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八十九章 佛蛋(三更)

第八十九章 佛蛋(三更)

  “大供养者是大欲,一切有情令欢喜。大供养者即大瞠,一切烦恼广大怨。

  大供养者是大痴,亦愚痴心除愚痴。大供养者即大忿,即是忿恚之冤雠。

  大供养者大贪欲,一切贪欲皆除断。大欲即是於大乐,大安乐者大喜足。

  大境色与广大身,大色并即大形像。大明及与大广大,大中围者是广大”

  恐怖的精气注入魔种,魔种又随着佛心种魔转化为佛胎,并随着未来佛的佛念加持,体型不断扩大。

  虚空之中,仿佛有一尊弥勒魔诞生,手捧肚皮,笑容诡异而阴森。

  恍惚之间,戚笼感觉视野在无止尽的上涨,百丈、千丈、万丈,直到将整个万象寂灭大阵都囊入肚皮之中。

  弥勒魔摸了摸好似九月怀胎的肚皮,笑的眼皮都眯成了一条缝,而随着肚皮的咕嘟咕嘟响,阵势变化、一举一动,全在戚笼的掌握之中。

  这便是戚笼大武行体系的核心,须弥魔山的雏形。

  可大、可小,可无止尽的大、也可无止尽的小,可无坚不摧,亦可空空不空。

  当然,由于只是雏形,所以无法无坚不摧,更无法凝成实体,非要形容其特点的话,便是假、大、空。

  假是魔道,大是佛道,空是无我。

  不过若只是用来窥测这万象寂灭大阵的运转,那自然是足够了。

  森罗万象、万象寂灭,这阵势居然有这么强的毁灭力,感觉就像是一尊巨灵神,手握着灭世之刃,要彻底摧毁这方世界。

  而且这其中,不仅有着复杂的道家变化,还有着高深的神道修持,这必须是在两条道路上,都达到巅峰的顶级存在,才能创出这种灭神阵法。

  越是窥察,就越能感觉到这套阵法的复杂强大,单是阵势结构就有一百零八层,而且似乎做了改良,让净土中的佛力,可以源源不断注入其中。

  夫万象森罗,不离两仪所育;百法纷凑,无越三教之境南朝梁陶弘景。

  而这一套阵法,必然融合了道、神、佛三道特性。

  这让戚笼瞬间想到了一人,当初在诸神录石碑上出现过的铜杖老道。

  在诸神录上,戚笼见到了亡国七灾中的三位。

  天星主、刑五官、道真天师。

  其中,无论是对抗古国大军也好,还是腐化龙脉也罢,前两者都是摧枯拉朽,让对手几无一点反抗之力。

  唯独镇压钦神监的道真天师,遇到了极大的麻烦,若不是最后关头,钦神监一伙黑衣道人反叛,这亡国七灾,怕是就要变成亡国六灾了。

  而从画面中的气势来看,那位动辄召唤出千丈钢城的道真天师,分明是真神级别的超级高手。

  然而这位狠角色,却被那位前钦神监首领,如今的小钟吾府正都督,威德正法国师打的差点神躯不保。

  这阵势,应该跟这一位脱不开联系,虽然那位威德正法国师已经三百多年没有露面,据说一直在沉睡之中。

  不过戚笼还是看到了对方,在阵势核心,随着佛力转化,已经渐渐显出的巨大道人幻影,筋肉虬结、鸦面尖鼻,身高千丈,手上的铜杵像是雷霆闪电一般握在手上,仿佛随时能轰出雷霆万钧的一击。

  铜杵的低端,已经被黑白两种佛光包裹,烛龙昼眼和夜眼同时开启,透过两种佛光,戚笼视线接连穿破诸天,看到二十四诸天中的最后一层天雷王天!

  在这一天中,戚笼看到了难以计数的雷电,也看到了两尊高有千丈、满是裂纹的金佛,也看到了接连金身崩溃,三魂七魄崩解的金身罗汉。

  这些佛法高深的罗汉、菩萨、禅师,尽在业火中焚烧。

  这些罗汉的金身不断炸成金漆,反复洒在一尊难以想象的巨胎之上,在其表面镀上一层金漆,也使得隐约可见的胎中巨人,被佛力加倍环绕。

  到了这时,戚笼如果还不明白,大鸠府被破、百万佛子被吞噬,是这些和尚们故意为之的话,那他就真是傻了。

  至于那巨胎之中,浑身长毛的巨人,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东荒神,东荒大草原的守护神。

  戚笼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些和尚的行为,只是他不明白,开辟一个佛门的小千世界,单靠堆叠人数,哪怕全是虔诚的佛子,就真的能做到吗?

  两尊十二叶金莲之上,左边的那尊千丈金佛忽然睁开了眼,眼中电光好似穿破层层虚空,直接劈入戚笼的精神世界中,甚至让燃灯念所化的烛火,都摇曳了那么一丝丝。

  死神僧!我会向你们证明,古佛选你们三人做继承人,是选错了!并非是佛陀开辟净土,而是能容纳众生的,方是净土!

