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六章 佛中藏佛

第七十六章 佛中藏佛

  随着皆杀禅师、斩心尊者的爆发,四尊佛影很快就被击溃,化作一团团金光,刚要飞出,九幽黄泉灯上火光一闪,顿时,金光被吸入火光之中,使原本就黯淡的火光,变的更加灰暗,像是黄泉路上指路的鬼火。

  然而手腕上的那串龙眼菩提,热度不仅没有消减,反而像是烙铁一般,变的更加灼热了。

  戚笼面无表情,手掌缓缓拨动着串珠,每一次捏转,用的都是六道轮回印的印法。

  很快,这串佛珠的热度便消减了下来。

  “我们好像被围困住了,感应到了高浓度的佛意在凝结,”周轨突然道。

  “你们不要出手,”戚笼面无表情的重复。

  蜃香寒有些不满,张嘴想要说些什么,但却被叶落秋止住。

  “相信侯爷,我也感觉有些不对劲。”

  果然,随着风暴越猛,众人像是来到了蜘蛛窝,一团又一团的金茧在风暴中凝聚。

  而哪怕是修为最低的巫名,都能感受到这些金茧中蕴含的能量,已经超过宗师,而且还在向上狂飙。

  “不趁它们还没有凝聚时打散,你们想一起葬身此地吗?”

  巨灵官低吼一声,身体表面猛然鼓起了一条条常人手臂粗的筋络,其中十二条大筋居然是混沌色的,受此影响,身形开始节节高涨,手臂足有象腿粗,而大腿更是跟小柱子一般,身高直奔三丈!

  可以想象,这种小巨人的身形一旦爆发,会造成多么恐怖的杀伤力。

  在场所有人,都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气闷感,周围的空气都似乎随着他的一吸一呼,在迅速上升下降。

  巨灵官在担任府将期间,还有一个外号城墙碎裂者。

  “本侯最后再说一次,不要出手!!”

  “你敢威胁老子?”

  此时的巨灵官,身体表面燃烧着混沌态的火焰,同时灰瞳之中,仿佛有无数煞气在融合、重组,而他的脾气,似乎也随着这种变化,走向了某种极端。

  戚笼不再说话了,但所有人都感受到,四周微微发亮,杀气化作光线,照在每一个人的身上。

  杀气像阳光,那是怎样一种体验?

  那是一种无孔不入的感觉。

  所有人都相信,一旦有人有异动,迎接他们的,便是水银泻地、排山倒海般的攻击。

  几乎在白昼杀人法展开的瞬间,巫名、白云居士、生覆佬三人同时移动,隐隐把另外三人堵住。

  他们是薛保侯的手下,跟这些盟友可不一样。

  赵紫衣见状,连忙挡在二者之间,长发一起一落,一道紫气从头顶钻出,覆盖全场。

  老子西游,关令尹喜望见有紫气浮关,而老子果乘青牛而过也。列仙传

  跟戚笼的真空杀道一样,晋升半神之后,赵紫衣也形成了自己的大武行体系紫皇领域。

  紫气者,九曜之首,而九曜者,计都、罗睺、月孛、五曜金木水火土。

  此时,随着赵紫衣领域发动,一座宫殿突然将众人包裹入内。

  紫微宫中,中外光明,映照无量,百和宝香,不烧自熏,香光缠会,冲溢虚空,飘飘流流,散注无穷。柔濡清凉,清凉奇雅。天钧大乐,万种互作。

  被这紫光紫香紫气笼罩,众人顿时感觉杀气具消,精神一振,再往四周望去,却见半空中的佛胎其实是一尊无量大佛的肉髻。

  很难想象,这些肉髻如果被打破,会造成什么样的变化,至少这尊无量大佛,在场所有人都测不出深浅。

  “原来如此,是南无阿弥陀佛法身降,南域佛境的半如来级佛阵,一旦被引发,便有无量光、无量威力、无量佛火同时降下,便是半神,一入阵中,都会被这恐怖的佛念轰杀干净!”

  饶是叶落秋底牌不少,此时也不由得后怕,至于巨灵官,更是面色铁青,良久,才不甘的道:“若是一起出手,或许能在阵势合围之前冲出去。”

  “不可能的,”赵紫衣面色肃然:“只要我们踏足这片土地,便等于被佛意笼罩,加上南域五十万佛子加持,可以说阵势发挥的威力,已经接近此界的巅峰。”

  “可是四大佛境早已被攻破,百万佛子更是葬身妖腹,这阿弥陀佛的法身怎么还会降临,”叶落秋喃喃自语,而其右手早已变成了树藤缠绕的怪手,恐怖蛮荒的气势哪怕只一丝丝,依旧让人心悸。

  这怪手虚空乱抓,甚至穿过佛光,抓住了一丝丝春意所化的绿光,然后绿光刚一到手,叶落秋便脸色一白,浑身一震,一丝丝血水从嘴角流出。

  “这种级别的生气,”叶落秋猛然回头,对蜃香寒喝道:“随时准备接应我们回去!”

