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七章 罗汉阵 南无之道(上)

第七十七章 罗汉阵 南无之道(上)

  “居然是十八罗汉阵,这下麻烦了。”

  戚笼的意识扫过现实世界,看到了这一幕,不由得微微皱眉。

  他本来的打算是,用自我意识镇压阵势中的佛意,然后让肉身推动阵势逆转,使这‘南无阿弥陀佛法身将’重新封印。

  他的三分之一如来念,倒也能勉强推动这阵势的封印,然而肉身却被‘十八罗汉阵’所困,一旦意识耗尽,那这阵法,就再难攻破了。

  “试试看。”

  戚笼心念一动,‘肉身’立刻爆发出恐怖到极点的杀机,光芒一闪,身影便出现在降龙罗汉身边,单指点向对方喉间,指头上蕴含着‘乾坤俱灭’级的杀戮武道立刻爆发。

  毁灭一切的气息,几乎一瞬间覆盖了对方的所有意识,从皮肤、再到大筋、小筋、发力肌腱、以及运动之际,骨与肉的扩张间隙、以及血管因为拳劲蠕动造成的破绽。

  每一套拳术都是有破绽的,区别只在于,这种破绽你能不能把握的住,而往往只有开创拳术的大成者,又或是对这套拳术都有足够了解的敌人,才能在瞬息万变之际,找出其中的破绽。

  若说,一流高手可以通过体力、速度、爆发,将这种破绽控制在一息之内。

  那么宗师级高手,凭借着非人的体质,便能将这种破绽控制在一毫之间,而且是一息间的一毫。

  往往只有最顶尖的剑手或是刀手,才能找出这极微小的破绽,并通过疯狂消耗精气神,进行一瞬间的爆发——而这种爆发,往往是以生命为代价的。

  然而杀戮武道一旦晋升半神,强大的杀伤性便会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,‘白昼杀人法’的核心,杀气像日光一样笼罩全身,哪怕再微小的破绽,方一露出,性命便就丢了。

  没有拳术能在真空武道前显威!

  而戚笼的目标,便是十八罗汉中,实力最强大的降龙罗汉,一双擒龙手,居然能活活钳住龙脉,让戚笼目前最强大的手段无法动用。

  降龙罗汉虽然不是佛经中的那一位,但也是大鸠府最强大的五百武僧意志所化,这五百武僧的前一百名,可都是佛门宗师,他们的念头融合在一起,使得这尊‘降龙罗汉’战斗意识达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。

  哪怕在生死危机之下,‘降龙罗汉’依旧面无表情,甚至两眼中的战意如梵天之火,口中‘大悲心陀罗尼经’更加猛烈,‘身动如风、脚动如雷’,风搅雪、踩堂炮、走马骗子、三截腰,最后一记黄龙探爪,在最危险的关口,挡住了自戚笼必杀的一击。

  两两相撞,虚空崩裂。

  然而就仅此而已了,戚笼手指猛的一转,‘乾坤俱灭’发动,一股恐怖的毁灭劲力,让对方身上,胸、肋、腋下、手腕等十个部位,‘毫厘’级的破绽被发现,然后金身就像是破裂的金色娃娃,一瞬间就变的满是裂纹。

  戚笼也修炼过‘金身’,‘须弥金山’便是一种金身修炼法,炼到极点,能具有初步宗师级的防御力,然而在这一指之下,杀气实质化,如巨钟巨炮,又如细雨绵延,几乎一瞬之间,就把金身轰的几近破裂。

  而没了降龙罗汉的牵制,几乎一瞬间,恐怖的龙影便从戚笼身后拔身而起,然后神龙探爪,风云滚荡的龙爪方一现形,那像是风锥一般的五根爪剑,便恶狠狠的——抓向戚笼!

  磨盘大的龙爪落在戚笼脑袋上,一瞬间,戚笼终于感受到其它人面对龙脉的压力,那种混茫一切、镇压一切、控制一切的恐怖感觉。

  恍惚间,他仿佛看到,一尊山头大小的龙首,两眼好似红灯笼,直勾勾的探出爪牙。

  “龙拳练神、虎拳练骨、豹拳练力、蛇拳练气、鹤拳练精,但能把龙拳练到掌控龙脉意志的地步,我还是头一次见。”

  戚笼一头黑发应激而发,精神魔念顺着发梢,扩张近十丈,直接插入龙首之中,发为血之梢,而通过麒麟果儿改良的龙血注入龙脉之中,双首龙的意识复苏,并在下一瞬间,重新夺回了躯壳的控制。

  然后龙脉与戚笼肉身合一,身形猛然拔高三尺,恐怖的龙意混合着‘万物皆杀’的杀意,形成一条毁灭之龙,所过之处,虚空扭曲而破碎,并在下一瞬间淹没了降龙罗汉。

  ‘钳龙手还差一点,降龙掌还差不多。’

  然而当龙影消失之后,降龙罗汉却并没有被粉碎,虽然他只剩一个脑袋,落在布袋罗汉的布袋中。

  除了他之外,还有长眉罗汉、看门罗汉、静坐罗汉、过江罗汉、伏虎罗汉一共五个罗汉,刚刚便是这五大罗汉,分站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,形成阵中之阵,金身合一,扛住了戚笼粉碎万物的一击——最后只剩脑袋。

