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三章 真假雷音(下)

第八十三章 真假雷音(下)

  戚笼可以肯定,这乌巢禅师和金翅大鹏鸟脱不开关系,甚至怀疑这二者曾是一体的。

  一个是半神级别的僧人,掌握着大鸠府最高深的佛门武学,还有神秘莫测的乌巢变化,另一个则是化水行为刀,借刀驭道的强悍女刀客。

  这二人的争斗,方一开始便陷入激烈化,乌巢禅师举手投足间,一只只火焰飞鹰从袖中飞出,同时整颗菩提树上都为之助力,粗大的树干不时横扫痛击。

  而那楚云烟也打出了真火,所有刀芒化做一大一小两口圆缺刃,大有三四丈长,小的约有八尺,晶莹明亮,刀光化水,诡异莫测的刀术施展开来,刀刀都斩在招式的破绽、规则的间隙上。

  这有点类似于‘薛保侯’的真空杀道,不过攻击力更强一筹。

  更重要的是,戚笼在对方身上,看到了一道别人的影子。

  那位强悍无匹,阻拦所有真神无法下界的‘监察者’影子。

  趁着这个大好机会,戚笼施展‘死神僧’的一苇渡江,凫水而行,钻入下一层通道——菩提树树根处最大的琉璃树洞中。

  洞中的空间出乎意料的大,树壁内侧,是木属性的绿色佛光,佛光之中,不断有佛门护法从中诞生,面无表情的向上杀去。

  根据佛气的感应,戚笼飞快的来到了下一层的入口,那是一个黝黑冒着死气的入口。

  不知为何,钻入这树洞之时,戚笼体内的龙脉忽然狠狠一跳。

  上一次这种跳动,还是在鬼庭中的‘拼龙图’中。

  第十二天——鬼子母天

  在这里,并没有佛家的一切事物,取而代之的一座座鬼屋般的民宿,天是阴沉沉的,但没有闪电。

  更让戚笼惊讶的是,在这里,他居然失去了对于佛力的感应。

  也就是说,他也不知道这一层的出口所在。

  戚笼沉吟片刻,屈指一弹,一扇用大红纸写着‘喜’字的大门就被弹了开来。

  走入其中,发现这间屋子还真是婚房,大红的灯笼、红色的纱帘;红色的桌布上,摆放着四小盘红枣、花生、桂圆、瓜子,中间还有一碟蒸糕。

  红色地毯有些凌乱,还有一些零星的瓜子壳、枣核、茶水残迹,似是刚刚拜过双亲、闹过洞房。

  戚笼转过屏风,来到婚房,只见在两个红灯笼下,鸳鸯交颈的床单正缓缓蠕动着。

  这其中并没有什么香艳的画面,因为这蠕动的身型,只是一个婴儿。

  床单忽然停了下来,同一时间,戚笼肩膀一沉,一只鲜血淋漓的大眼睛,从肩膀后面探了过来。

  一股冷森森的寒气瞬间从肩膀传遍全身,气血好似在一瞬间就冰封大半。

  “这样也好,不动用气血,就不会引发烧身火再一次暴走。”

  “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叫钞能力。”

  不知何时,戚笼手上多了一张箓纸,在道纹环绕中,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子。

  “小乖乖,不要跑,跟婆婆我回家。”

  整张人皮被剥了下来,两眼漆黑,模样凶狠的无皮婴儿,忽然感觉身子一轻,刚回头,就见一个咪咪眼的老婆子把它提了起来,手中尖刀用力,猛的插入它的背后。

  “将军,老婆子这就把我那不听话的孙儿带走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老婆子身影消失,戚笼手上的纸箓又收了回来,只是这一次,除了那老婆子外,还多了一个模样凶恶的丑娃娃,老婆子笑的牙根子都漏了出来,手上还缝着一面红色的肚兜。

  上品箓篆——捉鬼婆子

  戚笼走正门走出,又入了另一间名宿。

  依旧是红色的婚房,红色的纱帘、红色的枕头、红色的床单。

  只不过这一次的鬼娃娃,不再是被剥了人皮的模样,而是掉了脑袋。

  一圈紫金交杂的仙绳将这无头娃娃死死捆住,然后收入‘百鬼夜行戒’中。

  法器——紫金绳

  ……

  又是一个新婚房,这一次没有娃娃,是个粉雕玉琢的童子,呆愣愣的坐在婚床上,看见戚笼,两眼泛红。

  “叔叔,你、你看见我爸爸妈妈了吗?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?你、你、你不知道!!!!”

  童子乖戾一叫,嘴里长出獠牙,两眼发青、闪电般的扑了上来。

  戚笼的身前身后,猛的浮现六团纯阳火球,绕身而转,这童子顿时惨叫一声,浑身烧成青烟,只剩一缕怨魂,被吸入戒中。

  法器——六阳天王令

  ……

  在镇压了可能有近百只这类小鬼后,花容月貌、打扮风骚的云玉真哀怨的从戒指中探出半个身子,嘴巴都瘪了下来。

  “老爷,咱们这里可是有好多未出阁的小娘子呢,你给她们找那么多鬼儿子干什么,难道以后出去勾引壮汉、吸食生气,还要带个拖油瓶吗?”

