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三章 大逃亡(下)

第九十三章 大逃亡(下)

  头晕、恶心、困乏、疲倦。

  好似有什么古怪的东西藏在身体内部,五脏六腑被拨来拨去,那‘东西’像是在膨胀,又像是在收缩,哪怕远离了古佛,戚笼也总觉的,对方好似在他身上留了些什么。

  ‘呕~’

  戚笼张嘴,又是一团血痰从嘴中吐出,血痰之中,是数十颗米粒大的虫卵。

  ‘不对劲,很不对劲!’

  佛心种魔大法疯狂运转,探测全身内外,然而除了之前搏杀产生的旧伤之外,没有一点被诅咒、下蛊的痕迹,依旧生机勃勃,精气如同汪洋大海,旦有动作,便是狂风暴雨、风卷残云。

  通过魔种和燃灯念合炼的肉身,在某种程度上,已经突破了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,一般而言,这种极限只有达到半神后才能突破。

  所以,唯一的可能,便是更高层次的存在,在影响、或扭曲他的金身魔体。

  “主人!主人您快看!”

  “我这是——到第几层诸天了?”

  “主人,这里是第七层大功德天。”

  戚笼扫过去,只见浓郁的佛光全部消散,佛八宝全部枯萎,而大小功德池中的功德水也被一些脏污的浊液取代。

  这些佛池的佛水,曾经是可以修补古佛圣器的存在。

  “主人,快看!用您那分辨鬼神的法眼!”

  艳鬼云玉真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,依旧兴致勃勃,甚至有几分兴高采烈,因为出去之后,戚笼就会帮她炼化黑莲,证就菩萨业位了。

  所以她迫切的想要表现什么,好让戚笼时时刻刻记住自己,而在这艳鬼时时刻刻窥视之下,还真给她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“恩?”

  戚笼眼中幽光一闪,便发现此方天地大有不同了,只见在原本的功德池中,血色水位不断上升,而一朵朵脑壳大的花苞缓缓绽放,那花蕊像是人的触须,花蕊尽头,是无数‘黑籽’。

  然而细看之,那些‘黑籽’其实都是缩小千百倍的、鬼子母天的小鬼,一个个面露惊恐之色,有的流下了血泪,有的吓的眼珠子都掉了。

  “主人,这些小鬼头身上藏着鬼子母天的秘密,主人若是把它们救了,或许会有意外之喜呢!”

  戚笼心念一动,百鬼夜行戒便吞吐出大量黑光,所过之处,那些小鬼头纷纷被扫入戒中。

  能镇压众鬼的鬼戒,自然也对众鬼有着招摄之力。

  然而戚笼对功德池中长出的怪异花苞更在意,在那些花苞上,他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恶心感——就像是他身上的那种。

  怪异的花苞缓缓摇曳着,舒展着筋肉化的根茎,顺着它的根茎往下看,只见大量的血肉从地下翻出,覆盖了整个地面,并且还有向上扩展的趋势。

  这似乎是幻觉,这似乎又不是幻觉。

  恍惚间,他仿佛看到,从‘二十四诸天’之中,长出了无数的肉芽和根刺;那并不是从二十四诸天之中长出来的,而是在囊括整个佛国的深渊大嘴中,是类似舌头和牙齿般的存在。

  一切有形的、物质的,必然会被同类、同化。

  包括他。

  ‘原来如此。’

  “主人!!!”

  ……

  老祖宗揉了揉脑袋,从地面上爬起来,却发现戚笼不知何时躺在了地上,生死不知。

  “咦,乖孙孙,你怎么了?你让开啦!”

  老祖宗绝美的面孔上,罕见的露出一丝暴躁之色,手掌一挥,‘砰’的一声,云玉真这只颇有些道行的艳鬼,就被直接打的鬼身爆裂,在三四丈外重新凝体,双眼之中,满是忌惮。

  爱屋及乌,对于这个小乖孙,她还是比较喜欢的。

  更何况对方身上偶尔透出的气息,让她感到十分的熟悉和亲切。

  戚笼现在的状态十分怪异,或者说,好到十分怪异,源源不断的生气几乎要实质化,四梢开始疯狂生长,头发在生长中还不断分裂,几乎覆盖身躯,舌头长的能打结,旧的牙齿还没长好,新的牙齿便将之顶开,指头也开始生长,并且开始长出璞一样的肉膜,还有野猪一样的硬毛。

  “怪孙孙不帅了。”

  老祖宗十分不满,这位也是标准的颜值党,她不爽的揪了揪戚笼的舌头,歪着脑袋想了想,嫩葱一般的手指放在戚笼的嘴巴上,指心忽然开裂,一滴滴纯白的血液落入戚笼嘴巴里。

  那血液中散发的香气,几乎一瞬间就扩散开来,那些怪异的花苞疯狂扭曲着,似乎极其想要吞噬这些血液。

  “这是——先天源质!”

