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四章 大鸠府

第七十四章 大鸠府

  相比于武平督护府有十三域,数百万里统治区域,而大鸠府只有区区四域,而且治下百姓不足百万,这恐怕连武平督护府的常规兵马都比不上。

  然而在这里居住的百姓,每一个都是佛子,亦是佛兵,战斗意志比起最强大的军团都要坚定。

  而数十万佛子心念相同,佛意融成一体,共同布下‘五方佛域曼陀罗大阵’,硬是在这地形不断变化,宛如洪荒恶兽一般的东荒大草原占住了脚,抵挡住了不知多少次的妖虫潮。

  直到因为不知名的原因,大鸠府被破,百万佛子葬身虫腹,这才导致东荒虫潮再也无法被控制,成为七府之灾。

  “要小心,我感受到了邪恶的力量波动,这股力量很古怪,有点像是和尚,又有妖气。”

  一座村庄中,周轨环顾四周,在他身上,诡异的发出‘嘀嘀嘀’的声音。

  ‘怎么感觉跟小天器老一样,这家伙难道也是个天工造物?’

  戚笼不置可否,反问道:“当初大鸠府被迫,上百万佛子最后是什么下场?”

  “能存活下来的,多半是武僧级别的佛子,都是上好的兵源,应该被六府各自吸收了吧。”

  “那这里怎么还会有人?”

  一行人目光落在坐在门口,正一边翻着佛经,一边在织衣的老太婆。

  赵紫衣想到了什么,走了过去,蹲下来问道:“老婆婆,你是大鸠府的人吗?”

  “这位女将军,老婆子正是大鸠府佛子,当初大鸠府被妖虫吞没,是赤炼府的仙姑们救了我们,并把我们安置到了这里。”

  周轨小声道:“你给咱们做的掩饰,取消了吗?”

  “没有啊,奇怪,有我蜃气护身,她看到的,不该是妖虫的形象吗?”雾气朦胧间,一道人影不解道。

  巨灵官也难得开了口,道:“大鸠府和赤炼府,一向水火不容,会有这么好心?”

  “老婆婆,我们想借宿一夜,不知道这里放不方便?”

  那老婆子看向戚笼,先是一愕,然后浑身发抖,‘刷’的一下站了起来,差点被门槛绊倒,然后双手合十,直接叩首。

  “老婆子有眼无珠,见过我佛,拜见净土佛,净土佛重新回归圣域,大喜!大喜啊!!!!”

  戚笼面无表情,心头却是一跳,他的佛门修为,便是司马正道都未必能看出来,这个莫名其妙的老太婆怎么会一眼看明白。

  这般动静,顿时引来了不少村民的围观,这些村民们身裹禅衣、手挂佛珠,脚踏衲鞋,除了没有剃度外,一个个的跟真正和尚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他们看到了戚笼,也面色一变,虽然不像这老婆子这么激动,但也纷纷合手,在这破败的小村落中,颇有些诡异。

  “先找个地方歇息一晚吧,”戚笼沉默半晌,道。

  “各位佛友,小僧添为这小禅村的村长,若是各位不嫌弃,请到我家中住上一晚如何?”

  一个年轻僧人从围观众人中走出,双手合手。

  “好啊,正有有些问题想要请教村长。”

  戚笼微微点头,那和尚村长赶紧避开一个身位,然后在前面领路。

  老太婆姓黄,年轻的时候被人称黄三婶,老了取了个法号,叫定庵,有三个儿子,两个二子战死在前线,一个儿子在大撤离时分散开,至今不知所踪。

  而小禅村村长法号豹二,前身是苦行者军团一名苦行者武僧,在万佛塔一役中,被赤牙族战败、打散,一路掩护佛子撤退,一直到赤炼府的范围内,被其收容,等局势稍缓之后,便就被临时委任小禅村村长一职,一直做到如今。

  “这么说,赤炼府的魔女们,并没有要求你们做什么?”巨灵官仍然有些不信。

  豹二笑了笑,掀开蒸好的簸箕,把番薯、土豆、栗子饭一一摆放在桌上。

  “这位大施主,观其言,辨其行,见其心,至少在目前为止,赤炼府的仙姑们做的都是善举,这里粮食、衣物、还有一些耕种工具,都是她们送来的。”

  “佛化菩提树、佛化柳枝、八宝瓷碗、这是什么,居然是一串佛光外显的龙眼菩提!”

