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十六章 虚空龙角

第九十六章 虚空龙角

  冬月之光照射之下,一切都将冰封。

  这一次,在真神法宝‘冰宫’的压制下,就算是罗汉金果爆炸出的‘火焰大日’,也被其定住,虽然冰日内部,依旧有灼灼燃烧的火焰,但随着冰宫一圈又一圈的寒光落下,最终,火光越发暗淡。

  真神法宝与天子神兵不同,天子神兵本身就蕴含着天地规则变化,而法宝则是放大真神掌握的规则之力。

  但这并不能说明真神法宝就不如天子神兵。

  事实上,此类真神法宝又有一种称呼,‘后天大道躯壳’。

  一者动,一者静,而现在,戚笼就尝到了这法宝‘静’的力量。

  十分强大!

  一道又一道神性光辉聚合,凝成一道虚幻的面纱女子,手持冰宫,清冷若皎月一般的眼神,平静的望向冰封中的老祖宗,轻轻道:

  “没有抹去先天元胎的意识,这下就有点麻烦了。”

  “何必呢,娘娘想取封神榜中的天帝神光,我们这些下界众生一样可以替娘娘效劳,单是天兵司一家,可支撑不起未来的封神大战。”

  虚空之中,一个又一个道人走出,这些道门的真人们或是头顶神光,或是脚踏仙云,每一个都是凝出金丹的真人,他们隐约将冰宫包围,但却没并没有立刻动手,反而一个大胡子道人耐心劝道:

  “封神一事只要交给我等下界道门,娘娘只需坐享其成便可,何必劳心劳力。”

  月中玉池夫人眼中光芒一闪:“替天封神,你们这些小道人好大的口气。”

  月中玉池夫人虽然与皇城司背后那三位分道扬镳,但也不代表她愿意参入这方天地的深层次运转中。

  做为真神,对于这方天地的危险,她知道的要比外人多的多,封神榜与先天元胎同时到手,她便可以拿封神榜的名额与各方势力做交易,左右逢源,等时机一到,便就毁去二者,强行提炼那道天帝神光。

  至于这方天地日后的演化,关她何事。

  而扶持这方世界的某一股势力上位,完善天地演化,甚至到最后,可能还要亲自下场,与其它真神做上一场,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祂又为何要去做。

  更何况,对方还是道门。

  和尚疯,道人们难道就不疯了吗?

  大胡子道人长叹一口气,“看来玉池娘娘是不打算与我们合作了,那么就只好等封神榜与先天元胎合一,我们再做交流。”

  十团光芒同时大亮,将冰宫连同那道身影,同时围困住。

  月中玉池夫人色变:“你们这些小牛鼻子,真的要与我作对!你们——封神榜到手了!?”

  “娘娘聪明!”

  大胡子道人大喝一声,十团金光凝成一团巨大金云,直接将这位真神意念定住。

  真神肉身不得降临,这是铁规,谁动谁死。

  同样,真神意志降临,一次也只能最多降临一道。

  毕竟很多真神都有化身万千的手段,让祂们过度参与天地运转,也会坏了劫数的演化。

  所以只有真神意志和冰宫合一之际,他们才能出手,不然少了其中任何一道,都会坏事。

  十颗金丹合一,清净无垢,道光纯粹,封印了所有空间。

  而道门真人同时施法,的确能短时间内限制这位真神,就连天空上的下弦月都受到了影响,被浓郁的乌云所笼罩。

  月中玉池夫人第一次对局势失去了掌控,寒光左冲右突,均冲不出道光,十颗金丹,冒着被毁的风险,释放出的本性真光,的确是世上最强大的封印。

  体若虚空,表里荧徹,一毫不挂,一尘不染,辉辉晃晃,昭一应无方。

  她厉声叫道:“你们这般做,就不担心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?”

  “天有千算,人只一算,只能一试。”

  ‘咔嚓’‘咔嚓’‘咔嚓’——

  伴随着月中玉池夫人碑封印,戚笼所在的冰块,正一点一点裂解,然后在下一瞬间,汹汹的焚神戾焰轰然炸开冰块,露出身裹寒气的戚笼。

  老祖宗依旧在呼呼大睡。

  见到这一幕,十位真人几乎同时松了口气,大胡子道人立刻大喝道:“快点离开这里,黄道兄正手持封神榜,与你汇合。”

  戚笼二话不说,手中忽然多了近二十张上品符箓,猛的向四周甩去,一刹那间,滔天烈火、泼天炮弹、紫金绳、六阳天令、烈火炮等光芒同时炸开,大地震颤,光焰如山如海。

  这些本来可以用来武装一整支万人大军的符箓,被戚笼不要钱般的洒了出去,神吏也好,宗师也罢,不断有人殒落在这‘钞能力’的攻击下。

  同时,生覆老、白云居士、叶落秋等人纷纷窜出,替他阻挡着残余宗师们的围堵。

  叶落秋更是直接传音:

  ‘去找蜃香寒,让她帮你传送回武平天城!’

  戚笼微微点头,背后肩胛骨猛然鼓起,一对金色羽翼张开,翅膀一闪,瞬间就出现在了十里开外,连续几次扑扇,便就找到了之前那座小破庙,甚至隐约看到了三个小黑点。

  然而戚笼刚一俯冲而下,大地轰然一震,只见地面开裂,巨大的裂痕像是巨龙张开了嘴巴,猛然合上!