  蜃香寒也知道情况严重,浓郁的雾气开始往内收,一个七八岁大,脸颊丰满,微微发胖,看上去就像是个小球带大球的小胖妞走了出来,面色凝重,双手在虚空中一滑,一座蜃气所化的大门浮现,门内隐约透着武平督护府的景象。

  见到大门打开,叶落秋才松了口气,彻底放松了下来,甚至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紫皇领域,啧啧有声。

  “王者一出,天下景从,等你用五行拳术炼出五曜,再与九气合并,你便是九五至尊、武道之皇,所有武者见到你,拳术都至少要降上一个档次,这种级别的大武行体系,应该不是你一个人创出来的吧。”

  赵紫衣还没说什么,小胖妞、不,蜃香寒便面色一变,道:“坏了,薛保侯不在我的蜃气范围内,一旦转移,会漏掉他!”

  众人这才注意到,薛保侯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外围,正在那些佛胎之下,也就是那尊无量佛的头上。

  “薛保侯,薛色魔,快点回来!!!”

  “不用喊了,他听不到,”赵紫衣眼中闪烁着浓郁的紫光,盯着戚笼的后背,缓缓道:“事实上,他在说话的时候,意识已经消失大半,只剩本能了,这种一两句话能解释的事,他不会连说都不说。”

  听了这话,巨灵官的面色稍看一些,而蜃香寒更是脱口道:“那他的意识现在在哪里?”

  “不出意外的话,马上便能知道了。”

  果不其然,只见随着佛胎崩裂,一尊尊罗汉的幻影现身

  坐鹿罗汉,举钵罗汉,托塔罗汉,骑象罗汉,笑狮罗汉,开心罗汉,探手罗汉,沉思罗汉,挖耳罗汉,布袋罗汉,长眉罗汉,看门罗汉,静坐罗汉,过江罗汉,降龙罗汉,伏虎罗汉,欢喜罗汉,芭蕉罗汉,佛光罗汉,总领罗汉,捉鬼罗汉,镇守罗汉,去邪罗汉,守形罗汉,除伪罗汉,除邪罗汉,破惑罗汉

  每一尊罗汉现身,便有一股极其强大的佛门意志降下,这股意志未必是半神,但一定是在宗师之上。

 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这就是南无阿弥陀佛法身降!?

  这种强大的意志降临,还有如此数量,这也太恐怖了!

  几乎一瞬间,这些罗汉便扑向了戚笼。

  坐鹿罗汉一拍鹿首,鹿脑袋便不翼而飞,然后化做一个枷锁,拷在戚笼脖子上。

  托塔罗汉同样施为,九层宝塔珠缨蔓络、降魔神纹,罩向戚笼。

  布袋罗汉套住了戚笼整个人,伏虎罗汉压住了戚笼双手,长眉罗汉捆住了戚笼的脖子,降龙罗汉则是掐住了戚笼脚下的龙影。

  其余罗汉则封堵住了戚笼的所有方向,气机相互牵引之下,化作一个巨大的金钵,要让眼前这一位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伴随着戚笼猛然睁眼,所有缠绕在他身上的佛具、法器,具都化作金光,融入九幽黄泉灯中。

  接下来,戚笼便好似猛虎入山林,刁、拿、扣、劈、崩、插,脚下步伐更是凶狠,只攻不守,碎、击、碾、冲,全是冲击性的步伐。

  一拳一脚间,具有一尊罗汉碎裂。

  其它人只是隐约看见,戚笼在佛光之中大展神威,那些佛门神通一碰上他,便就化作纯粹的佛光,而戚笼的一拳一脚,却对一众罗汉具有强大的杀伤力。

  “杀戮武道,有这么强大?”

  “不对,他不是在杀,而是将这些罗汉们返本归元。”

  果不其然,只见每一尊罗汉一旦被击碎,就重新化作肉髻,悬挂在半空之中。

  “眼前只是表象,侯爷是在用一种我们看不懂的手段,逆转阵势,把这南无阿弥陀佛法身降再压回地下!”

  “你能做到吗?”白云居士看向生覆老,在场之中哪怕有半神,单论天赋,这位老龄化少年都是第一。

  生覆老木然的摇了摇头,道:“道中无佛。”

  几人交谈间,戚笼、或者说纯粹杀意化的戚笼已经将大部分罗汉轰碎,只剩下十八罗汉,阵中藏阵,不与戚笼接触,却反而将之困住。

  “居然是十八罗汉拳,早有耳闻了!”

  叶落秋摸了摸下巴,思索道:“单是一套拳术,便是宗师级别的拳术,而组合起来,更是半神级别的武道,据说其中还牵扯到佛门业位的转化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