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二章 真假雷音(中)

第八十二章 真假雷音(中)

  这方天地有大千世界和小千世界一说。

  大千世界即真实、是一切存在的总合,日月星辰、山岳大河、生灵、草木、微尘,一切如是。

  而小千世界,则是依附大千世界而生,或者说,依附大千世界中生灵的情绪、欲望、野心而诞生;蒙昧的意识海、纯粹的意志山脉、又或是各种教义概念。

  而排除真神级别的巨头,这类小千世界,便是以各类教派中诞生的最多,其中尤以佛教为甚,一沙一世界、一叶一菩提、一佛国中,孕育无量众生,甚至还插足了不少其它小千世界——譬如欲界,明明弥勒佛还未诞生,就先占了个坑,其行为相当没有素质。

  戚笼怀疑,眼前这二十四诸天便是如此,但似乎又有一些不对。

  一路行来,佛子、沙弥、比丘、菩萨,或诵经讲道、或携手同游,又或是挎着一紫竹篮,采摘那新鲜的佛莲、贝叶、婆娑树子。

  清闲自在、禅心云水,好一片安定祥和的净土场面。

  大鸠府那死去的百万佛子,戚笼总算知道他们去哪里了。

  但他们在笑。

  每一个人都在笑。

  笑的祥和、平静、温柔、灿烂,让人——毛骨悚然!

  此界为二十四诸天第一天——大梵天。

  在这一层天地中,大梵天神高若天际,四臂四面、每面有三目,手持莲花、澡瓶、拂尘、金钵,还有一手作施无畏印。

  在他脑袋上,是混沌的气流和无时无刻不在变换的色彩。

  在他的手掌上,各有一尊气势恢宏的菩萨端居其上,眼见‘地藏王菩萨’过来,四菩萨纷纷合手。

  “地藏。”

  ‘地藏王菩萨’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背后的本性光圈上,六道轮回的灰光转的越来越快,好似被人看上一眼,一切罪孽、丑恶,即将现形。

  戚笼正准备前往下一层,忽然心中一动,道:“佛胎即将开辟,要严防外敌侵入。”

  一菩萨道:“地藏放心,有东西佛尊联手镇压,二十四天那女人掀不起风浪,其余毛虫,更是如此。”

  “如此便好。”

  二十四天?

  老祖宗不是在第十七天吗?

  难道是情报有误,还是说被镇压的,是另外一个女人。

  “地藏请慢走。”

  见戚笼转身,一菩萨将手一招,那大梵天的眉心上,射出一座四方梵钟,此钟一出,佛光亮彻半边天际,而在钟身边缘,刻着佛门中所有镇、定、收、压的梵文,密密麻麻一大圈,而在四方梵钟的表面中心,是一尊又一尊变幻不定的神兽幻影。

  只不过可惜的是,梵钟的三面都被密密麻麻的裂纹覆盖,宝光尽失,只有其中一面,依旧有着飞禽走兽不断变化的神光。

  菩萨惋惜的摸了摸梵钟:“此乃千年前,古佛用来镇压一众神兽的,十大圣器中的大梵定妖钟,只是为了开辟净土,毁了其中三面,还请地藏将它放入第八天,大功德天佛池中修养。”

  还有这好事!?

  ‘地藏’面色一肃,缓缓道:“贫僧知道了。”

  等戚笼去了下一层,两位菩萨才对视一眼,其中一位感慨道:“不知是府上的哪一位师兄,居然参悟出了地藏业位,真是了不起。”

  另一位面色严肃的呵斥道:“此话休提,净土开辟之后,你我皆称佛做祖,这过去的身份,早已是旧日的因果。”

  “师弟明白。”

  两菩萨继续合手坐定,感受着这方净土的平安喜乐,渐渐的,心神沉浸入净土意境中,浑身放松,脸面上,渐渐勾勒起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  ……

  戚笼下了第二层帝释天,这一层空空荡荡、了无人烟,只有一只半截巨手支撑在天地间。

  那巨手的横断面,像是被刀锋切过。

  ‘帝释天在欲界又有个名号,忉利天,天主是能天帝,按照我的经历和血麒麟的描述,这帝释天便是神侯所证之业果,至于这口断臂,难道就是神侯被‘监察者’所斩的那一手?’

  戚笼在佛门的业位水平,真佛之下,应该没几个人能比的上,对于佛门变化的理解也是极强。

  所以他隐隐感觉到,其实佛界诸天之中,有着一些隐秘的联系。

  譬如,这佛胎的二十天中,第二天是帝释天、第五天是大自在天,而欲界同样有忉利天和他化自在天。

  至于被监察者所斩的神侯右手,为什么会落在这佛胎之中,这可能也与这层联系有关。

  接下来,仗着‘地藏王菩萨’的身份,戚笼连续下了十层,均没被人发觉。

  同时他也感觉到,佛光越来越浓郁,场景越来越真实,那些‘菩萨’、‘罗汉’的金身,也几乎跟在现实中一般无二。

  若说前五层诸天,戚笼凭借着魔功变化,也能模拟出来(当然不可能有这么大),那么接下来的佛土,就已经跟欲界有几分相似了。

  ‘难道他们真的开辟了一个佛门的小千世界?这群和尚这么厉害?’

