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五章 明王

第八十五章 明王

  许御元的枪术毫无疑问是极强,那一条龙枪落在他的手上,就好似一整条龙脉一般,点、扎、拿变成撕、抓、咬,枪尾似龙尾,每一次横扫,都好似连绵起伏的大山,倒卷而来。

  龙凤合鸣,凤点头,枪头穿过八道降魔法器,点爆了童灵官的脑袋。

  枪身放地拖带,整条地脉都随着枪头而此起彼伏,楚灵官身形在不断变化的煞气变化中,身形一颤,露出一丝破绽枭枪顿时出手!

  枪头在地面前三寸一转,风水顿时被搅成一团乱麻,地煞变化,天宿移位,恍惚之间,仿佛有枭雄乘乱而起,席卷乾坤,枪头便是枭雄之志,楚灵官胸口瞬间破裂。

  周灵官趁机移到对方身后,口念法咒:

  雷神昂藏,万里威光。扫荡妖孽,驱却不祥。上帝有敕,立见吾傍。毁洞洞崩裂,诛鬼鬼灭亡。急急如律令!

  每一句法咒,其手上的降魔锏便亮起了一道雷光,等最后念到急急如律令时,雷光已经彻底覆盖了锏身,然后抢步进身,锏从肋下起,狠辣的扫向对方那没被盔甲覆盖的脖子上。

  灵官在道家的地位,大概相当于佛门的罗汉,按武行说法,便是宗师一档,不过由于其身带降魔之力,比起普通宗师还要强上一筹。

  八大灵官符箓,便是能召唤出八位降魔灵官,不过受天地平衡,这八灵官现世的时间,最多只有一炷香。

  而从目前看来,恐怕不用一炷香,这八位灵官就要回归三清的怀抱了。

  珰!!!!

  一声裂响,降魔锏砸在脖子上,周灵官虎口瞬间开裂,无数符崩解,而锏身就像是砸在最坚硬的钢铁上,而且断裂的不是脖子,而是这根降魔锏。

  许御元头也不回,右手拿枪扎人,左手肌肉疯狂蠕动,在一息之间化作了一条厚鳞覆盖的龙尾,使肩如挑水,而龙尾便是水击三千丈,鞭尾只一闪而逝,一声炸响,这周灵官的脑袋便就消失不见了,剩余的身躯也随之散溢成道家敕令,消失在空气之中。

  戚笼冷眼观察着这一幕,对方刚刚那一下,是用龙骨代替脖颈,扛下这一击的。

  龙身是有弱点的,龙脉也是如此,而龙脉之子,却可以掩盖这种弱点。

  这种能力便是真龙八部的移位,龙筋、龙骨、龙鳞等部位,在人体内部相互转化,这是龙脉第四次蜕变才有的能力。

  但戚笼却怀疑,对方并非是真正的龙脉之子。

  在鬼庭之中,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龙脉之子预备役,但对方给他的感觉,总有点微妙的差异。

  心念一动,他的双眼瞬间变成竖瞳,一金一蓝,金色是金翅大鹏鸟之眼,而蓝色的烛龙之眼。

  前者能够查明对方的真身,窥视龙脉运转的弱点,而后者则能扩大视野,探查生气和死气的变化。

  二者合一,让许御元的肉身被一览无遗。

  咦?

  一般的龙脉之子,龙脉与肉身是完全融为一体的,而对方身上的龙脉,却像是护甲一般,裹在身体内外,并随着武道变化而不断变化。

  而且这龙脉不是一条,而是三条!

  三条龙脉!?

  戚笼断然否决了这个想法,对方要是真有三条完整的龙脉,自己现在应该是一具尸体。

  金翅大鹏鸟之瞳孔不断缩小,最终,它从三条龙脉身上看到了一丝特殊的气息。

  与许御元相似,却不完全一样的气息。

  戚笼一下子想到了某种可能。

  那就是,这三条龙脉其实并不是他的,而是他背后的那一位,中山国国主,曾经的沧浪神卫御大将,许天功!

  而他借用的,其实只是龙脉的一部分能力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对方的龙脉似有似无,总感觉少了点什么。

  来到关外之后,对于关外的各种高手资料,戚笼也恶补过。

  在关内,天下第一人其实是神侯,他在几十年间,以一己之力,对抗入关绞杀他的各种高手,最终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,化身帝释天能天帝,成为这三百年间,钟吾古地的第一尊真神。

