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一章 当时明月在

第九十一章 当时明月在

  二十四诸天第一天,大梵天,四臂四面的大梵天神,随着雷光劈下,撑天的身躯被一分为二,雷光裹挟着混沌,直接轰入下一天中,而雷光过后,万丈身躯才轰然落下,曾经坐在天神手臂上的菩萨早已远离此地,正远远的观看这惊天动地的一幕。

  ‘佛经中,大梵天是如来的右胁侍,是创世之神,如今净土开辟,也不需要大梵天王再一次创世了。’

  菩萨感慨的话,久久没有回应,直到祂环顾四周,发现除了祂之外,另外三尊菩萨,一个少了嘴巴,一个少了眼睛,还有一个,脑袋整个消失不见。

  他低头扫了一眼,发现除了脑袋之外,他的整个身子也消失不见了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帝释天

  原本支撑着这方天地的巨手,缩小了上万倍,并且腕部关节处长出一只怪异的眼睛,滴溜溜的转动着,食指和中指像两条大腿一样,两指抽动,疯狂逃窜;逃跑之际,还不忘抱着一根红头黑身,像是衙门口杀威棒一样粗的短棒。

  第三天,金刚密迹

  大量的金刚长出爪牙翅膀,不是魔气森森、就是妖烟密布,彼此之间,疯狂的撕杀着。

  ……

  第四天,大自在天

  诡异的魔光一闪而逝,湿婆手握黑瓶,走入虚空,瓶中水位越发上涨,并且让人看不清颜色,而其嘴角,则流露出波旬特有的嘲弄笑声。

  ……

  第五天,韦驮天

  大量的明王显出真身,化身忿怒尊,五官射出愤怒的佛火,杀出天外,口中疯狂呐喊着‘除魔’‘灭魔’,灭杀途经所遇的一切众生。

  当先一尊金刚夜叉明王最为强大,金身足有三丈、三面六臂、手持弓、箭、剑、轮、五钴杵、金刚铃等护佛法器,杀性尤重,眼射金色光焰,护佛法器更是轮转不休,所过之处,人仰马翻,尸横遍野,无数佛子惨死他的手下。

  而这金刚夜叉明王的三张面孔,其中两张完全变成嗔和怒,只有中间那张,是陷入挣扎中的周子通。

  是佛帅,而不是子通僧。

  “还差一点,还差最后一点!”

  一道人影紧随其后,她受了不轻伤势,左臂骨折,腰上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,但赵紫衣满脸兴奋。

  她感受到了!

  她感受到了独属于吕侯的刀意!

  就被封印在明王身内,就封印在佛帅的意识之中。

  这是吕侯脱困的关键!

  ……

  第十二天——菩提树神天

  那颗撑天的菩提树已然坍塌,无数菩提树根从佛海之中翻出,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起来,而无数佛子狂热的跪拜在菩提树根周围,菩提树根之上,坐着一尊古佛的幻影。

  似是当年,又不是当年。

  古佛先是一阵喋喋怪笑,然后又痛哭流涕:“上古年代是这样,现在依旧是这样,窃钩者诛、窃国者侯、窃天者帝,小千世界没救了,大千世界也没救了,都完了,都没救了!”

  第二十四层天——雷王天

  雷光几乎覆盖了一整层诸天,但雷光如水,不仅没有毁灭的气息,反而显的生机勃勃。

  “只要能为钟吾佛子留下一方净土,牺牲是可以承受的,我等之殒落,也是理所当然,佛友,我便先行一步。”

  “同去,同去。”

  “接下来的事,便就麻烦诸位了。”

  东西两佛尊相视一笑,千丈金身同时燃烧出熊熊光焰,然后分别化作两道贯穿二十四天的光虹,一左一右,射入东荒神的双眼之中。

  戚笼算错了一件事。

  正如天兵司神官要消灭的,从来不是先天元胎,而是老祖宗的意识。

  而这两大佛尊的目标,也从来不是以破界之力,轰开这颗‘鸡蛋’,从无到有,创出一个小千世界。

  真佛都做不到的事,他们不认为自己能够做到。

  他们真正的目标,是将这颗‘鸡蛋’塞入东荒神的嘴里,然后将二十四诸天,百万佛子的意念,与这东荒神躯壳完全合一,制造出一尊连真神都无法轰破的超级佛躯。

  这是取巧的,并且所有人都没做过的方法。

  ……

  此时此刻,东荒大草原的天空之上,也是风起云涌,一道又一道恐怖的神念穿破层层虚空,扫在这即将融合的佛胎之上,神念生电,带起大片白色的闪电。

  神念有的化作一片巨大的黑幕,有点则是遮天的火焰,有的却只是一尊平平无奇的法宝幻影,譬如,一盏红叶荷花灯。

  但他们无不代表真神意志的降临!