  云玉真惊愕与艳羡之情几乎要溢于言表,更随曾经的重妖皇,她也见过很多好东西,但没有一种能够比的上此物,这可是天地破碎之后,其精华荟萃所化,论起品质来,远超从大千世界诞生的天地元质。

  恍惚间,戚笼做了一个梦。

  在梦中,他只是一块不起眼的石头,普普通通、平凡无奇,不知过了多久,从天河中溅出的一滴水液落在它的身上,让它多了一分灵性,开始懵懂的观察着世上的一切。

  它‘看’到了很多稀奇古怪、离奇夸张的画面。

  有一天,天空上突然降下了无数道粗大的锁链,捆着一座神祇,缓缓上升,那神祇疯狂的说着一些它听不懂话,太阴…西方……

  又有一天,天上忽然漏了一个大洞,从洞中挤出一颗非常恐怖的眼珠子,遮蔽了半个天空。

  还有一次,一个身穿黄袍,头戴帝王冠的漂亮女人把它捡起,拿着它对另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献宝道:

  “主人,你看,我捡到一块好漂亮的石头。”

  可惜那人不感兴趣,那个女人便把它丢了回去。

  沾上了那个女人的气息,它便有了性别,也渐渐有了灵智。

  隔壁的大鸟好烦人,整天‘钟吾’‘钟吾’的乱叫。

  有一天,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把它放到一边,并在它原本所在的地方,种下了一颗菩提树苗,并且在树苗前讲诵佛经。

  好多神祇都来了,那个漂亮的女人也出现了,不过她不是第一个,第一个是另一个长的丑丑的女人,她还和古佛有过争论。

  那个丑女人似乎叫东荒?

  一场大战毫无预兆的开始了,万丈金身,万丈魔神,可怕到了极点,菩提树被打裂开来,佛血和魔血同时落在了它的身上。

  最后,佛走了,魔也走了。

  再然后,恐怖的天地变化发生了,天空破裂、大地开裂,它和其它五六件发光的物品,同时掉入地下。

  最后,过了很久、很久,一个缺了一条胳膊的老道人把它挖了出来,自言自语:

  “总算是找到你了,先天元胎。”

  老道人的面孔是——虞老道!!!

  记忆戛然而止。

  戚笼睁开双眼。

  胸口微沉,只见老祖宗秀发覆面,正枕着戚笼的胸口呼呼大睡。

  云玉真忙不迭的凑了过来,并将刚刚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。

  “先天源质。”

  戚笼自言自语,怪不得自己的精神这么的好,眼中魔光一闪,魔种浮现在虚空之中,除了三片嫩嫩的叶子外,一朵纯白色的花苞正微微晃动着。

  受花苞影响,魔种周围,氤氲流转的欲界魔光淡了几分,但是魔光强度较之前,至少强了三四倍,而且多了一种勃勃生机。

  戚笼又翻开老祖宗的食指,发现对方指尖上多了一个小口子。

  掌心大号的血口都已复原,唯独这一小小的裂口,却一点复原的迹象都没有。

  戚笼看向如花似玉的老祖宗,自嘲的一笑,“搞了半天,原来我们真的有血缘关系。”

  魔血、佛血,魔种、燃灯念……

  “主人,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,玉真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,”云玉真瑟瑟发抖道,她似乎也感受到了某种大恐怖即将诞生。

  “都快被人吞到肚里去了,能正常吗?”

  戚笼淡淡道,同时心念一动,脑门上忽然多了一个怪异扭曲的符号,像是无数野兽爪子,反复挠出的恐怖图形。

  那是在鬼庭之中,他收集的邪神符号,也是海底数百万蒙昧生灵力量的展现。

  邪神符号方一显现,那种歇斯底里、把人脑浆都要震出来的呐喊便就从耳边响起。

  同时,一种扭曲的、同化的无声佛音也应激而出。

  两种声音撞在了一起,同时减弱了许多。

  “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吧。”

  戚笼再一次将老祖宗背在背部,并且用布条绑紧,手中大业魔王再一次拔出。

  “在净土的出入口,必然还有一番大战,可别让那位夫人等的太急了。”

  ……

  百万佛子的意念与东荒神的意识相融,其实最先受到排斥的,并不是肉身物质,而是真神意念,毕竟正是如今的神仙佛陀,联手封印当年的古神,所以一旦察觉东荒神有复苏异象,第一个退出的,便是这位月中玉池夫人。

  因为祂不敢赌,未来出世的,是佛国,还是东荒神。

  此时,天有二月。

  小护国神教三大神官、天兵司四大长吏、水火瘟斗四部的正四品斩邪大将、三十名除魔使者,以及从皇城司借调来的十位宗师级别高手,汹涌神光此起彼伏。

  还有一整座虚幻的天宫。

  这就是这尊真神留给戚笼的礼物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