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章 交易

第八十章 交易

  半神是一种成就,一种觉果,以及另一种生命状态。

  事实上,半神证就,肉身便有一半脱离‘人’的状态;有诗云:二物有时性命合,一半天地一半人。

  天地崩,自然人惊鬼神哭。

  “半神殒落了,”戚笼重复了句,望向东方。

  那股浓郁的悲伤气息,正是来自于东边佛阵,而按照老佛的说法,那处乃是‘东方世界光明佛王’所覆之地。

  佛经之中,佛很多,但能缀以‘佛王’称号的佛,却是少之又少。

  而一般这种佛,都有着强大的杀伤力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没人愿意说话,风雪夜,鬼神哭,众人的心头,都蒙上了一层阴霾。

  ……

  大鸠府东佛域,一处被佛光笼罩之地。

  周子通单手合十,面目虔诚,在他身前,一具高大的尸体躺在雪地之上。

  “施主请安心上路。”

  这尸体高有两丈,一身金甲,气势恢宏,脖子上流出的血像是琼浆玉液,透着一股浓郁的香味。

  哪怕生机具没,这一位依旧保持着生前优雅的姿态,眼睛像水晶一样晶莹透亮,看着对方手上的佛枪,十分赞赏。

  “好枪术,一枪刺出,十方俱灭,死在这种枪术下,小王心甘情愿。”

  “小僧只是借助了光明佛之力,当不得施主如此赞赏。”

  在周子通四周,一道道金色光柱拔地而起,其中隐现枪形。

  而原本的昂藏大汉,茂密的黑发消失不见,佛帅周子通,不,现在应该叫做子通僧人,一脸平静,若是不知道他的过去,很难将他和曾经统帅十万大军的佛帅联系在一起。

  “既然小王都要死了,和尚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们大鸠府的十大古佛圣器藏于何处?”

  “我中山国虽然实力强大,力抗三府,但人妖血脉杂糅,最忌惮的,其实并非敌对的三府,而是贵府的古佛圣器;当初古佛凭借这十种圣器,协助一代女皇降伏了一众上古神兽,并且创下了千年基业,这波澜壮阔的历史,真是想一想都热血沸腾,让人心生向往。”

  “大鸠府被灭后,妖族曾经大搜全域,却始终找不到当年的十大圣器;小王奉皇命入草原,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,哈哈哈哈,真是讽刺啊,若是五弟在,怕是要笑掉大牙了。”

  子通僧沉默了片刻,缓缓道:“十大圣器的镇压地点,正是在这十方域中……”

  越听,这位三皇子目光越亮,等把十大圣器的位置全部听完,他脱口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?”

  “出家人自然不打诳语。”

  “那小王就死得瞑目了,”三皇子轻轻一笑,眼神直直的,失去了光泽,渐渐的暗淡了下去。

  子通僧走上前去,缓缓将对方双眼合上,才道:“东佛域有一处佛子塔,是处风水宝地,小僧暂时将贵兄之躯放入其中,并会通知贵国使者前来收尸。”

  “别急着下葬,和尚,你会和小王皇兄的尸体,同时下葬的。”

  一道冷冰冰的声音突然从五皇子许衡怀中冒出。

  子通僧将尸体抱起,一支耳朵状的海螺从中掉落下来。

  “和尚,你等着!”五皇子许御元煞气腾腾的声音从海螺中传出。

  “小僧时刻等着。”

  中山国十三皇子,每一个皇子都是半神,中山国一国,皇族为大!

  ‘嘭’的一声,耳螺炸开。

  “子通僧,速速归来,东荒佛土即将开辟,东西佛尊、五大禅师、二十四天罗汉菩萨已至,正等你这韦陀天主。”天空上的巨大佛脸声如洪钟。

  “等安葬了许施主的尸首后,小僧即刻赶来。”

  “那么,本佛王也要入灭了。”

  话音一落,一道又一道光柱熄灭,光柱之中,一尊宏大的佛影也消失在天空。

  子通僧仰头望了望天,沉吟片刻,去了另一个方向。

  几乎在东方世界光明佛王入灭的同一时刻、西方极乐佛海、南无阿弥陀佛法身、北方不空成就佛塔,这三大佛阵也相继消失不见。

  东荒大草原上,所有跟佛门有关的气息全部消失了。

  “咦?”

  巢神官看着手上新寻得的三件佛器,琉璃宝幢、翡翠莲花台、佛牛杵,眼看着它们表面的佛光越来越暗,最后彻底崩裂,他感觉自己的心也随着破裂了。

  “不是吧,你好歹给我留上一件啊!”巢神官欲哭无泪。

  “国师早就告诉过你,时辰一到,东荒之地中的所有佛器都会失效,你这蠢货还偏偏浪费时间去搜刮,得不偿失!”武神官毫不客气的嘲讽。

  “武大人,这些可都是得过十万佛子佛念加持的佛器啊,在某些方面比起神道兵都管用,别说你不感兴趣!”