  众人都坐着,只有那位火议郎周轨,跟跳蚤似的到处乱窜,过了半晌,才意犹未尽的过来,‘珰’的一声坐下,道:“也就是你们和尚不会做生意,我们火工部要有你们这本事,早就赚的满嘴流油,成为七府中第一富府了!”

  他口中的佛化本事,应该算是这大鸠府最大的财源了,凭借数百、数千佛子诚心念唱,让一株普通植物、又或是普通的器具‘佛化’,且具有降妖伏魔之效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在关外,大鸠府能够建村立镇,而不用担心被外魔窥视的原因。

  “你们创立这小蝉村多久了?”

  “不足三个月。”

  戚笼摸着茶碗,感受着其中一丝丝纯粹的佛意流动,沉吟不语。

  豹二的住所,与其说是人家,不如说是一间初造的佛寺,戚笼坚定的让了主厢房,然后借宿在一间客房之中。

  “薛将军,你并没有完全信任我们,你来大鸠府遗址,一定另有任务。”

  在只剩戚笼和叶落秋的情况下,叶落秋突然道。

  “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,”戚笼笑道,“我若是对你们完全信任,那才奇怪吧。”

  “将军,我希望你明白,我们都是无家可归的人,若是再不团结一心,下场绝不会好,我希望至少将军能对我进行有限度的坦陈。”

  叶落秋认真的盯了戚笼一眼,道。

  “会有这个机会的,”戚笼看向窗外的月色,突然道:“你们地军,对于佛门怎么看?”

  “佛门?根据地军的资料,他们和皇族是一丘之貉,但是在我看来,他们的表现过于正常,正常的有些不正常了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据我所知,古佛一脉的僧人绝不怕死,当初在牛鬼蛇神齐舞的古国末年,这群和尚们镇妖除灾,化身修罗僧众,诛杀了不知多少妖孽。”

  “而后见国祚不保,便就护送古国百姓逃亡关外,一路上更是披荆斩棘、不顾性命,在我看来,这些人比起地军那些自诩王侯正统的人,要有种的多。”

  “尔后,在其它督护府开辟的同一时间,开辟了大鸠府,为一众佛子佛孙挣得一片容身之地,又挡住了东荒妖族。”

  “几乎每一次行动,都没有值得指摘的地方,几乎做到了能做到的一切,那两位三罪国师,哦,就是如今的两大佛尊,也一向开明、慈祥,甚至公开传授佛门武术,以让众生有自保之力,关内的外家拳、横练法,几乎都是从佛门拳术中发展出去的。”

  “那为什么会不正常?”戚笼反问。

  “因为自古国崩溃之后,一直到如今,在我看来,这都是个不正常的世道,正是因为过于正常,所以不正常。”

  “所以你不认同这大鸠府的主张?”

  “我尊重这群和尚,但尊重和认同,是两码事,我也尊重我爹,但我不认同他为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国家,流下了最后一滴血。”

  “还有一点,赤炼府是最后一个开创的督护府,它——很诡异,这些和尚们虽然没有被魔化的迹象,但我怀疑,她们很可能暗中做了一些手脚。”

  戚笼听出来了,这些佛子们白日称呼他为‘净土佛’,让这一位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,所以特意提点。

  叶落秋离开后,戚笼沉吟片刻,意识钻入‘未来佛念’,然后意识散开,覆盖整个小禅村,漆黑的世界中,一点点佛光好似万家灯火,虽不强烈,但却莫名多了一分温暖。

  ‘没问题啊,以我的佛门心境,便是波旬降世,跟我斗法,也不可能一点迹象都察不到,更何况是这些身手二流的普通人。’

  戚笼心念一动,意识便穿越空间,来到了最明亮的那一盏灯中,并且迅速钻入其中。

  那是豹二的意识。

  撕杀、鲜血、巨大而狰狞的妖虫,还有不断丧生的佛友。

  “护佛、庇众生!杀!!”

  “杀生为护生,哪怕贫僧堕入最深地狱,也绝不会让妖虫进城一步!”

  “豹二,快点护送百姓离开!”

  “师兄,我要和你们战斗在一起!”

  “蠢货,莫范嗔念,你一命,难道抵得上众生性命吗?”

