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十九章 罗汉阵 南无之道(下)

第七十九章 罗汉阵 南无之道(下)

  破解‘南无阿弥陀佛法身降’,最危险的其实是精神上的交锋,肉身的搏杀其实并没多厉害。

  尤其是在戚笼的精神魔念深入到阵势的方方面面后,罗汉们的攻击打在他身上,没有一点杀伤。

  但封印中的烧身火还是在这一刻爆发了。

  也许是戚笼催发了魔种,使得这封印露出一丝间隙。

  又或是搏杀之际的气血暴动,无意间给其添火浇油。

  但不管怎样,做为半神一关的最大考验,让无数天赋异禀、实力超群的宗师望而止步的烧身火,哪怕被封印了,凶性也绝不会少上半点。

  血色的火焰之中,有无数漆黑的手臂从中探出,扒开戚笼的人皮、活撕他的血肉、扯断他的筋腱,甚至像抓萤火虫一般,捂住他的穴道丹田,让他浑身精气在体内拥堵堆叠。

  千奇百怪、难以计量的痛苦,在这一瞬间爆发!

  自从施展过‘八热地狱’后,烧身火似乎吸纳了这一招的精髓,用火焰演化出一尊尊火焰魔鬼,各种撕扯戚笼。

  引火烧身,就是戚笼目前状态的最好诠释。

  不过戚笼身体表面,一黑一金两道光芒交替浮现,从里到外,甚至裹在魂魄之上,像一道薄膜,任由烧身火疯狂进攻,却始终保持一分生机、一丝清明,并死死抵住烧身火向第二层,地级火进化。

  烧身火虽然名为‘火’,但却并非真是火焰,而是一种天地规则的显象,所以只要主人不被焚烧殆尽,它就会一直‘燃烧着’,十年、百年也不会变。

  好在魔种也好,燃灯念也罢,都是世间最奇异玄妙的存在之一,几乎不可能被摧毁,两两对抗,除了让戚笼受到无边烈火的煎熬外,并没有对肉身造成某种破坏。

  当然,无法晋升烧身火第二关,地级火、排火关,也无法对肉身进行毁灭式的提升。

  如果这样下去保持不变,似乎也就一直这样燃烧下去。

  这烧身火吸纳了‘八热地狱’后,变的更加桀骜难驯,任由魔种或燃灯念交替镇压,却迟迟无法封印。

  就算用‘未来佛’将火焰用意识跳跃到未来,依旧是汹汹烈火,无止尽的燃烧。

  ‘有点麻烦,这样下去,我不会被火焰烧死,但很可能会精气神耗尽而死。’

  戚笼陷入沉思之中,天地万物,损一物而补一物,这烧身火不可能没有克制的法子。

  ‘有了!’

  戚笼心中灵光一闪,艰难的将手一指,顿时,‘布袋罗汉’的人皮口袋悬空而转,一团金汁吐出,浇灌在戚笼全身之上。

  ‘须弥金山,重塑金身,镇小千世界,分四大神州。’

  金汁是纯粹无比的罗汉金身精华,几乎一瞬间就融入了戚笼的肉身之中,并且在下一瞬间,化作一套金壳,这是金身铸就之相。

  在佛教之中,罗汉对应的是宗师,菩萨对应是半神,而真佛,对应的则是真神。

  以戚笼‘未来佛念’的层次,几乎一瞬间,就把金身炼就。

  然后烧身火如附骨之疽,迅速将金身烧灼开来,金身表面也迅速融化,像是被烧化的金漆。

  戚笼眼中魔光暴涨三尺,口念魔音。

  “人生幻影之中,孰免沉沦之苦,浮沉苦海,小千变化。”

  金身以三丹田为中轴,一道细线突然出现,‘嘶拉’一声,从背后一分为二,反向把烧身火包裹。

  诡异迷离的魔道变化,以及百劫不坏、仿‘排火关’而造的金身,混合在一起,终于起到了特殊的效用,那几乎永恒存在、无法消灭的烧身火,在戚笼的体表,变的淡薄了那么一丝丝。

  “那么,该怎么办才好?”

  戚笼盯着手上的这团金团,自言自语。

  烧身火不是被灭了,而是被他分割了一部分,佛魔合一的顶尖手段,也只能做到分离烧身火。

  “是空亦空,空空亦空。是无分别空,亦复皆空。金身虽然很纯粹了,但是想要达到烧身火第二关,‘排火关’的空空之境,到底还差上不少,所以必然无法完成封印。”

  一整具罗汉级别的金身,在烧身火的作用下,恐怕坚持不到一盏茶的时间。

  戚笼苦思冥想,忽然间,一篇神异奥妙的道家文字从记忆中浮出。

  那是在色界之中,为了避免自己魔王波旬追杀,司马正道以歌做法,传来的一道道家神通——三味真火!