  武神官冷冷一笑,巢神官盯着对方那最大号道袍下的怪物身材,咽了口吐沫,转口道:“好吧,知道你法身强大,但你不感兴趣,不代表别人就不感兴趣啊,玺大人刚刚升上神官,难道她就不需要一件佛器护身?”

  玺神官涨红了脸,她很想和素来惫懒滑头的巢神官保持距离,但无奈手上的佛器做不得假,它是真香啊!

  一般而言,道袍多以灰色、黄色、棕色、暗红色为主,多半有着修行上的意义,但护国神教的道袍却是金色,象征着皇权。

  不同于藏在武平督护府背后,若隐若现的恶道宗,小钟吾府背后的护国神教,是直接插手小钟吾府的统治,并委派了大量的道官,甚至以道家的五猖兵马、庙宇鬼神、纸兵豆将,做为自己的主力兵马。

  可以说,每一个被册封为神官的道人,一人便是一支大军。

  至于护国神教的国师,更是传说中,钦神监道士团的最后一任道门首领,威德正法国师,无可争议的道门第一人。

  而这一支兵马,也足足战斗到了古国灭亡的最后一刻,直到神庭殒落,才撤离关外。

  因为被亡国七灾中的某一位重伤,这位据说炼就元神的威德正法国师,才一直沉睡到如今,只偶尔分神出游,进行小钟吾府的管理。

  也只有在小钟吾府,道人们之间才会以官职相称。

  见武神官对他的辩解无动于衷,闭目养神,一副装模作样的样子,巢神官撇了撇嘴,眼珠一转,道:“我说武大人啊,虽然本官对国师大人的命令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,也绝对一丝不苟的执行,但是这咱们这么做,不是变相帮助佛门吗?”

  “佛道不两立啊,武大人~”

  沉默半晌,武神官睁开一道眼缝,觉的如果不向他透露点什么,这位能一直这么骚扰下去,谁让国师最喜欢他呢,暗中叹了口气,淡淡道:“国师来之前嘱咐了,只做该做的事,其它的,不多问,不多看。”

  “这又是为什么啊?”

  “佛非此界佛,道非此界道,佛道之争,与我域中人无关。”

  “恶道宗不是钟吾古地的本地道统,这我知道,但是和尚怎么会是舶来品?他们不是标准的古佛传承吗?前后辅佐了十几位妖皇了都!”

  “国师的原话是,和尚到哪里都是外来户,这是最后一句话!”

  眼见武神官加重了语气,巢神官汕汕一笑,一屁股坐在地上,躺了下来,一双手抱着后脑勺,自言自语。

  “和尚到哪里都是外来户,这年头,和尚这么不遭人待见的么,果然职业选择很重要啊。”

  玺神官不像是这两位,已经是常出任务的老油条了,此刻正胆战心惊的看向周围。

  只见十丈开外,是凶神恶煞的骷髅僧人、邪禅师、皮肉法王、人皮尼姑,这些妖化的佛门中人一眼望不到边,它们流着涎水、两眼赤红、张牙舞爪,有的身上长满的兽毛,已经半妖化,眼神的深处,是冰冷的兽意。

  它们既在相互吞噬,又向三人疯狂突进,妖化的僧人,活人的血肉对它们有着无法抵御的吸引力。

  然而在三人周围,像是有一支无形的兵马,形成铜墙铁壁,撞的这些妖僧人仰马翻,血肉淋漓。

  一滴血水溅到了巢神官的脸上,巢神官用手指一抹,然后塞入嘴里尝了尝,咂咂嘴:

  “原来和尚的血是臭的。”

  武神官猛然睁眼,头也不回道:“人来了。”

  只见一点佛光忽然亮在虚空之中,然后拉成一条金线,金线缓缓张开,露出一位高冠瘦颊、脸色古拙的道人身影,背后梵音、金莲、舍利、玛瑙,好一片佛国世界。

  “怎么称呼?”

  “天兵司,从四品神道长吏刑晟。”

  “东西呢?”

  刑晟面无表情丢来一个盒子。

  “还有一半的补天丹呢?”

  “事成之后便给。”

  “你是道人?”巢神官好奇的打量着对方。

  武神官目光冷冷一扫,眼光之中,是黑压压的一片天兵天将,巢神官顿时闭上了嘴。

  “按照约定,在东荒神被炼化的那一瞬间,我们会借助整个东荒大草原的神力布下‘万象寂灭大阵’,将那先天元胎的意识抹去,也希望你们,把能治疗一切伤势的补天丹交给我们。”

  “这是当然,这也是夫人叮嘱过的事。”

  武神官点了点头,眼神示意,三个神官缓缓走入佛国世界中。

  以丹药换阵法,这是他们背后那两位的交易内容,至于他们跟和尚的交易,就不是他该过问的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