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四章 月中战

第九十四章 月中战

  上弦月,下弦月。

  月中玉池夫人很清楚,监察者是不允许祂们直接参与大劫演化的。

  就算是间接,也有很多的忌讳。

  但在某种意义上,这并非是一件坏事。

  因为不只一次,两尊真神为了一些必争的宝物、或是重要节点大打出手,乃至于毁了整个小千世界的孕育。

  有监察者在,大家会讲规矩很多。

  但前提是,这规矩不落在自己的头上。

  上一次,为了争夺天河支流,也就是那条沧澜老龙,真神们纷纷下凡大打出手,监察者拔刀,致使至少三尊真神殒落,就连一向猖狂霸道的烛九幽,此战过后也老实了许多。

  所以若非是万不得已,祂也不会这么做。

  但是‘封神榜’太重要了,榜单中孕育着一道天帝神光,有了这道神光,祂才能更进一步,就算飞升天界,在七十六等仙神业位中,祂的业位也不会低。

  就因为那个可恶的小和尚!!!

  在外人眼中,祂的神念化作了一轮下弦月,而在祂的眼中,数十万里的东荒大草原,就像是一尊即将复苏的巨人,地震连绵不断,每一道地震的裂口,都会有恐怖的佛光喷涌而出。

  每一次喷涌,祂都能感受到,无量佛光与古神气息越发融合,只论力量层次,都已经无限接近于真佛,更别提那一旦出世,便意味着此界无敌的古神躯壳。

  所以在场之中,最希望戚笼死的,是祂,最不希望戚笼死的,也是祂。

  他要是不把先天元胎带出来,那她月中玉池夫人的谋划,就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

  “武大人,你没事吧!”

  玺神官有些担心的看向武神官,这一位虽然依旧气势恐怖,但是强壮的身体表面,是好几道被重度烫伤的裂痕,时不时就有滚烫的血水从中溢出。

  虽然没有被烧身火直接烧到肉身,但那透过丹劲打进来的烧身火劲,却无时无刻不在炙烤着他的身心,让他如同置身于业火地狱。

  ‘无事,本官只是小瞧了对方,一不留神中了对方一枪,这一次,我绝不会放过他!’

  武神官缓缓摩擦着手上的千斤铁爻大斧,任由这口神道兵的冷光覆盖全身,然后,他狠狠的瞪了旁边的巢神官一眼。

  巢神官一脸无辜,小心翼翼的往旁边挪动几步。

  好吧,他承认,先天元胎的走失他要付一定的责任,他也做好狠狠挨批的准备;但你打不过别人,这总不能怪在我的头上吧!

  不过他可不敢在这时候搅毛,而对于夺走先天元胎的薛保侯,他也更加感兴趣起来。

  这种厉害人物如果杀了,一定很爽快吧。

  他手上的‘铁蜂巢’已经跃跃欲试了!

  “来了!!”

  大地忽然层层开裂,耀眼的佛光像山一般高涨,又如雪瀑一般缓缓塌陷,大地脉络受其影响,开始起伏不定,大山坍塌、山谷凸起、板块陆离,山脉与山脉的交界口,整座东荒大草原的嶙峋脊柱,似乎要被活活抽出来似的。

  就算是天兵司一众神兵鬼吏布下的封印阵势,也在这惊天动地的变化中接连崩解。

  那薛保侯再强,也不可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吧!?

  那地面上的金色佛光积累到足够大的关口,便如大瀑流尽,‘哗然’一分为二,露出一颗无比巨大的龙头,龙眼由戍土之气构成,朝着天空上那轮下弦月望了一眼,眼中露出一丝笑意。

  “龙脉!!”

  大地之下,仿佛有一条大蛇影缓缓游动着,猛然间,所有裂口喷射出了难以想象的土系神光,神光凝成黄色雾气,疯狂扩散开来,所过之处,一切阵势、人影、光芒,尽皆淹没。

  《尔雅·释鱼》:“螣,螣蛇”。郭璞注:“龙类也,能兴云雾而游其中”。

  《事类·赋九十一》注引此作:“螣蛇游雾龙乘云。”

  与这条土系龙脉融合的神兽血脉,名为腾蛇。

  “许天功!!!”

  月中玉池夫人的声音已经不复清冷,而是咬牙切齿到了极点。

  “玉池娘娘,你与本皇快有三百多年没见了,上一次见面,您还是满月。”

  高大的身影凭空立于月下,身形高大雄壮之极,偏偏穿了一身素衣儒服,样貌普通,鼻梁高挺,唯独一双眼睛,璀璨的让人不可直视。

  而他的一根头发正化作镇地大龙,疯狂搅动着地脉。

  “娘娘,多年未见,这座佛胎就当是送给本皇的见面礼可好?”

