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六章 娑竭罗龙(三更)

第八十六章 娑竭罗龙(三更)

  曾经的吕阀,有着征服关内九道的雄心壮志,也统治了近一半的关内疆土。

  在最顶峰时期,吕阀是个可以和地军相提并论的庞然大物。

  再然后,吕侯出走,曾经的庞然大物瞬间分崩离析,神帅内斗、佛帅失踪,只剩她这个紫帅苦苦支撑,最后也只能带着残部,远走关外。

  吕阀的名头,算是彻底雨打风吹去了。

  恨吗?

  怨吗?

  赵紫衣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绪,但他的确有很多问题想要去问眼前人。

  是眼前人。

  而不是眼前僧人!

  赵紫衣深吸一口气,凤眸闪着锐利的光芒:“佛帅,许久不见了。”

  “无佛帅,只有我佛慈悲,”子通僧笑道。

  “周子通!你知道的,我对自己人,耐心可是一向不多。”

  汹涌的紫气在赵紫衣周身环绕,而‘打王鞭’更是跃跃欲试。

  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”

  “我就看你成了什么——”

  ‘轰!!!!!’

  一声天崩地裂的炸响,爆炸地点明明不在这一天内,但强烈的动静依旧震的大地晃荡,不少地面上的实物重又化作佛光,很多明王像上,更是绽出裂纹。

  子通僧见到这一幕,眼中猛的闪过一道锐光,同一时间,一身筋肉鼓荡弹簧,佛枪枪身一抖,在半途截住了‘打王鞭’。

  同一时间,紫气包裹二人,落在子通僧眼中,便是连续九颗紫色星辰,从天坠落,向他砸来。

  贪狼、巨门、禄存、文曲、廉贞、武曲、破军,左辅,右弼——九曜

  赵紫衣爽朗一笑,“就让本将军看看,你与当年有什么区别!?”

  九曜连击!!!

  ……

  “上头!太上头了!早知道这玩意这么厉害,我应该晚点再放的,呸呸呸~~~”

  二十四诸天,第十四层天,日宫天子

  戚笼浑身焦黑与狼狈的出现在这一天中,所在的佛庙也像是被牛犁了一遍,那被犁的地方,物质化作佛光,佛光又被炸成虚无。

  他狂奔了两重天,才算是彻底摆脱那颗‘罗汉金果’的余波,至于被目标正中的许御元,不好意思,自从‘金果’迎面爆开之后,他就没见到对方的身影。

  大乘符的爆炸威力?不对,应该是超过大乘符的爆炸威能!

  “我看这罗汉金果改个名字算了,应该叫做真神大炸弹。”

  “好在精神魔念找到了目标,离开这鬼子母天的关键,正是鬼子母尸体上长出来的鬼化彼岸花。”

  戚笼的手上,多了一朵黑色的彼岸花,单看样貌,有点像是黑玫瑰,但那花瓣上的森然可怖与慈悲怜悯,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完美融合,却又非玫瑰所能媲美的。

  ‘特殊的鬼道变化,带点禅意,带点戾气,禅不化戾,戾又不乱禅,这就是鬼子母感悟出的菩萨之道么,这位外道鬼女,生前应该是个有意思的人物。’

  云玉真又从戒指中探出身来,看到这朵鬼化彼岸花,顿时两眼放光,胸前蹭着戚笼,娇声娇气道:“主人,您把这朵花给我嘛,人家要嘛~”

  “你把这朵花给人家炼化,等人家成了菩萨,不就可以更好的帮助您了嘛。”

  戚笼不置可否,道:“看你的表现吧。”

  云玉真自然知道,戒指中想要取代自己的妖艳贱货多之又多,她也是个七窍玲珑的角色,不然当年也不会得到钟毓秀的信任,她咬咬牙,下定了决心。

  “主人您只要把这朵彼岸花给奴家,奴家便告诉你一个秘密——关于女皇是如何凝练鬼庭的!”

  “哦?有点意思!”

  戚笼目光一亮,将这朵花丢了过去,道:“先别忙着修炼,你承受不了花中的鬼气,等出去后,我帮你炼化。”

  “谢谢主人~”

  云玉真口出最娇媚动人的腔调,并且忙不迭的将彼岸花塞入嘴里,生怕被其它女鬼抢走。

  收回云玉真后,戚笼浑身一抖,漆黑烧焦、烟熏缭绕的皮肤全被抖了下来,受爆炸余波影响,焦黑的头发也落了个精光。

  戚笼还没来及施展魔功,进行生发,异于常人的听觉隔着老远就听到了脚步声,还有交谈的声音。

  似乎——并非佛门中人!?

  “奇怪,这里怎么会发生爆炸,难道是佛尊出手镇敌?还是几个菩萨脑子同时发晕,一起自爆?”