  一共至少十尊真神的意念,降临在这片曾经的放逐之地上。

  “嘻嘻,你们怎么不上啊,炼化这古神躯壳,还附带无量佛力加持,无敌,简直无敌啊!”

  ‘不周’直接现身,手掌敲打着小扇子,俊美的脸蛋上,是看好戏的神色。

  “烛九幽,你不是在这方世界藏了一条烛龙分身嘛,好机会啊!你不是向来看不起和尚的嘛,冲冲冲!吞了这古神躯壳,你便是钟吾第一神!”

  遮盖小半个天空的黑幕一言不发,似是根本不屑搭理对方。

  “不周妹妹,你就放过烛九幽吧,上一次大劫中,他的真身都差点被监察者给砍了,好不容易逃脱,又遭到七夜真人等人的围攻,现在已经是个缩头乌龟了。”

  “嘻嘻,红莲姐姐,你们的谋划怎么样了,一道后天千年杀运,一道乾坤开世皇气,貌似还不够姐姐们三人分的啊~”

  “你个小滑头,既不想牵扯到上古年代的因果,却又想偷鸡摸狗得些好处,哪有你这样干事的。”

  那个叫‘红莲’的女真神笑道:

  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小算盘,你悄悄做下的小手脚,我可是一清二楚,但是你要明白,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参与镶嵌在大千世界上的,小千世界的演变,除了小千世界核心确定存在外,一切都是未知;劫运能运转成什么样,在这过程中能得到什么好处,可是谁都无法确定的事。”

  “所以斗归斗,但可别像某条蠢龙一样过线了,这是姐姐我唯一的警告,你若是坏了我们的好事,可别怪姐姐几个合伙欺负你,到你那夜昼国也闹上一闹,我听说你镇压的东西中,可有不少上古的禁忌存在。”

  “嘻嘻,我那夜昼国可是什么都没有,姐姐可不能胡说,而且我最听姐姐的话了,怎么会像那条老蠢龙一样不识抬举。”

  烛九幽所化的黑幕缓缓退了回去,神念也缓缓消失在天空之中。

  “咦,奇了怪了,老蠢龙以前一向是一点就爆,现在怎么一点脾气都没有,改邪归正了?”不周摇头晃脑。

  红叶荷花灯也晃了一晃,表示看不明白。

  片刻过后,真神级别的神念又收回了五道。

  “那几位也掩旗息鼓了么,我还以为那几位做了那么久的局,优势明显,敢于捋一捋虎须了呢。”

  “走吧,小不周,别再煽风点火了,到我的红莲界去看一看吧,你可是有好一段时间没来玩了。”

  “好的,姐姐。”

  等大部分真神神念都撤离此方世界后,东南方向的一道神念才突然显了真形,那是一尊全身流转着灰气的神祇,高有千万丈,体表偶尔能钻出吞噬一切的苦口,苍白的牙齿摩擦作响。

  但祂却很恭敬的,朝着天空上那轮明月微微一躬,才道:“监察者大人,像我等这种域外人士,不能直接参与劫数演化,但若是此界中人,便能参与到这佛胎的争夺了吧。”

  月明无声。

  这似乎已经表达了某种态度。

  正当这一位松了口气之时,一道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“小天罡老人,你也太怂包了点吧,想当初,你、七煞、破军,三尊命格神祇降世,杀破狼合一,伐戮众生众神,何等的气魄!结果中了七夜这小子的离间计,七煞、破军相继殒落,命格也被投入大劫的演化之中;只有你,居然靠依附一个土著苟且偷生,这话是他让你问的吧,你还是贪狼星吗?我看叫狗腿星才对吧。”

  小天罡老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不周一眼,突然低沉一笑,往后一退,便彻底消失不见。

  所有神念都消失不见了,只有一轮明月,依旧挂在这天空之上,一如当年。

  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

  明月是明月,更是一轮刀影。

  ……

  净土之中,所有的佛门建筑都在崩解,并且因为空间扭曲而向内凹陷,就像是蛋清和蛋白,被狠狠的搅在了一起,分不清什么是物质,也分不清什么是佛力。

  一轮钝金色的光芒疯狂向上延伸,佛光所过之处,周围物质的崩溃程度直接停滞,等佛光过去之后,物质才继续崩溃。

  戚笼这时也顾不得暴露身份了,未来佛念疯狂发动,源源不断的精神魔念通过佛心种魔大法,逆转成精纯的佛力,来催发为佛念的暴涨。

  没有这三分之一如来念护身,戚笼或许就像刚刚撞上的那两尊菩萨一样,突然身子就爆炸开了。

  菩萨可是半神啊!

  天地规则的扭曲和变换,远非他现在能涉及的。

  更别提他的背后,那汹涌的月光铺天盖地,好似潮水一般汹涌罩来。

  真神,月中玉池夫人,亲自出手了!!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