  戚笼总觉的有哪些不对。

  到了第十一天菩提树神天,一颗无比巨大的菩提神木坐落在泛着金色流波的佛海上,菩提树伸出无数龙骨般的枝桠,树身之上,更是藏着火焰纹路的琉璃树洞,洞洞相通,水火之气不时从洞中显现。

  戚笼正准备闷声发大财,继续下潜,就被一阵喊打喊杀之声给惊动了,差点以为自己暴露,抬头一看,却见树冠部位,是无数佛门护法在围攻一人。

  只见一位极英武的女人,手持两口青凤刀,刀绕身成圆,上下翻飞,每一次刀尖一抖,便有一道青色刀芒闪过,将四周比丘、护法、尊者,斩的粉碎。

  刀芒本来就是世俗刀道的最后一步,不过那女人的刀芒似乎有些特殊,刀芒斩过之后,并没消失,反而像是传说中的飞剑一般到处乱闪,往往光芒一闪,便有一颗人头炸裂。

  上百口刀芒连成一片,居然隐隐显化出一座巨大的刀阁,阁楼有六层,檐角、飞拱、斜顶,具是刀型,而透过窗沿,看到的刀阁内部,更是由一座座刀架、一口口名刀组成,六层合起来,怕是有上千口名刀。

  此时,每一口刀都在微微颤鸣,刀与刀之间相互呼应,隐隐透露出一种强大的、杀伤性的大道规则。

  ‘武道大神通!’戚笼目光一亮。

  女人娇叱一声,道:“楚云烟无意冒犯诸位高僧,更无意阻止佛门大业,只是想借大鸠府《大般若火佛涅槃经》一观,佛门大业若成,怕是也不需此等俗物了吧。”

  “魔女妄自狡辩,你偷了我们三大古佛圣器,还想着抵赖,六大金刚,布阵!”

  六个金身罗汉越众而出,那菩提树上自动落下六截鹅蛋粗的树枝做为武器,金木相合,六人所踩的地面上,居然开始化作金色,眼看金壁将成,再拖延下去,一旦阵势布成,她便真的要被困在此方天地了。

  楚云烟冷哼一声,温柔如水的眸子中,闪烁出纯粹漆黑的杀意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看看贵府的佛门金身,挡不挡的住我的‘御道刀阁’!”

  楚云烟手中的两口青凤刀忽然化作了两团水汽,包裹在这‘刀阁’之中,让这座煞气腾腾的阁楼,平添了一分朦胧与飘渺。

  戚笼击节赞道:“好手段!”

  居然将‘天之五行’中的水形练成了刀器,这极大程度上,弥补了刀客晋升宗师之后,刀器本身威力不足的问题。

  这相当于‘人刀合一’的更深层次演化。

  “刀来!”

  楚云烟厉声一喝,四指做刀,刀光一闪,顿时间,‘刀阁’之中,所有名刀光芒大亮,从门窗之中汹涌而出,刀芒潮流所过之处,无论比丘、罗汉,尽皆淹没,就算是一尊菩萨亲临,也挡不住这千千万万道刀芒,被轰的连连倒退,眼看着就要让对方逃离。

  “地藏佛友不出手吗?”

  戚笼面无表情,只有瞳孔微微一缩,他甚至不知道,旁边这个身裹鸟羽的阴鸠禅师,是怎么出现在他身边的。

  “贫僧只管鬼事,不干人道。”

  阴鸠禅师轻笑着看了戚笼一眼,“也是,这倒也符合地藏你的性子,既然如此,那我就出手了。”

  这位禅师缓缓走到水边,水光倒映着他的面目,居然由人头变成了黑羽鸟首,而当他的手掌深入到水中时,几乎一瞬间,那颗高若天际的菩提树,树冠开始向中心合拢,像是一只遮天之鸟收了羽翼。

  这也挡住了即将离开树身的女刀客。

  刀芒狠狠撞在树枝上,无功而返。

  ‘唰’的一下,阴鸠禅师背生双翼,飞腾之际,响起风雷之声,几乎一息之间,就出现在了楚云烟的对面。

  楚云烟脸色一紧,姣好温柔的脸上,露出一丝狂热的战意。

  “五大禅师中的乌巢禅师?”

  “正是小僧。”

  “我一直想见识一下这方世界最桀骜的战意,可自从金翅大鹏鸟消失之后,一直无缘一战。”

  “有机会的。”

  乌巢禅师轻轻一笑,不知何时起,菩提树的树冠之上,数以百万计的菩提叶被黑色的鸟羽所替代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