  “我感觉到两股强大的兵戈之气。”

  “小神通啊,你莫非是在九兵崖修炼傻了,这佛门净土哪来的兵戈之气,而且还是两股——”

  魔女忽然目光一亮,“好英俊的大师,而且居然是菩萨~”

  只见从对面走出的,是一个极俊美的和尚,一身衣衫褴褛,露出近乎完美的肌肉,同时脑后黑色光圈,不同于一般和尚的慈悲、怜悯,反而多了一丝锐利肃杀之气,让他本身平添了几分魅力。

  魔女二话不说,直接抛出一道光圈,照在这和尚身上,无数梵文直接附体。

  这佛器是她偷走的三件古佛圣器之一,唤作波罗蜜多金箍,能让人口吐实言,并且所行所为,皆按照自身心意。

  “你是何人?”

  “阎佛。”

  “实力如何?”

  “六道轮回掌中存,地藏菩萨心中留。”

  “居然是一位证就地藏王业位的菩萨,这一次真是赚大发了!”

  看着眼前这个拥有完美身材的俊美和尚,魔女忍不住扭着蛇腰走了过去,摸了一把对方胸口,然后再摸一把,嘻嘻一笑:“阎佛大师你好帅,人家叫妙妍,你可以称呼人家妙儿。”

  戚笼强忍着嘴角抽搐的欲望,面无表情,反正被‘波罗蜜多金箍’锁住的僧人就好似行尸走肉,也不需要做出什么表情来。

  刚刚这金箍落下的一瞬间,戚笼就准备离开这光芒范围,谁知这金箍光芒一落下,便引发了燃灯念的感应,而当这金箍落在脑袋上时,戚笼顿时明白了因果。

  燃灯念是古佛赐予第一代死神僧的,而这古佛圣器,更是古佛铸造的顶级佛器,这‘波罗蜜多金箍’是把他当成主人了。

  眼看着魔女在对方身上摸来摸去,眼中的媚光几乎都要泛出水来了,赵神通终于忍不住,开口泛酸道:“师姐,正事要紧。”

  ‘是他?’

  戚笼顿时注意到,当初在黑山山头,把自己逼到绝路的恐怖少年。

  当然,以目前的眼光来看,夺龙前的自己,的确是太弱了一些,而眼前这个少年,似乎也已经突破到宗师,而且成熟了很多,浑身皮肤反射着金属光泽,看上去凶狠十足。

  不过那条黑山双首龙的龙魂被自己所得,少年人没得到多少好处,不然也不会卡在宗师一关了,而且通过精神魔念的试探,少年在心性方面似乎有着不小的问题,若不克服,此生突破半神无望。

  而当精神魔念探测到魔女身上时,戚笼却发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,一股是跟黑山山头的夜枭女、承天堡的百媚夫人、以及刑五官类似的腐朽魔气。

  但戚笼同时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,赤炼府魔后三弟子,妙魔女贾妙妍。

  赤炼魔府是七大府中,唯一一个修炼魔道的督护府,如今却又与亡国七灾中的刑五官打交道。

  看来七灾和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真神们,关系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复杂。

  被打扰了兴致,魔女自然有些不爽,不过也知道对方说的没错,便就指挥着戚笼跟上,一边还惋惜道:

  “这么帅的阎佛大师,居然要陪那些老和尚们一起送葬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  赵神通隐蔽且冰冷的看了戚笼一眼,虽然戚笼用的是原貌,但如今的他,肉身经过数次改造,说是‘改头换面’也不为过,赵神通自然认不出来。

  魔女师姐淫根深重,见到英俊男子便走不动道了,他自然也明白这一点。

  可是明白和能接受,却是两码事。

  而且他做为赤炼府埋入苍甲军的一枚钉子,若是被人发现与赤炼魔女走的太近,那可绝不是好事!

  有‘阎佛大师’带路,二人一路畅行无阻,很快就来到了第十六天——娑竭罗龙。

  在这一层天中,他看到了与‘未来’极其相似的画面,无数座残破的佛塔、灰色且干枯的大地,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佛门封印。

  在这些封印之中,戚笼目光一凝,看到了一座无比巨大的道门阵法。

  十道光芒撑天而立,‘混沌态’似乎被人为控制住了,化作一道道混沌漩涡,绕着柱身而转。

  一股股浓郁的毁灭之力,与生机勃勃的佛气相互转化,竟然形成一种奇妙的和谐。

  而在这种‘和谐’之中,一切都将被抹杀干净。

  先天元胎是控制封神榜的唯一资质。

  而一个不可控的先天元胎,远远比不上一个牵线木偶般的先天元胎。

  戚笼大概明白月中玉池夫人的真正想法。

  在先天元胎与封神榜彻底合一前,抹掉先天元胎盘的意识。

  说是先天元胎控制封神榜,其实还是月中玉池夫人掌握封神榜。

  突然间,戚笼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强横的龙气,他目光稍稍一抬,一道巨大的黑色龙影正在天空上游动。

  佛教龙王——娑竭罗龙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