  下弦月上,突然浮现一道面裹轻纱的白衣女子,冷眼盯着大地,忽然遥遥一指,一瞬间,一道玉色光柱穿破层层虚空,轰然落下,月光之上,不仅包含着对付戚笼的后天夜寐之道,还有一种清冷的、万物肃杀的规则力量。

  这是——冬月!

  许天功面色一凝,真神就是真神,哪怕自己这个半神巅峰已经触摸到了那层境界,但不与后天大道相融,差距依旧大的明显。

  不过,这里可是自己的主场!

  这位中山武皇右手一握,刹那间,百龙乱舞,每一道龙影上,都长出一抹神性;武道也是道,而且还是偏向杀戮性的大道,另有一股无边无际,好似老天爷一般的至强意志从手臂上绽放。

  许天功的右臂已经完全变成龙形,手臂更是化作龙首,脑壳凸起,龙角只有一根,通体椭圆,没有锋芒,说是龙角,倒更像是龙柱。

  头似驼者乃撑天龙!

  龙有九子,更有百属。

  ‘子’半神,‘属’宗师。

  许天功暴喝一声,以撑天龙脉为核心,一拳轰出,百龙齐鸣,空中居然形成一道巨大的金色漩涡,两股恐怖的力量在半空中激烈交锋,覆盖范围延伸十里、百里、五百里,所有被这两股力量笼罩的生灵,宗师之下,直接被矛盾力量搅成灰烬,而宗师之上,也在苦苦煎熬。

  好在片刻过后,龙脉发出哀鸣,一时间,山河同悲,真龙直接炸开,重新化作一道巨大的龙影,钻入许天功的身上,而这位中山武皇身形也有些狼狈,儒服上多了几道裂口。

  “只动用一条龙脉,果然还是有些勉强吗?”许天功自言自语。

  但是在场的所有宗师高手都震惊了,这世上居然还有能把真神意志轰回去的存在!

  “他是中山武皇,中山国的那位开国之主!”

  “许天功?是他!”

  “那个怪物?”

  许天功的记忆虽然有些遥远,但在七府高手绝对记忆深刻,毕竟这一位一旦出手,七府中的高层,必然会派出至少两位都督级的高手应战,饶是如此,依旧败多胜少。

  可是最近几十年间,他不是一向是深居简出,不再现世了嘛。

  许天功轻轻一笑,突然间袍服无风自动,身影像是破裂虚空一般,突兀出现在地面百丈之上,隔空一拳,所有人的意识都仿佛消失了那么一瞬间,再然后,大地忽然像是海面一样,波涛汹涌,泥浪激流,一团巨大的金光缓缓从地底浮出。

  那金光无比的大,就像是一颗小太阳一般,充斥着无边无际的热量。

  一拳之势,许天功居然真的把‘净土’给轰了出来!

  虽然这一拳之前,有镇地龙颠倒龙脉,但是只出两招,一拳轰退真神意识,一拳轰开净土,也充分展现了这位曾经天下第一人的强大!

  “你找死!”

  伴随着月中玉池夫人声音的,是漫天的飞霜,水汽在半空中凝成一根根冰锥,甚至是大片的冰块,轰然砸落,地面更是早就被一眼望不到边的冰霜覆盖。

  杀戮武道的大成者,能够做到一念为春,一念为秋,但这是指无形无状的杀意;只有达到真神之境,才是真正意义的一念动、天地易。

  大地上,那座虚幻且巨大的天宫,四门大开,吞吐出恐怖冰雪风暴,而细看之,这些冰风暴全部都是由难以计数的冰属性天兵天将组成,化作四道洪流,直扑许天功。

  这些都是她蓄养在冰宫的仆役兵将,将身由千年寒冰所铸,往往一个碰撞,便能将人和武器一起冰封。

  西佛尊花了三件佛门圣器的带价,才让此宝降临在钟吾之地,所以,这件法宝并不在监察者的监察范围内。

  许天功对这寒气也很忌惮,体表一下子被三色龙甲覆盖,手脚不停,或是召唤出上八品的天象煞气,破坏寒气移动,又或是用火形精气凝练出上百口火焰连弩,铺天盖地的一轮齐射,好似流星雨。

  龙脉到达第六次蜕变之后,每一次蜕变,都会拥有专属于自己的能力,这叫做‘龙脉加持’,其威力不下于一口神道兵全力爆发的力量。

  表面上,许天功有着三条龙脉,所以他有九种‘龙脉加持之力’。

  而九种‘龙形神道兵’相互作用,居然短时间内,抵挡住了这‘冰宫’之威。

  所以许天功忙而不乱,凭借着镇地龙之势,居然一点一滴的,将佛胎轰了出来。

  在场中的宗师虽多,但是只有半神才有临时驭空的本事,所以他们对于这位中山武皇,基本上只能干瞪眼。

  然后,佛胎表面光芒大亮,两道人影缓缓浮现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