  戚笼从中听出了一丝深厚的戾气,半神巅峰级别的佛尊,是绝不会让情绪外露的,他顿时判定,这位距离入魔不远了。

  “可惜了,我本以为,你们会让我大吃一惊的。”

  戚笼目光扫过那威德正法国师手中铜杵所指的方向,正是两尊佛尊中间位置,那位东荒神的额心。

  二者之间的直线距离,在娑竭罗龙天上,正好对应着一尊残破的佛塔。

  原来如此!怪不得那两佛尊愿意在这个紧要关口,让这些神官来布阵,原来这万象寂灭大阵的真正目标,并不只有先天元胎,确切的说,东荒神才是这三教阵法的目标,而老祖宗只是顺带。

  照这般来看,月中玉池夫人必然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,而且这种代价,一定是对开辟净土有着相当大的帮助。

  真神无法降临,两大佛尊腾不开手,而四方佛域的半如来级真灵相继入灭,在这二十四诸天之中,戚笼便是境界最强的那一位。

  仗着高人一等的境界,戚笼借用无量之变,一会儿大到覆盖一整层天,万事万物尽在掌握,一会儿又小若芥子、藏在虚空变化之处,又或是连续覆盖好几层天,借助浓郁的佛力演化出朵朵金花;珍珠玛瑙更是不要钱的往下落,搞的无数佛子以为自己就要荣登极乐,满脸狂热,疯狂的呐喊欢呼。

  声音够响亮,就是喊的早了点。

  原来如此。

  在将二十四诸天几乎搅了个遍后,戚笼终于发现了月中玉池夫人的手段。

  那是在前五层天的外围,靠近虚空边际之处,一层薄薄的月色光辉覆盖在虚空之上,像是蛋液和蛋壳之间的那一层膜。

  是要护住百万佛子么,不让净土开辟的余及到他们,又或是防止二十四诸天因开辟而不完整

  这二十四诸天在虚空中的形状有点像是鸡蛋,二十四层不是从上到下,而是由外到里,那封印东荒神的巨卵便是蛋黄,雷王天紧紧包裹在蛋黄表面,而月中月池夫人的神力则依附在蛋壳内侧,做为缓冲。

  至于万象寂灭大阵则是一口快刀,如果切的好,便能与雷王天产生默契,一上一下,近乎完整的劈开鸡蛋。

  至于老祖宗,则是这口快刀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刀下亡魂。

  这其中的种种佛法玄妙,戚笼短时间内还参悟不透,但大概情况便是如此。

  而戚笼再怎么自负,也不觉的自己能够抗住这股破界的毁灭之力,更不觉的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,想出一个破坏大鸠府三百年谋划大计的方法。

  所以,唯一的可能,便是在万象寂灭法阵发动的那一瞬间,借助前十五层天的阻碍,所创造出的那一丝间隙,带走老祖宗。

  不过在这之前,需要老祖宗的配合。

  戚笼心念一动,便来到这上万座佛塔之中,关押在老祖宗的那一座佛塔。

  而这一次,漂亮到像仙女一般的老祖宗,终于不复嗑瓜子、敲二郎腿的闲散,只见她手脚被铁链穿透,大字状绑在墙壁上,周围是一圈又一圈,密密麻麻的道家符敕令,足有上百圈,即阻止别人进来,又阻止这位先天元胎逃离。

  老祖宗面色苍白,秀发散乱,我见犹怜,看到戚笼用精神魔念化作的幻象,不可置信的眨巴着水润润的大眼睛,再眨了眨,又眨了眨,最后一眨不眨,似乎生怕一眨眼,戚笼的身影便就消失不见。

  “离家出走很好玩吗?”戚笼没好气的道,这大姑娘要不是一言不合便离家出走,压根就没有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。

  薛白这小子都比你听话!

  老祖宗嘴巴瘪了瘪,又瘪了瘪,最后哇的一声,大哭特哭,泪水止不住似的往下流。

  “怪孙子,他们欺负人!欺负人!明明说好的,在这里就能见到我爹的,我还想让你认祖归宗的!他们骗人!”

  那我还真是谢谢您了,有你一个祖宗我就够头疼的,我可不想再认一个虞老道当祖宗爹。

  情况基本不出戚笼预料,那四个神道长吏,不知从哪里弄来了虞老道的贴身衣物,老祖宗也不出所料的被他们忽悠住了,认为这是虞老道派人来接她的。

  一路忽悠,就被领到了这里,然后封印阵势直接发动,老祖宗就被封印了起来,直到戚笼出现。

  “乖孙子,快救我下来,祖宗我好多天都没嗑瓜子了!不对,先报仇,然后再嗑瓜子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