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三章 佛尊

第七十三章 佛尊

  看着这遮天蔽日的景象,戚笼却在一瞬间想到了《笼中图》,那个奇怪、恶心,还有难以形容的离经叛道。

  “妖虫一族,是寄生在东荒神身上的虫豸,所有的族类,是生是死,都逃不开东荒神的掌控。”

  “东荒神?”

  “传说中,第一代妖皇的生死大敌,还有一种说法,便是这东荒神,是受上古天庭指令,下凡来对付妖皇的神祇。”

  “我说,这些事你们能不能以后再讨论,现在关键的问题是,怎么离开这里!”蜃香寒有些激动的道。

  眼前这般景象,若是按照煞气的程度来看,至少也是上七品煞气的水准了。

  宗师探入其中,一不留神,也有受伤、乃至殒落的可能。

  “我来吧,”白云居士突然道。

  “你一个人还差些,加上我,也就差不多了,”生覆老道。

  “也好。”

  白云居士缓缓上前,嘴巴叼着糖,双掌做燕捉雁时,脚步一顿,以气催力,发劲恰似‘惊掣崩抖’,然后在一瞬间,滚滚白气猛然从袖口喷出,化作两条笔直的白线,在半空中一左一右,覆盖几十里,圈住这层天象。

  “上八品清灵煞气——九天弄云!”

  巨灵官这个前府将也微微色变,这种力量层次,已经不下于府将中最低的那两个了。

  然后白云居士的技巧更高深,只见他或捋、或顺、或卷、或转,滚滚煞云居然渗透入风暴之中,像是白色的墨水深入黄色的纸张之中,虽然缓慢,却无法阻挡。

  九天弄云,重在一个‘弄’字,戚笼明显感觉到,这些沙尘风暴被这一‘弄’,清者上升,重者下降,沙尘下陷,其中的一种蛮荒气息再度沉入地面之中。

  那些数丈、十几丈长的怪虫,还没来的及出世,就要再度陷入地壳。

  那些妖虫们自然不甘心,张嘴怒吼,一团团灰烟喷出,人为加重了沙尘暴之力。

  “这是蛮荒毒雾,蚀骨销魂!”

  巫名面色一变,连忙挡在众人身前,身上突然涌出淡黄色的火焰,好似神火,却又没有神性,反而多了一种凶悍霸道的气息,火焰往前一推,与灰烟相撞,顿时将烟雾烧灼出了一个大洞。

  然而生覆老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火焰外围,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,一双浑浊老眼之中,居然散发出一种沧桑的意味。

  戚笼面色微动,他之前在司马正道身上,看到了那少一点就圆满的‘道’。

  在这生覆老身上,他看到类似的、却更加微薄的气息,给他的感觉就像是‘道’的雏形。

  ‘这家伙的天赋,是我见过的最强的,就像是龙脉的源头一般,无形无相,广化万物。’

  果然,随着生覆老的加入,这沙尘暴的异象迅速消匿一空,只剩下一颗颗卷成一团的虫卵,没有血肉,只有虫壳。

  “可惜了,这些妖虫都是千年虫卵所化,最少也能诞生出一流高手层次的妖虫,诞生失败,养分再度消融于地下,已经是不合格的材料了,”周轨惋惜道。

  戚笼手掌轻轻触碰,果然,这些虫壳直接沙化,然后他又看向巫名。

  巫名摇了摇头,“蛮荒意志没有被触动。”

  “那就好,道武和法武,最终还是相辅相成么,你们做的很好,”戚笼赞道,这也是为什么,他一定要二人跟他过来的原因。

  在场所有人,包括他自己,都无法在不惊动蛮荒意志的前提下,将这天象化无。

  “走吧,先去大鸠府遗址,说不定能淘到一些镇压妖虫的法器,而且我也想知道,当初大鸠府被破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!”

  戚笼目光一闪,说出了早就编好的理由。

  ……

  而在戚笼二人化解草原怪象时,另一伙武平督护府出身的高手,却遇上了同样的麻烦。

  他们一共有三人,每个人都是杀戮武道的宗师,在武平督护府也是颇有名气,不过他们没有戚笼等人的隐藏手段,先是撞上了一个小型的妖虫部落,不得不将之灭口。

  然后沙尘暴降临,一条又一条千年妖虫拔地而起,这些妖虫吸收了足够多的养分,外壳似是厚牛皮,而且长满了尖刺,浑身没有要害,浑身不断诞生出手臂粗的长虫,孕育虫潮,几乎杀不胜杀。

  其中有好几尊妖虫,更是达到了宗师级别层次,能释放妖光,而这类妖光只有五行拳术能够对抗。

  三人勉强运用准备对付半神的上品符篆,合力将其中一头杀死,然后突出重围;然而三人用来辨明方向的道家法器,风水舆盘却在此时失去了效用。

  而且三人明显感觉到,东荒大草原上,一股浓烈的杀气正在向三人汇聚。

  “三位施主还是请回吧,此地并非施主久留之地。”

  三人面色一变,其中一位将军扬声道:“来者可是大鸠府的高僧,本将军乃武平督护府五品破虏将军,曾参与大鸠府被破一战,于诸高僧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  “施主请回,此地并非施主久留之地。”

  那人并未现身,只是如是道。

  三人互看一眼,面色都有些变了,“这位大师,你莫非背叛了七大督护府?”

  “非也,非也,大鸠府本就是此地佛子一处藏身之地,与诸府只是友善关系,既未有从属,那又何谈背叛二字,三位施主,最后一次机会,若是离开东荒之地,小僧可既往不咎。”

  三位杀戮宗师眼中杀气缓缓上升。

  “和尚,投靠妖族,可不是个好选择。”

  “并非投靠,只是想在大劫来临之际,为佛子,为众生,谋得一处清净之地而已。”

  “呵呵,妖僧,你让我们走,我三人倒是想留一留你。”

  “阿弥陀佛,施主,留我性命,那可难了——”

  淡淡的佛经念唱声和佛光同时涌起。

  “一者,我此身心,空虚无满。二者,无诸善根,堪有开发。

  三者,我此生死,未获和順。四者,堕坠深坑,无处不畏。

  五者,以何方便,得见真道。六者,云何修定,得见天佛。

  七者,生死常苦,无常我浄。八者,八难之难,难得远难。”

  佛光于天地间大亮,一尊巨佛好似横亘于天地之间,然后,淹没一切。

  “不、不可能,你是佛尊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