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八章 中山武皇

第八十八章 中山武皇

  许衡站了起来,拾阶而上,流淌在他表面的血水主动凝成一件血袍,他赤着双脚,半跪于地,恭敬的道:“父皇。”

  只见在龙宫的最深处,一座高大的皇座之上,坐着一位巨大的身影,三条龙脉的龙尾越来越小,最后化作三缕黑发,与其发根合为一体。

  “你弟弟也死了。”

  坐在龙宫深处的中山武皇淡淡道。

  “五弟,这,怎么可能!”许衡愕然,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水池,空空荡荡。

  要知道,往往一次十万人级别的大战,都未必能殒落两尊半神,而且是他们这种能驭龙的中山皇族。

  中山武皇没有说话,倒是血池中的那条血龙嘴巴张开,似是要吐出什么来。

  只是等了许久,龙嘴中涎水都流了大半,才艰难的吐出一小节手指,手指表面还是焦黑色的。

  “”

  龙五子、狻猊神像上神光一闪,只是莫说魂魄了,就算是肉身,这种程度的伤势也无法进行复原。

  “五弟他,怎么会伤成这样?”

  迟疑了片刻,许衡才开了口,中山国十三皇子,基本上可以说都是父皇的分身,无论受到什么样的伤势,哪怕是当场身死,只要尸首被血龙所吞,便能在龙血池中重新孕育复活,龙九子神像也会修复他们的三魂七魄。

  但这是得被打的多惨,才能伤成这样只剩一截小指头?!

  “莫非是佛尊出手?五弟在我死后,应该是潜入二十四诸天,寻找十大古佛圣器了。”

  “的确是在佛域之中,但却不是佛尊出手,这个关口,什么事都不会值得那两个老和尚出手,哼,在老五最后的记忆中,他似乎是被多人围攻,然后意识便就模糊不清了。”

  “父皇,这不可能,就算是两佛尊之下,最强的五大禅师一起出手,也不可能把五弟打成这样,而且正如父皇所说,这个关头,五大禅师也不大可能一起出动了吧。”

  “就算是真神意识,也无法在这个关口,冲破佛域结界强行降临。”

  父子二人沉默片刻,都感觉许御元的死,恐怕要成为一个永久的谜团了。

  “看来你要准备迎接一个新五弟了。”

  “是,父皇。”

  那一截小指终是被血池中的龙血化去,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血色的人形轮廓,缓缓出现在狻猊神像前的凹槽处。

  龙宫最深处,中山武皇缓缓起身,所有龙庭的建筑都在颤动,各种龙形雕像上,一道道神光爆射而出。

  “这四十年间,随着你们一一出世,本皇这条血龙终于八次蜕变完毕,静极思动,也是时候动弹一下了。”

  “父皇您”

  许衡睁大了双眼,他这位父皇,可是连当初神侯潜入皇宫之内,主动邀战都没有出手,可以说是隐忍到了极点,若只是为了一个五弟,他觉的这不可能。

  似是猜出对方所想,许天功淡淡道:“神侯小儿,气运旺盛,但刚则易折,这次的劫数他如果突破不了,也就技止于此了。”

  “他也不想想,本皇这些年间,故意压制在半神巅峰的境界,不去突破真神是为了什么,真当钟吾真神这个位置好坐吗?所有域外真神都会惦记你这具肉身,所有这方世界的势力都会对你欲除之而后快,而且必然会上监察者的诛杀名单,当初弃妖皇、戾妖皇是怎么死的,真当我们这些老臣子不知道吗?”

  “更重要的是,一旦成为真神,便意味着你必然从这棋盘中脱身而出,再想从这场大劫中赚取好处,也就只有亲手落子了,可真当那些老东西,数百年的谋划都是摆设吗?”

  “棋手难得,好的棋子身份更难得,只有走龙脉之王这条路线,才是这场大劫中,唯一一位可以存世的真神。”

  “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。神侯这小崽子已经不值一提了,现在唯一可虑的,便是九幽军团的那些小龙崽子们。”

  “可是父皇,那些九幽成员受限于真神,龙脉之子便已是到顶了,不可能再让他们并龙脉,以父皇之力”

  “真神们的后手没那么简单,三刑、四杀、七伤、八难、九幽、地狱、三途、五苦,这八种从大劫中演化出的力量,才是最后真正决定性的因素,稍有不慎,真神都有可能栽在这上面,而这九幽军团,至少掌握这八种力量的三种,三刑、九幽、还有一种本皇还无法确定,这或许便是祂们对付本皇的杀手锏。”

  难得见父皇愿意开口,甚至透露这场大劫中,最隐秘的东西,许衡连忙把自己最大的疑问说了出来。

  “父皇,龙脉之王加上这八种力量,便是这场大劫的所有演化了吗?一切的一切,都尽在这九种演化之中?”