  豹二两眼泛红,最后大叫一声,狂奔离去。

  最后一眼,只看到一众同门师兄弟,或是被妖虫吞入,或是被无数利刃斩成各种肉段。

  “愿是诸恶业悉皆消灭,愿五逆十恶悉皆消灭,

  愿一切恶业悉皆消灭,愿广劫已来罪消灭,

  愿纵无明性罪消灭,愿六尘徧偏染罪消灭,

  愿三业萦缠罪消灭,愿肆意任心罪消灭……”

  戚笼看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收了回去。

  而豹二一直诚心念经到大半夜,才沉沉的睡了回去。

  宗师已经可以通过调整人体新城代谢,来消除疲惫;至于半神,更是已经脱离‘人’范畴。

  一行人停留在这个村落,更多是为了了解大鸠府的信息。

  而一大早,戚笼目光一睁,却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,身影一闪,便出现在了村落中央。

  只见五六个村民正把一道人影团团围住,往往拳脚一动,便把人轰出数丈。

  这些佛子村民跟关内的村民可不一样,长时间通过佛音炼体、心思纯粹,虽然未必精通于打法,但是单论人体机能、以及气血强度,往往还在二流高手之上。

  这些人一拳一脚,天然便具有开砖裂石之力,若不是还是心有顾忌,早就将围堵的那个‘妖人’打死了。

  被围攻的那人,貌似人种,皮肤却像是爬虫一般粗糙,一对竖瞳眼中,闪烁着畏惧和恐慌的神色,没有头发,鼻子部位稍稍拱起,没有鼻孔,取而代之的是表面针孔一样的呼吸通道。

  而在它的怀里,还紧紧抱着一些番薯等粮食作物。

  “东荒妖族。”

  戚笼不用回头,便知道是谁在说话。

  赵紫衣平静道:“大鸠府是最开放的一座督护府,无论是人、是妖、又或是鬼祟,只要不残杀彼此,都能在其中生存,尤其五大军团中的五虫兵团,更全是由外族人组成,其中最多的,便是东荒妖族。”

  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”巨灵官冷冷道。

  戚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倒不是他说的话,而是他透露出的情绪。

  这一位巨灵将后人,怎么透露的情绪中,好感这么多,莫非是被打服了?

  “也许吧,”赵紫衣并没有反驳,反而眼神闪过一丝复杂之色。

  旧日的慈悲,能不能挡的住仇恨的洪水?

  “杀了它!”

  “为我儿报仇!”

  “我们对待你们这么好,你却侵虐我们!”

  戚笼冷眼旁观,他也想看看,大鸠府传授佛法那么多年,到底管不管用。

  “好了,住手吧。”

  声音不大,却能让人平静。

  豹二缓缓走来,淡淡道:“有仇不报,是假慈悲,迁怒他人,亦是真邪魔。”

  “你们想要入魔道吗?”

  众人纷纷色变,迟疑片刻,一一住手。

  他缓缓走了过去,那个妖族人颤抖了几下,居然没有立刻逃跑,而是用一种特殊的发音在说话。

  豹二似乎能听懂,点了点头,手掌按在对方的脑袋上,佛经诵念,半晌才道:

  “没有杀气,也没有血腥气味,只是一个普通的东荒遗民。”

  “放它走,如果它把妖虫们引过来怎么办!”有人反驳道。

  “的确如此,佛讲慈悲,但人讲善恶是非,若连是非都忘了,那佛也就白修了。”

  豹二有与这妖虫交谈片刻,才缓缓道:“此遗民只一家三口,受过当初的佛祠教化,也是因为饥荒,才一路逃到如今,若是没有粮食,那它们要么饿死,要么就只能吞噬血肉,化身妖虫,诸位打算如何?”

  沉默半晌,黄三婶率先道:“若它们真如村长你所说,那么便把它们带过来,当初老婆子家里,也不是没养过这些遗民。”

  “若是真凶,便是拼上性命也要杀死它,但若是无辜,我们到底不能跟那些野兽一般。”

  “我信村长的。”

  “这——若是把它们带回村里,要严防其它妖虫借机混入。”

  其它人你一眼,我一语,虽然意见各不一样,但是却都没有杀死对方的念头。

  豹二平静道:“大鸠府亡了,看来诸位心中的佛还在,我会随它去一趟,确保不给村子留下任何隐患。”

  “众生平等是为佛,”戚笼嘿嘿一笑:“我佛慈悲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