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五章 混战

第九十五章 混战

  “杀死小和尚,活捉那先天元胎!”

  所有天兵司高手的心中,都响起了这么一道声音。

  然后,下一瞬间,两道身影凝练成形。

  两股半神的气息瞬间露出。

  紫帅赵紫衣,佛帅周子通。

  所有人都盯向周子通那颗锃光瓦亮的大脑袋,心中闪过一道念头。

  小和尚?这也不小啊!

  为了保密,在场大多数人其实都没见过先天元胎,只是大略知道,先天元胎是女子,而那夺走先天元胎的,是个和尚。

  完美吻合!

  下一瞬间,至少十个宗师,所有攻击,轰然落下。

  周子通和赵紫衣几乎没反应过来,就被这饱和的攻击淹没。

  “这都是我吕阀的敌人?”

  “应该…不是吧。”

  好在佛帅与紫帅心意相通,又曾经无数次的演练过各种战法,危机关头,双方背背相靠,佛枪与打王鞭疯狂截击,紫皇领域和淡金色的佛域同时展开,才没被第一波攻击轰的身亡。

  巢神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,好半晌,才忍不住大叫道:“你们打错人了!”

  又是两道身影从佛胎中显化而出。

  “正主来了!”武神官豁然起身,手中千斤铁爻大斧上,寒光亮如车轮。

  爻者,道之行也!

  持着这口凶器的武神官,有信心对抗一切敌人!

  “武大人莫急,下官先去会一会他们!”

  “我、我也去!”

  急于代罪立功的巢神官和玺神官几乎第一时间冲了上去,巢神官法诀一引,手中的‘铁蜂巢’飞到半空,缓缓绽开,无数道细针落如雨下,直接射向两道身影中的男子。

  一尊水缸大的白骨龙首猛然从佛光中探出,护住身子要害,饶是如此,小腿、大腿、手臂边缘,都被射出了几十个针窝。

  “又是你,阴魂不散,找死,我成全你!”赵神通双眼充血,手指一抓,骨龙法身直接化身白骨龙甲,一拳轰出一条漆黑的龙形劲力,一切存在都被龙身内部的无数兵械绞杀。

  这是苍甲军十三小兵书中的《苍龙玄兵》,是赵神通的压箱底杀招。

  “误会、误会!”

  巢神官干巴巴的解释被气劲的咆哮声淹没。

  “小妹妹,你们埋伏我们到底是何目的,你们小钟吾府的复辟大计,跟我们魔道的计划可不冲突啊。”

  魔女面色苍白,嘴角魅笑,看似温言善语,实则下手狠辣,重重叠叠的魔影,几乎没有停歇的环绕在玺神官四周。

  向来是她埋伏人,结果居然被那个假和尚摆了一道。

  同样的错误,她可不会再犯第二次了。

  武神官嘴角抽搐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!

  又是一道身影显化而出。

  这一次,武神官仔细的感受了下,确认是那股熟悉的、带着锋锐之气的佛意后,才终于出手。

  交爻斧!

  斧正面为阳,反面为阴,一黑一白两股道气完整的运转在一起,这一刻,武神官仿佛感受到了‘武’的极致,化身为开天辟地的巨人。

  斧刀相交,一瞬间,恐怖的气势炸的四周虚空崩裂、模糊。

  “小道士,你敢跟我动手?”

  武神官双眼一缩,女声、长发、右手持刀,左手提着一颗人头。

  乌巢禅师的人头。

  那股熟悉的佛气,就是从其人头上传出来的。

  楚云烟手中青凤刀在一瞬间化作‘御道刀阁’,再然后,恐怖的刀光便从阁中喷涌而出,将武神官淹没。

  “那就试一试你的分量!”

  场面乱成一团。

  片刻过后,又有一道身影从佛光中演化出来,只是这一次,在场众人都无法脱身出来。

  “大晚上的,这么热闹啊,”戚笼环顾四周,乐呵呵道:“看来这里没我什么事情了,老祖宗,我们这就撤退了!”

  老祖宗依旧在呼呼大睡中。

  “是你!”

  武神官双眼一缩,硬是顶着凶恶刀光,巨斧猛的一扫,逼退楚云烟,然后向戚笼扑来。

  “小和尚,想死姐姐我了!!!”

  一道身影更快,几乎就在戚笼出声的同一刹那,一只玉色魔手便出现在他的背部,指尖上有好几层遮掩的透明纱,仿佛只要轻轻一勾,便能把戚笼的脊椎骨挑了出来。

  赤炼府,半神级魔功——浮屠手!

  然而戚笼眼中同样魔光一闪,脚步向前,枪根向后,魔气与魔气在相互吸引,枪与掌交,两股魔气同样相互冲突,化作两种光芒撞在一起。

  大自在魔光的品质明显高过魔女的五彩魔光,轻纱被枪尾撕开,浮屠手被破,魔女体内气血翻滚,连退三丈,才化解了枪杆上连绵不绝的劲力,不可思议道:

  “你怎也会魔功,你是魔道的哪一方派系!”

