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八章 罗汉阵 南无之道(中)

第七十八章 罗汉阵 南无之道(中)

  “古佛意志,古佛的意志是什么?”

  古佛,也就是燃灯佛,戚笼不是没有见过,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  老佛淡淡一笑,表情说不出的神圣,他一字一句道:

  “在西天未开之际,为我钟吾佛子,开一方净土。”

  “人间净土,这世上有那玩意?”

  可是当戚笼目光落在对方身上时,这老佛却一言不发,很显然是不打算再说了。

  不过戚笼却突然阴沉沉一笑,道:“人间净土,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,不过你这‘南无阿弥陀佛’的法阵,是真的马上要被破开了。”

  老佛先是不以为然,然而随着戚笼眉心越来越亮,却渐渐愕然,终于,等那火光之中,勾勒出一尊大腹便便的巨佛之后,却是瞬间色变。

  “不可能,你怎么可能达到第一代死神僧之境,你没有如来加持——”

  “但我有波旬老兄相助啊!”

  戚笼缓缓起身,在其背后,隐约勾勒出一尊琉璃宝座,宝座之中,五蕴之光在其中流转。

  他好似一尊盖世魔王,即将下界!

  而在现实之中,布袋罗汉依旧在到处接人头,接被‘薛保侯’轰爆的罗汉人头。

  一张肥脸上,两眼胖的仅剩一条缝,而嘴角像是被固定在脸颊之上。

  “我有一布袋,虚空无挂碍。打开遍十方,入时观自在。”

  每一个人头落入布袋之中,布袋罗汉身上的佛意就强上一丝,每强上一丝,佛光就浓郁几分。

  最后,当佛光浓郁到了极点,在下一瞬间——化作观自在魔光!

  一道洪亮的魔音在高空之上响起。

  “你不知道,布袋罗汉,是弥勒佛的一丝念头所化吗?”

  布袋和尚哈哈一笑,向上一谒,念唱道:

  “弥勒真弥勒,分身千百亿,时时示世人,世人自不识。”

  话音一落,布袋和尚猛的把布袋往上一抛,然后在下一瞬间,布袋的口子扩大,贴在了和尚的肚皮上,同时肠胃蠕动的声音响起。

  布袋变肚皮,而布袋中的六颗脑袋,全部被消化成血泥。

  “哈哈,你说南无阿弥陀佛,我就真的让你南域无佛!”

  少了六大罗汉助阵,戚笼浑身杀意爆发,第一时间出现在降龙罗汉身边,‘白昼杀人法’和‘万物皆杀’同时爆发,仅仅三拳,就把这降龙罗汉轰的只剩个‘降’字,同时背后龙影拔身而出,张牙舞爪,一口将伏虎罗汉叼入嘴里,并大力的咀嚼着。

  而布袋和尚阴森森的跟在身后,每当有残肢断体出现的时候,便就瞬间出现,一口将其吞入,使其落入人皮口袋中。

  传闻中,布袋和尚本来就是弥勒佛下界的化身之一。

  而戚笼这尊魔佛,早在跟这阵灵老佛对话之际,就以魔种暗中侵蚀这布袋和尚的意识,骤然爆发,顿时起了奇效。

  一通扫荡,十七尊罗汉尽皆被戚笼轰杀干净,而最后的魔化布袋罗汉嘿嘿一笑,肚皮猛然扩大,像一张大嘴,把肉身都给吞了干净。

  戚笼猛然伸手,接住了落下来的人皮布袋。

  布袋像是水袋,鼓囊囊的,透过口子,隐约看到金光;这其中,不仅有十八罗汉的金身汁水,还有半神级武学——十八罗汉拳的烙印。

  “看来是我赢了。”

  戚笼淡淡一笑,猛然伸手,老佛面色一变,只见天空之上,一轮黑色的本性光圈浮出,挂在这‘无量佛’的脑后,‘阿弥陀佛’的巨大脑袋,随着黑色光圈轮转,终于缓缓沉入地面。

  老佛狞恶的看着戚笼,“没想到这一代的死神僧,居然堕落到与魔为伍的地步,老僧与佛友一定还有再见的那天,到那时,老僧会让佛友知道,什么是古佛的意志,什么又是——真正的大恐怖!”

  “别到那时了,你现在就留下来吧!”

  戚笼精神一动,猛然化作一道黑色轮桥,轮桥之上,点点暗淡的火光乍显。

  魔种、六道轮回、燃灯念合一,戚笼彻底压制阵势,道魔轮回桥降临人间;而阵势被破,这老佛的声势弱到了极点,一正一反,‘轰’的一声,老佛身影爆开,一颗透明的舍利子出现,随即被吸入九幽黄泉灯之中。

  随着巨大的佛首沉入地下,罗汉所化的肉髻一一化散,而风暴也渐渐消失,呈现在众人眼前的,是破落的佛塔,是被付之一炬的佛寺,还有被啃噬大半的巨佛佛像,以及——漫山遍野的佛子骸骨。

  “原来大鸠府真的被灭了啊!”小胖妞蜃香寒一脸感叹。

  其它人也是如此,虽然大鸠府被破的消息已经快有一年了,但是眼见为实,直到亲眼看见这满目疮痍,大家才意识到,这七府中的唯一佛府,是真的灭亡了!