  戚笼‘呃’了一声,道:“你确定这些小鬼头都是真鬼类,而不是什么幻象、分身之类的鬼道变化?”

  “这一点上,妾身还是分的清的,这些可都是标标准准、活灵活现的小鬼头,不过这么多小鬼,却是让妾身想到了一个女人,那个外道鬼女。”

  “哦?你说说看。”

  云玉真口中的鬼女,名叫欢喜母、爱子母,曾经在鬼道中,也是鼎鼎大名的一方鬼王,善于捉小鬼、养小鬼,后来被佛陀渡化,化身‘诃利帝母’,专门辅助妇人顺产,并以此证就菩萨业位。

  说到这里,云玉真眼中居然有几分艳羡。

  “怎么,你还羡慕人家,秃驴们可是出了名的温吞刀子,杀人不见血的那种,像你这种艳鬼被点化,心性与佛义相通倒还好些,若是不通,那可真是标准的做佛牢、上莲花刑了。”

  云玉真哀怨的看了戚笼一眼,道:“主人这话可真是饱汉不知恶汉饥,证就菩萨位,脱离恶鬼身,你问问谁家女鬼不愿意,也就是人秃驴不好勾搭,要不——主人您帮妾身一下,主人您的业位,也足够超度人家了~”

  “哈哈,这我可帮不了你,我点化出来的女菩萨,那可是标准的黑户,人家和尚都不认的,我看你还是自己好好努力,杀人放火精腰带,说不定等你采补足够多的壮汉后,就会有哪个闲的无聊的佛陀下界,点化你做个欢喜菩萨之类的。”

  见云玉真目光流转,还想说些什么,戚笼面容一肃,道:“闲话休提,我且问你,既然鬼子母已经被佛陀点化,怎么还会养小鬼?”

  “嘻嘻,主人您真笨蛋,这鬼子母的罪孽是养小鬼吗?她的罪孽明明是偷人儿女、食人子嗣,倘若这些小鬼即不是她偷的,也不是她吃的,那她有什么罪孽,免费帮人养儿子还犯佛法吗?”

  “那这些鬼小子都是什么来路?”

  云玉真美眸流转,又钻入戒指半晌,才嘻嘻笑道:“问出来了,这些小鬼头都是大鸠府被破之后,被那些妖虫果腹的小儿辈,这些小儿没有足够的意志转化为佛子,便先用鬼子母的手段将他们化为鬼类,再用佛法超度。”

  “这么说,倒是我误会这鬼子母了,顺便帮我问问怎么找到这鬼子母真身,让主人我进入下一层。”

  “嘻嘻,主人您真是身在局中不自知,人家既然叫鬼子母,你觉的这些小鬼头都是来哪里呢,主人只需与一只小鬼合一,自然便能从那位鬼母腹中产出,嘻嘻嘻嘻,某种意义上,主人您和那些小鬼们还是同母异父的关系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戚笼沉默片刻,直接将云玉真收了回去,然后放出一小鬼,这小鬼满嘴尖牙,牙缝中还有丝丝人肉,尖叫一声,便突破虚空,咬向戚笼。

  然后戚笼背后的本性光圈直接化作一道灰色佛光将之定住,同时六道轮回转换,将之从饿鬼道转入人道。

  只见这小鬼头脸上的戾气越来越少,身上的鬼气也越来越淡薄,皮肤上也多了一抹光泽,最后光芒一闪,直接化作一道金色光点,戾气化尽,证就佛子,消失不见。

  而看着从对方身上掉落的鬼壳,戚笼猛的一吸,顿时,身上的人气化作了汹汹鬼气,并且在同一时间,他感受到了一种巨大、粘稠的压迫,整个人像是被泡在某种黏液中。

  他顺着鬼子的感觉往某个方向游去,越来越远,一点紫色的光亮越来越近,最终,紫光彻底包裹住整具身子,‘啵’的一声,戚笼出现一座佛殿前。

  这座佛殿的风格像极了阎罗殿,阴森、诡谲,高耸的台阶,各种恶鬼雕像,在黑压压的天空下,一道电光猛的落下,巨大的夜叉面孔像是要活过来似的。

  戚笼闻到了一丝血腥味。

  涉阶而上,血腥味越来越浓,而等走到大殿中央,只见崇高的十二瓣黑色莲台上,一个身穿天缯宝衣,头戴天冠的高贵女尼两眼空洞洞的躺在其中,腹部被挖出了一个大血洞,尸血流在黑莲之上,让这黑色莲叶多了一丝诡异的色彩。

  一朵红色的血花绽放在尸首上。

  “你连咱们老娘都杀,你是真他娘的没人性啊。”

  一道高大的人影从柱子背后走出,轻咦一声,“小王还以为感应出错了呢,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之喜。”

  “居然有一整条龙脉自动送上门来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