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五章 我佛非佛

第七十五章 我佛非佛

  “你觉的哪里不对?”赵紫衣问道。

  “不,并没有哪里不对,事实上,我觉的好的很。”

  “可是听你的口气不像。”

  “佛讲因果,有因必有果,救下这东荒遗民,是因,让这世上多了一个虔诚的佛子,这是果,同样,这东荒遗民化身妖虫,发狂食人,这亦是果,又或是东荒妖族闻讯赶来,将这伙村民屠戮殆尽,这也是果。”

  赵紫衣眼露思索之色,“所以说,与其说侯爷你对此事不屑一顾,不如说,你对此事根本不感兴趣。”

  “跳出三世外,不在五行中,烦恼尽断灭,脱离轮回苦。”戚笼吟了一句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佛谒,笑道:“既然生死都不是大事,那么这点小挂碍,又何必放我心头。”

  “准备准备,该出发了。”

  片刻过后,豹二一脸歉意道:“东荒凶险,本想陪着各位施主一道,奈何小村有急事,不能做诸位向导,还请见谅。”

  豹二这前武僧身边,是已经做村民打扮的‘东荒遗民’,这二人看来是准备一起出发,寻找别的东荒移民了。

  巨灵官突然开口道:“小和尚,佛说众生平等,对我们,对它,你却做不到一视同仁。”

  豹二盯着这足有丈许高的巨汉,眼中没有一丝惧色,依旧笑道:“这位大施主,在小僧看来,万事万物都不能尽善尽美,只能尽人事,承因果,依小僧看来,贵客的事也许很重要,但小僧之事,事关一村人命,当然得摆在前头。”

  他顿了顿,见巨灵官要反驳,又道:

  “而且施主,众生平等这句话,是佛说的,不是小僧说的,您有意见,得找他去。”

  话是这般说,但豹二的眼神,却斜盯着戚笼,表情十分诡异。

  巨灵官被驳的哑口无言,冷哼一声,掉头便走。

  “施主,您要是前往大鸠府,要小心游荡在其中的和尚,那些和尚们都被妖气污染,他们的话,施主们切莫相信。”

  豹二又拿出一串闪耀着氤氲佛光的手串,道:“施主,这串龙眼菩提,是小僧佛唱三十年之物,蕴含着小僧的所有佛念,如今小僧赠与您,若是碰上一些妖僧恶僧,多少会有些警示。”

  “大和尚,为什么你只给他不给我们?”周轨不满道,他昨天就惦记上这串蕴含着精深佛力的佛珠,在他看来,这是上好的铸造材料。

  “这个嘛,您得问我佛,毕竟众生平等这句话,小僧参了近三十年,也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”豹二一脸真诚。

  戚笼接过佛串,沉吟片刻,突然道:“小和尚,刚进村时,你们村里人称呼本侯为净土佛,这‘净土’二字在佛教中可不能乱用,那可是代表着极乐世界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  “小僧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见施主好生面善,便以我佛相称,若是冒犯,还望施主宽恕。”

  戚笼眼中魔光闪烁,精神魔念甚至直接探入对付精神核心——那尊降魔金刚相上。

  面显狞恶,眉须冒火,魔恶不出,忿火难消。

  对方并没有说假话。

  “小和尚,大鸠府都没了,佛,还在吗?”

  “佛一直都在,”豹二面露虔诚之色:“佛无处不在!”

  ……

  “那和尚真的没问题吗?我怎么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呢?”路上,蜃香寒一脸纳闷,“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。”

  “根据村里所有人的气血波动幅度、精神变化强度,还有每一个动作、神态、语气的初步分析,村里无人说谎。”周轨机械道。

  “是怨气,村里没有怨气!”赵紫衣突然道:“换位思考一下,假如三个月前,你们的父母、子女,亲友,全部被仇敌所杀,怨气、怒火、悲伤、痛苦、颓丧充盈心头,该有多么难过,这些负面感情,他们不是没有,但却很少。”

  “对哦!”蜃香寒雾气所化的手掌猛的一碰,“这就是最怪异的地方,这些人虽然不是无仇无怨,但理智到可怕,修佛修的感觉都没人性了。”

  “那么有冤报冤、以血还血、你杀我全家,我也杀你全家,仇人一刻不死,心头一刻不宁,这就是有人性了?”

  “这也有点——”蜃香寒面色讪讪,不过看到是谁在搭话之后,又怒道:“你这个杀人盈野的血将军,难道还想替和尚说话?”

  “不,我只是让你不要夸我。”

  一行人中,最弱的都是宗师,速度一日千里都算是慢的,而且这一次戚笼感应全开,精神魔念笼罩方圆百里,凭借‘未来佛’这三分之一如来念的感应,完美避开了任何可能发生、将要发生的妖虫潮、怪异、险恶天象。

  一路平安,平安到让来助手的四人,感觉自己就像是赶路的。

  ‘喂,叶落秋,你有没有感觉到,这薛保侯有点怪?’蜃香寒借雾气传音。

  “什么怪,哪里怪?”

