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章 万象俱灭

第九十章 万象俱灭

  戚笼盯着大字状的老祖宗,有些想笑,又有些可怜。

  而且老祖宗这种姿态,总让他想到某种变态游戏。

  好在人家只要她的脑子,不要她的身子。

  “乖孙孙,乖孙儿”

  老祖宗可怜巴巴的,看上去就像是玉雕的美人,美人如玉,五官身段都美到了极点;让所有男人看上一眼都会心动,这是本能对美好的向往。

  虽然姿态很不雅。

  戚笼的心脏忽然不争气的跳快了两下,一股燥热传出,眉头一扬,这种感觉顿时烟消云散。

  身体反应并不稀奇。

  稀奇的是,先天元胎居然能破他的佛心种魔!

  “好了,噤声!”

  戚笼心念一动,精神魔念瞬间消散。

  同一时间,楼梯脚步声响起,玺神官和武神官走了上来,武神官一脸阴沉。

  玺神官窥了对方一眼,小心翼翼道:“武大人,巢大人他、他一定会在最后关口赶来的。”

  “这话留着对国师说吧,正值紧要关口,先天元胎”

  武神官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,只见墙上那个美到惊心动魄的女子,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眼眶通红,似乎还刚刚哭过。

  武神官可没有戚笼的精神境界,可以抵抗先天元胎的吸引力,几乎一瞬间被击中心扉,用行话说,这是心动的感觉。

  “武大人,她”

  玺神官有些不忍心了,短短数日,这个天仙般的女子便就引发了他们强烈的好感,而且这种吸引力并非某种功法导致,而是这女人本身,便是钟天地之灵秀,是一切美好的本身。

  更重要的是,就算自己等人如此对她,也没有从对方眼神中,看到一点点的仇怨,水润的眼神中,带着小兔子般的疑惑与不解,还有一丝丝委屈。

  武神官深吸了一口气,“正事要紧。”

  对于摧毁这般存在,就算铁石心肠如他,也多少有些不舒服。

  “等等!”老祖宗瘪了瘪嘴,“我想喝口水”

  玺神官看向武神官,武神官沉默了下,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玺神官顿时松了口气,手中法诀一掐,一层又一层的阵法屏障取消,不过保险起间,玺神官并没有靠近,而是用手指一引,随身水瓶中,一团清泉射出,让对方嘴巴鼓的跟小松鼠似的。

  “还要吗?”玺神官柔声道。

  老祖宗忙不迭的点了点头。

  等对方喝了大半瓶水后,武神官点了点头,玺神官神色一肃,两人同时掐指捏诀,一层又一层的光幕重又合上,紧接着,武神官又掏出几件光晕流转的法器,丢入其中。

  光幕受到牵引,渐渐合拢,化作一片光海,融入这先天元胎体表。

  同一时间,一道金线落在先天元胎的眉心上,老祖宗感觉脑袋痒痒的,但又因为手脚被钉上,而无法触摸。

  所有人都不想毁灭先天元胎,他们想做的,只是毁掉先天元胎中,老祖宗的意识而已。

  而先天元胎又是玉石之躯,一荣即荣,一损即损,唯有开界之力,才能做到给对方开颅,却又不坏其本身。

  金线一处,一道亘古未有的凶气便浮现在这座佛塔之上。

  天空之上,娑竭罗龙凄厉的尖叫着,天上乌云滚滚,好似在酝酿着难以想象的恐怖。

  “走吧。”武神官头也不回道,脚步更是快了一两分,再过片刻,此地将被开辟,任何待在其中的生灵,都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,半神也会被瞬间抹杀。

  不过他走的这么快,却也不是为了这个。

  玺神官表情微有疑惑,武大人,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先天元胎了吧。

  等二人走后,老祖宗眼珠子转了一圈,嘴巴小松鼠一般鼓起,然后噗的一声,嘴里的泉水被喷了出来,然后悬浮在半空之中。

  如是众生,受诸恶业,皆由自心,妄想颠倒,不悟无为,一切罪根,皆从心起,天堂快乐,自由心生,三界沉沦,亦从心起

  水珠之中,一颗漆黑的魔种缓缓浮出,吸收这些水液,然后再演化出黑色魔水,魔水扑散开来,延伸到内部封印之上,像是墨水滴在层层的白纸上,封印被缓慢、却坚定的渲染开来。

  老祖宗瞪大了眼珠,满脸好奇的看着这一幕,刚刚喝水的主意,便是戚笼替她出的。

  跟八难时期,若有若无的魔种已经完全不一样,此时的魔种,大约有拇指大,上面刻满了像是佛纹的魔纹,更有意思的是,魔种上抽出了三根嫩芽,青色的小尖芽,充满了生机,完全不像是魔种这种魔道之物能诞生的存在。

