跟薛保侯在一起,”蜃香寒看着那道苍老的身影,有些不敢置信,据她所知,这一位,不是在闭关突破半神吗?

  做为武平督护府最年轻的宗师,甚至有可能是最年轻的半神,乃至于最年轻的真人,生覆老一向是万众瞩目的存在。

  生覆老淡漠的看了对方一眼,然后老眼一搭,视若无睹。

  至于白云局士,则笑眯眯的舔着糖,看样子纯真可爱,完全无害。

  三个宗师,两个半神!

  叶落秋也掩饰不住惊讶之色,做为曾经的红叶公,在地军之中不是没与半神打过交道,凭借春官冢宰的神职,甚至拥有一些半神都没有的能力,但是他依旧为薛保侯隐藏的势力感到吃惊。

  “看来都认识,那就不用介绍了,”戚笼轻笑道。

  “侯爷,丑话得说在前面,我们帮您,就意味着您已经是我们的一员了,所以在我们争夺府将之位时,你也得助我们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这是应该的。”

  戚笼扫了一圈,目光落在巨灵官身上,轻轻道:“我怎么记得你跟说过,加上你,你们这个小组织只有三人。”

  “大力神将被人挡在了外面,削了将职,一共有五个空置的府将之位,我想再多加一个也没什么关系,谁能想到,你会把这一位也给请来。”叶落秋苦笑道。

  眼看着巨灵官冒火的眼神,这位前红叶公也有些头痛。

 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,十大府将之位,拥有着极高层次的神将之源,在计划开始之后,直接拥有‘神职大将’的神力,更有机会向更高层进步,这种损失,如何不让巨灵官疯狂。

  叶落秋可不想第一次联合行动就因为内杠而告终,刚想说些什么,赵紫衣便就迈步而出,淡淡道:“你我私谈。”

  “他们要说些什么?”

 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,蜃香寒好奇的道。

  “不管他们了,先说一些我们知道的情况吧,”戚笼示意巫名。

  证就宗师之后,这一位的心性有所改善,虽然依旧淡漠,但却不像是之前那般生人勿进,巫名带着一个纯白色的面具,缓缓道:“东荒之地不同于督护府十三域,是活地,也就是说虽然没有煞气,但地形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,哪怕是前一天绘制的地图,在下一日都未必管用,这也是为什么虽然没有天险,但七府大军迟迟无法攻入其中。”

  “但是东荒三十六妖族却能在这里顺利繁衍,”叶落秋道。

  “因为东荒妖族是东荒神子嗣,被允许在这里生存,这是东荒神的恩赐,”巫名继续道:“所以就算你们抓住了妖族俘虏,也审问不出什么来,因为东荒神的神恩,会在一瞬间抽走,要想进入大草原,只有随身带着风水道人,可以时时刻刻判定吉凶、四方,才能行走。”

  “那么大军带着风水道人不就行了。”

  “也不行,大军开拔,不可能完全掩盖踪迹,而一旦被发现,三十六妖族的首领,以及那两位国师,都会直接驱使东荒蛮神之力,形成最为恐怖的风水局,哪怕金丹高人全力施为,也无法破解。”

  “这又是为什么?”蜃香寒不解道,半神和金丹,不是同一层次嘛。

  “因为东荒神,本来就是堪比真神的万物意志。”

  叶落秋若有所思,道:“在古国年代,这里曾经是蛮荒神兽侵入古国的第一战场,可有意思的是,随着古国灭亡,这些蛮荒神兽也全都神秘消失了,会不会跟这个有关。”

  “喂,我们这边可没有金丹高人,我的能力最多把你们带回去,对付真神,你可别找我!”

  雾气所化的蜃香寒赶紧道,激动的雾气都荡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纹。

  戚笼看在眼里,心中一动,这是——精魅?

  十大军团之中,蜃军团最为神秘,传说之中,它的第一任军团长是一条蜃龙,而蜃龙又是九种龙脉之一。

  见戚笼盯着她,蜃香寒吓了一大跳,赶紧钻回到叶落秋的背后,带着哭腔道:“我就说你不该让薛保侯入伙,现在可好,我被他盯上了!”

  戚笼摸了摸鼻梁,“你很怕我吗?”

  “当然怕了,你可是传说之中,瞪谁谁怀孕的薛恶狼啊!”

