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二章 大逃亡(上)(三更)

第九十二章 大逃亡(上)(三更)

  月中玉池夫人,曾经的天变会四尊幕后巨头之一,分裂皇城司,建立天兵司,并做为天兵司的唯一一位真神,参与到这场大劫的演化中。

  祂对于先天元胎和封神榜,可以说是志在必得。

  这或许是祂在这场大劫中,获得最大收获的唯一可能。

  所以当戚笼救走了老祖宗,这一位的暴怒可想而知。

  月光本来是清冷、孤寂的,甚至在诗人眼中,还多少有几分顾影自怜。

  但他们绝对没有见过暴怒的月光。

  只见一轮皎皎明月从佛海之中升起,月亮升起,便意味着夜晚来到了。

  有黑夜才能有月亮。

  而黑夜,吸收所有的光线。

  戚笼面色一变,只见以往在境界交锋中无往不利,甚至可以说是最大底牌的‘未来佛念’,居然迅速暗淡下来。

  而在其中摇曳的燃灯火,也如风中烛火,随时都有熄灭的架势。

  ‘原来你也是个臭和尚。’

  一道清冷的,甚至带着几分愤恨的声音突然从戚笼耳边响起。

  “没错,贫僧就是燃灯佛座下二弟子,死神僧转世,能否看在我师父的份上,放贫僧一条生路。”

  ‘这一次,燃灯亲自过来都无用!’

  海上升明月,黑夜之中,朦胧的月华开始普照大地,照在戚笼身上,甚至还透着几分轻松与自在。

  然而戚笼突然发现,他的所有手段都施展不出来了,无论是佛门拳术、杀戮武道、又或是魔道手段,连同这方面的记忆,居然全部消失不见了。

  这种力量,已经无限接近于改变天地规则了。

  真神的手段,真是夸张到难以想象!

  佛光接近溃散,戚笼突然感到一种强烈的昏昏欲睡。

  一切尽归于无,无即是夜。

  不对!

  戚笼依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那封印在一身骨骼上的庞大热力。

  难道——

  戚笼在睡意彻底淹没自己意识之前,摸出一颗‘罗汉金果’来,火力注入其中,然后,猛的向上一丢。

  罗汉金果!

  日月并辉!

  像是在黑夜之中,升起了一座小太阳;又好似半睡半醒之间,一颗炮弹忽然在自己附近炸开。

  敏锐的五官带来强烈的刺痛感,让戚笼甚至有一种失明的感觉。

  他还是第一次直视‘罗汉金果’爆炸的威力——上一次对付五皇子许御元,他是直接丢了就跑,最后连续跑了两层诸天,才总算勉强逃离了这爆炸的余波。

  这一次,他终于可以直视这颗‘真神大炸弹’的威力了。

  只见夜空之上,一颗十丈大的血色火球疯狂燃烧着,它似乎还在膨胀,岩浆也似的血火在它表面此起彼伏,大日光圈、扭曲磁场、怪异黑斑此起彼伏。

  哪怕是绝对寂静的黑夜,在这熊熊火光、高温热力下,都有崩塌的趋势。

  黑暗与光芒交汇在一起,产生了一种纯粹的光亮,向四周扩散!

  感觉到不对劲的戚笼,二话不说,连续丢了三张上品天虫箓,九只千年妖虫精魄,像是一条条移动的巨大长城,包裹住自己,形成一座巨大的虫球。

  天虫篆:临时召唤三只千年妖虫精魄(每条妖虫具有两万点虚空度量衡肉身强度)、攻城、移山、吞煞、防御半神,时限一个时辰。

  恍惚间,她仿佛听到月中玉池夫人的声音,虽然依旧冰冷,但也是难以压制的错愕。

  ‘你怎么可能破我的后天夜寐之道…这是…人道……’

  声音断断续续,而且模糊到极点,像是在耳边反复摩擦着玻璃,戚笼艰难的听声辩位,手中忽然多了一根刻满镇邪道文的法杵,法杵应激而发,化作一道猛烈的金光,猛然射向声音源头。

  六灭法杵:破一切下界召唤物、神性生物,使用次数:三次

  而这三次封印力量,戚笼一次性释放出来,但也不敢肯定会不会有作用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一丝日光落在身上后,戚笼才稍稍抬起身子。

  黑夜消失,日光再临佛土。

  两眼模糊,用手一抹,一层厚厚的血痂抹了下来,同时耳朵之中湿漉漉的,听不到任何声音,顿时明白耳膜是被震裂了。

  运转《八万四千佛虫变》,顿时皮肉之中,好似有无数肉虫钻出,或是吐丝、或是相互缠绕,不过片刻后,耳膜和眼膜都恢复完毕。

  戚笼抬头一看,只见九只城墙一般的妖虫精魄,只有三只勉强算是完好无损,另外六只都被灼烧的只剩干瘪虫皮,上面裂纹密布。

  依旧是咸海、是空荡荡的盐碱地,没有菩萨、没有罗汉,也没有神官、神道长吏,空荡荡的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心悸感。

  “还在第十七层?!”戚笼有些不敢置信,要知道,刚刚他全力爆发,至少冲出了五层天才对。

  这位月中玉池夫人到底施展了什么手段?!