  传闻之中,能令魔种开花结果的,在佛门记录的所有外道魔头中,只有波旬做到过,还有一种说法,波旬就是从魔种之果中诞生的。

  万象寂灭大阵能转化佛力,魔种也能转化佛力,戚笼就是钻了这个空子,把魔化佛力注入阵法中,一点一滴污染阵法。

  当然,这种手段,只有从内部开始才有效。

  两位神官下了楼,并且迅速远离这座佛塔,以阵势的酝酿来看,不过二十息,方圆十里,都将在万象寂灭的覆盖范围内,而余波甚至可以蔓延出百里。

  一种冷月般的冰凉照遍全身,放眼望去,虚空中浮沉着青月光,无边无际,二人顿时心中一跳,天兵司背后的那一位,也开始窥视这里了。

  武神官忽然脚步一滞,玺神官顿感不妙,这位不是被先天元胎彻底勾引住,打算去救人吧?

  一个擅离职守,一个因爱叛变,天见可怜,她还是个第一次出任务的孩子!

  “先天元胎需要喝水吗?”

  “恩?”

  “我问你,先天元胎需要喝水吗?”武神官喝道。

  玺神官愣了愣,犹豫半晌,“应该,不要吧。”

  根据那几位神道长吏的说法,先天元胎在这里被囚禁快一个多月了,也没要过水喝,就是瓜子磕了一大堆。

  “那她为什么现在要喝水?!”

  不等玺神官回答,武神官面色大变,二话不说,直往佛塔方向奔去,金色道袍下的身子,肌肉猛然增长一倍,脚步踩爆虚空,踏空而行,整个人就像是一颗人形炮弹。

  很少人知道,天兵司的铅汞神将,用的不是恶道宗的改造道术,而是小钟吾府的神法,这神法不是神打,而是将体内精血、骨髓更新换代,铅血汞水。

  而武神官体内的铅血汞水,则是最高级的神王血,是从当初神兽王族的血脉中调配而出,其效用,相当于半神级的武神血。

  此刻的武神官,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沸腾的武神血,这让他在半神级别中,都相当于一个肉身怪物!

  果然!

  在他靠近塔身之际,果然看见一道人影电射向塔顶。

  “哪里走!!!!”

  武神官猛的一喝,十倍的神王血鼓胀,气浪化作气血大炮,一轰之下,大半个塔身似乎都扭曲而倾斜。

  空气像是凝成钢铁,对面那人直接被轰到地上。

  神官,众神之牧,这一声暴喝中的法令之力,足够将任何神异力量轰的炸开。

  高手!

  戚笼猝不及防之下,半条龙脉都快被他轰出体外,化作一道庞大的龙影。

  九幽?

  感受到强大的风水之气在空中蔓延,武神官双眼一眯,眼神之中,充斥着洪荒怪兽般的恐怖。

  “老子可没时间跟你玩!”

  危急关头,戚笼也手段齐出,金身开启、龙脉附体、十二筋轮转、人皮袈裟化劲、大业魔王附体、魔须弥张开、真空杀道完全爆发、丹劲孕育、焚神戾焰顺枪而发、八热地狱透枪而出、无量之意绽放。

  所有的所有,化作一枪,弑神五枪裂神枪!

  武神官猛然感受到了一种大恐怖,本我、自我、乃至于整个天地都在崩解。

  佛崩解、魔崩裂、业火焚世、天地碎裂!

  在强烈的危机感下,武神官身子半弓,双手护头,身上八成的神王血从毛孔中溢出,并在空间中凝成一个超大号的血琥珀。

  枪头撞在琥珀之上,枪尖一转,血琥珀直接被裂解一半,戚笼虚空弓步,瞬布送劲,无形无相、却又包含万象的丹劲直接透入血琥珀之中。

  武神官双眼猛的一睁,血丝密布,同一时间,身上产生了大面积的裂纹。

  再这样下去,我会死!

  一向自负于肉身无敌的武神官,脑中竟冒出这么一个可怕的念头。

  心念一动,残存的血琥珀猛然炸开,连同体内残余的神王血,化作一浪又一浪汹涌的血光,去抵抗住枪术的侵蚀。

  半神要花上一些带价,才能凝成的武神血,此刻像是不要钱般的洒出,在空中开出了一朵灿烂而巨大的血花。

  然而所有的神异力量都能对抵,唯独丹劲无相无形,无法防御。

  轰的一声,武神官怎么来的,又怎么被轰了回去。

  几声金属断裂的裂响,老祖宗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。

  “走吧,带你回家了。”

  同一时间,二十四层佛土,二十四层天的乌云浓缩到极限,一声惊天震地的大响,好似神王持矛,剖开这层世界。

  万象俱灭!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