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一章 真假雷音(上)

第八十一章 真假雷音(上)

  冷风如刀,刀刀轧人脸,飞雪苍穹,裹天地如银,风雪与暴风汇合,便是雪爆,风雪融入乌云,便是裂地雪雹,风雪与闪电合在一起,大地白如昼,电光亦亮如白昼,放眼望去,滚滚天地一片白色。

  戚笼一行人,头顶着骇人的天象,抗风而行,就算是宗师、是半神,面对着这震天骇地的景象,也不由胆寒。

  厚密的雪层遮住小腿,往往要驱使数倍气血运转,才能化解寒气,而天上雷声一闪,像是打在耳膜之上,更需要以十倍的控制力,才能闭住毛孔。

  武行说法,最早的内劲雷音,便是古代武人仿雷声而创出,如今真假雷音相撞,便是宗师也只能用‘天之五行’运转自身,抗衡天上大雷音。

  ‘轰隆’一声,天上雷声大作,好似天门大开,黑云缝中射出无数利剑,天空被砍裂了,人心也被震裂了。

  叶落秋面色难看,扫了一眼已经面如土色的几人,首先开口,“侯爷,都到了这个关口,你能不能跟我们说一句实话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戚笼沉默片刻:“找一个人。”

  “人在哪里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饶是叶落秋脾气温和,此刻也忍不住骂娘,这种天气,无头苍蝇一样乱跑,您老人家杀人盈野就不怕雷劈吗?

  你这么凶的吗?

  “不管找什么人,这种天气是不可能找到的,还是先找地方避避,这种大范围的剧烈天象,应该不完全是一尊半神殒落造成的,就算是宗师,在这种情况下,体力也会剧烈消耗。”

  “在这种危险地带,体力少于一半,那就是找死啊!”

  戚笼摇了摇头,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实情,但是他有预感,这一次找不到人,那么以后就更不可能找到了。

  在这种天象下,用‘未来佛’进入‘色空’,推演老祖宗所在?

  戚笼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  闭关需要安静的环境,天象不定,风险会加倍增长。

  “你们先找一个地方避避,本侯再想想。”

  戚笼留下了这一句,身影便消失在雪地中。

  白云居士和生覆老对视一眼,二话不说,直接追了过去。

  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,烧身火的希望还落在对方身上呢。

  “要去你们去,我可不去了。”

  巨灵官现在有些后悔了,被叶落秋的花言巧语说动,不仅没有一点好处,还有与一些小辈为伍,无头苍蝇般到处乱串,最重要的是,他从赵紫衣身上得到了某种承诺。

  既然府将之位早晚会回到自己手上,那又为什么要冒险行事,尤其还要以薛保侯为主。

  薛保侯在他看来,也只是一个抱住侯副都督大腿的幸运儿而已。

  赵紫衣凤眼扫了一圈,二话不说,直接追了上去。

  除了要报薛保侯的救命之恩外,她还想调查吕侯的线索、佛帅的线索。

  知道佛帅没死后,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没联系自己。

  她是了解周子通的,唯一的可能,就是对方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做,而且这个任务,很可能便是吕侯发布的。

  “你们两个留下。”

  叶落秋指着蜃香寒和周轨二人,这二人并非以战斗力为长,某些特殊的能力,才是招揽他们的真正原因。

  “香寒把大门打开,随时接应我们回去,我总感觉今晚会出大事。”

  小胖妞面如土色的点了点头,刚刚顶着风雪雷电奔行,她早已手脚酸软,的确有些快扛不住了。

  她这个‘宗师’,其实并不完全是靠自己晋升来的,更多的是她那个龙祖宗——

  叶落秋又看向巨灵官,客气道:“麻烦灵官将军照顾二人了。”

  “本将军就给你一个面子,”巨灵官面带矜色,他却没注意到,叶落秋的语气中,那一丝丝的疏离。

  ……

  风雪夜奔行,不知为何,戚笼突然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,他当麻匪后,出的第一次任务。

  那一夜,天气也是这么的寒冷,雪也是那么的大,掌心的皮完全粘在刀柄上,回去后,泡在温水里两个时辰都没化开。

  那一夜的血,在冷气中也是格外的刺鼻。

  但现在不一样了,浑身毛孔在不需要时,几乎可以全部消失,丹田发劲,五脏六腑迅速造血,使得体内如暖炉一般。

  更别说他可以用魔念改造触觉,哪怕在雪地之中,也能像是酒池肉林,无数美人环绕。

  而佛念一旦施展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活人的一切感触,都可以消失不见,只剩下一种大觉悟。

  这就很体面了,但戚笼压根不是一个体面的人。

  不管修为多么高深,戚笼还是喜欢这种风雪夜持刀的感觉。

  哦,现在手上没有刀了。

  心头有刀便可!