  戚笼可来不及回答她,几乎在逼退魔女的瞬间,武神官踩地如雷,本就强壮的身影此刻更是大上一倍,粗大肌肉像是十层厚甲,踩地如雷、发声如雷、吐息如雷,身形大如天,斧影似劈天,周围虚空似乎被凝住了。

  根据‘未来佛’的推演,要硬挨了这一记,自己不死也重伤。

  手上‘大猿王’枪身一转,不等对方气势凝聚到最顶点,枪头便像是裹着层层白纱,出现在对方的喉咙前。

  “我的浮屠手!”魔女更是错愕到无以复加。

  大猿王特效:模拟对手的一切招式

  武神官无奈,手中铁爻斧在只酝酿到八成气势之际,便劈了下来。

  谁知戚笼能预测到对方的动作,虚晃一枪,虎口压枪尾三寸,指腱发丹劲,枪头瞬间转出层层叠叠的枪圈,每一道枪圈与空气摩擦,便转出一道黑雷,空间好似玻璃,被划出一道道印痕。

  大业魔王被真神神性炼回‘大猿王’,‘准·破界之力’不仅没有消失,反而更上一层楼。

  所有黑雷连在一起,最后直接化作一道黑色光圈,然后轰然炸开,化作一道漆黑的光柱。

  光柱消失之后,一道焦黑的高大身影僵直在地面上,身子晃了晃,新伤旧疾同时爆发,然后武神官栽倒在地,生死不知。

  “师兄!”

  “武大人!”

  戚笼面无表情,掌心上的血水‘滋滋’的滴入枪身,然后化作青烟。

  他持枪突进!

  “他才是目标!”

  一直在主持封印阵势的四位神道长吏见状,再也不用勉力维持阵势,而是将封印的力量,全部对向戚笼。

  一刹那间,戚笼感觉天空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尊尊虚幻的神祇,在天空之上缓缓运转,星光从天空垂下,神光从地面上涌起,天干地支的光辉交替运转,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‘这是当初对付厌火公的那套阵法!’

  不过与对付厌火公不同,这一次布阵,不是一个神道长吏,而是四个神道长吏,而且是水火瘟斗四部的高手同时出手,威力较之当初,至少强大了十倍,一尊尊神祇直接凝成实相,孕育出天规地法。

  而在同一时间,月中玉池夫人的真神意志再一次降临,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光柱,而是像流星雨一般,一道意志,分裂成百股,从四面散入人间。

  这般施为,就算是对真神也是一种不小的损耗,更意味着彻底毁去降临现实的那点神性。

  ‘什么宝物,值得这轮月亮这么拼命?’

  许天功念头一闪,动作却恰恰相反,不仅不再阻止真神降临,而且瞬间出现在佛胎之上,双手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团脑袋大的黑色气团。

  所有的龙脉之子,大武行体系都会与龙脉变化越来越接近,而做为拥有四条龙脉的强人,大武行体系已经与龙脉完全融为一体。

  然而这几十年间,除了孕育血龙龙脉外,许天功做的最多的,便是重整自己的大武行体系,并借助更高层力量的演化,创出一门与龙脉无关的乾坤武道。

  天地阴阳破灭大悲赋!

  这团灰气黑色气团的目标,正是隐隐成形的佛胎。

  周子通与赵紫衣对视一眼,几乎同时爆发出最强的手段,周子通再一次化身金刚夜叉明王,五官喷出强烈的忿火。

  而赵紫衣则强行催发紫皇领域,凝出一道紫气东来级别的九五之气。

  二人同时动身,轰向那位中山武皇。

  “呵!”

  ……

  面对这无所不在的众神法度,倘若换一个时间,换一个地点,戚笼倒是很有趣试一试,在他三分之一如来念的加持下,能不能破开这种层次的阵势。

  但上有真神,下有一众高手围堵,这种情况下,就不要再挑战高难度了。

  戚笼手中金光一闪,‘罗汉金果’在半空又一次化作一颗小太阳,滚滚的热浪方一涌出,便猛的膨胀开来,四大长吏都是接近金丹级别的高手,饶是如此,面对着罗汉金身、三昧真火、烧身火、魔道变化三合一而凝成的恐怖玩意,也坚持不住。

  每一尊神祇幻象被火光燃烧、破灭,那模拟天干地支的强大规则变化,也被另一种更加强大的人道力量冲破。

  ‘无量光!’

  借助火光的力量,戚笼直接出现在刑长吏的背后,在对方不可思议的眼神中,将这一位捅了个对穿。

  “你那二外甥让我替你问好。”

  ‘大猿王’枪身上,焚神戾焰再一次发动,火焰疯狂灼烧着对方的神魂神魄。

  几乎凝成金丹的三魂气魄像是遇上了克星,在黑色火焰燃烧下,如同积雪消融,不过三息,便烧了个精光。

  戚笼正欲拔枪就走之际,一点寒气忽然从空中飘了出来,然后在转瞬之间,寒气冷意便覆盖了半空,将所有一切,全部冰封。

  天光银白。

  火日变成了冰日。

  神光变成了冰光。

  戚笼更是凝成一座冰雕,悬浮在半空。

  一座巴掌大的冰性宫殿缓缓飘了过来。

  一道清冷的声音,再一起响起。

  “同样的手段,我不会中第二次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