  但是在关外,这天下第一人的名头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是落在许天功的头上。

  这一位也是七大督护府头号通缉犯,与七府的高手交手过不知多少次,而且也应该是九幽军团的主要敌人。

  因为这位中山武皇所拥有的,是三条完整的、第八次蜕变的、并与神兽血脉完全融合的龙脉。

  也就是说,哪怕不算他本身的实力,单是他拥有的龙脉数量,也相当于三尊龙脉之子。

  不过近百年间,这位中山武皇几乎没有出手的记录,反倒是他十三个半神级别的皇子,不断出现在与七府对抗的第一线。

  而在戚笼观察他的同时,许御元也在观察着对方,在他看来,这个与他有着一战之力的大狐泗,不断用着各种珍惜符箓攻击自己,是想以逸待劳,准备最后一击。

  所以在轰杀最后一位灵官之后,这一位枪势一变,又是一套堪比龙筋大舞级别的枪术。

  三条龙脉瞬间钻入自己的足下,同时手上龙枪化作龙角,身形拔长,彻底化做一条环绕整个佛殿的虬龙,红灯笼般的大眼,死死盯住戚笼。

  一刹那间,风云变色,风水之势,几乎覆盖了整个鬼子母天。

  戚笼瞬间想到了鬼子母肚皮上那被开的大洞,那可不是一口枪就能造成的。

  不对劲!

  人与枪合,枪与龙合,在风云开辟的一刹那,直接化作一条金线,然后再下一瞬间,割开了戚笼的脖子。

  几乎同一时间

  “无量光!”

  戚笼整个身子忽然大亮,然后在下一刻,出现在对面。

  大铅镇魔符所化的滚滚铅云,随着金线一闪,轰然开裂!

  “瞬移枪术,好险!”

  戚笼摸了摸脖子,只见一道血线缓缓浮现,不过到底只是皮外伤,而没有被割了人头。

  “佛门的手段?”

  许御元呼呼喘着粗气,看来这一招,哪怕他做为半神,施展的也并不轻松。

  戚笼面色一肃,认真道:“中山国皇子果然不可小觑,看来我也要拿真正的手段来对付你了。”

  “早就等着了!”

  许御元一震枪身,雄厚的龙气化作惊涛骇浪的战意。

  然而,戚笼双手突然一扬,十来张不亚于八大灵官的上品符箓被砸了出来,顿时间,灵官、天将、法兵法将、五猖兵马、雷电真形、各路真君,近百尊神光璀璨的身影,在许御元呆滞的眼神之中,一齐向他杀来。

  而戚笼一只手放在背后,掂量着一颗沉甸甸的罗汉金果,烧身火苗缓缓注入其中。

  这些手段应该还杀不死一尊能驭龙的半神,我得找机会,给这家伙来个狠的!

  二十四天第六层天,韦驮天

  赵紫衣走在这一座座佛门法场之间。

  戚笼的其它手下,如司马正道、白云居士等人,都被真人们安排在了诸天的入口,等着接应二人。

  除了戚笼可以化身地藏王菩萨,混入其中外,其它人一旦入内,所遭受的,一定是无边无际的围攻。

  而只有一人例外,那便是赵紫衣,而且她能进入,是近十位真人一起合力,联合金丹,施展出了一门道家大神通,直接将她传送到了第六层。

  这可是戚笼都没享受到的待遇。

  而她之所以愿意来,除了还薛保侯的人情,更重要是的,有一位真人跟她说了这么一段话。

  贫道知道赵将军此行想要找谁,贫道也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你要找的那人,现在正在第二十四天,被两大佛尊、五大禅师、五大明王、十八菩萨、五百金身罗汉联手封印,这般阵势,莫说你了,就算是真神下凡都救不了。

  但那位吕施主也不是没有后手的,她有一枚棋子,或许在关键时刻,能够间接助她脱困,而你要做的,便是唤醒这枚棋子

  我该怎么做?

  佛有慈悲之心,更有降魔愤怒之相,而佛门法场,便驻扎着佛门各种各样的降魔护法神像,其中,尤以明王为多。

  一般外人进来,这些护法神像会复活,然后驱除一切外道,所以韦驮天是二十四诸天中,武力最强的几天之一。

  然而这一次却是例外,赵紫衣所过之处,没有一尊神像复苏。

  单以实力而论,明王的实力,应该介乎于罗汉和菩萨之间;但在佛教之中,明王的业位却隐约在菩萨之上,无它,因为明王在佛门中的身份,其实是佛陀的忿怒化身。

  佛愤怒了,怎么办?那自然就是变身了。

  如佛经中记载的,弥勒佛忿化身大轮明王,大日如来忿化身中央不动尊明王。

  包括戚笼之前所遇见的,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。

  先佛母、然后是大明王、最后才是菩萨业位。

  为什么叫大明王,因为普通的佛陀斩出的化身是明王,做为吞佛的老母,自然便是大明王业位。

  而且也是唯一一位大明王。

  而此刻,赵紫衣便站在最大的一座佛门法场上,看见了统治这片韦驮天的主人。

  曾经的佛帅周子通。

  如今的佛门子通僧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