  叶落秋的身法有点像是法武,在他脚下,东荒大草原中的各种植株疯狂生长,垫住他的脚掌,让他飞快移动着,然后等他离开后,这些植物又在下一瞬间枯萎,化作灰烟,烟消云散。

  “他是刺杀东荒妖族的国师,为什么会去大鸠府,那些和尚们又为什么叫他净土佛,他从关内回来,带回了一条龙脉,可是真正的高层都知道,这条龙脉本来就不是给他的!”

  ‘真正的高层,你?’叶落秋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。

  ‘是你们那位军团长告诉你的吧,当初太始山上,那条千年蜃龙龙脉诞生了自我意识,为了避免被人斩杀,以躯壳为开门砖,主动归顺武平督护府,舍龙身化人身后,对于龙脉之子,多多少少有那么一分嫉妒吧。’

  ‘你——蜃奶奶可不会那么小气,她那可是为了我好!’

  ‘也许吧,不过这也说的通,传闻之中,大鸠府除了东、南、西、北四大佛域外,还隐藏着一处神秘莫测的中央佛域,大鸠府被破,中央佛域却迟迟没有找到,也许薛保侯手上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。’

  ‘传闻之中,古佛在寂灭前,分别传授了三个弟子一套佛门功法,三种佛法合一便是如来之道,但这三种功法传承特异,无法再传他人,所以古佛寂灭之后,一众教徒把古佛所传的佛门精义加以整理,凑成一套《大般若火佛涅槃经》,又称如来总纲。”

  ‘凭此经法,虽然不能修炼到如来境,但也能达到半神巅峰,再加上有百万佛子加持,那两位佛尊的战力便是在七府的都督中,都能排到前五,换你是薛保侯,你会不感兴趣?’

  半身巅峰!

  如来总纲!

  蜃香寒咽了口吐沫,然后迟疑传声:‘我们现在是跟薛保侯一伙的吧,你说,薛保侯要是得到了这套总纲,会不会借我看看。’

  “本侯觉的不大可能。”戚笼头也不回道。

  叶落秋和蜃香寒面色同时一黑,这家伙是怎么听到他们间的对话的。

  “好了,敌人来了。”

  东荒大草原并非是风吹草地见牛羊的地貌,风暴、沙瀑、洪水、地质塌陷,各种千奇百怪的天象,就像是神灵身体内部的器官血液吞吐,无时无刻不在发生。

  而草原的‘草’,其实说的是东荒大草原中的生灵,无论怎么险恶的环境,它们总能在其中繁衍,而没有被彻底毁灭,这也是最早‘草民’的由来。

  在七府人眼中,这些生灵是穷凶极恶的东荒三十六妖族,然而它们还有另一种称呼——东荒遗民。

  是传说中,上古天庭逃亡下凡的天民后裔所化。

  风暴之中,四道人影缓缓凝出,金光照身,身有丈许,身体如气,似金非金、似气非气,满目慈悲。

  “我佛慈悲,此处乃是南佛域,是百万佛子存身之处,施主心有恶意,在此止步。”

  “这是佛门护法,要小心,这些和尚幻影有先天金身,有些麻烦。”

  以皮糙肉厚而闻名的巨灵官脸色都有些凝重,不过看他说话的对象,却似乎是赵紫衣。

  “你们不要动手。”

  戚笼手掌一翻,一盏佛灯落于手上,灯光似佛光,只是偏黄偏暗。

  “倘若我一定要进去呢?”

  “那便由小僧给施主剃度,剔除三千烦恼丝,自然得证正果。”一道佛影一丝不苟道,另一道佛影却面目险恶的摸出一口滴血戒刀。

  “哈哈。”

  戚笼干笑一声,手上灯光一闪,两道煞气腾腾的佛影飞腾而出。

  “我佛非凡佛,诛尽天下魔,魔若上佛身,佛魔皆可杀!”

  皆杀尊者虚空一拔,拔出一口门板粗的戒刀,刀光划过一道菜市口砍人头的弧线,刀光一闪,佛门护法的一条手臂便就飞天而起。

  “佛心即杀心,心无魔,证菩提!”

  斩心禅师同样飞身而起,脚踏七步,步步若铜钹钟响,掌若毒蛇,招招直指要害。

  佛门神道兵的威能极强,方一出手,便就彻底压制了四尊佛门护法,杀意佛念瞬间摧毁佛力,而随着护法金身的不断开裂,一丝丝妖气开始弥漫开来,而护法的双眼中,浓郁的兽类贪欲几乎呼之欲出。

  戚笼手腕上的龙眼菩提更是热的发烫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