  薛保侯的名声还真是——

  戚笼无语,干脆转头对叶落秋道:“我这个手下有一些特殊,简单来说,东荒神的神力,他身上也有,所以拿他当向导,比金丹高人还好使。”

  “既然是来帮你,那么这次任务当然是以你为主,我们只是帮衬,”叶落秋笑道。

  戚笼点头,不复再言。

  他能看的出来,这四位都是有一定特殊背景和特殊能力的,大家都是同一条线的蚂蚱,真到了紧要关头,这些人不会不出手。

  又等了片刻,巨灵官与赵紫衣一同归来,巨灵官脸上,再没有之前的怨愤之色。

  “搞定了?”

  赵紫衣点了点头,轻轻道:“我答应他,过一段时间,将这府将之位还给他。”

  戚笼知道具体情况没那么简单,但也没有多问,只是突然道:“灵官兄,你跟曾经入关的古国最后一位神将巨,是什么关系?”

  巨灵官一愣,不过也没有隐藏,直接道:“他是我祖父。”

  “那这世界还真是小啊。”

  不用戚笼示意,巫名身上的蛮文便就亮起,这么一点光芒,就像是鱼入大海一般,一点阻碍都没有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感受着只有自己能感受到的,铺天盖地的荒蛮之气,巫名深吸一口气,当先而行,冲向了他无数次噩梦之地,却又是他力量之源的所在。

  ……

  而在万里之外,一尊又一尊足有小山大的蛮荒神兽在缓缓移动着,脚步落在地上,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大声响。

  这十几只蛮荒神兽像是没了鼻子的大象,原本的口器所在,被一圈又一圈的利齿所取代,更诡异的是,这些蛮荒神兽的身上,全部披着红巾红花,看上去像是要接亲一般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十子兜天娶妻,加上练铁手这老匹夫殒落,这可是双喜临门啊!”

  最大的一尊蛮荒神兽之上,东荒妖族右国师兕怪妖君哈哈大笑,声震如雷。

  “小的们,等我儿与王女结婚之后,便是我等杀入七牢,为吾主,吞噬一切生灵之时!”

  蛮兽脚下,数量至少十万的东荒妖族们,纷纷发出炽热的怒吼声,一双双眼神奸猾、凶狠、残暴、冷血,唯独没有理智。

  然而兕怪妖君转头便对自己的亲信,天黎族族长冷冷道:“玉兔这个贱婢,以为本国师不知道,她居然想要借助东荒意志和三十六族妖气,重凝一条妖龙龙脉,本国师岂能让她得逞,那条妖龙龙脉,注定是本国师的!”

  天黎族族长是个半蝎半人,它舞动着钳子,小心翼翼道:“大人,东荒的意志是不容亵渎的,想要凝龙脉,可能甚至要东荒神亲自降临,可是,这是怎么办到的?”

  兕怪妖君也不是蠢货,早就想到了那一点,“一定是那个王女搞的鬼,她应该有着很深厚的皇族血统,东荒神做为第一代妖皇的生死大敌,或许那个王女手上,有着控制祂的手段。”

  “玉兔这贱婢应该早就料到本国师会发觉,所以这一次趁着招亲的大好机会,邀请了陈国、中山国好些强手过来,以利相诱,哼!但她以为本国师会没有准备吗?那些痴心妄想的和尚便是本国师派去的,有他们在,东荒就绝不可能被驱使。”

  “那群和尚们干事不行,坏事绝对一流。”

  ……

  “小心,我感到不对劲,”巫名突然停止了步伐,头也不回道。

  “不对劲?”

  雾气所化的蜃香寒忽然伸手,雾气裹住众人,而等雾气消散后,一行人便都变成了模样稀奇古怪的‘妖虫’。

  至少在外人眼中,他们是这样。

  “没有敌人的气息,”周轨眼射红光,扫了一圈,藏在黑袍下的身体‘嘎吱嘎吱’响,像是有什么机械在运转一般。

  “知道为什么东荒三十六妖族被人称之为妖虫,而不是妖怪吗?”

  平地风沙起,突然风声大作,而在狂风黄沙之中,一条条长须一样的东西,从大地中席卷而出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皮肤中爬出了无数螨虫一般。

  “这便是了,”巫名淡淡道。

  戚笼对这个画面,突然感觉很是眼熟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