  用三味真火吸收火力,锻造金身,再用魔道变化,封印烧身火!

  想到就做,戚笼心念一动——

  “心为朱陵府,谓之上味君火,闭息宴坐,以心引之,则无乎不焚。肾为玄冥府,谓之中味臣火,升腰胁腹,闭息行之,则无乎不达。膀胱谓下味民火,提动机关,金龟吐焱,无气不升。”

  一道热气从尾闾开始,入三焦、过三关,奇经八脉之中,各有一道精气应激而生,汇合心、肾、膀胱中的火星,戚笼下意识的张嘴,一团三色火焰便落在这金球之上,初始只有一丝丝,借火烧火,却是越烧越旺,最后把整个火球都包裹在其中。

  三昧真火做为道家第一神通,虽是为了救人,司马正道传了法门,但他也留了心思,只传了驱使法门,但没有炼火法门,就好比一门拳术,只传打法,而没有练法,这样无论如何都是练不成的。

  但谁能想到戚笼别出机杼,用烧身火做引火,以不灭之火燃三味真火,又用三昧真火锻造佛门金身。

  两两相加,这三味真火的感悟倒是一点一滴融入戚笼的脑袋中。

  ‘鬼灵烧之,以升卷。凡夫烧之,以长存。幽魂烧之,以开度。枯朽烧之,以发烟。婴孩烧之,以能言。死骸烧之,以复人。’

  虽然道家三味真火在外界看来,是灭魔除鬼镇祟的攻伐性神通,但事实上,它本意却是提升道家修为的不二法门。

  正所谓天赫赫,地青青,锻身形;皮膜强,骨肉轻,三味成。

  道、佛、魔,三教中的顶级手段同时施展,竟使得这团金身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化,只见金身复本还原,不断缩小,而那隐约露出罗汉面孔也越来越粉嫩——

  最终,戚笼看着眼前这四个拳头大的金果,有些发愣,这是什么玩意,罗汉果吗?

  烧身火居然真的被化入其中,虽然火种依旧依附在一身骨骼上,凶恶狠毒,时刻准备反扑,但火力却真的消了干净,一时半刻是蹦跶不起来了。

  用罗汉金身,化了烧身火力,佛魔演化,以及倒推而出的三味真火,合力铸造了这四团金疙瘩。

  罗汉金身用了四具。

  用手掂了掂,大约两斤重,‘果身’上是千奇百怪的纹路,戚笼想了想,摸出一张上品道篆,发现单以数量而论,这‘罗汉果’的纹路比起这张上品符居然要多上十倍。

  精神魔念探入其中,居然在第一时间内,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力量。

  戚笼可以确定,倘若让这玩意直接在他面前‘爆炸’,他这具诡异莫测、逆自然生长的肉身,会在第一时间崩裂溃散,没有一点弥补的机会。

  ‘传说中,在上品符之上的大乘符,符中封印着天地间的生化之道,能将一切人间物质从有形化于无形,是连半神神性都能轰碎的超级大杀器。”

  “每一座督护府中,这种顶级道符都是战略物资,从不允许外泄,而且应该也没多少张,毕竟此物乃是上古产物,而且目前也没听说,有哪位道家高人有能力将之复原。’

  ‘虽然没有大乘符的诸般加持,但是单论威力,这颗‘罗汉果’应该也不逊色于它了。’

  戚笼又掂量了几下,笑道:“既然如此,就叫你‘罗汉金果’好了。”

  将之收入戒指后,戚笼感悟着刚刚用三味真火炼化金身的余韵,颇有所悟。

  “是空亦空,空空亦空。是无分别空,亦复皆空……”

  戚笼心中一动,从九幽黄泉灯中,取出老佛的那一颗透明舍利,然后用弥勒佛的金光将之包裹。

  这其中蕴含着‘南无阿弥陀佛’之道。

  言‘南无’者,即是归命,亦是发愿回向之义。

  阿弥陀:无量之意,智慧、愿力、神通等一切具是无量。

  佛:究境圆满、平等不二。

  三者合一,便是老佛在阵中使出,把身形化于大千世界的手段。

  ‘空空之道’与‘南无阿弥陀佛’反复验证,居然让戚笼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悟。

  若佛在人间,自然不用‘南无’。

  佛不在人间,那‘南无’便是——

  无量光!!!

  ……

  戚笼这一次闭关,并非只是一夜,而是三日三夜。

  而当他出关之后,基本上所有人都已整装待发了——

  “侯爷,时间不等人,除非你此行的目标,并非是那府将之位,”叶落秋意味深长道。

  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先到者未必先得,”戚笼打了个哈哈,突然目光一凝,手掌伸开,一朵六瓣雪花落在了他的掌心。

  所有人抬头,寒气一卷,鹅毛大雪纷洒而下。

  所有人打心底里,都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。

  戚笼望向东方,喃喃自语:“居然有半神殒落了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