  戚笼突然哈哈大笑,声震十里,彻底放开所有触感,冷风打在脸上的刺痛,雪花飘在身上,先热后寒的触感;踏雪而行,脚底板发热,五根脚趾却冻的没有感觉。

  眉毛上、头发上沾满了雪花,冷风混着冷血,像耗子一样钻入衣内。

  真实的触感,让戚笼感觉自己与这方天地合为一体,天地因人而显色,人因天地而激发。

  不知是不是错觉,戚笼的身影变的越来越大。

  无量光。

  没有光,只有无量。

  戚笼仿佛触摸到了自己大武行体系的核心。

  小千世界,诸佛龙象,须弥魔山。

  恍惚间,他仿佛听到有人在做歌而唱——

  “阴阳击搏,法而为雷。阴阳凝流,激而为电。

  阴弱阳盛,起而为风。阴否阳溃,飞而为霜。

  阴盛阳弱,聚而为云。阴阳升降,蒸而为雨。”

  雷、电、风、霜、云、雨。

  恍惚间,所有的风霜雨雪的表象都渐渐化去,变的更加深沉,更加的有‘规律’。

  一道雷电轰然落下。

  不再具有骇人的气势,戚笼仿佛看到,阴阳二气在激烈流转,那阴阳的核心是一道空间裂缝,隐隐透着佛光。

  ‘薛将军,你要明白,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,先天元胎便是道,你能得道,你就会发现,为了驱除大鸠府一众邪僧,有好多道行强横的真人突然现身于大草原上,助你一臂之力。’

  司马正道的话在耳边一闪而过。

  一道诗完,又有一道诗接上。

  “天地虚中一窍常,才分动静曰阴阳。杀生开合并颠倒,斗柄常轮定纪纲。

  激搏雷声从地发,凝流电曜激金光。风飘弱盛随时起,盛弱成云聚短长。”

  有人跟着吟唱起来——

  “升降薰蒸霖雨下,舒和瑞雪降银堂。飞霜否溃连天白,泰散阴阳露四方。

  升降不能化为雾,接阴不畅雹非阳。阴水为蜺火为魑,調阳融和万物彰。”

  天地仿佛开了个口子,这口子之中,是越来越强盛的佛光。

  这诗唱了一半,又有人继续接了下来。

  “静默神风天气朗,欲升不降反真常。狂风骤雨阴阳舞,冬暖如炎夏伏凉。

  久雨长晴洪水泛,轰雷十月夏飞霜。自身造化通天地,不识枢机漫度量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好诗、好诗。”

  “道兄吟的真好。”

  “白道兄接的也不差。”

  “各位道友都乃天纵奇才,哈哈哈哈,小道也是。”

  “鸿道兄客气归客气,但说的在都是实话。”

  “飞雪夜吟诗,各位道兄都是雅人、雅才。”

  “你们这群牛鼻子真他娘的能吹,而且不要脸!”

  当然,最后一句是戚笼自己补充的。

  “能吹才能不要脸。”

  “不要脸才能做大事。”

  “我们负责替侯爷吹嘘,侯爷负责干大事。”

  雷电风雨之中,各式各样的笑声此起彼伏,最后汇成一道洪流,戚笼感觉身子被洪流裹挟,直直冲入佛光之中。

  “侯爷记住,先天元胎在第十七诸天,一定要在大鸠府秃驴开辟东荒佛胎之前,将人救出来。”

  “不然这佛胎便能将这好不容易凝出的先天元胎重新打回原形。”

  “一切就拜托侯爷了!!!”

  ……

  戚笼感觉自己的意识撞入了佛光之中,‘未来佛念’在疯狂的跳跃。

  再然后,菩萨、罗汉、诸部天龙、漫天金花、遍地佛莲、七宝池,八功德水,充满其中,池底纯以金沙布地。

  池中莲花大如车轮,青色青光、黄色黄光、赤色赤光、白色白光,微妙香洁。

  戚笼先是一愣,然后不可思议道,“西天佛土!?”

  所有光芒之中,一个个小沙弥从中挑出,持枪握杵,大喝道:“来者何人,此是钟吾净土,外人不得入内。”

  “外人,我是外人吗?”

  戚笼双手一合,金身立刻覆盖全身,同时背后六道轮回光圈显出,:天道、人道、畜牲道、阿修罗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交替运转,化解人间一切苦厄。

  一众沙弥面色一变,纷纷躬身行礼道:“原来是地藏王菩萨!大师有礼!”

  戚笼自矜的点了点头,“现在我要去拜见我佛,你们让开。”

  一众沙弥纷纷让道,不仅是他们,闻讯赶来的降魔尊者、忿怒明王、诸尊罗汉也纷纷合手躬身,在佛门之中,‘地藏’虽然只是菩萨业位,但享受的,但因其所许宏愿,一直都是真佛的待遇。

  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

  戚笼眼中魔光一闪,嘴角一勾,昂首踏步入内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