  眼见这杀神再度扑杀过来,布袋和尚哈哈一笑,猛的将布袋一抖,同时做歌:

  “行也布袋,坐也布袋;放下布袋,多少自在。”

  布袋一空,五颗脑袋直接横穿虚空,出现在戚笼背后三十里外,并且借助阵中源源不断的佛力,飞快重塑金身。

  而同一瞬间,坐鹿罗汉、举钵罗汉、托塔罗汉、骑象罗汉、笑狮罗汉也围堵住了戚笼,举钵的举钵,举象的举象,同时向他杀来。

  ‘敌一便是敌十八,而要想轰破阵势,就必须在同一时间,将这十八罗汉同时轰杀,这是唯一的解法,也是——最不可能的解法!’

  十八位金身证就、力量源源不断的宗师级罗汉,根本不可能凑在一起让你轰杀,除非——将这方圆百里的世界一起粉碎。

  但能有这般实力的,除非——真神降临!

  而且不是意志,而是真神真身降临在这个世界上。

  “佛友,面临老僧,还请勿要分心。”

  对面的老佛话是这般说,但下手极其狠辣,手掌轻轻一点,色空合一的无色光芒,便穿破了戚笼的金身。

  好在戚笼的精神经历了无间地狱、波旬追杀,早已强大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,虽然精神四分五裂,但却同时化作一只手掌,各捏六道轮回印,同时击出。

  六印化作一道灰虹,射向对方,灰虹之中,蕴含着一丝丝无间气息,一旦被击中,戚笼不介意让对方享受一番,地狱无限游的待遇。

  灰光猛然炸开,无我无间之意笼罩整个区域。

  然而对面的老佛脸皮微微一挑,似是在笑,口中念出‘南无’两字,身影却瞬间消失在这空间中。

  ‘意识居然彻底消失不见,这阵灵好麻烦。’

  “佛友,我镇不了你,但你也镇压不了老僧,不如坐下来一起聊一聊?”

  戚笼盯着对方,顶上肉髻、眉间白毫、目色绀青、两颊隆满、舌广而长、声如梵王、四十牙齿、身色金黄,佛三十二相在这老佛身上至少显了一半。

  这老佛应该就是这半如来佛阵的阵灵,戚笼的三分之一如来念与对方的半如来级佛意对抗,不胜不负,使这阵法即不向前运转,也不向后封印。

  戚笼没搭理对方,现实中的‘薛保侯’杀意如江河,继续寻找一切机会轰杀十八罗汉。

  老佛长叹一声,“佛友,你这又是何必呢,浪费时间,得不偿失。”

  “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,这不是你们的追求吗,阵势僵持不变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”

  戚笼嘲讽道:“和尚,大鸠府满门被灭,你不去报仇,我要去找东荒妖族的麻烦,你却来阻我,看来你妖化的挺彻底啊。”

  “非也,小僧依旧是小僧,依旧是这五十万佛子的真灵显化,并无妖化,只是我佛慈悲,此路不通。”

  “我佛慈悲跟此路不通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佛友不需明白,佛友只要知道,再往前走,有大恐怖。”

  “可你阵势的变化,分明是想要杀死我们。”

  “佛友,有的时候,死亡并不是最恐怖的东西,”老佛意味深长的道。

  龙眼菩提并没有发热,而戚笼的精神魔念,也并没有探知到对方有说谎的迹象。

  但这并不能够说明什么,对方如果是‘半如来’,哪怕只是阵势演化的如来,其业位都在其之上。

  “佛友,你身上的佛意,虽然有重重魔光遮掩,但那一丝烛光也似的佛意,却瞒不过老朽,佛友,你莫非是这一代的死神僧?”

  戚笼目光闪烁:“是又如何,你能放我们进去?”

  “若是的话,小僧可做主,放诸位离开,毕竟东南西北四大佛域中,东方世界光明佛王、西方极乐佛海、南无阿弥陀佛法身、北方不空成就佛塔,也就算老僧最好说话。”

  “哦?听你这语气,好似还有别人前来。”

  “那来的客人可就多了,比如说,苍甲军九兵崖那位龙脉之子、苍穹暴雨宗一位女性刀客、恶道宗四大道长中的明造道长、护国神教威德正法国师座下,三弟子武神官、五弟子巢神官、八弟子玺神官、赤炼门阴魔女尤鸟倦、五大望族使者、中山国三皇子和五皇子。”

  老佛笑道:“事实上,除了一年前,一位女客人机缘巧合、误入其中外,还无人能够真正进入其中。”

  ‘一年前,那就不是老祖宗了,那是谁?’

  戚笼面色不动,笑道:“看来你们的确是在谋划什么,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让我这个当代死神僧参与?”

  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,佛友,自从第一代的三罪佛使与我们分道扬镳之后,我们的计划,便与三位无关了。”

  “你们的计划?难道是与古佛有关?”

  “三位自诩为古佛正宗传人,但事实上,我们大鸠府才是古佛理念的真正继承者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