  “傻小子,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就算是老天爷也推演不出大道的所有变化来,何况是父皇,说不定就有一种恐怖的力量正在孕育之中,这佛胎净土或许便是其中之一,所以本皇才要去看看,看看它会不会成为那种麻烦的存在。”

  “听父皇您的口气,您似乎见过那一种力量?”

  “本皇的确是见过,那是一种本皇到现在都感到惊惧的力量,那种力量是三刑四杀、七伤八难、九幽地狱、三途五苦这八种大劫力量的克星,曾经,正是这股力量,毁灭了古国千年以来,抵抗过无数次真神降临的古国。”

  “而这股力量的拥有者,便是当年的亡国七灾之首照敦煌!”

  “南无阿弥陀佛!”

  一座破落佛塔的顶端,戚笼盯着这座万象寂灭大阵,未来佛念疯狂运转,想要查出这阵势的破绽。

  在这阵势之中,他感应到了好几种强大的力量,天兵司的神道长吏、小钟吾府的神官,以及可能会出手的娑竭罗龙。

  还有最后一位,也是最恐怖的一位,必然会出现,而且必然会意识降临的真神月中玉池夫人!

  对方对于先天元胎志在必得,同样,他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而在恶道宗所在的天缺山下,无数股强大的气息此起彼伏,整个武平督护府的高层战力,司马正道带来了三分之一。

  光是半神的气息就有十二道,正围绕着这座由各种山石拼凑成的万丈高山,磨刀霍霍。

  整座山上,光是地气就有接近万道。

  这也是唯一一座,任何龙脉都颠覆不了的仙山,表面上,它是一座山,而事实上,它是万座高峰地气合一的怪胎。

  以黄道长的心境,都压抑不住此时的激动,他扫了一眼手持歧天神枪、战意盎然的厉天仞,这一位已经不是宗师,而是标准的半神了,神焰覆于体表,好似战神降世,像他这类半神,附近还有好几尊。

  “正道兄,现在就动手吗?”

  “无为而为,方是顺道之行,黄道兄着相了。”

  司马正道今日一身道人打扮,身穿靛青道袍,头插木钗,手执拂尘,言笑晏晏,看上去就像是要去赴仙家之宴,而不是带着上万兵马,来跟恶道宗讲理的大军阀。

  见黄真人还要说些什么,司马正道摆了摆手,笑道:“道兄,你需明白,无论山里山外,道门始终还是道门,道人也终是同道中人,我说是吗?玄诚道兄!”

  玄诚子,当代恶道宗掌门,金丹巅峰。

  “哈哈哈哈,正道兄说的自然及是,有朋自远方来,自然是不亦乐乎,正道兄是现在就上山,还是在山下再坐一会儿?”

  一道宏大的声音响起,同一时间,山上岩石与岩石的缝隙,吞吐出数万道的光焰,好似一张张奸笑的嘴巴,声音也好似数万道人同时在喋喋奸笑。

  恶道宗本来不叫恶道宗,而是叫邪道宗,不过后来因为邪道宗不大符合道门宗旨,显的不大似正道,所有才改名叫恶道宗。

  并且为了自表清白,道门长辈坚决不允许门下弟子再跟赤炼府的魔女瞎搞除非成了长老。

  而恶道宗的恶字,则取材于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这句话。

  “马上就来,马上就来,最后一句。”

  司马正道环顾四周,忽然提声道:“恶道宗和武平督护府休戚与共、互为表里,今日请各位来,不是为了破人道场、杀人弟子,而是请各位做一个见证!”

  “昔者,圣人因阴阳以统天地,今者,道人以封神而定乾坤。”

  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,今日我们要做的,不是去坏那几位大老爷的大事,而是给那几位大老爷查漏补缺,完善那个天规天法,所谓替天行道,便是此理,这次来,我们是来邀请恶道宗的诸位高功共商封神大计”

  “呵呵,司马正道的嘴,还是这么的能说。”

  远处,一个鹰钩鼻的老婆子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,在她身后,曾经扯高气扬的皇城司检查使糜灵,像一个小丫头一样低眉顺眼。

  天变会三老法令老。

  不管在皇城司有多么高的职位,所有人都要明白一件事,哪怕只是天变会最普通的议员大夫,都是有资格跟真神在一张桌子上讨论大事的。

  同样,在黑暗中,还有各种各样的眼睛,在审视着这场有可能发生的大战。

  “说完了,玄诚道兄,你们天缺山上的仙梨,各位高功可得给我留几个!”

  “正道兄快来,过时不候!”

  “哈哈,就来,就来!”

  司马正道摸着肥肚皮,脚下跨着瘦鸭子,一人一鸭,扑棱扑棱的就飞上去,一副标准的蹭饭的姿态,态度好到不能再好。

  同样,黄真人听到了对方的传音。

  一炷香后,若无信号,杀入山上,灭其满门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