  数十万斤泥沙层层堆积,数息间便化作一小土山。

  片刻过后,一道巨大的身影从泥中爆出,而且毫不犹豫的掉头便跑。

  是巨灵官!

  “蠢货!”

  戚笼忍不住怒骂道,以巨灵官半神级的实力,哪怕在半神之中不属于第一档,但只要能挡住镇地龙的第一波攻势,四人都可以回归。

  现在可好,两人生死不知,而他一人更是无路可去。

  “看来,是你杀了吾儿么。”

  戚笼猛然回头,却见那位‘中山武皇’正目光诡异的审视自己。

  “人工龙脉、封神榜、先天元胎,没想到此行收获如此之大。”

  “除了镇地龙、撑天龙、以及一条从不现形的龙脉,原来你还有第四条龙!”戚笼这时反而平静了下来,缓缓道:“只是,一条八次蜕变的龙脉,就真的能收拾的了我吗?”

  目光扫过,只见另一个许天功还在破坏佛胎,而周子通、赵紫衣,加上那个手持青凤刀的女人,三位半神合力,正在疯狂的围攻许天功的本体。

  “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许天功眼中光芒血光一闪,下半身直接化作滔天血浪,疯狂涌来,而夜空之上,层层鱼鳞状的血云也缓缓压下,雄浑的气势也随着血云覆盖开来。

  一时间,戚笼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。

  戚笼心念一动,手中符光一闪,防御力高达两万点虚空度量衡的妖虫精魄就被召出,往血云层中钻入,希望能扎入一条口子。

  然而一息时间都未到,只要是被这血水沾上,巨大的妖虫精魄就被迅速化了干净。

  ‘这种程度的龙血,已经有点沧澜江的架势了。’

  传说之中,上古之时,天河又被称之为净河,所过之处,一切物质都会被天河之水融化开,而沧澜江便是传说中的天河支流。

  强行压制住体内金翅大鹏鸟的战意,戚笼一对金翅上,金剑般的鸟羽根根乍起,好似舒展开的刺猬,双翅猛的一扑,狂风大作,借风驭劲,好似一只无形巨鸟在闪动着翅膀,风光一闪,便出现在五十里外。

  ‘现在的你,还不是这种完整蜕变的龙脉对手,想要对付它,先变强吧,变的如同你记忆中的那般强大,不过在这之前,你得先替我做一件事……’

  看着每一次闪动,就像是瞬移虚空一般的戚笼,许天功也微微讶然:“金翅大鹏鸟吗?那就更不能容你了。”

  话音一落,整个上半身都化作了一道巨大血浪,铺天盖地,血海之中,更有九道似龙似蛇的身影缓缓游走着。

  金翅大鹏鸟的速度固然极快,但当一条八次蜕变的龙脉威能全开之后,天地间便是一场演化中的风水局。

  血海之中,一只只血色龙首猛然钻出,一道道剧烈的龙吼声接连响起,戚笼身影猛的一滞,下一瞬间,无数血丝从身上炸出,扇动翅膀的间隙,也露出了一丝破绽。

  血龙吸血。

  而趁此机会,一尊龙角狼形巨兽和一尊百丈驮碑巨龟一上一下,同时从血海中翻出,咬向戚笼,一股是纯粹的杀戮龙气,另一股则是与道气有几分相似的封印龙气,两股不同性质的龙气交缠在一起,竟把戚笼压制在了半空,上下都好似有万斤重压,浑身‘嘎吱’‘嘎吱’作响。

  睚眦必报!

  霸下镇龟!

  “八热地狱!”

  戚笼爆吼一声,竟然完全放弃了对于烧身火的压制,滚滚的血色火焰从身体各个部位爆射而出,并演化出层层地狱的幻象。

  刀山剑树,铁床铜柱,刀轮火车,拔舌耕犁,钉身锯解,铁网肢解,火坑炮炙,无数恶鬼、猛吏在其中来回走动,随着火焰大门开启,无数漆黑的手掌伸了出来,不仅吞没了两尊龙子,整层血海,竟硬生生的被它们扒了开来。

  ‘居然是这种力量,也是变数。’

  分身也好,主体也罢,许天功都心中一动。

  他这次前来,主要是看看,随着佛胎净土的演化,未来大劫中,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。

  结果居然发现了两个半变数,佛胎是一个,封神榜是一个,还有半个,便是眼前之人,然而,这半个反而是最不确定的。

  他如果能完整掌握烧身火的变化,便意味着,他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人道之力。

  不是这方世界的人道。

  而是上古人道!

  ‘此子绝不能留!’

  一念及此,许天功的脑袋居然化作一只丑恶的龙首,塌鼻凹颊、两眼腥黄,龙须微白,这才是这位中山武皇的真面目。

  龙首怪吼一声,口吐黄烟,浑身扭动,浓腥味的龙汗从身上洒落,龙爪龙尾相继演化而出,浓云烟雾猛的从身上浮出,覆盖百亩之地。

  两只龙角像是摩擦在透明的玻璃上,微微一滞,紧接着,猛的插入虚空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