  耳边传来‘呼呼’声,老祖宗正在他的背部呼呼大睡,手脚上的巨大血洞,在短短片刻就愈合了三分之一,只能说不愧是先天元胎,每个方面都是天赋异禀。

  这方净土到底开辟成功了没有?

  月中玉池夫人会不会卷土重来?

  戚笼心头很是不安,不过想到还剩两颗的罗汉金果,他心中多少安定了几分。

  没有什么问题是一颗罗汉金果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再来一颗。

  ‘还是快点离开这里,这净土总有种不对劲的感觉。’

  ……

  在娑竭罗龙天的出入口,那是东边的一座巨大海眼,戚笼忽然双眼一缩,只见在海面上,一条残破的巨蛇正在吐着血沫,将海面染红了一大片,每一次吞吐,都有一条长长的血线射出,每射出一条血线,它的身形便就又小了几分。

  此蛇的脑袋半龙半蛇,蛇身有水缸粗细,浑身漆黑,背上长着鱼鳍一样的背鳍。

  这是——娑竭罗龙!

  戚笼盯着对方的蛇身,只犹豫一刻,便将这条曾经的佛门龙王收入戒指中。

  本以为是敌人,结果还没碰面,这一位就快玩完了。

  它的身上应该有着不小的秘密,二十四诸天,为什么偏偏选在这第十七天关押先天元胎?

  而且佛门龙王与龙脉又有什么差异?

  这些,他都很想知道,但现在显然不是调查的好时机。

  而当戚笼钻入海眼之际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忽然看到,整个咸海海面迅速化作血色。

  第十六天、第十五天、第十四天、第十三天、没有任何一个佛子,但那种难以言喻的压抑感越来越重,甚至让人喘不过气来,戚笼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  直到第十二天菩提树神天,那种怪异才得以充分展现,只见原本的菩提树的位置上,一颗无比巨大的肉树撑天立地,重新拔地而起,无数肉条从树身上拔出、扩张,已经将大半个菩提树神天都覆盖了。

  戚笼目光一缩,“这是——百万佛子的血肉!”

  “我说过,我们会再见面的,这一代的死神僧。”

  一片巨大的菩提叶垂到戚笼的面前,树叶上裹住的肉泥渐渐显化出五官,是当初‘南无阿弥陀佛法身降’的阵灵老佛。

  “是你!”

  大业魔王瞬间落在戚笼的手上,哪怕现在状态不好,这时候也顾不得多少了。

  可老佛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想法,只是怪异的笑道:“当初你们三个心高气傲,非要走出一条古佛都未走过的救世之路,可你们三个都失败了,只有我们成功了。”

  “你们真的成功了吗?”戚笼虎口转着枪身,不动声色的反问。

  菩提树上,从树干到树枝,一张又一张面孔浮出,密密麻麻,无边无际,一样的表情,一样的笑容,异口同声。

  “你说,我们成功了吗?”

  “你说,我们成功了吗?”

  戚笼没有回答,只是目光渐渐向上,从树干一直看到树冠,树冠同样被血肉化,而且是一种类似大脑结构的神经脉络,在这上面,坐着一道极其熟悉的身影。

  当初他在无间地狱中看到的身影。

  鲜血袈裟、白骨金身,随着血水逐渐化作血肉,古佛的身影越来越清晰。

  唯一不同的是,古佛没有脸!

  戚笼莫名生出一种恶心泛呕的感觉,肉身第一次完全失控,他不可遏制的张开嘴巴,一团血水吐出,血水之中,是十几条无面小虫,小虫在地面反复蹦跶着,将血水吸收了干净,最后小虫的脸上,居然有了几分戚笼脸面的棱角。

  戚笼连退数步,手掌下意识的往脸上一抹,这一次不是错觉,他的脸上,的确薄了那么一层。

  “我说过,你终究会是我们同道中人。”

  戚笼盯着树冠上的那尊老佛身影,感受到对方深不可测的气息后,强行忍住给对方来一记‘罗汉金果’的冲动,冷冷道:

  “你们若是不打算跟我动手的话,请恕我不奉陪了。”

  所有面孔都露出了诡异的表情,然后同念佛经——

  “愿无起疑惑,愿无起贪嗔,愿无起淫慾,愿无起嫉妒,愿无起杀害。”

  “愿无起凡情,愿无起凡思,愿无起昏垢,愿无起声色,愿无起是非。”

  “愿无起憎爱,愿无起分別,愿无起高慢,愿无起执着,愿无所不容,愿无所不纳……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