  叶落秋捡起地上的一朵莲花,花瓣零落了大半,少许点缀在花蕊上的花瓣并没有枯萎,反而显的又肥又厚。

  做为这一代的春官冢宰,虽然是前朝的官,但也能感应到一些特殊的东西,他丢下了莲花,又捡起了一截小腿骨,骨头上还有丝丝血肉。

  “果然如此,却又为何如此?”

  叶落秋抬头,双眼对上了戚笼,缓缓道:“侯爷,若是我说,这大鸠府的百万佛子并没有死去,侯爷可信?”

  “没什么不信的,没有五十万佛子暗中主持,这‘南无阿弥陀佛法身降’怎么会展开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,难道这些佛子都变成鬼了吗?”小胖妞想到此时此刻,有无数鬼和尚在自己身边打坐念经,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做为蜃龙的后裔,你居然会怕鬼?”戚笼好笑的捏了捏小胖妞的肉脸蛋,道。

  “完了,完了,我被薛色魔捏了,我不纯洁了!”蜃香寒一脸哭丧,不过倒没多少害怕。

  共患难后,大家的关系自然亲近了一些。

  “放心吧,我对你不感兴趣,蜃军团的沈大元帅,是你龙祖宗吗?”戚笼若有所思。

  蜃龙的龙脉躯壳,毫无疑问是被九幽军团给回收了,不过凭借残余的意志,这条老龙脉居然能坐上十大军团中,最神秘的蜃军团兵马大元帅一职,而且一坐就是两百多年,也是有手段的。

  ‘蜃气、武平督护府的人形传送阵、蜃龙后裔——’

  可以肯定,这一位必然也参与了新神庭计划,并且在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。

  叶落秋哈哈一笑:“倒没想到,侯爷居然有如此本事,居然能以一己之力镇压这鼎鼎大名的四大佛阵之一,老实说,刚刚那上百尊宗师罗汉快要成形,我可是吓的差点掉头就跑。”

  此话一出,其它人顿时都望向戚笼,尤其是以巨灵官的眼神最复杂,嫉妒、忌惮、好奇,兼而有之。

  没办法,宗师啊,而且还是上百尊宗师,这种夸张的数量,要不是力量等级差上两个档次,真神都能淹没吧。

  至于半神,怎么可能有半神能挡的住!?

  数量乘以十都未必管用!!

  戚笼也知道自己这番动作过于夸张,若是不解释的话,难免会让人想入非非,要是影响到‘薛保侯’的身份那可就麻烦了,于是他举起九幽黄泉灯,有些可惜道:

  “此宝乃本侯从关内所得,其中蕴含着一丝古佛佛念,消耗了这道佛念,便能镇压这佛阵,本侯若说这全是本侯一人之力,你们信吗?”

  “原来如此,”叶落秋若有所思,刚刚那爆发出的最大佛念,倒的确是一道宏大而诡异的佛意,薛保侯既然杀戮武道大成,自然不可能修炼佛门的大武行体系。

  “大家相互配合才算是团队,以后还望叶兄多多照顾,”戚笼目光隐蔽的一瞥,笑容温和道。

  叶落秋一愣,然后也笑道:“自该如此。”

  巨灵官,这位曾经的十大府将,在刚刚的行动中,明显露出了不服管教的姿态。

  对于一个团队来说,这可是大忌。

  若是在重大利益面前,谁也不敢说自己能把持住本心,戚笼也不能。

  但这还没到那个关口呢,巨灵官就开始炸毛,甚至除了赵紫衣外,对其它所有人,都隐隐露出一丝自矜高傲的姿态。

  那这人实力再强,也是个定时炸弹,是团队必须先排除的对象。

  同为武平督护府的中高层,戚笼等人自然不会直接下杀手,但也意味着,一旦出现重大危机,这一位,一定是最先舍弃的对象。

  这是戚笼和叶落秋的共识。

  排除了‘阿弥陀佛法身降’的干扰,整个南域佛境对这些高手们已经没有任何危险了——小麻烦还是有的,但是在一群宗师和半神的手段下,已经没有任何能够阻挡他们脚步的东西了。

  而在奔行半日之后,戚笼提出了歇息一晚的建议。

  团队之中,哪怕是最刺头的巨灵官都没有反驳,毕竟从理论上说,这‘薛保侯’可是以一己之力,对抗了上百位宗师。

  在尸山血海、佛塔寺院之中,很快,一行人便找到了一处破旧的院落休憩。

  而戚笼第一瞬间选择了闭关。

  几乎就在落坐的同时,血色的烧身火爆裂开来,从浑身毛孔中溢出……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